第三卷 第五十五章民族豪氣

在拉赫蒙的安排下,田行健再次來到自由戰線的秘密基地.

基地里仿佛永遠只有一種場景,那就是自由戰士們的訓練,日複一日不間斷的刻苦訓練.當正在訓練中的戰士們看見胖子的時候,紛紛舉手敬禮,雖然他們的表情有些尷尬,但他們的傳統是崇拜英雄,對于比自己強的漢子,這些自由戰士從來不吝嗇他們的尊敬.

上一次田行健離開基地之後,三位引導者召開了一次全體大會,他們借著胖子造的勢,狠狠地添了一把火,把這幫悍不畏死眼高于盯的戰士們徹底整頓了一番,做了大量細致的思想工作,分析和指出了自由戰線的缺陷.尤其是他們把胖子所有的戰績放出來給這些自由戰士看的時候,每一個人都被徹底震撼了.

胖子的戰斗力是所有自由戰士親自體驗過的,但是,看見這家伙偷襲敵人前進基地,端掉一個前線指揮部開始,敵後拯救戰俘千里潛行,深入低嶺叢林從神話軍團手里搶奪拉塞爾,一直到獨自一人干掉霍普金斯,幾乎每一次都是在死神的鐮刀刃上跳舞.自由戰士捫心自問,沒有人有這樣的本事,如果執行這些任務的是自己的話,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一死了之!

除了這些戰績外,胖子能夠成為阿爾加法爾的弟子,並不是因為他拯救了阿爾加法爾,而是他連續兩次看透了加查林的戰略戰術,直接導致了牛頓星系整體戰局的逆轉和阿爾加法爾的叛逃!

當自由戰士們深深地為胖子所折服的時候,當他們想到自己對這樣的職業戰士的羞辱而羞愧難當的時候,桑賈德拿出了最後一枚重磅炸彈,徹底把自由戰士給炸醒了!胖子之前那份輝煌的戰績清單是建立在二十三次逃亡基礎上的,他的勝利,都是在逃亡中取得的!

一個機械兵,在滿是敵人的星球上,依靠生存的欲望和野外生存本領,一路逃亡,沒有任何勝利的希望,也得不到任何幫助,運用自己所有的知識,千方百計地收集改裝自己能用得上的所有東西,一次次地從絕境中掙紮出來.也許別人不知道這二十多次逃亡對一個戰士來說意味著什麼,但是,自由戰士們知道,那是比死還艱難的生存.

引導者們開展的這次思想工作,最後沒有做總結,所有的總結都在胖子的逃亡記錄上了.每一位自由戰線的戰士們都陷入了思考之中.整個基地的氣氛一天一天地變化著,不再是那種壓抑的,充滿了暴戾和死亡的氛圍,攏罩在戰士們心頭的濃霧在一點點地散開,他們重新地認識自己的使命,也重新地了解了一個真正的戰士,應該是什麼樣的.

所以,當胖子向這些有些臉紅,有些尷尬的自由戰士還禮時,他看到的,是一張張充滿了希望的臉龐,他們,已經開始成為真正的戰士了.紀律嚴明,有著共同的奮斗目標,熱愛生命,勇敢無畏的戰士.

每一個戰士都知道,也許自己終將犧牲,不過,不再是絕望地死去,而是在民族的希望中,化為鮮花盛開的養分,把樂觀,積極,平等化為一種長存于所有民族戰士心中的精神,只有這樣,才是真正的戰斗,才配做一個民族的先驅者.

胖子完全沒想到,自己居然引領了這麼一次轟轟烈烈的思想進步浪潮,頓時讓這賤人有了一種偉人氣質,當他在和三位引導者的交談中知道思想工作還沒有結束,還有一個長期的過程的時候,胖子豪氣大生,叫道:"讓我來再添一把火!"

在所有自由戰士好奇的目光中,胖子駕駛著一台機甲,用金色的顏料在基地最大的操場正面牆壁上,寫下了十四個在燈光下熠熠生輝的大字: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

古地球漢語,是地球聯盟統一語言後的基礎語言之一,幾千年來的發展,雖然並非所有人都知道古漢語的所有詩詞歌賦,但這並不影響他們閱讀.

