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章~機械師的地位~

胖子和米蘭扭頭看去,卻見一個帶著幾個保鏢的中年人正和一個矮個子年輕人爭論不休.這兩人爭論的話題是機甲體型重量對于速度的影響.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機甲的外型,重量,發動機功率,能量分配,電子系統,傳動和驅動系統乃至這台機甲設計之初的結構著重點都會影響到速度,就如同人和馬,馬比人重,比人大,可人畢竟跑不過馬,而大象比獵豹大比獵豹重,卻跑不過獵豹.這完全是很明白的道理,只不過放在同是機甲上就變了味道了.

就機甲來說,光越野行進速度和公路行進速度就是兩個概念,全功率的長距離行進和瞬間提速的短途突進也是兩個概念.人形機甲,獸型機甲,蟲型機甲的驅動方式更是天差地遠,根本就不能用那麼攏統的道理來爭論.

這兩個家伙顯然是新手,水平既臭且大鑽牛角尖,有錢中年人說功率越大跑得越快,機甲體型大腿長,跨一步當小型機甲跨兩步,矮個字年輕人則大聲反駁,說個子越小,受到的重力及慣性影響就越小,靈活性遠比大型機甲高,爆發力更好提速更快,現代發動機的微型化完全不用大體型來裝配.兩個人口沫橫飛互不相讓,都極力指責對方荒謬.

胖子笑得肚子抽筋,這兩個人旁若無人的大聲爭吵,不斷拼命打斷對方的說話,爭吵的內容卻牛頭不對馬嘴,中年人所說的速度概念和年輕人所說的爆發速度概念完全就不一樣,一方忽略了靈活另一方忽略了耐久,偏偏兩個人吵得熱鬧無比,一旁的人也聽的津津有味,甚至還有惟恐天下不亂的家伙不時加入雙方戰團,大家一起湊熱鬧.

既然一開始對速度的概念就完全不一樣,自然道理也就不一樣,可這兩個家伙來了勁.漸漸有人身攻擊的趨勢,吵到後來,許多人都加入了戰團,贊同年輕人地大多數都是小個子.而贊同中年人的全是高個子,再加上那些故意搗亂的人,雙方七嘴八舌吵了個天翻地覆.其中一些比較資深的機甲玩家幾次插嘴想解釋道理,都被這幾個家伙給頂了回來.胖子偷偷問米蘭道:"怎麼這些家伙就這水平?"

米蘭捂著嘴一邊聽一邊笑道:"能玩得上機甲地本來就是些有錢人.精通機甲維修的更是少之又少,你以為個個都有你這麼好的機會可以進實驗室看圖紙啊?現在的優秀機械師都被各個超級企業攏絡了.畢竟機甲維修改裝涉及地學科太多,很難有人能夠各科專精,民間的機械維修改裝師無論水平高低通稱大師,剛出道地占了多數,稍微有一點名氣就被捧上了天.這個維修中心也不是機械師的技術有多高,而是團隊龐大分工合作出名的."

胖子仔細想想仿佛也是,如果自己沒有當兵接受維修營的訓練,又沒有在實驗室被博斯威爾逼著學理論看圖紙.對于這些東西,說不定連這兩個家伙也不如.畢竟別人還算是資深機甲玩家,自己以前可連機甲也沒摸過,只是喜歡買些機甲書來看而已,對于機甲內部構造和結構參數等東西完全就是一竅不通.機甲的速度和飛行車速度地概念又完全不同,構造和驅動方式是兩種類型,私人機甲發展到現在,機型成千上萬.同樣大小重量的機型在速度表現上也各不相同,一般新手如果沒有系統研究很難想明白其中的道理.

看著這些人吵得熱鬧也沒個工作人員出來制止,胖子心道:"難怪這個維修中心生意這麼火暴,膽敢自稱無敵,如果和這些玩家比起來,倒也確實無敵,要是以後退役了,我也開這麼一個維修中心,自稱超級無敵豈不風搔?"

雙方都吵出了火氣,那小個子青年道:"你別不信!我告訴你,不信我們兩跑跑,你個子比我高,看咱們兩誰跑得快!"這亂七八糟地道理竟然讓中年人張口結舌,他平日里享受慣了,就差吃飯的時候讓人喂了,這時候有人要找自己跑步,這可是天下第一地難事,叫他怎麼接口?幸好他的保鏢中一位身材勻稱健碩的漢子站出來對那矮個青年道:"我的個子也比你高,要不咱們兩跑跑?"

