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十章走私者的矛盾

周圍的船員從這廚師出現的那一刻起,就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聽見廚師的話,一個個喜笑顏開,一個船員討好道:"還是大哥為這幫兄弟著想."另一位船員也趁機道:"要不說我們只服大哥一個人呢!"他扭頭沖美女艦長那邊看了一眼,癟嘴道:"那邊那位……也不知道心疼兄弟們."第一個船員憤憤不平地哼道:"這胖子還是她同意放上來的."這廚師哼了一聲,臉上卻微微一笑,臉上不喜不怒地神情看起來高深莫測.

胖子有些驚愕,心道:"這些船員內部有問題麼,連艦長都完全不放在眼里的樣子."他轉頭看了看蹩皺著如煙柳眉的女艦長,完全想象不出,一艘滿是亡命之徒的走私船的艦長,怎麼會是這麼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孩子.

田行健呆呆地盯著美女艦長出神,卻沒發現那位中年廚師已經用很不耐煩的眼神看他很久了.胖子正搖晃著腦袋覺得不可思議,忽然一雙大手擰著他的衣領將他狠狠地提了起來,胖子條件反射地准備出手,忽然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機修師張原,一個在這些人面前只能挨揍的家伙.他拼命地控制住了自己准備砍向對手頸部的手,驚惶地叫道:"干什麼,你干什麼?"

那中年廚師狠狠地道:"老子的話從來不說二遍,叫你趕快吃了滾,嘿嘿,竟敢將我的話當耳旁風,色迷迷地看女人,這個女人是你看得的?"咬牙切齒地說著,肌肉虯結的胳膊一使勁,拽翻了桌子,硬生生地把胖子從座位上拖了出來,死豬般一路拖到門口,飛起一腳將胖子踢了個筋斗,吼道:"滾蛋!再他媽讓老子見到你,廢了你!"

胖子一臉驚懼到了極點的表情,張著嘴,渾身顫抖,眼睛里淚汪汪的,仿佛再過一秒就會徹底崩潰號啕大哭.正表演到動情處,感覺眼淚馬上就要滾下來的時候,忽然一個清脆爽利的聲音傳來:"艾力克叔叔,別嚇著客人……"胖子畏畏縮縮地偷眼看去,卻是那美女艦長,俏生生地站在餐廳門口,看起來有些颯爽又有些柔弱.

那艾力克嘿嘿一笑道:"奧黛麗,這算個什麼客人,你不是把這艘走私船當成客船了吧?"他仿佛一點也不買艦長的賬,說著說著臉色一變道:"這客人定的是幾等艙,要不要我親自為他服務?"

艦長奧黛麗臉色一變,顯然沒想到這艾力克當眾頂撞自己,怒道:"艾力克,尊敬你我叫你一聲叔叔,弄清楚這艘船上誰是艦長,看我好欺負麼?"她的聲音雖然柔和,卻有一種不容置疑的魄力"你們都是我父親的老兄弟,怎麼他老人家剛走,就想內訌麼,我做不做這艦長沒關系,別以為我想霸占著這個位置,誰有資格坐誰來!"她冷冷地看著艾力克一笑道:"艾力克叔叔,你若是想坐這位置,不妨說出來,都是我父親的老兄弟,沒人說你欺負自己的侄女!"這些話一出口,場面上一片寂靜,幾個船員固然訕訕的覺得有些沒趣,艾力克更是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分不清楚是愧是怒,終于悶哼一聲,轉身進了餐廳.

田行健見這奧黛麗頗有幾分潑辣冷酷的魄力,心下暗自乍舌道:"難怪一個女孩子能帶一幫大老爺們干這亡命的活兒,平掉艾力克的借題發揮可不是一般女孩子的本事."等所有船員都各自散去,胖子卻發現奧黛麗輕輕歎了一口氣,剛剛還強硬冷漠的臉龐忽然變得柔弱無助,仿佛一個受了委屈的普通女孩,眼睛里浮起一團濃霧,潸然欲泣.胖子心下一陣歎息,在一艘矛盾重重的走私船上做艦長,就算是一個很強勢的男人也頭疼,況且是這麼一個女孩子.

