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七章~戰前之爭~

在加查林帝國的半圓形指揮室里,斯蒂芬正恭敬地站在利布高特身後,他眼前這個瘦小的老頭只要一站在戰局指揮的位置上,就如同變了一個人,從一個普通和善的導師變成了一個殺伐果決的將軍,讓每一個看向指揮台的人,眼神里都充滿了敬畏.斯蒂芬跟隨利布高特學習了三年,他不怕這個老頭,只不過,對于自己能夠借用的強大助力,還是保持一點恭敬比較好.

"老師,為什麼讓出空間跳躍口放他們進來?"斯蒂芬雖然大概知道原因,仍然忍不住想問一問,他要求證.

"既然堵不住,那就放開吧."利布高特淡淡地道,仿佛這樣的問題根本就不用回答.

"學生有些不明白,占據空間跳躍口,不是更有利麼?"這是斯蒂芬真正的想法,如果換做他自己指揮的話,他絕對不會主動放開這個位置,即便放開,也會全部撤退,而不是如同現在這樣走一部分留一部分,作出被牽扯的破綻放聯邦軍來強攻自己.

利布高特歎了口氣,他知道這位學生的弱點,只不過這個弱點雖然致命卻很少暴露在外面,即便是自己這個老師,也花了很長時間才看透,他習慣性地用指導的語氣道:"無論多麼厲害的情報部門,唯一無法掌握的,就是敵人的艦隊行蹤,一百支艦隊,數十萬戰艦,在宇宙中也是很微小的一顆塵埃,既然敵人掌握了秘密空間跳躍點,那麼,他們隨時可以從那里發動攻擊,更多的艦隊可以繞道公共星域直接沖進加里略的內部,那樣的話,在空間駐紮艦隊還有用麼?"

"是的,老師,您說的我都明白.但是無論勒雷聯邦怎麼折騰,他們畢竟需要從牛頓星系的空間跳躍口運輸陸軍和兵力,一天不能打通這里,他們就一天不能動.繞道公共星系雖然也能投送兵力.但是風險太大,補給線無法拉那麼長,會肘制他們的進攻,甚至會因為補給問題而導致整個戰役地失利.不是麼?"斯蒂芬恭敬地問道.

利布高特微微一笑道:"你的眼光應該放得更長遠一些.我來問你幾個問題."

斯蒂芬躬了躬身道:"請老師指點."

利布高特示意斯蒂芬坐下來,緩緩道:"你不用這麼拘謹.這次戰斗,是你最好的實習機會,多問多想對你有幫助.你覺得你們國內的情況怎麼樣?"

斯蒂芬一愣,他沒料到利布高特會提起這個,想了想.果斷地回答道:"不好!"

利布高特出神地盯著指揮台一側地虛擬星際圖道:"按你分析的情況說下去."

斯蒂芬道:"軍部即將面臨我父親的清洗,國內的政局有動蕩地趨勢,這些年的戰爭已經消耗了太多地資源卻沒有取得相應的回報,戰時經濟已經到了極限.無論從經濟還是政治.都人人自危,不過……"他看了看利布高特,直到利布高特示意他繼續說,他才接著道:"加里略星系是我們在勒雷聯邦手中取得的最大成績,只要有這個地方,二十多個資源星球可以緩解國內的經濟壓力,而西約的援助,也會繼續加大投入.如果這里被打回去.帝國也許真地沒路可走了."

利布高特啞然失笑,這位學生的毛病又犯了,他擺手道:"我來這里,可不是幫你丟掉加里略星系的."斯蒂芬惶恐地低下了頭道:"學生一時口誤,老師您別介意.我的意思是……"

利布高特擺手笑道:"你不用解釋,我明白,其實你之前分析地很好,目前的加查林帝國的確有問題,而且……"他站了起來,走到星際圖前,指著勒雷聯邦的版圖道:"當帝國面對這個對手時,你們的這些本來不致命的問題就會被無限放大!"

