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三章安蕾回來了

其後幾天,[阿波羅]上的形勢雖然緊張卻不動蕩,漸漸的,隨著風波的平靜,船員們也穩下心來.

大家同在這條船上混口飯吃,畢竟誰也不願意見到一個混亂不堪的局面,平日里艾力克和安東尼強橫霸道,普通船員都敢怒不敢言,這時候被連根拔除,竟然全無反抗之力,但凡有過想法的人,都偷偷地把心思吞回了肚子里,奧黛麗的雷霆手段已經樹立了她的強勢,整條船頓時有種回複到以前老船長在時的感覺.

最逍遙自在的,當數田行健,這胖子整天飽食終日無所事事,就在最底層的船艙里折騰那些零件器物,他的房間已經被安排在了最頂層,就在奧黛麗的隔壁,畢竟這次的行動都是胖子一手策劃實施的,若是遇見狗急跳牆的,奧黛麗難免有危險,況且,閑來無事利用破爛零件做的偷窺裝置也得有地方用不是?

對于偷窺是否道德,胖子肯定是不會去考慮的,在這賤人的腦子里,根本就沒有道德這樣的概念,誰他媽傻勒巴幾講那玩意兒?

對胖子來說,人生在世最好就是隨心所欲,他覺得自己如果生在古代地球小說的武俠世界里,絕對是一代淫俠.淫,當然是會娶很多老婆,胖子從來都不是柳下惠,若是有機會,他不介意那麼亂上一亂的,即便是沒機會,創造機會也得亂一亂.俠,自然是劫富濟貧除暴安良,反正頂著個俠字,有不平就拔刀相助,沒不平就先挑撥不平了再拔刀相助.

所以,胖子最希望的就是那些美麗小姐落難,淫蕩俠客拔槍相助的橋段,通常的結局是小姐依然難逃被剝成小白羊的下場,只不過屠夫換了人而已,兩情相悅一通嘿咻,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現在的胖子很不平衡,俠做了卻不能淫,如同小孩聽話打了針卻沒糖吃一般,畢竟不是古代三妻四妾,那樣的日子固然無限向往,在這個世道卻不能實現,男女平等已經鬧了幾千年了,況且奧黛麗那小妞仿佛也沒有以身相許的意思.對于胖子來說,自己故作清高地忍痛拒絕固然是一段佳話,這小妞對玉樹臨風風流倜儻的自己沒點表示未免太傷人自尊.

既然收不了報酬,利息總得討些回來,所以,他一邊用窺視儀偷窺,一邊喃喃自語:"嘖嘖……受不了,這身材真是沒得說,好乖乖,我的責任是拯救宇宙,你的責任便是為拯救宇宙的英雄提供一點晚間節目,大家各司其責,嘿嘿,好白,各司其責."

對這樣的人,講講責任已經是勉為其難,若是有人想要用道德剝奪他人生最大的愛好,只怕會被他吐上幾公升口水.

除了每晚例行偷窺以外,胖子對[阿波羅]倒盡了些心,整艘船的圖紙被他調出來,指揮著動力艙的船員進行額外的加固,這樣的加固在伊萬眼里根本看不明白,只知道這艘船的電腦檢測顯示,在加固後,整船穩固性上升了百分之八十,已經遠遠超過了一般新型民用運輸艦的水平,在加固的基礎上,又增加了兩組閑置的輔助推進器,這兩組推進器經過胖子的改裝,不但能提供穩定的推力,在緊急時刻,強大的爆發力可以將[阿波羅]由靜止狀態在一分鍾之內推進到適合引擎全開的加速狀態.

航行是非常枯燥的,胖子每天都沉浸在廢品利用當中,整艘[阿波羅]在他的幕後指揮下逐漸變了模樣,船員們一點一點的看著[阿波羅]在積累著變化著,雷達,推進器,引擎,掃描裝置,自動規避裝置,緊急變向,能量防護罩,整體結構等等,胖子的無所事事造就了一艘全新的[阿波羅],從量變到質變,[阿波羅]已經在不到一個月的短短時間內煥發了青春.

若只是煥發青春,老伊萬就不會這麼亦步亦趨地跟在胖子身邊了,而奧黛麗只怕早已經無法忍受胖子的種種惡習了,從艦載電腦的數據上看,這艘船的價值已經遠遠超過了最新民用運輸艦的十倍,雖然不是最先進的太空艦,但就走私來說,這樣的一艘船簡直已經是無價之寶.

而奧黛麗這段時間愈發覺得自己有些犯賤的傾向,她習慣于與這個叫張原的胖子進行交談,他天馬行空的思維給了自己很大的啟發,幾乎沒有能夠難住他的問題,他總是能把一個個困難用匪夷所思的方式去解決,但是……這個人是一個天生的爛人,每次跟他說不了幾句話,奧黛麗就覺得自己就爆發了,簡直無法在這個人的面前保持平和冷靜,他是一個魔鬼,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剝去自己的偽裝,毫不遲疑毫不猶豫.若是自己保持本色跟他說話,他好象並沒有什麼反應,只要自己稍微作出矜持冷靜的樣子,就會被他一通氣死人的挖苦.

