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四章再給點時間

改變評審毫無爭議地結束了,聖騎士公司成為了最大的贏家,尤其的克麗斯蒂娜,她不但得到了萊茵哈特的肯定,甚至有機會直接加入神話軍團.

雖然只是文職研究員,但是足夠了!萊茵哈特對科技人才的尊敬愛護眾所周知,更別提直屬于神話軍團的科技人才.況且,保護一個已經下台,整天在書房里讀書看報的將軍,對于萊茵哈特來說輕而易舉,他地位超然,和戈登雖然不算是朋友,但絕對不是政敵!

發動的清洗並非由詹姆士嗜殺,這是保持軍部純潔的最好方法.拉塞爾經營軍部太長時間了,要消除他的影響,就必須進行清洗.當然,詹姆士是絕對不會親自下令的,只要一個暗示,自然會有許多人爭著去做這件血淋淋地工作.

戈登不是拉塞爾的人,這一點詹姆士很清楚,如果他親自執行清洗的話,戈登肯定不在被清洗的范圍之內.可是,偏偏這件事情只能交給別人去做,這個人,通常會是軍部的繼任者,繼任者要控制軍部,當然避免不了占上一點血腥.包括前任,能清除的最好還是清除掉,樹倒猢猻散,這原本就是最簡便的方法.

而且,戈登畢竟丟掉了牛頓星系.詹姆士也許不會贊同對他的清除,但是,這並不代表詹姆士會阻止,畢竟在戰爭中,一個軍部只需要一個聲音.

現在的情勢很微妙,軍部和皇室已經有了很深的隔閡,拉塞爾叛逃,戈登被撤職,海利格被架空,軍部幾乎在一夜間失去了靈魂.而新入主的斯蒂芬卻並沒有完全掌握住軍部,因為他還沒有拿出足以服眾的戰績.無論斯蒂芬的戰績怎麼樣,詹姆士是把軍部交給他還是干脆自己掌握,清洗的工作都不會由這兩位皇室成員承擔.

所以,最有可能被命令執行清洗的,只有萊茵哈特.因為他的地位最高最能服眾,也最得皇室信任.他會根據皇室的要求,徹底讓軍部變得一塵不染.為入主軍部地斯蒂芬或禦駕親征的詹姆士掃清道路.

即使是斯蒂芬入主軍部甚至是不顧以後的影響親自執行清洗,萊茵哈特也有能力說服詹姆士留下戈登,斯蒂芬也必然會考慮出了名護短的萊茵哈特的情緒.拉塞爾叛逃後,萊茵哈特就是加查林帝國軍方的第一人,沒人能同他相提並論,接管軍部的斯蒂芬也不行.

克麗斯蒂娜得到了她所設想過的最好的結果,而聖騎士公司技術部的普通機械師們,也終于明白了,這位淡雅如仙,曾經被無數新老員工搭訕過的前台美女,並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人家是坦維爾軍事大學的高才生,甚至是萊茵哈特都很熟悉的貴族.一些曾經吹噓自己在公司如何得意,技術如何高超的機械師滿世界找地縫想鑽進去.

只有胖子在心里嗤之以鼻,這女人表面上看起來成熟知性,淡然溫婉,其實,發春的時候比一些青春期的小女孩還不如,要多傻有多傻.

"只要老子一個秋波飛過去,保管立即拜到在我的工作褲下."胖子恬不知恥地想.

*************************

斯蒂芬離開了會議室,盡管他已經強力克制自己,怒火依然越燒越旺!他和利布高特等了整整一個小時才得到神話軍團的通知,萊茵哈特不來了,他正在為一輛改造機甲做測試.

"荒謬!"斯蒂芬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終于爆發了出來,暴跳如雷地道,"一位皇子一位大將整整等了他一個小時,說不來就不來了,萊茵哈特,他當他自己是什麼人?這條喬治的走狗!"

瑞特靜靜地站在一旁,沒有任何的表示.這位外表冷靜斯文的表弟實際上是個什麼脾氣,沒人比瑞特更清楚了,他從來不會在斯蒂芬發火的時候火上澆油,只有讓他發泄過後,他才會真正地冷靜下來.

斯蒂芬有些遷怒的意思,實際上他很清楚,萊茵哈特效忠的只有加皇詹姆士,無論對自己還是喬治,他都沒看上過眼.在這很微妙的情勢下,萊茵哈特很顯然是對斯蒂芬能否得到入主軍部的戰績不抱希望.斯蒂芬年輕氣盛,頗有些咽不下這口氣.