胖子正猜測著這艘走私船的矛盾,奧黛麗卻發現自己面前這看起來憨厚老實的胖子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頓時俏臉一板道:"你叫張原是吧?"見胖子畏縮著要回答,奧黛麗不屑地揮了揮手道:"既然你給了錢,我們就會負責把你送到目的地,在這船上千萬別惹什麼麻煩,這里沒一個人你惹得起,出了什麼事我可不管你的死活!"她的臉色變得極快,聲音又冷又利,一點也看不出剛才柔弱的樣子.看胖子含著眼淚可憐兮兮地一個勁點頭,奧黛麗冷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餐廳門口沒了人,田行健見沒人理會自己,趕緊偷偷地溜進了餐廳旁邊的酒吧,畢竟走私船的行進路線比普通貨船要遠許多,交戰國艦隊把守的巨型空間跳躍點更是不可能通過,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他們通常都從公共星系繞道,經過那些超小型跳躍點,原本四五天可以到達的行程得花上一個月時間,這一個月若是天天呆在那破爛船艙里,可要了命了,比坐牢關禁閉還難受.

胖子一副可憐又畏縮的樣子鑽進酒吧,找了個偏僻的座位坐下,要了杯酒,如同大多數老實憨厚的普通人一般耷拉著腦袋只喝酒,任何人從面前過都會嚇他一跳,仿佛隨時准備站起來給人讓位,他原本就一臉憨像,現在易容的這張臉更是往老實上變,胖胖的讓人起不了任何提防的心思,正喝著,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胖子一哆嗦,抬頭一看,卻是一個衣服上滿是油膩的老船員.老船員嘿嘿一笑,自顧自坐在胖子對面道:"胖子,給我叫杯酒."

胖子剛才在餐廳里就見過這老家伙,發生沖突的時候他就縮在一邊看熱鬧,他心里暗罵,臉上卻一副被人打怕了的表情,連連點頭道:"好,好."也不敢揮手叫伙計,站起來小跑著去吧台,點頭哈腰的從翻著白眼一臉不耐煩的酒保手里買了一瓶酒拿回來,給老頭倒上,一臉獻媚地笑道:"借貴船搭段路,一路上您多照顧,我敬您一杯."

老頭嘿嘿一笑,一口干了杯子里的酒道:"聽說你是個機械師?嘿嘿,要到莫茲奇其實有很多路,干嘛非得上這艘船?"胖子心道:"媽的,老子會不知道麼,從別的國家走,一路轉乘,排航班最少也得半年時間,等到了那里黃花菜都涼了."嘴里卻笑道:"有點事情要辦,急著回去,我有很多朋友都是這麼走的."老頭搖了搖頭道:"要不說你傻呢,坐走私船倒沒什麼關系,你干嘛還帶著一輛[颶風]上船?"胖子一聽,立即明白了過來,臉色發白地問:"難道別的人都不帶機甲麼?"老頭古怪的一笑道:"帶!可沒人敢帶這麼讓人眼紅的機甲!這台機甲可是剛出品一年的最新型機甲啊.嘿,我***都想搶你的……"他嘴角往酒吧里的其他人一努道:"更別提這幫小子了."

胖子渾身哆嗦著道:"老人家,這也太不仗義了吧,我花錢搭船可沒給大家添什麼麻煩."老頭眯著眼睛笑道:"不麻煩不麻煩,把你往垃圾道里一丟,什麼麻煩也沒有."胖子都快哭了,顫聲道:"老人家,你可別嚇我,我天生膽子小,你們這是走私船又不是海盜船,要不,你們先送我回去,我不搭這船了還不行麼?"老頭一口接一口的喝酒,也不理會胖子如何哀求,一副穩坐釣魚台的樣子.到後來,見胖子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才做出一副實在拗不過的樣子道:"我老伊萬在這里說點話還起作用,他們怎麼也得賣我們動力艙幾分面子,沒了動力這船就只能在太空里懸著,既然你是機修師,干脆搬到動力艙里來住,平時沒事的時候幫個手,我跟大伙兒說說,就說人手不夠……不過,這保護費用……"老頭一雙渾濁的眼睛幾乎眯成了一條線,一只烏黑的手攤開來,放在胖子面前.

