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四章~利布高特~

當第四艦隊幾乎完勝的戰報傳送回指揮部的時候,負責陸軍的羅伯特上將就知道,要不了多久,就該輪到陸軍的表演了.現在米洛克和米洛克II號星球的戰備工作以近結束,至少對于第一階段的登陸攻勢已經做好了充分的准備.

第一階段登陸將投入總計六十多個全機械化步兵師和二十多個裝甲師,其中包括聯邦第一陸軍裝甲師和航空陸戰隊第三裝甲師這兩支聯邦編制中的王牌部隊,他們將成為登陸的主力.而登陸前鋒,則選擇了航空陸戰隊第十六裝甲師和重建的第九裝甲師這兩支在米洛克星球戰役中大放異彩的部隊.

第九裝甲師在守衛米洛克最大的工業城市新羅馬的戰斗中,以一半的兵力配合兄弟部隊堅持到了聯邦的大舉反攻,打了無數惡仗硬仗,湧現出了不少功勳連,功勳營.而十六師的戰績則是加羅山戰役,這個師在投入加羅山的時候,總指揮布拉特上將基本上再也無兵可派,如果十六師頂不住的話,聯邦將在勝利的黎明前潰退,後方上千公里無險可守,帝國軍會如同放出了攏子的猛獸,在廣闊地域的穿插突進中,將聯邦的防禦撕成碎片!幸好,上去的是第十六裝甲師,這個師不但守住了陣地,還在其後的反攻中一馬當先,被這支裝甲雄師擊潰和俘虜的帝國軍是他們自身數量的好幾倍.

在航空陸戰隊第九師的榮譽室里,掛滿了各種各樣的錦旗和集體勳章.在正面牆上,有一塊空白的位置,曾經有新來的士兵問起,為什麼偏偏在正中留下這麼一塊空白,老兵的回答是:"那是留給一位獲得一等功的機修兵的位置!在新羅馬最關鍵的時刻,如果不是這個機修兵打掉了對方地前進基地指揮部,迫使帝國軍的攻勢延緩了兩天,新羅馬和第九師已經不存在了.師長說.亂世出英雄,機修兵也能創造奇跡,這塊位置留給他吧!也留給未來的英雄!"

師長一句話,讓每一位剛踏入第九師的新兵心馳神往熱血澎湃.原來自己也有機會創造奇跡!這塊空白,頓時成為了航空陸戰隊第九裝甲師每一個人心中地目標,第九裝甲師從此有了自己的魂魄,無論凝聚力還是戰斗力都上升了不少!

而在緊張備戰的第十六裝甲師.已經升為團級編制的原特種偵察營里,似乎看不到戰前地緊張情緒.盡管再過十幾個小時,戰士們就將踏上巨型運輸艦,成為第一批登陸到加里略主星盧塞恩星球的前鋒,可是看書地,打球的.吹牛打屁的全都輕松自在,好象誰也沒把即將到來的戰斗看作一回事兒.

剛補充到這個團的戰士,都是從師里各團優先挑選地百戰老兵,是最優秀的戰士.不過這些戰士畢竟也有好奇心,對那位神秘的副連長當初帶著一個班就敢在敵後折騰的事情非常感興趣.尤其是在托里克地連隊,幾個剛補充進特種偵察團的特種兵追在托里克屁股後面,一直跟進了連部基層軍官的休息室,不住問:"連長,您給我們講講吧,要是出去別人問起我們連的光輝事跡,我們也有話說不是?"托里克眼睛一瞪:"這是軍事機密.說給你們聽是拿出去顯擺的?"

一說到連副,休息室里的幾個老兵都來了精神,這幫跟著胖子從敵後走出來的家伙現在不是排長就是班長,勳章發了一個又一個,在整個十六師牛得不行.

副連長斯提勒道:"大個,你說連副現在在干什麼?"

大個鄧肯頭也不抬地看書:"估計在欺負誰呢."

大個鄧肯來自百幕大星域的拉布拉星球,在托里克班上充當火力手,他地勇士先驅者上的能量炮比別的機甲多一門,火力壓制准確凶悍,是最值得信賴的火力支援點.他的性格也是這樣,平時沉默不語,說話直來直去一語中的.

大伙兒沒想到他的回答是這樣,先是一愣,續而哄堂大笑連連點頭.這位前連副是個不吃虧的主,剛來特種偵察營的時候就沒少惹事兒,到現在那位愛麗斯看特種偵察團的眼光都是怪怪的.

論起手段來,更厲害無比,一來過三關就把大伙給震了!偏又一副猥瑣德行狡計多端.若是惹上了這位聯邦英雄,是個人都得哭.別的不說,就是被調去百幕大軍區的前特種營長格蘭特,臨走時還對當初被胖子耍詐拆了機甲的機械腿憋屈不已.