發泄過後,他頹然地坐在沙發上,現在,主動權並沒有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加里略的形勢越來越嚴峻,可是利布高特依然在主張後撤,後撤.雖然知道這樣的後撤是整體戰略的需求,可是詹姆士的問訊,已經給斯蒂芬帶來了太大的壓力.利布高特的布局對自己來說有一個致命的缺陷,那就是花費的時間太長了.

皇室對利布高特的質疑,已經有了萌芽的趨勢,再這麼後撤下去,斯蒂芬不知道詹姆士還會不會給自己和利布高特完成戰略布局的機會.況且,這樣的戰略布局,是建立在丟失大量控制區域和消耗性的拉鋸戰中進行的.也許,等戰略部署完畢,也就沒自己什麼事了.可是斯蒂芬現在只能硬著頭皮按照幾乎做下去,他和利布高特是綁在一起的,這條船,已經下不了了.

沉思過後,斯蒂芬決定去找利布高特,他想跟這位自己的導師商量一下,也許,獲得一場局部的勝利會對自己有幫助.若是要渴死的話,是杯髒水也得喝下去,至少,得把這杯水准備在觸手可及的地方.他起身向利布高特的辦公室走去,卻不知道,古代地球的中國有句俗話,叫做飲鳩止渴.

鳩,不是髒水,而是毒藥.

********************

在聖騎士公司技術部里,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地望著一個又白又胖拼命搖頭的胖子.

胖子斬釘截鐵地道:"不去,打死我也不去,進了神話軍團可就沒有自由了,干什麼都被限制!我可不干,我是天山的雄鷹,注定在藍天中展翅翱翔,自由就是我的生命!"

克麗斯蒂娜很想飛起一腳踢死這只肥胖的雄鷹.這家伙不知道到底是傻還是太不知廉恥,這樣的話從他嘴里說出來的效果就是讓人噴飯.

她啼笑皆非地道:"神話軍團可是帝國最優秀的部隊,隨便一個士兵都是千中選一的人物,通過了層層考核和審查才能考入神話軍團……"

胖子愣愣地道:"你說這些關我什麼事?監獄里那些家伙不光通過了層層審核,甚至是通過是層層審判,個個都有一手殺人放火的好手藝,都是萬中選一的人物,那里你也想去?"

胖子胡攪蠻纏,弄得克麗斯蒂娜啞口無言.心下暗暗著急,沒想到這個對于普通人來說無限向往的機會,這憨人居然不屑一顧,叫囂著自己是天上的雄鷹,一副要撲棱著自由飛翔的架勢,可他偏偏是這個團隊中最重要的一個.

聖騎士公司畢竟是民間企業,要想在神話軍團的機甲研究室里站住腳得到尊重,就必須拿出技術表現來,而這個技術出眾經驗豐富的家伙絕對是團隊的定海神針,在那些軍事機械技術專業人才的面前,克麗斯蒂娜自己都有些發怵.唯一能震住這些人的,就是這個提出了[金剛]改裝計劃的張原.

看著胖子揚起臉一副就不去就不去的樣子,克麗斯蒂娜啼笑皆非,忽然靈機一動,誘惑道:"你若真的不去,邦妮的追求者可就高興了,少了一個最強勁的競爭對手."

"邦妮?誰是邦妮?"胖子一臉迷惑.克麗斯蒂娜比劃了一道曲線道:"紅頭發那個."

胖子恍然大悟,痛苦地猶豫了半天,終于道:"孤獨翱翔的雄鷹啊……媽的,我還是去吧!"

克麗斯蒂娜紅著臉走出了技術部,對于自己居然用別人色誘憨胖子的行徑,她深深地覺得羞愧,再不走的話,她怕自己會忍不住揮刀砍死這個道貌岸然的好色之徒.

胖子作足了姿態,很無辜地想:"神話軍團,你們可以調查一下,不是我故意進來的,實在是有人逼迫外加誘惑,我只是意志有些不堅定而已,胖子都這毛病."

*********************

萊茵哈特仔細地看著張原的資料,這份資料不像帝國情報部經過詳細調查得來的,倒像是某個企業招聘清潔工時需要填寫的表格.

資料中的照片上,胖子一臉憨笑,三分傻三分呆,還有幾分說不出來的憨厚老實.資料上只有寥寥幾句對他的描述,剩下的全是"已經證實"四個字和情報部調查人員的簽名.對于一個十歲起就浪跡街頭的孤兒,又在國外進修過的人來說,這份資料實在太過簡單,簡單到讓人感覺有些不同尋常的味道.

萊茵哈特微微一笑,這份資料已經經過了層層審查,該調查的都調查過了,應該沒什麼問題.