可是,自己偏偏沒有辦法去跟他斗氣.偏偏在每次怒氣沖沖地離開後,奧黛麗又很苦惱,她從來沒發現這世界居然有人能把自己吃得這麼死!

其實胖子想得很簡單,無欲則剛,老子又不靠你養,也不想泡你,干嘛要受你的氣?敢在我面前裝神,一律打倒!

[阿波羅]的改造已經基本完成了,在航行途中能夠進行的改造也就只有這些,若要再進一步,就必須到維修駁岸去進行大規模的改裝了,不過那樣顯然沒有必要,就現在的狀況來說,這艘船已經足夠應付走私的所有狀況了,只要不是一頭撞到海盜或者軍方艦艇的面前,在雷達發現敵人的時候就進行躲避,基本上都能逃脫.

對[阿波羅]的改造,除了旅途中無所事事之外,最重要的是,為了讓安蕾平安回到聯邦去,多一條路多一分保障,一想起安蕾,胖子的心里就隱隱作痛,無論是安蕾還是米蘭,自己都沒有選擇的權利,米蘭作出了選擇,自己不能拒絕,而安蕾,終究會作出她的選擇.無論如何,既然答應了安爸,就算是死,也必須把安蕾平安地帶回去.守護她,是自己的責任,無論是在眼前,還是在遠處,無論是作為愛人,還是作為朋友,這種責任,是自己永遠也無法放棄的.

[阿波羅]在茫茫宇宙中孤獨的飛行著,改造完成後,田行健仿佛又沒了目標,他開始留連在酒吧中,幸好,沒有一個船員會招惹他,要知道,艾力克因為得罪了這個胖子而被流放,而這個胖子居然住在艦長的隔壁,動力艙的主管伊萬更是對這胖子畢恭畢敬,沒有一個船員敢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他們已經明白了一個道理,在走私船上,沒有道理講,哪怕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這胖子為什麼會被老伊萬和奧黛麗青睞有加.

奧黛麗坐在胖子身邊,整個酒吧里就只有他們兩個人,還有一個星期就到莫茲奇了,奧黛麗決定趁這個機會把這個叫張原的死胖子留下來,他若是能留下,好處自不待言,壞處麼,頂多自己會被他氣得少活兩年.

紅酒在晶瑩剔透的玻璃杯中搖晃,田行健看著這個舉著高腳杯的女人,她的氣質實在有些獨特,有時候會讓人分不清她的年齡,到底是一個稚嫩的女孩,還是一個充滿了成熟風韻的女人,尤其在喝酒的時候,奧黛麗就會自然散發出一種成熟的魅力,風情萬種,也許,這是從小在走私船上走南闖北培養出來的氣質.

看張原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奧黛麗心下微微有些羞惱,她鳳眼一睜,狠狠地瞪了胖子一眼道:"看什麼看,叫你娶了我你又不敢!"

胖子趕緊喝酒,自從他上次調戲奧黛麗被她豁出去反調戲之後,奧黛麗就徹底掌握了胖子的弱點,葉公好龍,有賊心沒賊膽,別看他整天色迷迷地喜歡吃人豆腐,這豆腐真要主動送到他的嘴邊讓他非吃不可,他跑得比兔子都快.

奧黛麗得意地一笑,愈加嬌媚地橫了胖子一眼,柔聲道:"張哥哥……"話音未落,胖子的雞皮疙瘩已經掉了一地,趕緊搖手道:"有什麼話好好說."奧黛麗不依不饒的用胳膊輕輕頂了胖子一下,拖長了聲音又准備發嗲,卻見胖子眼睛一瞪,吼道:"再用這聲音,小心老子揍你!"

奧黛麗氣得一跺腳,她實在拿這個打女人也毫不手軟的胖子沒有辦法,這家伙別說紳士風度,簡直什麼風度都沒有,惹急了真會一頓好揍,而且揍的部位……實在讓人無法接受,變態狂!奧黛麗打消了繼續危險游戲的念頭.

"死胖子,你到莫茲奇去做什麼?"奧黛麗轉著手里的紅酒杯,這次干脆直來直去.

胖子可不管她情緒如何變化,瞪眼道:"關你什麼事?傻婆娘,管好你的船就行了."

"你……"奧黛麗真想把這胖子一頓好打,實在太氣人了!

生了會兒悶氣,奧黛麗想到"傻婆娘"三個字,臉上沒來由的一紅,白了胖子一眼道:"你以為我想問啊,是伊萬叔叔叫我問的."

胖子一愣道:"那老鬼想干嘛?"

奧黛麗輕輕皺了皺眉頭道:"伊萬叔叔不想再跑了,他都快七十歲的人了,想找個地方養老."

"這和我有什麼關系麼?這老鬼這些年也應該分了不少錢,夠他養老了."胖子笑嘻嘻地道.

奧黛麗看著胖子可惡的笑臉,沒好氣地道:"你這人,明明知道我想說什麼……"

胖子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啊,難道……"他睜大了眼睛驚恐地道:"你想打我什麼主意?"

