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九章卑鄙無恥=優秀

透過窗戶,桑賈德看著久久沒有散去的自由戰士,長長地歎息了一聲,搖頭苦笑著緩緩地轉過頭對田行健道:"您說的很對,他們,包括我們,都太偏執."他看著奧博托給坐在沙發上的胖子倒上茶,又道:"自由戰線自從成立的那一天起,就一直以犧牲為己任,卻沒想過,這樣的犧牲究竟有多大的價值."

胖子接過茶,沖奧博托說了聲謝謝,轉頭道:"有戰爭就有犧牲,沒有犧牲就沒有勝利,這本是顛撲不破的道理,可是,若將犧牲視為唯一的目標,就未免太過迂腐殘忍."

胖子說著站了起來,走到桑賈德身旁,凝望著操場上的自由戰士,歎道:"若說不怕死的精兵,他們的確是最優秀的,可他們搞錯了一件事,他們的使命是獲取勝利,而不是去送死,平日里也報著隨時去送死的想法,天不怕地不怕,看誰都不順眼,想罵就罵想打架就打架,呵呵……"他轉頭看著桑賈德道:"為他們的這種情緒,你們也費了不少神吧?"

桑賈德笑道:"不愧是阿爾加法爾的得意弟子,你看問題和你的老師一樣准!"他拉著胖子走到沙發上坐下來,說道:"自由戰線集合了十多個民族的戰士,說實話吧,一個民族若是太長時間習慣了白眼和壓迫,奴性,是最難克服的,多少試圖組織起民族戰士推翻種族等級制度的先輩倒在了自己族人的槍口下?"桑賈德面色陰沉抑郁,他的聲音也顯得沉痛滄桑:"又有多少先輩是被同樣的民族送上了絞架,數也數不清!民族的自卑,民族的惰性,民族的奴性已經深深地刻在了許多人的骨子里,他們甯可麻木的活著,也不願意或者不敢起來反抗!"

這些話題太沉重,氣氛一時間有些沉默,桑賈德苦笑一聲道:"自由戰線的戰士,都是生活在社會最底層,都是沒有了退路的人,若說覺悟,他們不見得有多高,唯一可取的,只是個不怕死而已.他們也知道民族,也知道尊嚴,可是,我們終究發現,這樣的思想在數百年的斗爭中越來越變了味道."

胖子點了點頭接道:"是的,變成了一種狹隘的極端民族主義,從本質上來說和那些制定等級制度的人沒有任何區別,所不同的是,所謂的低等民族變成高等民族,再把其他民族的尊嚴踩在腳下而已."他看著三位引導者,一點也沒有避諱地道:"所以,這樣的戰士不是真正的戰士,他們憑籍的不是正義,而是一種偏執,他們前赴後繼的戰死在戰場,卻沒有獲得勝利,為什麼?"

看三位引導者沉默不語,田行健沉聲道:"因為管不住,因為渙散,因為他們的這一股子偏執意氣!他們敢抱著敵人一起死,上了戰場可以發瘋發狂,就是聽不進指揮,亂打亂撞,呈血氣,呈一時之勇,破罐子破摔,死了一了百了!"

胖子烏鴉笑豬黑般的理直氣壯,卻不知道,他自己害怕到了極點之時,破罐子破摔,發起狂發起瘋也是如出一轍,只不過,他服從命令,也知道保命而已.

奧博托一拍大腿,贊同道:"對!你這麼一說,真是說到我心坎上了,我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不怕死的家伙就是打不了勝仗,為什麼只有在阿爾加法爾的率領下才能取得勝利,就是因為這些原因!他們太激烈!能讓他們擰成一股繩又能讓他們完全服從命令的,只有阿爾加法爾!"

奧博托情緒有些激動,他喝了口茶對胖子道:"你知道嗎,剛才你罵他們的時候我怎麼想的?我的想法就是一個字,該!我的心情就是兩個字,痛快!我當時還不明白自己為什麼這麼想,現在明白了,三個字,我心疼!我甯可他們被你罵,也不願看到他們白白去送死!"

他一個字兩個字三個字的,逗得田行健不禁一樂,覺得這奧博托性格直爽,憨直可愛,還頗有幾分帶兵領袖沖鋒陷陣的氣質.

