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八章~最危險的敵人~

費歐文等幾位將軍雖然不能說是身經百戰,畢竟也是科班出身,米洛克抵抗戰爭中,就是他們配合著貝爾納多特上將最終取得了讓整個聯邦沸騰的勝利.拉塞爾和田行健這麼一說,他們立刻就明白了過來,戰爭中的節奏的確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尤其在戰爭之初,掌握著節奏的一方,即便是一路敗退,也能從容的在某個特定時間按照計劃投入反攻,並且取得更大的戰果.

雖然拉塞爾的指令是延遲行動,可是,在雙方主帥之間,戰爭已經開始了.

正說著話,貝爾納多特上將的首席機要秘書尤娜敲門進來道:"將軍,情報局安蕾少校求見."貝爾納多特點了點頭道:"請她進來吧."

過了一小會兒,門再度被推開,安蕾美麗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她看見胖子也在,情不自禁地紅著臉羞澀地一笑,先對所有的將軍敬了個禮,然後遞上一份文件,對貝爾納多特道:"將軍,這是情報局最新得到的消息."

貝爾納多特簽了字,打開文件一看,笑著對拉塞爾道:"拉塞爾將軍,您的猜測非常准確,目前負責指揮帝國軍隊的已經不是您的老同僚戈登上將了,而是莫頓家族的第三順位繼承人斯蒂芬和他的老師,納加聯邦的利布高特大將."

幾位將軍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才反應過來,難怪拉塞爾這麼重視戰前的節奏把握,在利布高特這樣的對手面前,一但進入了他的節奏,再想擺脫出來,將付出很大的代價.他可以一直牽著你,讓你身不由己而又不知不覺地跟著他疲于奔命,然後在你身上捆上一道又一道繩索,直到他覺得足夠了.再將你一拳擊倒!

拉塞爾淡淡地一笑道:"加查林軍部我太熟悉了,會這樣露出破綻的人,有!但是絕對沒有在能夠做主的位置上!而戈登太保守了,按照他的思維.肯定是死守通道出口,然後想辦法找到公共星系的空間跳躍點,禦敵于國門之外.上次情報局說帝國皇帝詹姆士招回了斯蒂芬,我就知道這場戰爭.開始變得有趣了."

他扭頭看了看房間牆上地星際圖,皺了皺眉頭道:"不過.我最擔心的,不是利布高特,他雖然是一位很有力量的對手,但他是一個純粹的軍事家,不是瘋子."他歎了口氣道:"真正地瘋子.能對整個人類社會都構成威脅的在位者,只有一個,那就是帝國皇帝詹姆士."

費歐文中將訝然道:"您是說……"

拉塞爾點了點頭道:"他是一個無法控制的人,西約無法控制他.連他自己也無法控制自己,如果有需要,我想,他會下達最殘暴的命令."

所有地人都沉默了,科技發展到今天,人類縱然還不能摧毀整個星球,但是,要將一個星球上的所有生物滅絕.方法可不止一種.

大量殺傷地超級武器是人類最高聯合議會明令禁止的,也是在每年的核查中重點檢查的.每一個國家的每一個星球都駐紮著各國交互派駐地檢查官員.在這些星球的上空,還有專門針對這類武器的掃描衛星,對于超級武器的控制已經到了無法再嚴格地地步,從目前來看,制造這樣的武器所消耗的資源和需要的人力資金耗費相當龐大,無論怎麼保密,都會露出一些蛛絲馬跡.任何制造隱藏這類武器的國家將會被全人類社會制裁,這樣的制裁非常殘酷且不容質疑,這個國家將面臨毀滅性的打擊.

可是將軍們知道,在未來的日子里,隨著人類社會全面戰爭地展開,最高聯合議會還會起多大的作用?即便是互相之間有制約,沒有國家敢生產或者有機會有時間生產超級武器,但是下達一次太空艦隊針對星球地面的攻擊,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艦隊攻擊雖然不能摧毀星球,但是要在幾天內摧毀一兩個城市,實在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拉塞爾面色凝重地道:"如果,打到最後,詹姆士發現沒有勝利的希望,他很可能選擇讓加查林主星莫茲奇為他自己陪葬!"

貝爾納多特不安的挪動了一下身子,問道:"可是,宇宙公約里有關于軍人可以拒絕執行類似命令的條款啊,誰會為了一個沒有希望的國家做出這樣的事情?"

