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一章登陸開始

空間跳躍點既然被攻占,隨著聯邦艦隊的清掃,幾顆移民星球的登陸通道被徹底打開,聯邦滿載著陸軍裝甲師的巨型運輸艦絡繹不絕地從米洛克升空,進入加里略星系,第三混合艦隊和牛頓星系地方艦隊肩負起了保護航道的重任.

而第一,第二,第四混合艦隊航母戰機群則開始了第一輪空中打擊,加里略星系主星盧塞恩星球成為了勒雷聯邦的首要攻擊目標,三支龐大艦隊的十幾艘航母在近地空間如同懸掛在頭頂的蜂巢,不斷地吐吶著負責對地攻擊的戰機.

這些戰機的攻擊迅速造成了帝國駐軍的恐慌,他們開始收縮陣線,陸基戰斗機是無法與空基戰斗機抗衡的,他們的空中升限雖然相差不遠,但從地面起飛和從空中俯沖,完全是兩種不同的作戰方式,在空中博斗中,陸基戰斗機總會吃虧,況且航母作為可移動的機場,可以隨著戰局的需要隨時改變位置.

空中優勢,永遠是戰爭所必須爭取的,沒有空中優勢的一方將面臨對手無限制的打擊,不過,勒雷聯邦的這種空中優勢也不能長時間保持,畢竟雙方的艦隊都在加里略星系,加查林帝國的艦隊也在源源不斷地通過空間跳躍點增援.

現在看的,就是陸軍的表演了.

航空陸戰隊第十六裝甲師和第九裝甲師是航母戰機群強行打擊後第一批登陸的陸軍裝甲師,第十六師的巨型運輸艦在戰機群的保護下,降落在了盧塞恩星球的東半球,距離盧塞恩星球最大的工業城市瓦里市只有不到一千公里的距離.

第九裝甲師則降落在十六師身旁一百公里的山區盆地中,他們將在這里建立聯邦登陸盧塞恩星球的最大的前進基地,並且與第十六師形成犄角,拉出一條防線來,為後繼部隊的登陸提供保障.

瓦里市的抵抗很激烈,巨型運輸艦幾次進入大氣層都被迫重新脫離,斯奈德中將指揮著第一混合艦隊的航母戰機群,幾乎是傾巢而出,經過了近一天的奮戰,才將瓦里市的幾個導彈基地摧毀.

沒有了導彈基地的支持,加查林帝國的陸基戰斗機依然發狂般的一群群升上天空,與聯邦航母戰機群展開博斗.

這場空中博斗打了一天一夜,聯邦依靠著太空電子攻擊艦的強大電子攻擊能力和航母戰機群的殊死博斗,才勉強為巨型運輸艦登陸創造了條件.

登陸的運輸艦是不需要再度起飛的,這種類型的巨型運輸艦實際上應該叫做巨型登陸艦,它的許多裝置都是可拆卸的.在登陸之後,經過一點簡單地改造就能成為一座頗具防禦力的巨型堡壘.

在太空中提心吊膽地漂浮了兩三天之後,十六師特種偵察團終于踏上了堅實的地面,在特種偵察團看來,雖然聯邦艦隊為了迷惑敵人,針對所有的大型城市都展開了類似的攻擊,並空投了無數單兵機甲安裝反偵測干擾器,而且,登陸艦也有電子偽裝防護,可以避免暴露在敵人的空中偵察之下.但是誰也說不清楚什麼時候敵人就能發現巨型運輸艦的降落位置,到時候,帝國軍肯定是傾巢而出,趁聯邦立足未穩之際徹底拔掉前進基地解除威脅.

這時候的兩支聯邦裝甲師可以說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堅持二十四小時,後繼的巨型登陸艦將源源不斷地把陸軍和陸基航空兵投送到這里,形成以點帶面的全線登陸,在這二十多個小時里,沒有支援,只能靠先期登陸部隊自己.

這時候,師長周智森終于下達了命令,命令特種偵察團立即在五百公里外的G1011到G1070沿線建立前出觀察哨,主力在四百公里外E707和E710兩個高地上建立防禦陣地.

而十六師的其他幾個團則被分布在了特種偵察團周圍呈扇形分布的幾個高地上,補充配備的兩個自行火炮團部署的位置根本就不是對這些駐守高地的支援點!這是想干什麼?

迷惑不解的特種偵察團在納達爾的帶領下,開始了他們的行動,他們並不知道,十六師的其中一個團,已經直接空投到了敵人的一個中型基地.

*************

胖子迷惑地看著指揮終端已經很久了,盧塞恩星球在三支大型混合艦隊的覆蓋下,已經千創百孔,帝國軍的防禦體系和以前的米洛克完全不一樣,他們占據城市,但並不收縮,而是重兵把守每一處戰略要道,尤其是幾條縱貫東西南北的高等級公路,更是在交彙部修建了帝國軍的大型軍事基地.

聯邦的陸軍登陸計劃完全就不是以點帶面,胖子翻了老半天,也沒有找到跟隨第十六師和第九師登陸的後繼部隊資料,拉塞爾在搞什麼,難道真的只靠空基戰機作戰,難道第十六師和第九師只是一個誘餌?

如果他們是誘餌,誰有是登陸主力?

胖子翻了陸軍第一裝甲師和航空陸戰隊第三裝甲師的資料,這兩支王牌裝甲師的情況居然和第十六裝甲師他們一模一樣,同樣在鳥不生蛋的卻又靠近大型城市的地方登陸,同樣沒有後繼部隊的跟進.

沒有多的資料了,胖子有些生氣,都什麼時候了,拉塞爾這老小子還玩這樣的花活兒,沒有以點帶面的逐步鞏固,沒有正面防禦體系,幾十個全機械化步兵師配合著二十多個裝甲師分布在東半球的二十多個互不相干的位置,這不是找死麼?

胖子越看越糊塗,第二階段的投送兵力他手里沒有具體的作戰計劃,只有登陸部隊的番號,從這里能看出什麼端倪來,一想到特種偵察團就這麼被丟在盧塞恩,而且在第一階段沒有建立起鞏固陣地的時候,安蕾就要跟著情報局去前線.胖子很想拿刀把拉塞爾砍一通,一邊砍一邊叫:"讓你丫玩猜謎!"

胖子偷偷地看了拉塞爾一眼,裝做俯身拿文件的樣子,把一個從米蘭那里搞來的新型竊聽器彈進了拉塞爾的衣兜,心道,你說讓我推演出戰略計劃來,可沒說我只能用推演不能玩別的,老子這叫另類推演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