胖子笑著道:"這場戰爭到底怎麼樣誰也說不清楚,不過,我希望在聯邦沒有取得絕對優勢的時候,隱忍一下保存自由戰線的實力最重要,若是有需要,我會親自過來,不過,一般性的抵抗活動要盡量減少了,先統一大家的想法,好鋼用在刀刃上,亂七八糟的打一通,對加查林帝國皇室造不成根本性的動搖."他轉過頭看著操場上的自由戰士道:"我想,他們也應該會明白這些道理,若我是敵人,他們這樣呈血氣的作戰方式只會讓他們的犧牲白白浪費,不擇手段取得勝利才是最重要的,狡猾也好,欺騙也罷,他們最好從現在開始,就學會這樣的作戰方式,誰對敵人最陰險,最卑鄙,最無恥,誰就是最優秀的戰士!"

"保全自己,打擊敵人!就是這八個字,最基本的一條,服從命令,需要的時候拼命,沒必要的時候撒丫子就跑,戰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前來混個臉熟的卻惹了一身人憎狗閑的胖子起身告辭.

當三位引導者送他走過操場的時候,他們看見的,是一個整齊的自由戰士方陣.

回到宿舍,胖子洗了個澡,打開了電視,加查林的新聞機構都歸皇室控制,這個國家雖然算不上獨裁,但是對于權利的集中還是比較嚴格的,基本上新聞自由這個法則在這個國家內是行不通的,新聞管理局會對新聞進行嚴格的審查,尤其是涉及到皇室的顏面和政治風向,有時候,不得不說新聞管制對于安定局勢有著非常大的好處.

現在,新聞里就正在播放著加里略星系的戰況,新聞評論員正在主持人的引導下口沫橫飛地叫囂著:"……加查林帝國軍正取得節節勝利,腐化墮落的聯邦根本就不可能是加查林鐵血戰士的對手,他們馬上就會被趕出加里略星系,偉大的加查林皇室和正義的加查林人民終將取得輝煌的勝利."

胖子看著新聞里的戰斗畫面,聽著評論員的義正詞嚴發笑,作為最了解這場戰爭的人之一,胖子對雙方的形勢再熟悉不過了,現在苦苦咬牙支撐的,應該是加查林帝國,他們的後勤和兵力已經在聯邦逐步發揮出來的強大力量下捉襟見肘,看著謊話連篇的新聞,胖子覺得,有時候新聞也是一種很美妙的娛樂,若是戰後把這些東西記錄下來一比較,估計會笑掉許多人的大牙.

胖子穿著褲衩光著身子正在用毛巾擦著頭發,忽然傳來一陣敲門聲,這賤人絲毫沒有身為文明人士的覺悟,一邊看著電視,一邊打開了門,轉頭一看,傻傻地問道:"什麼事?"門口站著的,卻是那位漂亮的前台小姐.

克麗斯蒂娜她認真地看著眼前這個光著身子只穿了一條褲衩,憨憨地看著自己不驚不詫的胖子,直到胖子臉上有些不耐煩了,克麗斯蒂娜終于確定,這家伙沒有絲毫羞愧的意思,她風輕云淡地微笑道:"張先生,技術部請你去一下,有個問題想請你一起探討."

"哦……"胖子點頭道:"我馬上就去."克麗斯蒂娜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轉身離去,胖子正要進屋,忽然又想起了什麼,扯著嗓門對克麗斯蒂娜叫道:"喂,等我一下,我找不到去技術部的路."

克麗斯蒂娜有些頭疼地回過頭,看著大大咧咧光著身子站在過道中間又蹦又跳的胖子,點了點頭,靜靜地站在原地等候,她覺得自己的笑容好象有些僵硬.

看著胖子沖回了房間,只過了幾秒鍾,克麗斯蒂娜終于發現,自己親自來找這個家伙完全是一個錯誤.

胖子咬著褲子一邊穿衣服,一邊帶上了門,光溜溜的兩條大腿露在外面,腳上卻穿上了皮鞋,他套好衣服,一邊往克麗斯蒂娜走去,一邊一蹦一跳地往腳上套著褲子,等走到克麗斯蒂娜面前的時候,他終于把褲子套上了,當著克麗斯蒂娜的面大方地別好皮帶,拉好褲襠拉練,胖子帶著一臉憨厚而燦爛笑容的對克麗斯蒂娜道:"好了,我們走吧,你的臉色好象有些發白,生病了?"

