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九章走私船

米蘭睡著了,美麗的臉龐還殘留著漏*點後的暈紅,她如同孩子般蜷作一團,柔順的長發灑落在枕頭上,長長的睫毛在睡夢中輕輕的顫動,如絲如緞的背裸露在薄毯外面,身體的動人曲線在纖細的腰肢處劃過一道魔鬼般的弧線,豐滿的臀部蕩漾著,把薄毯向上拉出一道渾圓,在只開著壁燈的小屋里,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麗和誘惑.

田行健輕輕緩緩地下了床,用薄毯把米蘭裸露在外凝脂般的玉背蓋住,靜靜地站在床頭,看著這個終究屬于自己的美麗女人,心里不知是欣喜還是迷惘,他慢慢地穿好衣服,俯下身在熟睡的米蘭臉上輕輕一吻,輕輕地道:"在終究會勝利的那一天,我們結婚吧."他轉身走出了房間,輕輕地帶上了房門.

休息室里的壁燈發散著淡黃柔和地光,很安靜,米蘭依舊在熟睡,在這一刻,已經成為女人的她很放松,她終于把自己交給了心愛的人,仿佛正在做一個好夢,她輕輕扭動了一下身體,舒服地將白皙的右手塞到枕頭下,把臉陷入柔軟的枕頭,美麗的嘴角柔和地向上彎起一個可愛的笑容.

將[邏輯]變化做一輛[拉達]巨型卡車,拉上從機械維修中心得到的那輛[颶風],胖子上了飛往首都的運輸艦,[邏輯]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輕易動用,畢竟這台機甲涉及到的秘密太多,而且很難保在幾次和神話軍團的交手中加查林帝國會對這台機甲有所了解,所以,帶上[颶風]倒是對民間機械師身份的最好掩飾.這次行程,將從首都開始,整個行動已經有了周密的計劃,一位名叫克拉克的軍事情報局上校將負責計劃的實施,他將把胖子送上一艘走私船,通過公共星域進入加查林帝國.

運輸艦並沒有降落在首都路德里特市的衛國機場,而是降落在了一個偏僻的軍用機場.胖子走出機艙門的時候,克拉克上校已經在運輸艦外等候了,這是一個穿著便服的中年男子,很和善的樣子,說話間總是帶著微笑,讓人感覺很親切.互相確認了身份後,克拉克熱情地接過了田行健的行李,拉著他上了一輛飛行車,這輛黑色的加長飛行車顯然是經過了改裝,速度很快很平穩,幾乎聽不到引擎的聲音.精通機械的胖子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普通的導彈對這樣的飛行車完全沒有辦法.

飛行車順著機場的自動導引道被分配上了第七十一號小型飛行車公路,這條公路在所有公路的最中間,是政要高官的專用路線,胖子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從小在首都長大的他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坐上這樣的飛行車在這條警戒森嚴的專用公路上奔馳,胖子第一次覺得,若是成為一位將軍,也許並不是自己想象中那麼難以讓人接受,他有些後悔為了退役而選擇不升職了.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高速飛馳,飛行車通過自動導引道拐上了一條小路,小路有非常多的岔口,在這些路口上統統見不到任何標志,如同迷宮般七拐八繞之後,小路在一棟米黃色的四層小樓前延伸到了盡頭.

胖子在克拉克上校的帶領下,走進了小樓,接連通過十幾道警衛線,才真正進入了小樓內部.這棟樓並沒有外面看起來那麼小,這是一幢足有上百層的大廈,只不過,露出地面的,只有最頂部的四層而已,而它的出口,就在九十七層.整棟大樓呈橢圓型,在大樓中間,有一個自地下直通到頂的天井,每一層樓的過道上都擠滿了身穿軍事情報局制服的軍官,來來往往忙忙碌碌,不用說,這里肯定是聯邦軍事情報局的一個秘密部門.

情報局的總部大樓田行健是知道的,在離總統府和國防部不遠的地方,由于情報部門的神秘,許多游客都喜歡在那幢看起來古香古色的大樓前拍照留念,這時候想來,那棟大樓里處理的恐怕只是一般性事務,真正的秘密機構並沒有暴露在公眾的視線中.

克拉克上校領著田行健上了第九十九層,這里是這棟大樓的休息區,酒吧,咖啡屋,舞廳,餐廳,客房等一應俱全,胖子一路東張西望地被帶進了一間客房,克拉克側身請胖子進屋,笑著道:"您先休息一會兒,計劃的事情不用操心,我們已經做好了安排,過兩天有一艘走私船會從康迪拉市起飛,我們已經聯系好了蛇頭,你將作為偷渡客通過走私船到達莫茲奇,自從開戰以來,許多加查林的維博人都是通過這樣的方法回到加查林帝國的,這樣的偷渡不會對你的身份產生影響."