斯蒂芬雖然很困惑,不過還是忍住了,利布高特對他的指點的確是盡心盡力,從來沒有過說一半留一半地習慣,果然,利布高特頓了頓接著道:"加查林這些年內憂外患,加之長年征戰,經濟已經到了很危險的程度了,各星球的反抗此起彼伏,這些你比我更清楚,更重要的是,你們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招惹勒雷聯邦,這個國家雖然只是一個中型國家,可是在你們這塊區域,他們的實力遠遠高于你們,尤其是他們的戰時經濟全面啟動以後,爆發出來的力量根本不是加查林帝國所能抗衡的!"他轉頭看了看斯蒂芬有些屈辱的表情接著道:"也許,他們的軍事力量不如加查林,可是,他們現在已經有了足夠的時間來加速,而且拉塞爾也投靠了他們,此消彼漲的道理你應該明白."

"他們缺什麼?相比于加查林,他們幾乎什麼都不缺!經濟實力,軍事指揮力量,兵源,武器裝備,科技水平,乃至國內的政局和民氣!所以我說,當加查林面對這樣的一個對手的時候,帝國的問題會被無限放大!"

斯蒂芬靜靜地聽著,頭上冒出了一絲冷汗,他的眼界過小,只盯在一個地方,這些東西雖然也考慮過,但是絕對沒有利布高特看得這麼透徹!

利布高特轉身指著星際圖上的一個點道:"一個這樣優勢的對手,時間對他們來說是很充裕的,他們為什麼要進攻,你想過麼?"

斯蒂芬道:"難道不是國內要求回複國土的呼聲麼?"

利布高特道:"政治家的眼里,只有利益,而軍事家的眼里!也只有利益!他們囤兵在空間跳躍點,因為他們耗得起!因為他們有一個可以隨時鑽進加里略星系的口子!他們站在外面不斷的威脅著加查林,讓這個國家永遠在戰備,讓這個國家的經濟和政治問題無限放大!他們不會讓加查林有喘息的機會,他們可以輪換著派艦隊通過秘密跳躍點,把加查林的力量全部牽扯在這里,消耗乾淨,順便達到練兵的目的!作戰部隊經驗不足,這是他們相比加查林唯一處于劣勢的地方!"

利布高特看著斯蒂芬有些惶惑地臉,笑道:"不然.他們為什麼不多派幾支艦隊過來,為什麼不派有經驗的第一,第二混合艦隊?為什麼要派第四混合艦隊?這些問題,難道你都沒有想過麼?"

斯蒂芬恍然道:"所以您干脆放他們進來,在加里略決戰!可是.為什麼不把艦隊全部撤退,而要留下這麼一個破綻呢?"

利布高特歎了口氣,這個弟子的天分是極高的,只不過有一個致命地缺陷.希望能在這場戰斗中給他彌補起來吧.他語重心長地道:"軍事指揮,一定要作到進退有據.有時候要吝惜,有時候要舍得,取舍之間,若是不知機,就會犯錯誤!要知道.破綻或者陷阱,對敵我雙方來說,都是可以利用的,我們的破綻可以變成陷阱.而敵人也可以把陷阱化為針對我方的圈套.軍事上地斗爭不在一時一地,你剛才也說過,空間跳躍點是個有利位置,我們既要吸引聯邦進來,也不能放過這個打擊敵人的機會.舍棄這部分艦隊,換得二比一地戰果,對于加查林在這個星系的後面戰局中,是值得的."

"況且……"利布高特沉聲道:"我也實在很盼望著能和拉塞爾交手.加里略星系,牽扯到的問題太多了,已經不是你們和勒雷聯邦的問題了."

************************

當胖子再一次來到前指指揮室地時候,戰時氣氛已經濃烈到了一點就爆的地步.各部門的負責人都集中在指揮台前,等待著最後的命令.