把胖子帶到了技術部,克麗斯蒂娜轉身從另一個小門走進了技術研究室頂部的觀察室.

靠在門上使勁地揉了揉發硬的臉,克麗斯蒂娜有些啼笑皆非,長這麼大,這個叫張原的機械師是第一個讓自己幾乎抓狂的家伙,他的表現完全就是一個典型的流氓,色*情狂加暴露狂,可他那一臉憨厚的樣子似乎在告訴自己,他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完全不懂世俗禮儀,所作所為絕對是無意的,無辜的.

"流氓會裝傻,美女當駿馬,得兒……駕!"憨厚的賤人笑嘻嘻地走進了技術部.

技術部是一個巨大的圓形房間,里面有兩個工作台一共八個維修站,如同巨大的圓形地洞般的維修站里,傳送器的掛鉤上掛著等待排除故障的機甲,這些機甲都是因為疑難問題被送到技術部來的.胖子進門的時候,二號維修台上的2A維修站六個依靠機械臂移動的工作台上,已經擠滿了技術部的機械師,他們正在激烈地討論著什麼.

見田行健進了門,技術部的主管戴爾沖他一招手叫道:"張,到這里來."

胖子走上了維修台,在走上機械臂上通向工作台的階梯之前,他往維修站里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掛在傳送器掛鉤上的,赫然是一台[金剛]軍用機甲,胖子若無其事地往工作台走,心里卻如同翻江倒海:"[神話]軍團的專用機甲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走上工作台,胖子疑惑地問戴爾道:"這是什麼型號的機甲?怎麼從來都沒有見過?"戴爾苦笑道:"別說你沒見過,我們都沒見過,這是特殊型號的軍用機甲."胖子嚇了一跳,趕緊道:"這些機密的東西我還是少碰的好,不然以後上街都得打報告."說完轉身就想離開.

戴爾一把拉住他笑著道:"你放心吧,送來咱們這里的軍用機甲也不是一台兩台了,聖騎士公司,可不是普通的維修公司,"他面有得色地揚了揚眉接著道:"只要能查出問題來,軍部還會有重大獎勵哦."

胖子習慣性地看了看工作電腦,發現上面什麼都沒有,正一臉傻乎乎很困惑的表情,戴爾忍不住笑了出來道:"這台機甲不能有任何記錄的."看胖子恍然的樣子,戴爾接著道:"軍部把這台機甲送來讓我們自由改裝,不光是我們,還有另外兩家民用維修公司也收到了這種機甲."

"自由改裝?"胖子奇道:"軍用機甲應該有專門的研制部門吧,干嘛送到我們這里來費這事兒?不怕泄露機密?"戴爾笑道:"你以為呢,這台機甲雖然是特殊型號,不過聽說保密級別已經從S級降到了C級,研制部門都在開發更新型的機甲,根本沒時間."他自負地一笑接著道:"別說C級機甲,就是A級機甲我們也接觸過,這種機甲已經被敵人俘獲過了,沒有保密價值,送來這里是想通過我們的改裝經驗提升性能,它是帝國新一代制式機甲換裝的備選機甲之一."

胖子心下明白,這種原本是[神話]軍團的專用機甲因為性能和保密性的原因已經處于被淘汰的地位,沒想到自己當初捕獲的兩台[金剛]居然引出了一代機甲的更新,不過,[金剛]畢竟是一款優秀的機甲,它的淘汰,證明[神話]軍團擁有了更為先進的機甲,要知道,[金剛]在神話軍團里也是少量裝備的,大多數還是比之更低一級的[魔虎].

把提升性能的任務放在民間維修公司的身上,只能說明兩個問題,一是加查林帝國的科技力量和機甲專業人才儲備遠遠低于聯邦,到現在已經捉襟見肘,二是這間聖騎士公司和拉塞爾的情報所說的一樣,並不是那麼簡單,它是距離加查林帝國核心最近的私人機甲維修企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