奧黛麗見他說得一臉曖昧,啐了一口,紅著臉不說話,顯然是默認了.

胖子大搖其頭道:"我可不做壓寨丈夫,大王饒了我吧."

奧黛麗又羞又氣道:"誰讓你做……那什麼了,我是想讓你做動力艙的主管."

胖子見她說的認真,默默地喝了酒道:"我幫不了你,我回莫茲奇是去投身于帝國抵抗聯邦侵略的偉大事業之中,為祖國的強盛貢獻畢生力量的,豈能在走私船上消磨,美人懷中沉倫?"

胖子這幾句話說得義正詞嚴,頗有些加查林愛國人士的風范,不過,最後說到美人懷中時,他猥瑣瞟向奧黛麗胸口的眼神,實在有些殺風景.奧黛麗瞪大了眼睛,她實在想不到這家伙居然會說出這番話來,疑惑地道:"你是想回加查林從軍麼?"

胖子搖頭道:"國難當頭,我輩理應投筆從戎,可惜……"他搖頭長歎一聲道:"我身體太過單薄,實在是有心無力啊."

奧黛麗差點揮刀亂砍,這樣的家伙也能厚著臉皮說自己身體單薄.

好容易深呼吸把自己平靜下來,奧黛麗別過臉不去看這死胖子的可惡笑臉,恨聲道:"死胖子,不願意留下來就明說,找什麼爛借口."

胖子微微一笑道:"走私這行當,你又何嘗適合干?還是當初那句話,不如洗手上岸,換種生活,或許,你會比現在快樂得多."

奧黛麗轉回頭,黯然道:"你不會明白的,我從小在這艘船上長大,這里如同是我的家一樣,除了干這行,我別的什麼都不會."

她笑了一笑,笑容顯得有些柔弱,眼睛茫然地盯著前訪,自言自語般地道:"我自小就沒了母親,爸爸一手把我拉扯大,他做走私,就把我帶在身邊,我沒去上過學,我會的東西都是爸爸教我的,還有伊萬叔叔和一些別的叔叔,他們好多人都不見啦,我爸爸也死了,陪著我的,就只有伊萬叔叔,現在他也要離開,我最後的伙伴,就是這艘如同家一般的船."

沉默良久,胖子透過奧黛麗捧在面前的玻璃杯,仿佛能看見她眼中的晶瑩一閃,奧黛麗歪著頭,把眼睛從酒杯後露出來看著胖子,展顏一笑道:"我還得謝謝你,幫我重新布置這個家,我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它會變得這麼厲害."

田行健看著這個女孩子的如花笑顏,忽然發現,她比許多人都更堅強.

***********************

安蕾提著行李走進了家門,這次在莫茲提那克星球的任務提前結束了,她第一時間搭乘航班回到了米洛克,她一邊脫著鞋,一邊探頭看了看客廳,叫道:"媽,我回來了."

正在廚房里做飯的安媽聽見聲音,探出頭來驚喜地道:"不是說要去很久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說完,折回廚房關了火,樂顛顛地一路小跑到安蕾面前,一邊幫她脫大衣,一邊埋怨道:"去那麼長時間也不打個電話回來……"

安蕾撒嬌道:"媽!工作要求嘛."

安媽把手里的衣服掛上玄關口的衣架,嘴里道:"你呀,就不該去干這樣的工作,女孩子,舞又跳得那麼好,當個舞蹈家多好,一家人平平安安的,省得我老是提心吊膽的."

安蕾掃了一眼二樓,若無其事地問道:"田蜜蜜呢?又跑哪里去了?"

安媽歎了口氣道:"要不我說不省心呢,你走,他也走了,聽說是去你去的那個地方,莫茲什麼來著,你們兩個一來一去的,也不知道在搞什麼."她一邊說著一邊走進了廚房.

安蕾呆呆地站在玄關門口,忽然轉身拿了衣服,重新又穿上高根鞋,沖走進廚房的安媽叫道:"媽,我有事出去一趟."

當安媽走出廚房往門口看去時,房間門已經緩緩合上了.

***********************

[阿波羅]經過了公共星系的最後一個跳躍點,進入加查林首都星莫茲奇所在的小比利牛斯星系

向加查林的駐守艦艇出示了入境許可怔,再排著隊經過了小型跳躍點的武器掃描儀的掃描後,[阿波羅]重新啟動了引擎,開始向莫茲奇星球駛去.

胖子正懶洋洋的躺在整潔舒適的床上,枕著胳膊望著舷窗外的星空,耳邊傳來了房間門被推開的聲音,胖子歎了口氣道:"奧黛麗小姐,現在不是你偷香竊玉的時間."

"呸!"奧黛麗紅著臉似笑非笑地站在床頭,嗔道:"死胖子,你該跟我說再見了."

胖子探頭努力的想通過舷窗看見[阿波羅]的艦首方向,嘴里問道:"已經到了麼?沒再給咱們留點吻別的時間?"

奧黛麗一腳把他踢下了床,怒氣沖沖地紅著臉轉身就走,把房間門摔得砰的一聲巨響,門外隱約傳來她的聲音.

"死胖子!總有一天要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