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十二章機甲評審

方案既然已經確定下來,在戴爾的安排下,技術部投入了緊張的工作之中.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可行性研究.這項平日里需要近一個星期時間的工作只花了不到六個小時就完成了,效率提高的原因很簡單,一是胖子給出的改裝步驟非常完善,只需要按圖索驥就行了.二是大家都發現,幾乎沒有能難住這個家伙的問題,用什麼傳動方式,方向如何調整,用哪些私人機甲的零件來替換,操控系統用哪一種系統比較合適,這個叫張原的機械師幾乎是張口就來.

只用了六小時就完成可行性研究還是因為在克麗斯蒂娜的建議下進行了反複的審核以確保萬無一失.對于機械完全癡迷的機械師們一個個興高采烈,對于聖騎士公司擁有這樣的機械天才,他們非但不嫉妒,反而感到由衷的高興.俗話說三人行必有我師,民間機甲公司相對于機甲制造企業的最大不足,就在于科技儲備和人員培訓.這次有了這麼一個如同機械百科全書式的胖子,技術部所有人都能預感到自己的水平會有長足的進步.

而對于[金剛]的改裝,更會毫無疑問地成為機甲改裝界的一個經典方案,傳統的修修補補,換零件換引擎,加裝飛翼,推進器或者更改懸掛,穩定裝置的改裝方法被徹底突破,雖然[金剛]是特型機甲,這樣人型改獸型的模式並不適合所有的機甲,但是,這並不能影響這次改裝的意義.技術部的每一位機械師都為能親自參與到這項工作中感到興奮和自豪.

為了自己的祖國,為了帝國皇室,也為了大名鼎鼎的[神話]軍團服務,已經讓所有人充滿了榮譽感,更別提改裝成功後即將得到的足以讓人在期待中就興奮莫名的獎勵和名譽.

克麗斯蒂娜在這一夜,已經無法形容自己的感覺了,雖然她的臉上依舊是那麼柔和溫潤的笑容,但是,她的情緒早已經如同到達了天堂,那是一種終于可以為自己的父親做一件至關重要事情的美妙自豪,一種終于看見希望,並且將其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興奮.這一切,都是眼前這個憨厚的胖子所帶來的,在心底里,克麗斯蒂娜已經把他當做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一個值得信賴的,拯救過自己家族的,不通世故且憨厚率真的朋友.

時間很緊迫,十天之內軍部將組織專門的專家評審組對改裝進行評審,[金剛]改裝任務被分成了幾個部分,技術部已經完全停止了對私人機甲維修的技術支持,所有人員在戴爾的安排下分成了相應的小組,夜以繼日地投入了改裝工作中.由于有其他兩個維修公司同時進行同樣的改裝工作,在戴爾的堅持下,技術部的所有人員全部吃住在技術部,以避免改裝方案的泄露.

田行健主動承擔了改裝任務重中之重的操控系統改造.這個潛伏在帝國內部的破壞分子絞盡腦汁地對操控系統進行了完善,這次完善非常成功,操控性從表面上看比原來更穩定更滑順,但是,沒有每秒二十動以上的手速,想熟練地操控這台機甲簡直是做夢.[神話]軍團是不可能感覺到這一點的,他們的士兵手速肯定超過了每秒二十動,而普通士兵更不可能知道這種以前從來沒有接觸過的機甲究竟有了什麼樣的變化.

這是聖騎士公司成立以來最重要的一次改裝.技術部的休息間里已經人滿為患,除了原本地技術部人員以外,臨時又從車間里抽調了十幾個有著豐富經驗的技師加盟,每一個人都處于疲憊而亢奮的狀態中,作為民間機械師,一輩子能有幾次這樣的立功機會?

當第九天,煥然一新的[金剛]結束了最後的系統調試站立在維修站里的時候,一些機械師甚至流下了眼淚.傑作,這是真正的傑作.展現在大家面前的是,一台充滿了雄性力量的獸型機甲,原本身長腿短的奇怪造型,現在已經被典型的獸型機甲形態所改變,仿佛這台機甲從來沒有過人型的形態,它天生就是這樣,充滿了力量,充滿了爆發力,粗壯修長的前肢和短小敦實的後腿所形成的前仰角度,讓這台機甲充滿了霸道的感覺,仿佛隨時都會一躍而起,用雙手撕碎任何阻擋在眼前的敵人.