此時,第四艦隊終于開始向空間跳躍點迂回,而第一,第二混合艦隊也做好了強行突破地准備.只需要拉塞爾和貝爾納多特的一聲令下,強攻加里略星系的戰役就要正式啟動.

拉塞爾和貝爾納多特緊緊地皺著眉頭,盯著第四艦隊的情報看,不時的小聲商議著.幾位將軍也站在他們身後,不時發表著自己的意見.

第四艦隊的活動空間被忽然壓迫,這次迂回已經是盡了最大的能力,才抓住這個千載難逢地機會擺脫了帝國艦隊的跟蹤圍剿,向空間跳躍點突進.他們爭取到的時間,不過十幾個小時而已,十幾個小時以後,帝國艦隊就能夠到達空間跳躍點出口區域.

胖子湊過頭去,擠在幾位將軍中間仔細地看著星際圖和第四艦隊的戰報,嘴里喃喃道:"千載難逢,千載難逢…"雖然他的任務是從陸軍登陸開始推測前指的作戰計劃,可是之前的艦隊攻勢畢竟也有千絲萬縷的關系,說不定從艦隊行動中就能看出兩個老鬼對于整個計劃的思路.讓他迷惑的是,以目前聯邦的兵力和第四艦隊發回來的情報,強行突破幾乎是完全不成問題的,之所以要求第四艦隊迂回配合,只是為了減少在空間跳躍點的損失,而這樣的損失無論誰指揮,都是不可避免的!

拉塞爾忽然笑了,跟貝爾納多特耳語兩句,揮手對下面各部門的副協調官道:"計劃延遲!宣布陸軍休整,戰備等級降到一減,太空艦隊原地待命,總攻時間待定."

見協調官們失望的離去,貝爾納多特笑道:"走吧,去我的辦公室,咱們開個會."他轉頭對胖子道:"田中尉,你也來吧."

剛回到貝爾納多特的辦公室,太空艦隊的總協調官費歐文中將就忍不住問道:"拉塞爾將軍,為什麼取消預定的進攻計劃,戰備等級已經讓大家很緊張了,這時候再取消,會不會影響士氣?"

拉塞爾笑了笑,看著田行健道:"費歐文將軍的問題,你來回答吧."胖子一愣,指著自己的鼻子道:"我?"拉塞爾臉一沉道:"關于時間地點和戰局的課程,你都忘記了?"

胖子苦笑道:"哪里敢忘,做夢都記得."拉塞爾道:"少說廢話,說!"

胖子騰的一下立正,挺胸抬頭道:"絕對不在敵人規定的時間和地點取得其規定的勝利,也絕對不在敵人規定的時間和規定的地點受到其有計劃的打擊!"

拉塞爾點點頭道:"那你說說看,延遲行動的意義."

胖子不假思索地道:"節奏!戰爭節奏絕對不能被敵人所控制!即使是注定的傷亡付出,也必須控制在敵人的節奏之外,現在他們只給我們留了十幾個小時,無論是不是陷阱,這都是其整體作戰計劃的一個部分.雖然我軍可以以力破巧強行突破,但是突破跳躍點付出的傷亡肯定大于敵人的兩倍."說得興起,胖子的嘴臉又露出來了,他叫囂道:"反正我的觀點是,就算老子要挨打!也不能讓***舒服了!"

看著一旁大眼瞪小眼的幾位將軍,拉塞爾有些尷尬地苦笑道:"話糙理不糙,其實就是這個意思,既然突破跳躍點我們已經准備好了要付出代價,但是節奏卻不能被敵人掌握,表面看來第四艦隊的迂回可以減少第一,第二混合艦隊突破時的損失,但是,這是在敵人的規定時間之內,我們無法去了解敵人的細致兵力分布,只有打亂他們的節奏,才能真正的減少損失.尤其是對後面的戰局有很重要的意義."

胖子點頭道:"若是又要挨打,又被人家規定挨打的時間和地點,再被幾個美女看到,豈不窩囊之極!這樣的事,我是萬萬不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