托里克笑著歎了口氣道:"要是連副回來,我甯願還回去干我的班長!"大伙兒紛紛點頭,都覺得跟著這位連長打仗舒服好玩解氣,比當官過癮.

一旁的幾個新兵面面相覷,到特種偵察團來了快二十天,平日里這些長官一個比一個牛,人家打起仗來也的確厲害,技術水平高不說,分工明確配合默契,更重要的是個個都不擇手段.平時訓練就能看出端倪,跟他們對陣,如同被調戲一般難受.一個個既不要命又不要臉.單挑群毆,敢跟特種偵察團對陣的少之又少,可聽他們這麼一說,敢情他們也有服氣的人.對于那為素未謀面的傳說人物,新兵們不禁向往:"***,這牛人到底怎麼個牛法?"

******************

牛人田行健正在看戰例,拉塞爾估計這胖子還有潛力可挖,需要加大摧殘力度,給他留下的戰例夠普通人分解學習一年了,胖子的待遇是一周之內,必須把這些戰例的講解重點給記下來!

安蕾抽空來了一趟拉塞爾的辦公室,這期間正是情報局最繁忙的時候,她匆匆地跑來給胖子帶了幾套換洗的衣服和一罐安媽煨的湯,然後嗔怪地輕輕踢了胖子一腳道:"色*情狂!你專業知識夠豐富啊!"胖子呆了半晌才明白過來,大白兔的事情可不歸情報局管麼.

也顧不上理會別的事情,胖子現在滿腦子里都是戰例戰例,各種各樣的數據,分析,作戰方案,戰局推演,兵力調配,時間差,瞞天過海,聲東擊西.他如同一塊剛修建好的水庫,拼命地吸收著,在記憶和分析的過程中,他不由自主地開始思考戰例中的一些方案,如果是自己,在那樣的情況下會怎麼做.這,是田行健開始形成自己的戰術思想所邁出的第一步.

*******************

加查林帝國第一上將戈登依舊站在那扇窗戶面前,把手里的香煙輕輕在窗台上的煙灰缸里磕了一下,他歎了一口氣,這扇窗戶和外面的景色並沒有給他帶來前任拉塞爾的智慧,如同他的秘書們不了解他為什麼喜歡站在這里想問題一樣,他也不明白拉塞爾為什麼對這扇窗戶情有獨鍾.

一個聲音在身後響起,打斷了戈登的沉思.

"尊敬地戈登將軍,我想,您遇見了一點麻煩."

思緒被打短地戈登憤怒地轉過身,當他看清楚來人的時候卻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在他的首席機要秘書身旁,站著兩個人,跟自己說話的是其中一位年輕人,對于這個人戈登再熟悉不過了,他就是加查林帝國皇室莫頓家族的第三順序繼承人,三皇子斯蒂芬.

而站在這位加查林帝國皇室中最具軍事天才的皇子身邊的瘦小老人,戈登雖然從未見過面,但是對這個人他並不陌生,他就是排名還在拉塞爾之上的納加聯邦軍事指揮研究院的院長利布高特.納加聯邦是參與西約的幾個民主制國家中最大的一個,由于他們和萊恩共和國的邊境爭端,導致了這個聯邦制國家最終加入了以帝制國家為主的西約,政治,只有利益,沒有正義,勝利者才配宣稱正義並且從容的掩蓋邪惡.

斯蒂芬三年前以絕對的優勢公平地擊敗了上百個最優秀的競爭者,成為了納加聯邦這個軍事大國第二名將利布高特的學生,這個事實也讓民間和一些貴族勢力要求將斯蒂芬定為第一順序繼承人的呼聲高了很多.

不過,軍部所支持的依然是第一繼承人,大皇子喬治·莫頓

軍部和皇室的關系是很微妙的,他們既絕對遵從皇室的命令,又會在某些問題上打打自己的小算盤.斯蒂芬的權利欲太濃了,這對將軍們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而大皇子喬治在這方面要好的多,畢竟他雖然喜歡尋花問柳,脾氣偶爾有些暴躁,但畢竟不會對整個帝國帶來威脅,在這樣的皇權和軍權至上的國家,一個平庸一點的統治者對于軍部來說更容易接受.

戈登一看見這兩個人,就知道軍部的麻煩來了.斯蒂芬在軍部最尷尬地時候,強勢介入.而在他身旁的那個瘦小的老人,既是帝國的救星,也是軍部的災星.

拉塞爾走後,現在的軍部沒人能同這樣一個著名的軍事家抗衡.

自己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