雖然張原十歲就浪跡街頭,不過這家伙從來不與人接觸,只知道乞討,最大的愛好就是在垃圾堆里收集機械和電子零件,二十歲的時候偷渡去了塔塔尼亞,用積攢的錢作學費,學習了系統的機械維修.情報部對他的調查非常細致,連小時候的照片也調了出來,雖然很瘦,卻依稀能看出現在的樣子來.

萊茵哈特選擇了相信這位機械天才,這個人的性格注定他的經曆就是這麼簡單.看著胖子的資料,想到他在試驗場里的樣子,萊茵哈特笑著搖了搖頭,這樣的一個遲鈍,膽小怕事而又瘋狂癡迷機械的家伙,的確沒什麼好懷疑的.況且,萊茵哈特自信,在神話軍團中,沒有人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隱藏身份.

萊茵哈特抬起了頭,看著坐在辦公桌對面沙發上正在翻閱雜志的邦妮,一本正經地道:"邦妮,我聽說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哦?"邦妮把視線沒有從雜志上移開.

"你又多了個一狂熱的追求者."萊茵哈特的嘴角露出了惡作劇地微笑:"一個非常優秀的男士,也許,是我所見過與他相同類型的人中最優秀的一個."

"誰?"邦妮適時地抬起了頭,當兩個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邦妮總是能讓萊茵哈特感覺到輕松,她知道萊茵哈特什麼時候是親密的朋友,什麼時候是帝國的將軍.

萊茵哈特欣賞地看著邦妮不說話,這個女人有足以讓自己驚歎的智慧,她的氣質和美麗都無可挑剔,唯一的缺點就是要強了些.

見萊茵哈特久久不說話,邦妮挑挑眉毛作了個威脅的表情,她很好奇,這個能被萊茵哈特稱贊的人究竟是誰.

萊茵哈特見邦妮可愛的表情,哈哈大笑起來:"他是軍團新招的研究員,名字叫張原,你見過他."

"張原?我見過?"邦妮表現出的疑惑表情讓萊茵哈特更加開心.只有和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女人交流才會這麼的輕松,兩個人都知道彼此喜歡什麼,愛好是什麼,怎麼才能讓對方開心,怎麼才能戲弄對方,怎麼配合得天衣無縫.

"對!你見過."萊茵哈特循循善誘,"聖騎士公司的那位機械師."

邦妮的神情變得有些古怪,她斜著眼睛不信任地看著萊茵哈特:"你是說那個……"

"哈哈哈哈,就是那個又白又胖的家伙!"在萊茵哈特的放聲大笑中,一本雜志毫不客氣地飛了過來.他慌忙低頭躲了過去,笑著對惱羞成怒的邦妮道,"干什麼?你得承認,那家伙確實是個天才,而且,絕對是我所見過的胖子里面最優秀的一個."他可惡地聳了聳肩,"瞧,我沒說錯."

邦妮咬著嘴唇轉過臉不去看他,很生氣的樣子.萊茵哈特悠悠地道:"據我所知,他根本就不想加入神話軍團的機甲研究室."他嘖嘖兩聲接著道,"如果不是你的魅力實在讓人無法阻擋,這位民間的天才機械師很可能從此與我們失之交臂,我們邦妮實在是太美麗了……"

萊茵哈特偷眼看著邦妮忍不住要笑出來的神情,認真地道:"所以,我必須給你記一功,說吧,需要什麼獎勵."

邦妮努力地試圖咬住嘴唇,卻再也繃不住臉,撲哧笑了出來.狠很地白了萊茵哈特一眼,攤開手掌道:"那麼…將軍,麻煩您把那本雜志親自送過來放在我的手里.另外,替我警告那個胖子,若是讓我不高興的話,小心我把他打成一個比現在更胖的胖子."

萊茵哈特微笑著拾起雜志走過去,連連搖頭道:"不不不,邦妮,我可不會去對他說這樣的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麼煞風景的話我可說不出口.或許,你會慢慢發現他的優點."

邦妮一把搶過雜志,翻閱著,頭也不抬地道:"我討厭胖子."

*********************

加查林皇宮中***通明,而在皇帝詹姆士的書房里,卻只開了一盞古董壁燈,整個房間顯得很昏暗.詹姆士坐在厚重的檀木禦椅上,靠著特里絲達絨絲軟墊.他中等個頭,體形瘦削,臉部輪廓刀刻斧琢般硬朗,烏黑的濃眉下,一雙眼睛顧盼間凌厲有神.大權獨攬近三十載,形成了詹姆士鷹揚虎視的氣勢,每一個見過他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地產生敬畏心理.這種敬畏,不光是對他的身份,更多的是對他這個人本身的敬畏.