田行健放下手中的行李,看了看這間很豪華的客房,笑著對克拉克點了點頭道:"好的,您多費心了."克拉克擺擺手道:"這是我的工作,真正危險的是你們這樣的人,我的工作做不好,不光任務完不成,你們的安全也會出問題.好了,我現在要去開個會,研究一下這次任務的後繼安排,你先休息,不打攪了."克拉克揮了揮手,告辭走了.

此後的兩天里,胖子都一個人百無聊賴地呆在房間里看資料,只有吃飯的時候才去餐廳,偶爾也會去酒吧坐坐,只不過他的身份特殊,盡管是情報部門的地方,也不允許過多的與人接觸.第三天,走私船終于有了消息,田行健在克拉克的幫助下,使用了博斯威爾的易容藥水.

在鏡子里看見自己的臉變成另外一個樣子是一件感覺很奇怪的事情,二十多年的時間,足以讓每個人都對自己的臉了若指掌,人們總是會相信自己所看見的也習慣于鏡子里的臉,卻很少去想,其實在別人的眼里,自己的臉看起來與自己從鏡子里熟悉的臉是左右相反的.所以,許多人在拍照或者攝像後,會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沒人能夠真正的了解自己,連自己有時候也會對自己覺得陌生.胖子看著鏡子里的另一張臉,就覺得很陌生,這張臉既不是田行健的也不是張原的,只是在自己原先的基礎上作了些局部細微的改動,就已經讓自己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胖子有些擔憂:"萬一老子這張人神共憤的俏臉變不回來,那可就虧大了."

運載著[邏輯]和[颶風]的運輸艦降落在了康迪拉市,克拉克以偷渡介紹人的身份把田行健介紹給了一個看起來很矮小的蛇頭,並交納了一筆數目不算少的費用,從這里開始,胖子知道自己將真正地踏上未知的旅程.

在蛇頭的帶領下,胖子很快抵達了走私船停靠的郊區.這些走私船都是通過正規手續入關的,聯邦對飛行艦艇的控制很嚴格,沒有人能在遍布全球的雷達監視下將一艘運輸艦潛入進來,一般采取的兩種走私方式,一是通過正規渠道進來,運送走私物品,這些物品一般是嚴格控制的,例如藥品或者武器,能源等.通過內部人的操作,獲得升空許可後,這些走私船卻不忙著走,而是以維修的名義離開原先起降的機場,在據點裝滿貨物後再升空,二是干脆停靠在太空中的秘密基地里,由地面升空的小型艦艇負責貨物運輸,抵達目的地後,一般是直接在太空中就把貨物分散給下家,由下家通過各種渠道分散地將這些走私物品帶入境,通常,緊缺的物品,入境國只是睜一眼閉一眼,在戰爭時期,更是鼓勵這樣的走私活動.凡是入境的這類物品關稅基本為零.

田行健很快看見了自己將要乘坐的走私船,這艘走私船停靠在一個維修駁岸上,這是一艘老舊的[阿波羅]中型民用運輸艦,已經有上百年的曆史了,看起來破爛不堪,一些維修人員還在緊張地對運輸艦作最後的准備工作.

這艘船的走私物品倒不是什麼能源軍火之類禁止向加查林帝國出口的物質,反倒是一些奢侈品,這類物資是加查林帝國嚴格管制的,不過,從情報上看,這艘走私船的艦長很有些本事,許多聲名顯赫的加查林的貴族都是這為艦長的客戶,他們為這樣的走私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經過蛇頭的引導和協調,運輸艦的船員示意胖子把他的卡車和機甲停進行李倉庫,胖子唯唯諾諾地聽從了這些滿臉橫肉的船員的命令,停好機甲後,他被帶進了運輸艦,運輸艦的內部和外表一樣破舊,尤其是底層,又髒又亂,有一種令人窒息的味道,到處都鏽跡斑斑,一些破爛的電子設備被堆放在角落里,走廊的扶手也搖搖晃晃,胖子有些懷疑這樣的一艘船到底能不能起飛,飛到一半會不會在宇宙中就解體散架了.

胖子的房間是在運輸艦最低層的船員艙里,里面一共有四個床位,不過其中的三個都堆滿了滿是灰塵的廢棄零件,顯然這個船員艙並沒有人和他同住.一個帶他到這里的高壯船員很不耐煩地把胖子往房間里一推,隨手把行李丟在床上,瞪著眼道:"胖子,這艘船是干什麼的你知道吧,先把丑話說在前面,別亂跑,別亂動,我們只管把你帶回加查林,至于是死是活就看你的表現了,千萬別給老子找麻煩."他揮了揮粗壯的胳膊作了一個威脅的手勢道:"餐廳在甲板那一層,你要想吃飯就自己上去,這里可沒人給你送飯."

這船員說完,也不管眼前這驚恐萬狀的胖子有什麼反應,轉身往門口走,走出艙門的時候,他忽然想起了什麼,轉過頭來沖胖子道:"對了,別把這里弄髒了,你走的時候老子要看見這里被弄髒了,你小心挨揍!"哼了一聲,把門重重一關,徑直去了.胖子環顧四周,心道:"***,這世道花錢旅游還得受罪的恐怕就只有偷渡客了吧,叫我別把這里弄髒.**,都這樣了還能更髒?"