拉塞爾歎了口氣道:"你們不會明白加查林帝國,只要看看霍普金斯,就應該能想到,這樣的國家里,永遠也不會缺少極端種族思想的人,當他們認為維博人的榮耀已經蕩然無存的時候,當他們絕望的時候,他們會向包括自己家人在內的任何人舉起屠刀!對于他們來說,這是在懲罰敵人,也是在幫助自己人獲得解脫!"

幾個將軍面面相覷,費歐文忍不住道:"如果這樣的國家再多幾個,人類,恐怕真要遭受一場滅頂之災."

拉塞爾笑了笑道:"一個狂人也不可能毀滅人類,除非有一群各自掌握著一個帝國勾結在一起的狂人.畢竟超級武器的制造,幾千年來已經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控制手段,即便是帝制國家的皇帝下令,也不可能成功,制造這樣的武器等同于把自己的民族往懸崖下推!只要執行計劃的人,有一個發現其中一個環節可疑而上報,結果就只有兩個,這個國家的毀滅或者這個皇帝的毀滅."

"至于詹姆士……"拉塞爾目光炯炯:"加查林帝國沒有隱藏超級武器的能力,而他的艦隊,哼,到他絕望的時候,還會有屬于他的艦隊麼!"

幾位將軍互相看了一眼,出現掌握著巨大權利而又無法控制的狂人,是人類社會最危險的事情,必須把危險消滅在萌芽狀態.他們幾乎同時想,幸虧,拉塞爾在聯邦,若是在最後總攻莫茲奇星球的時候才知道這樣的情況,聯邦將遭受的損失無法估量.

幾個將軍正各懷心事,忽然聽拉塞爾怒道:"田!去看戰例!"

正和安蕾眉目傳情地胖子嚇了一跳爬起來就跑,這老頭魔障了,媽的,要毀滅莫茲奇的又不是我!

胖子灰溜溜地出了門,悄悄躲在門旁,等到安蕾告辭出來,胖子一把摟住她,笑道:"想我不?"安蕾驚了一下,看見是他,臉上一紅正要說話,忽然辦公室里傳來了貝爾納多特的聲音:"拉塞爾將軍,您覺得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田中尉,合適麼?"

拉塞爾沒說話,胖子正集中注意力仔細偷聽,忽然,半掩地門被一把拉開,拉塞爾瞪著胖子道:"還在這里干什麼!快去!"

安蕾紅著臉推開胖子,嫵媚地狠狠剜了他一眼,跑掉了.胖子訕訕地沖拉塞爾笑了笑,緩緩向拉塞爾的辦公室走去,一邊走一邊想:"幾個老家伙,又在打我什麼主意?"

眼見胖子走遠了,拉塞爾示意尤娜守著門口,把門關上,笑道:"跟這家伙打交道,沒個心眼可不行,他鬼著呢."

貝爾納多特點點頭道:"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士兵,聯邦軍人從一進入軍隊,就被不斷地要求服從,服從,再服從!這是軍人的天職,也是一支紀律嚴明的軍隊所必須的,田中尉,算是其中的另類吧!"

拉塞爾道:"在我所見過的軍人中,他的確是最有天賦的一個,就這麼短短幾周訓練,他就能光憑一份1比20萬的地圖和兵力部署概略,推演出至少三個階段以上的攻守雙方態勢,火力配置,兵力分布,行軍路線,突破路線,爭奪要點的坐標等變化情況."他歎了口氣接著道:"可惜,他永遠不是一個成為將軍的料,他只有讓人給逼著,給丟到絕境,他才會爆發出他的力量."

貝爾納多特笑道:"他要是真的成了將軍,那我們恐怕也就再也降伏不了他了,這小子保管整天吃了睡睡了吃,要不就找漂亮女兵勾搭!你們看,號稱軍事情報局第一美女的安蕾少校,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給勾搭上了."

拉塞爾笑道:"所以,這樣的家伙就一定不能讓他過上好日子.把他的潛力都挖掘出來,放在最關鍵的位置,他能比所有的人都更好的完成使命!好鋼用在刀刃上,說實話,只有把自由戰線交給他,我才放心.在敵後,他絕對會想方設法地保命,也會想方設法地保全自由戰線的戰士."

費歐文張口結舌地道:"拉塞爾將軍,我上次不是聽你們說如果田中尉看透了你們的戰略計劃,就不用上前線麼?他現在可是拼命學習啊,若是出爾反爾,恐怕……"

拉塞爾淡淡地一笑道:"我是說他不用去前線啊,可我沒說他不用去敵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