自由戰士們喃喃地念著這句詩,越來越心潮澎湃熱血沸騰,他們終于明白什麼叫樂觀積極,什麼叫豪氣沖天,什麼叫舍生取義,什麼叫鐵血浪漫!想象著寫下這首詩的古人那一腔豪情,每一個自由戰士都不禁心馳神往!

浪漫的中華民族,鐵血的中華民族!

胖子很為自己的傑作得意,並且嚴重鄙視這些學了數千年漢字還這麼沒文化的家伙.他不知道,若是隨便一個漢人看見他寫的這些亂七八糟的所謂大字,只怕會把這個糟蹋中華民族精粹的賤人直接砍死.

丟下一幫激動得不能自已的自由戰士,胖子和三位引導者走進了會議室.他首先向三人通報了拉塞爾的指令,拉塞爾要求自由戰線做好一切准備,在適當的時機,按要求按步驟發起攻擊.先階段主要的暴動點選擇在小比利牛斯星域的其他三個移民星球上,主要針對加查林帝國的工業系統和能源系統.襲擊過後立即隱蔽,不戀戰,三個星球的襲擊必須嚴格按照時間計劃執行,做到此起彼伏,充分調動加查林帝國的留守兵力.

三位引導者看了胖子帶來的計劃,面露難色.這樣的襲擊,自由戰線已經搞過很多次了,每次都損失慘重,要想取得成功又保存兵力,實在有些為難.雅里奇憂郁地道:"使者,不瞞您說,加查林在他們這個唯一的星域駐紮著大量的部隊,偷襲可以,可是要保存實力,就不那麼容易了."

胖子奇道:"這方面你們是行家啊,敵後偷襲的策略中,戰果是放在最次要位置的,保存實力才是最主要的.一次偷襲成果不大,可以用多次偷襲的成果積累,只要能夠在被敵人包圍之前及時轉移,這麼做一點也不難."

眼見三位引導者一臉沉重,胖子有些不可思議地道:"難道……你們每次就是制定了襲擊目標和撤退路線後,就開始行動了?"

雅里奇和另兩人對視一眼,尷尬地點了點頭,反問道:"難道不是這樣麼?我們的計劃都做得很詳細的,可是損失依然避免不了."

胖子有些頭疼地問道:"敵人的電子系統呢,行動之前破壞過沒有?"

桑賈德笑道:"這個肯定有.畢竟在加查林國內,我們安插了很多人在各個系統中,我們自己的電子專家也很有實力,控制監視系統一到兩個小時還是可以的.不過……"他的神情有些尷尬地聳了聳肩道:"損失還是很大,尤其是超過計劃時間以後……"

胖子苦笑道:"敵後襲擊怎麼可能會出現超過計劃時間的事情?你們是以破壞為主,在時間范圍以內,能打成什麼樣就打成什麼樣,事先安排的阻擊兵力,撤退路線,時間控制,都必須留有余地,別想一百個人就干出百分之百的成果,在保存實力的情況下,能達到四十個百分點的成果就不錯了."他想了想問道:"你們一次選擇幾個襲擊目標?"

桑賈德有些詫異地道:"一個啊.現在要對一個目標進行有效襲擊已經足夠讓我們費腦筋了,事先的了解,勘察,謀劃需要大量的工作.而且,我們的兵力也只允許我們集中力量對一個目標進行偷襲."

"媽的,拉塞爾,敢情你交給我的這幫家伙都是一根筋!"胖子在心里喊冤,試著問道:"沒進行特種小隊式的作戰部署?"三個引導者一齊搖頭.桑賈德道:"敵人兵力太多了,不集中力量不行."胖子又問道:"沒用過聲東擊西?"三個引導者搖了搖頭,胖子歎口氣問道:"金蟬脫殼,借刀殺人,趁火打劫,渾水摸魚,打草驚蛇,瞞天過海,笑里藏刀,順手牽羊,調虎離山,李代挑僵,暗渡陳倉,偷梁換柱,借尸還魂,這些都沒用過?"