克麗斯蒂娜靜靜地看著這個關系到全家未來命運的機甲,疲倦的嘴角,蕩漾著終于綻放開來,滿頰輕松與喜悅,如若夜空中絢麗的煙花,在刹那奪目之際迎來了清新安詳的黎明.她悄悄走出了技術部,她沒來得及給喬治打電話,忽然之間她最想做的事情,是想去看看那個憨憨的傻傻的叫張原的胖子,成功的這一刻居然沒有看到他的身影,他難道不知道今天是最後調試的日子麼?

克麗斯蒂娜邁著歡快的腳步走到田行健住的房間門口,輕輕敲了敲門,在敲門的一瞬間,她忽然有些害怕,萬一這個胖子又穿條褲衩光著身子走出來怎麼辦?

結果被不幸言中,打開門的胖子依舊光著身子穿著褲衩,一臉睡意惺忪.

克麗斯蒂娜苦澀地歎了一口氣正想說話,卻見胖子一溜煙又鑽進了房間,她不禁微微一怔,這家伙知道害羞了?

試探著推開了半掩的房門,房間里亂糟糟地,仿佛剛剛遭遇了強盜洗劫一般.在門口站了五分鍾也沒見胖子出來,克麗斯蒂娜有些惱火,作為從小就是目光焦點的美女,她對自己頗有幾分自信,對于男人欣賞或者猥瑣的目光,也早已經見怪不怪.可是這樣完全忽視自己存在的胖子,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又耐著性子等了半晌,胖子依舊沒有動靜,看來,要等這個家伙來請自己進門需要很好的耐性,克麗斯蒂娜無可奈何地自己走進了房間,順手把胖子丟在地上的換洗衣服拾了起來.

一進屋,克麗斯蒂娜就聽見了胖子的鼾聲,小小十多平方的地方亂得無法下腳,而胖子正在床上呼呼大睡.

看著這個用被子也有本事把自己纏成一團亂麻的家伙,克麗斯蒂娜差點情緒失控,敢情這家伙進了屋一直在睡覺!

胖子趴在枕頭上的半邊臉已經被積壓變形了,嘴巴張開一臉憨態地睡得正香.克麗斯蒂娜輕輕一跺腳,終于忍住把這胖子拽起來的沖動.她挽了挽袖子,熟練而麻利地動手收拾房間,這原本是一直獨立生活的她做習慣的事情.不過片刻工夫,原本亂糟糟的房間就被收拾得整整齊齊.

把髒衣服丟進了洗衣機,啟動了房間中心電腦的自動洗衣程序後,克麗斯蒂娜也有些困,這幾天夜以繼日的工作,已經連續三天沒有睡過一覺了,此時心情放松了下來,睡意上湧竟然無法抵抗.房間里異常寂靜,只有牆上的仿古時鍾在滴答滴答地走著,偶爾傳來一兩聲胖子的鼾聲,克麗斯蒂娜舒服地坐在沙發上,這個房間讓她有一種潛意識里的安全感.從來對自己儀態要求嚴格的她,在這樣的環境中,竟然不知不覺地一點一點把自己放松了下來,迷迷糊糊中,她脫掉了高跟鞋,蜷縮在沙發上不一會就睡著了.

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久,蜷縮的姿勢讓身體有些難受,又過了不知多久,克麗斯蒂娜覺得有些冷,她順手拉過了被子,被子帶著暖暖的溫度,很舒服.

又睡了一會兒,被子?克麗斯蒂娜忽然驚醒了,她猛地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和胖子正躺在一張床上,被子已經完全裹在自己的身上,而那個背對著自己依舊熟睡的家伙正可憐地蜷縮成一團.

天啦,自己居然上了床還搶了他的被子,克麗斯蒂娜臉上有些發燒,趕緊輕輕跳下床,她抓住手里的被子有些手足無措,如同一個燙手的山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有心想給胖子蓋上,卻怕因此驚醒了他更加尷尬.想放在一旁吧,一看見胖子可憐兮兮蜷成一團又于心不忍.