田行健天性隨遇而安,以前在戰場場上逃跑的時候什麼樣的地方沒有呆過,這里至少有房間有床,他把床鋪簡單收拾了一下,隨便拿快乾淨的布一墊就倒了上去,幾秒種時間就睡著了.昏昏沉沉也不知睡了多久,胖子忽然被運輸艦的劇烈震動給驚醒了,他站起來,繞過滿是破爛零件的幾張床走到舷窗前爬著一看,運輸艦正在反引力裝置的作用下緩緩升空,天色黑暗,已經是晚上了.

胖子覺得肚子有些餓,這一覺至少睡得有七八個小時.看了看時間,果然已經到了晚上十點,他決定去餐廳里吃點東西.順便看看這艘船到底怎麼樣,畢竟有些擔心,到了太空一散架,那可真的完蛋了.

運輸艦除了貨艙和動力艙之外,共分四層,最下面的是行李艙,用于存放機甲飛行車之類的物品,中間兩層都是船員房,田行健住的是靠近行李艙的底層.而最上面一層則是酒吧,餐廳,娛樂室和艦長室,控制室,指揮室等.

胖子順著樓梯一路向上,這艘走私船的船員很多,個個都看起來彪悍野蠻,他們大多集中在第一層船員房里,喧囂吵鬧,賭錢喝酒打架,一些家伙看偷渡的胖子經過,故意瞪起眼睛一陣詐唬.看見這胖子流露出的驚恐老實模樣,他們就如同中了彩票一般哈哈大笑.

胖子如同一只從狼群中穿過的羊,終于走上了最頂層,這一層看起來雖然破舊,但卻比下面兩層要好的多了,至少還算乾淨,餐廳里的布置也很不錯,一些正在里面吃飯的船員完全沒有暴戾情緒,坐在餐廳里低聲聊天,顯得很平和,很安靜.

胖子的感覺如同從喧鬧的地獄到了平靜的天堂,他有些不可理解的聳了聳肩,沒干過走私的活兒,是不可能真正理解這些提著腦袋穿梭在宇宙中的船員們腦子里的想法的.走私,並不是一件輕松的活兒,除了要遭受各國宇宙巡警的打擊以外,還得時刻提防著其他走私船,經常因為一些線路上的沖突發生火並,最需要提防的,則是流竄于太空中,無孔不入的海盜.這些海盜通常都擁有太空機甲甚至一兩門太空能量炮,他們自行改裝高速艦艇,甚至通過一些渠道購買軍隊淘汰的戰艦,從實力上說,比走私者強大太多了,所以,一般的走私船都會不惜血本地配備遠程高精度雷達和增加速度的動力裝置,以期望能在海盜發現自己之前逃之夭夭.

不過,若是海盜提前發現了走私船,並且作為目標給盯上的話,那麼,基本就宣判了這艘船的歸屬.運輸艦的速度很少能與高速艦艇抗衡,大多數海盜會留下活口,但是,如果他看上了某艘船的話,那麼,就等于宣判了這艘船上所有人的死刑,他們只要船,不要人.

胖子花了比首都高十倍的價錢點了份套餐,在等候配餐的時候,一群明顯身份比普通船員高的頭領擁著一個女人走進了餐廳.在這樣的走私船上居然會出現女人,而且這個女人還穿著艦長服,這引起了胖子的興趣.他很仔細地看了看這位艦長,她的年齡在18-25之間,之所以把范圍放這麼大,是因為她有一張讓人窒息的美麗清秀的臉,可是,她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微微皺起的眉頭顯得有些憂愁,整個人顯得比實際年齡要老成許多.

這群人坐了下來,美女艦長雖然坐在首席,卻沒人和她說話,其他的人各自聊天,並沒有胖子所想象的那種船員討好船長的狀況發生,尤其是這為艦長還是一位漂亮得有些讓人無法接受的美麗女人.這讓胖子覺得很古怪.

他點的套餐在一個小時後終于端上了桌,這時候整個餐廳已經擠滿了船員,一些船員拿眼睛直瞪獨自占據一個位置的胖子,卻沒人上來趕他走,好象這件餐廳是這些船員暴烈脾氣的禁地,他們甯肯煩躁地在胖子面前轉來轉去,不住拿眼睛示意,卻沒有一個敢越雷池半步.胖子才不管這些家伙,他裝傻充愣地就是不拿眼睛去看他們,斯條慢理地吃著自己的套餐,船員們也對他無可奈何.過了好一會兒,一個穿著廚師衣服的中年大漢走到胖子的面前冷冷地命令道:"趕緊吃,吃完了滾出去."

胖子愣了一下,看看已經所剩無幾的盤子,一臉驚恐的連連點頭道:"好的好的,我馬上吃完,馬上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