胖子心里啼笑皆非地想:"這老不死的還真是個老鬼,幾句話先把人嚇個半死,反正老子又沒辦法證實,傻子才去問別人想不想搶自己的機甲呢,找了個免費勞動力不說,還收保護費,黑,真***太黑了."他一臉肉疼地摸出軍部專門為他准備的電子信用卡,顫抖著道:"伊萬大叔,保護費得收多少啊?"老伊萬示意他把信用卡揣回去道:"別在這里,反正我吃點虧不會收你太多,噢,你也怪可憐的樣子,喝酒,喝酒."這老頭得意的滿面紅光,一個勁的喝酒,不時壓低了聲音跟胖子神秘地講講一些走私船上的所謂內幕,博取胖子的更大信任.

田行健哪能放過這樣的機會,一面給伊萬老鬼倒酒,一面旁敲側擊的挖掘內幕,這老頭喝多了也就無所顧忌,反正也不是什麼機密,不過是些是非糾葛罷了,東一句西一句,沒多久胖子就把這船上的情況弄了個大概,原來,這艘老舊的[阿波羅]型民用中型運輸艦是奧黛麗的父親購買的,這幫原本只是些閑人窮漢的船員也都是他一手帶起來的,有他在,這幫人沒一個敢咋刺兒的.可不久前,奧黛麗的父親卻因為疾病忽然去世,走私原本就是提著腦袋混口飯吃,蛇無頭不行,老船長對大伙兒算所有走私船里最夠義氣的,而奧黛麗從小在這船上長大,船又是她家的,繼承艦長職位本來無可爭議,只不過人都有私心,這艘船上一撥撥船員頭領各有一幫勢力,況且走私船畢竟是男人的活計,被一個乳臭未干的女孩子領導,這些人都覺得有些不是味道.再加上老船長死了,有些個貴族也打奧黛麗的主意,若是奧黛麗能陪陪他們,這入關接貨的事情什麼都好商量,偏偏奧黛麗守身如玉甯死不從,加查林帝國那邊的關系斷掉了一大半,這下子大家的財路受了影響,矛盾越來越大.

伊萬老頭咕嚕灌下杯酒,砸了砸嘴道:"自從奧黛麗接任艦長以來,這船上就沒清淨過,艾力克雖然是個廚子,可要說起來,除了老船長和我,就數他在這條船上的資格最老,這家伙心狠手黑,又管著大家吃飯的地方,聽他話的家伙還真不少,除了他,想當艦長的還有以前的副艦長安冬尼,那家伙也不是個善茬,要不是這兩人誰也不服誰在下面暗地里較勁兒,讓奧黛麗能搞個平衡,不然早被他們給奪了權了.嘿嘿……"老頭仰頭又倒下一杯酒,神神秘秘地道:"這兩家伙不光想當艦長,嘿嘿,還***想老牛吃嫩草給老艦長當當孝子女婿."

"我靠……"胖子回想起那艾力克的凶蠻樣子,再想想奧黛麗那一見面就能讓任何男人感覺窒息的花容月貌,心下憤憤:"這不是王八嚼大麥,糟蹋糧食麼?"聽著伊萬的話,胖子一邊同情奧黛麗,一邊愈加為安蕾擔心,這世道本就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安蕾那樣的性格根本不適合敵後任務,若是有是三長兩短,真是會讓自己悔恨一輩子.

老鬼伊萬雖然連哄帶騙,不過倒畢竟是動力艙的管事,漸漸熱鬧的酒吧里全然沒人過來找田行健的麻煩,包括剛才在餐廳里的那幾個船員,也只是從面前過的時候瞪起眼睛恐嚇了一下,見老伊萬瞪眼,便笑容古怪地放過了一副可憐樣的胖子.

正喝著酒,忽然飛船關掉了動力引擎,整個酒吧漆黑一片,過了幾秒種,應急燈打開時,飛船開始了劇烈的震動,仿佛馬上就要散架了一般,胖子一張臉刹白,這次不是裝的,是真正被嚇的,很明顯飛船正在經過空間跳躍點,現在的跳躍不需要維生艙了,整個飛船就是一個大的維生艙.而跳躍中引擎是沒有用的,飛船已經在進入跳躍點之前就通過跳躍點的加速裝置進行了加速.只有通過了跳躍點,飛船引擎才會重新啟動,這樣高的速度下,飛船整體承受的力量非常大,這樣破舊的運輸艦,在空間跳躍過程中隨時都可能變成一塊爛鐵,看著老鬼伊萬嘲笑的樣子,胖子都快哭了.

***,你個老鬼六十多了,老子比你少活四十多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