握著被子就這麼一遲疑間,胖子忽然醒了,他睜大眼睛猛地坐了起來,驚叫道:"你怎麼進來的?你干什麼?干嘛拿著我的被子?"這賤人一臉受害婦女的表情,驚恐萬狀.

克麗斯蒂娜又羞又窘有口難言,這胖子睡迷糊了,估計根本就不知道開門放自己進來的事情.羞惱中急智上來,把手里的被子往胖子身上一摔,怒道:"趕緊起來!今天機甲做最後的調試你不知道麼,還在這里睡大頭覺."

胖子聞言苦著臉道:"我已經四天沒睡覺了,再不睡會死人的."他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憐惜道,"你看,我都瘦成什麼樣兒了."

克麗斯蒂娜強忍住放聲大笑或者把這胖子痛打一頓的沖動,紅著臉佯怒道:"戴爾先生讓我來叫你,去不去隨便你."說完也不等胖子回話,轉過身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間.

剛走到休息室的走廊,房間里傳來了胖子的叫聲:"這是誰的房間?你別跑啊,我的衣服呢?誰把我的衣服給偷了?有小偷啊!"

走廊上的兩個清潔工面面相覷.

克麗斯蒂娜低著頭加快了離開的速度.

聽見房門砰的一聲被關上,胖子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微笑.

*****************************

拉塞爾接過哈米德遞過來的茶,隨口問道:"用阿爾伯特密碼機跟田聯系上了麼?"

哈米德點了點頭道:"聯系上了,所有的情報和資料都傳給他了."

拉塞爾放下了茶杯,微笑著道:"光看這台密碼機就不得不承認,勒雷聯邦的科技水平遠遠高于加查林帝國,需要的,只是把這些科技轉化為軍事力量的時間而已.尤其在勒雷強大的工業力量支持下,用不了多久,加查林在這方面就會被遠遠拋在後面."

哈米德向來嚴肅的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加里略星系的局勢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無論是面對聯邦新型的戰艦還是強大的運輸力,加查林帝國都一籌莫展.他們離失敗的日子不遠了."

"從國力上說,的確如此."拉塞爾走到了窗戶邊,望著窗外的學院後山,"可是,別忘了他們還有一個利布高特,盧塞恩戰役才剛剛開始,他好象在保存實力,這樣的對手,總是會在關鍵時刻出人意料.不得不防啊."

"可是,您也下了一步好棋,不是麼?"

"是,這是一枚遠離博殺的棋子."

拉塞爾的臉上充滿了期盼:"一枚在關鍵時刻,會讓整個棋局發生變數的棋子!"

**************************

在軍部評審的當天,田行健升官了,一份新的合同加技術部副主管的職務,整個公司的人都能見到一個笑得合不攏嘴的胖子滿面紅光春風得意.

[金剛]被裝進了密封的機箱,由巨型卡車拉著直奔軍部北二號樓.這里是這次專家評審的地方,同時也是[神話]軍團的所在地.為了應對評審,聖騎士公司派出了十個人的技術團隊,准備了數百份資料和完整的系列數據.

對克麗斯蒂娜來說,這是一場容不得任何疏忽的戰斗.

神話軍團是師級建制,駐紮在軍部和皇宮之間的基地里,從某種意義上來講,神話軍團距離帝國的核心更近,他們歸皇室直接管轄.軍部只能通過皇室對其下達命令,除了皇帝的手令以外,神話軍團不接受任何人的調遣.軍團長萊茵哈特出生于加查林世襲貴族,深受詹姆士倚重.在整個加查林政治體系中,他獨立于一邊,高高在上.即便是以前如日中天的帝國第一名將拉塞爾,和萊茵哈特的地位也不過是平起平坐而已.

現在,這位年僅三十五歲的軍團長正微笑著站在北二號樓的門口,迎接著前來參加評審的專家們.如果不是他那身獨特的制服和肩上的上將軍銜,誰也不會相信,這個身材挺拔,英俊和氣,總是面帶著優雅笑容的貴族青年,就是帝國唯一的九級機甲戰士,掌握著最神秘最強大力量的神話軍團統帥萊茵哈特.