每一位見過詹姆士的人都會有一種感覺,眼前的這個人,即便不是帝國皇帝,也會永遠高高在上,俯視眾生.沒有理由,他就是這樣的人.

現在,這位帝國皇帝正專注地看著虛擬屏幕上顯示的加里略戰局示意圖,良久,終于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對身旁站著的一位學者模樣的老者問道:"菲利普先生,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菲利普欠了欠身,低聲道:"陛下,這局棋,我看不明白."

詹姆士揚了揚濃眉,轉過頭奇道:"哦?"沉默一會兒,他站起來背著手度了幾步,歎息道,"連你也看不明白,拉塞爾,這個雜種又想干什麼?"

菲利普沉身道:"拉塞爾善出奇兵,攻擊手段變化多端,這一次卻始終在盧塞恩地面戰場穩紮穩打,西半球的外部壓迫和象山的內部擴張相結合,不斷的後繼兵力,裝備,在強大運輸力的支持下,來一步步逼迫性壓縮我軍的控制區域,這和他的戰略思想有很大差距.我懷疑,他會有一記殺手."

詹姆士點了點頭道:"這就是我最擔心的地方.拉塞爾絕不會這麼簡單,他的作戰經驗太豐富,同時也太了解加查林帝國了."他轉過頭盯著菲利普道,"這個人,是最讓我寢食難安的一個人."

菲利普是整個帝國少數幾個在詹姆士逼迫氣勢強烈的眼神下依然能夠保持鎮定的人,他沉默了一會兒,點頭道:"是的,陛下.從戰略戰術上來說,在加查林帝國找不到他的對手,這其中包括軍部所有的人,我,和萊茵哈特."他頓了頓接著道,"或許,利布高特也不是他的對手."

"哦?"詹姆士眼中精光大盛:"你是這麼認為麼?"

菲利普垂著手點了點頭:"是的陛下."

詹姆士冷然道:"說說你的理由."

菲利普抬頭注視著詹姆士的眼睛:"利布高特絕對是一個偉大的軍事家,同時,也是一個高明的棋手,如果這場戰爭他指揮的是納加聯邦的軍隊,拉塞爾不會占便宜,可是現在……"

詹姆士擺了擺手道:"你不用說了,我幫你說!"他走到牆上的加查林帝國星域圖前,冷冷地道:"利布高特是一位好教練,可是卻掌握著一支他並不熟悉的隊伍,無法做到知己知彼,從一開始就處于下風.如果拉塞爾不犯錯誤,以加查林目前的軍事實力,即便是名將利布高特,想要贏得這場戰爭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在這局對弈中,他需要的是一個能完全掌握隊伍的輔助,這一點,顯然不是斯蒂芬能做到的!"

詹姆士轉頭死死地盯著默不做聲的菲利普,冷聲道:"你這樣的分析有點道理,可是,你以為這樣推喬治入主軍部就行了麼?"見菲利普不說話,他冷哼一聲接著道,"你是喬治的導師,利布高特又何嘗不是斯蒂芬的老師?若是換斯蒂芬來配合你,讓你為他做嫁衣,你樂意麼?"

菲利普誠惶誠恐地低下了頭,從他一開始說話就知道自己的心思瞞不過詹姆士,而他自己也從來沒想過要隱瞞.讓皇帝對自己了若指掌,是一種很安全的做法.不時在詹姆士的面前打一點小算盤,讓皇帝發點小怒或者微微一笑,就是自己最終能站到這間書房來的不二法門.若是有一天詹姆士發現他再也看不透自己了,那麼,自己的日子也就走到頭了.這位猛虎般的皇帝,絕不允許在他的眼前出現第二個拉塞爾.

詹姆士看著慌亂的菲利普,微微一曬:"沒有責怪你的意思,畢竟你也是為了喬治好,況且你的分析也很有道理."他繞到書桌前坐下,用手指點了點桌面緩聲道,"或許,再給他們一點時間,利布高特,可不是那麼簡單就會被拉塞爾壓制住的人物,他需要的,只是時間而已."

菲利普垂手而立,心里想:"時間?以你這樣的性格,在看了那盤錄象帶之後,還會在這樣的局勢中給利布高特多少時間呢?"

想起那盤通篇不提利布高特的錄象帶,想起拉塞爾平靜的臉,菲利普有些不寒而栗.

"拉塞爾,什麼時候學會用這樣陰險的招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