三個引導者被胖子給念暈了,一個個面面相覷.奧博托反問道:"聲東擊西是什麼?"胖子解釋道:"就是本來打西邊的點,卻做出向東邊目標進攻的樣子,順利實施西邊的計劃."

三個引導者恍然大悟,雅里奇點頭道:"有兩次倒是這麼打過,不過我們也不是很明白這些東西."他有些臉紅地道:"你知道,除了阿爾加法爾,我們都沒可能接受正規軍事教育的,加查林帝國的軍事學院可不招收我們這些下等人,一些戰術都是平時打得多了琢磨出來的,加上前輩傳下的一些個經驗,理論上,我們的確不怎麼明白."

桑賈德接著道:"況且,你說的那些東西我們在阿爾加法爾給我們的書上也沒看到過啊,我們學的都是怎麼制定計劃,怎麼實施.佯攻,制造假象我們倒學過,只是沒那麼精通罷了,你說的那些,我們連聽都沒聽過."

胖子心里暗罵沒文化,三十六計都不懂,嘴里卻笑道:"理論不懂沒關系,只要你們有豐富的經驗,這些東西一點就透,這樣吧,離計劃實施還有一段時間,這些日子里先把戰士們按小隊組織訓練,我會給你們一份敵後突襲要略.也許大家還不適應這樣的戰斗,但是,只要打過幾場就會了.一個小隊,甚至一個人,就能完成行動,集中力量並不是集中人數,人多了反而沒意義."

桑賈德猶豫地道:"可是,一個小隊一個計劃,我們沒那麼多的精力啊."

胖子微笑道:"若是每一件事都要你們三個去親曆親為,肯定忙不過來,不過,自由戰士里有的是原來在帝國軍隊里服役的老兵,其實,他們指揮一場小型的局部戰斗一點問題都沒有.只需要在之前有一份戰術指導要略罷了,這個工作我幫你們做,怎麼教他們成為一個合格的壞蛋,我有經驗."

這倒不是胖子大包大攬,通過交談胖子知道,這些士兵缺乏的只是一種事先的敵後戰術守則而已,只要經過嚴格的戰術訓練,他們就能單獨執行任務,而不是現在這樣的與敵人進行正面對抗,動不動就強攻.

三位引導者的能力也不差,不過,除了漢人以外,現在很少有人知道古代中華民族的三十六計,孫子兵法.即便聽說,也只是些零星的了解,也沒有那麼系統和深入地研究,幾千年人類社會的文明變更,已經將太多的精粹埋藏在了曆史之中.

就如同引導者所說,他們也知道偶爾用一下佯攻的策略,但卻並不了解聲東擊西真正的精粹,這個中華民族的軍事智慧結晶包含了太多的東西,可以運用的范圍太廣泛了,不光可以聲東擊西,還可以聲南擊北,可以東一下西一下,可以聲雞打狗,可以聲打實擾,可以似淺實深,聲嘶力竭,嬌喘聲聲,聲聲不息.

"***,有文化就是好."胖子在心里想.

這些東西,只要稍微為引導者們總結概括一下,他們其實就能立即明白過來,他們的實戰經驗很豐富,一結合起來,立即就能把敵後作戰方式豐富上百倍.一項聲東擊西就可以在小部隊的襲擾下,遍地開花,到處都是虛,到處都是實.再結合其他的例如借刀殺人,趁火打劫,渾水摸魚,打草驚蛇,瞞天過海,笑里藏刀,順手牽羊,調虎離山等計謀,要制定一項精彩的敵後作戰計劃簡直易如反掌.

要把這些自由戰士都灑進人群中,消除掉他們身上的凜冽殺氣,把他們混入加查林的每一個角落,按照計劃,按照突襲守則進行有組織無規則的行動.不擇手段!保全自己打擊敵人!這才是敵後突襲的精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