看見專家們乘坐神話軍團標志的專車抵達,萊茵哈特熱情地迎了上去,握住當先走來的坦維爾軍事大學機械設計院院長米歇爾的手,連聲道:"歡迎歡迎,老教授辛苦了."

米歇爾與萊茵哈特多次合作,彼此之間非常的熟悉,微笑道:"人說禮賢下士,萊茵哈特將軍,您可稱得上是帝國上位者的表率啊.每次我們到這里,首先見到的必然是在門口迎接大家的您.就沖這一點,再辛苦我們也甘心!"

站在米歇爾身後的專家們紛紛點頭稱是,贊歎不已.

萊茵哈特爽朗地笑道:"諸位都是我的長輩,這禮節二字,萊茵哈特不敢稍忘.況且大家又是帝國的貴重人才,是我最尊敬的人,來迎接一下也是理所當然,讓大家這麼一說,倒有些慚愧了.秋季風大,各位先生里面請."

"請."

一行人氣氛融洽,談談笑笑地剛走到門口,就聽見巨型卡車的轟鳴聲傳來,一輛接一輛的巨型卡車隨著導引道駛入了神話軍團總部,三個維修企業的改裝機甲竟然是一同到達.

見此一幕,萊茵哈特不禁停下了腳步.這三個民間機甲公司是帝國最大的三家,技術力量在民間改裝界算得上雄厚,第一次對這樣的軍用特型機甲進行改裝,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結果.萊茵哈特有些期待,畢竟民間也是藏龍臥虎,說不定就會冒出幾個值得投資的人才.

目送著三輛巨型卡車緩緩地依次駛入了地下機甲試驗場的通道,萊茵哈特與專家們相視一笑,一同走進了二號樓.

胖子東張西望地跟在克麗斯蒂娜的身後,如同進了城的土包子,加查林帝國的建築與聯邦有很大的區別,尤其是皇宮所在的中心區域,都是富含古地球歌特式風格的建築,堅固樸拙而又宏偉華麗.以尖塔高聳,窗戶細高,雕刻豐富和高大廣闊的內部空間著名.再加上精美的雕朔和爬滿牆壁地長青藤,使得整個坦維爾中心區域充滿了古地球13世紀的歐洲風情.

在一名軍官的帶領下,穿過長長的圓弧穹頂走廊,再乘坐電梯向下,一行人來到了神話軍團的一號機甲試驗場.

場地里,三輛巨型卡車已經停在了寫這企業名稱的標志牌下,密封箱依舊沒有開啟,而專家們已經在觀測台上正襟危坐了.只等著改裝技術團隊到達後正式開始評審.

三個民間機甲公司的機械師們互相看了一眼,神情複雜.這次任務是這些機械師們接觸到的最艱難的任務.雖然以前接觸的機甲保密等級比這台機甲更高,但是任務都只是從私人機甲的角度去幫忙考慮如何完善.而這一次,不但要求找出機甲的缺陷,還要拿出切實可行的,而又不涉及機構大變動的改裝方案並進行實際改裝.

最讓人震動的是,評審的單位居然是神話軍團.對于未來民間機甲公司會被軍部接管的事情,大家都有耳聞,這次機甲改裝,從一開始就存了比拼的心思.每個公司都拿出了百分之兩百的力氣,爭取能在這次競爭中搶得先機.

誰會勝出?在機甲沒有展示出來之前,沒有人心里有底,連克麗斯蒂娜也沒有,這次競爭對她來說太重要了,難免有些患得患失.唯一若無其事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沒心沒肺的胖子張原.克麗斯蒂娜看見這個探頭探腦東張西望滿臉好奇的家伙,忽然平靜了下來,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當三個公司的技術人員坐到分配好的座位上後,一位神話軍團的女團長宣布評審開始.第一個亮相的,是同在西區的卡洛卡機械公司,這是加查林帝國民間機甲公司中最大的一家,技術實力非常雄厚,當他們的機甲展現在大家眼前的時候,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台[金剛]的上半身還是原樣,可是它的下身卻被完全改變了.克麗斯蒂娜和戴爾相視一眼,彼此都從對方眼里看到了震驚,沒想到卡洛卡公司的實力這麼雄厚,他們完全改變了機甲的機構,將重型私人機甲[武者]的下部整體移植了上去,並且把[金剛]的上半身給縮短了.這意味著這台[金剛]除了頭部和能量武器系統等重點部位以外,其他的系統全都改變了.包括控制系統,傳動系統,甚至還有引擎,統統更換!不管這樣的改裝效果怎麼樣,光從表面上的這些變化看,卡洛卡公司就具備了中型機甲企業的能力!

胖子對此則顯得很輕蔑,心里道:"如果說東拼西湊就是改裝的話,老子就是改裝界的大神!逃命的時候,這樣的改裝不知凡幾,從機甲性能上來說,不見得就比這個怪異的東西差!"

虛擬屏幕上顯示了這輛改裝機甲的數據,轟動的場地里漸漸平靜了下來,這台機甲的改動的確太大了,這樣的改動在十天之內不可能完全完成,所以,從數據上看,並不是所有方面都有提升,甚至有些數據還不如之前的原型機.其中提升最顯著的就是平衡性和操控性,這也是卡洛卡公司集中力量攻關的地方.

卡洛卡公司的意圖很明顯,由于這樣的機甲改裝太難了,在找不到更好方案的情況下,干脆就不考慮別的東西,通過這樣的改裝來顯示自己的實力,這是唯一的辦法.

卡洛卡公司之後,是北區的薩羅迪機甲公司,當他們的機甲展現在大家面前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笑了.這台機甲的外表和卡洛卡公司相比是另一個極端,[金剛]還是原來的樣子,除了背上加了一個輔助推進器以外,沒有任何的變化.不過,機甲里面的一些零件部件倒做了改動,從數據上看,比原來提升不少.

胖子大搖其頭,專家們也都在搖頭,這些增加的數據都是表面性的東西,更大的動力更強勁的能量提供並不見得會適合所有的機甲.尤其是利用助推器來試圖增加啟動時的爆發力,卻不知道這一項改動反而加大了控制機甲慣性的難度,對于前胸後背的暴露點也沒有任何幫助.

萊茵哈特有些失望.很顯然,這兩台機甲和他的期望相去甚遠.薩羅迪公司的機甲太保守了,而卡洛卡公司的機甲雖然展現了他們的實力,卻沒有任何的實際作用,這樣的機甲是不可能上生產線的.而這樣極端的結構變動也不可能讓神話軍團的士兵來重新適應,若是那樣的話,還不如接受軍部的建議等候新機甲的開發呢.

看了看時間,十分鍾之後還有一個不算太重要的會議,萊茵哈特站起來跟專家們告別准備離開,他有一個習慣,從來不讓自己看到最後的希望在眼前被打破.聖騎士公司,不管行不行,都留在報告上吧,他不想現在就感到失望.

萊茵哈特剛走到門口,忽然,一個人追上來攔住了他.

一個風情氣質都無可挑剔的女人,克麗斯蒂娜.

萊茵哈特停下了腳步,上次見到克麗斯蒂娜的時候,她還在讀書.在那次皇家舉行的舞會中,這個戈登上將的掌上明珠羞澀地躲在一旁,拒絕了所有人的邀請.那時候,她遠遠沒有現在這麼美麗.

萊茵哈特心里一跳,他仿佛想起了舞會上那一抹含情脈脈的目光,那個在角落里注視著自己,直到自己與她的視線相碰,才慌亂地低下頭,羞紅了耳根和天鵝般白皙的脖子的少女.

五年的時間,足以讓一個青澀少女成長為一個美麗優雅的女人.現在這個女人就站在自己面前,攔住了自己,那雙迷人的眼睛里依舊是五年前那道有些癡迷有些羞澀的目光.看著克麗斯蒂娜的臉上慢慢浮現一道紅暈,看著這道紅暈延伸到她的耳根,她的脖子.

萊茵哈特笑了,他由衷地希望,聖騎士公司的改裝機甲能讓他有理由錯過那個不太重要的會議.

那個乏味的,與斯蒂芬,還有他那個聯邦國家的老師利布高特舉行的軍事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