矮個青年沒想到把自己給繞進去了,他跟那中年人跑,贏的把握十足,可面前這家伙身材體形跟百米冠軍一模一樣,真要比試的話這兩條短腿要轉得跟風車一般快頗有些玄,眼睛四處溜達,盼著周圍戰友也有人挺身而出代替自己跟中年人的保鏢比試比試.

胖子被他們吵得頭大,也沒心思參觀了,惡作劇心一起,高聲道:"我來跟你比!"

這話卻是對著矮個子青年說的,只氣得矮個子七竅生煙,媽地,別人冠軍體形來欺負我也就算了,你一胖子湊什麼熱鬧,當下道:"好!我就跟你比!你個子比我高,體重比我重,看咱們誰跑得過誰!"那中年人眼見勝券在握忽然半路殺出個胖子搶風頭,連連搖頭道:"不行不行,還是我的人跟他比,你不行!"胖子怒道:"我怎麼不行了,我比他高比他重跨一步當他跑兩步,我非要比!"

"我不但要跟他比,我還要跟你的人比!"胖子義正詞嚴:"欺負我們個子矮的人,不行!"周圍的人轟的鬧起來,這胖子什麼毛病,剛挑釁了矮的又挑釁高的,他到底站哪頭的?卻不想這胖子根本就一混蛋,無事尋開心成心逗樂.那保鏢頗有些自信,搖搖頭道:"你跑不過我,你太胖了!"胖子怒道:"不行,非比不可!你欺負老子矮不說,還瞧不起老子胖,今天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矯健的胖子!"

中年人也來了勁道:"阿三!上,讓這胖子輸個心服口服!"

米蘭笑得貼在胖子身上動彈不得,兩人被人流呼擁著出了大廳,來到機甲維修等候區的一塊空地上,胖子裝模作樣地做了一套體操,米蘭站在他旁邊,眾目睽睽之下哭笑不得.直想把這討厭的死胖子給掐死.

有好事者劃了一根起跑線,測了一百米,找了台機甲做裁判,用機甲光學掃描來確定成績.三個人站在起跑線上.忽然,那有錢中年人叫道:"慢!"大家一愣,卻見他走到胖子面前道:"本來麼,沒你什麼事兒.誰知道你非要來湊這熱鬧,阿三輸了.我送你一台"颶風",如果你輸了怎麼辦?"人群一下子熱鬧起來,一台2059年剛設計下線的"颶風"私人機甲可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寶貝.胖子一愣,瞧這意思還要博個彩頭,他哪里有什麼錢.正要嚴詞拒絕痛斥賭博,旁邊的米蘭不樂意了,叫道:"我們輸了也賠你一台"颶風"."

米蘭的話音剛落,旁邊同時響起兩個聲音不約而同的道:"這台"颶風"我來出!"胖子和米蘭回頭看去.兩個正在因為同樣地話而面面相覷的人里,有一個卻是熟人,正是斯邁大酒店的少東米爾斯.他旁邊還站著他那幾個死黨朋友,正滿面笑容的看著這邊.

另一個人卻不認識,胖子想了很久也沒發現什麼時候見過這個人,一時間錯愣不已.米爾斯居然力挺自己,原本就有些奇怪,沒想到還冒一陌生老頭.看這家伙年齡也不小了,不象是說著玩地啊,什麼時候胖子跑步這麼受歡迎了?

米爾斯走到胖子面前道:"田大哥,以前是我不懂事,今天這事兒無論輸贏,就當作給您賠罪了,上次想跟您說說,沒來得及."在場的人里面他和他的朋友是最清楚胖子身份的人,這小子雖然眼水少了點,卻畢竟在商人家庭里長大耳濡目染,腦子稍微轉了一下就知道這時候應該怎麼做.況且,他們是發自內心地想成為胖子的朋友.

那陌生老頭則站在一旁微笑著默不作聲.

胖子無奈地沖米爾斯點點頭,有些傻眼,不小心就弄成了被趕上架地鴨子.媽的,豁出去了,死也要贏,要是輸了這面子可丟大了.

一聲令下,三人如同離弦之箭,猛地沖了出去.胖子畢竟受過特種專業訓練,矮個子青年雖然很靈活卻也無法跟他相提並論,三十米內就被胖子甩在了身後,不到七十米,保鏢阿三也跟不上拼命狂奔的胖子了,當胖子一馬當先如同發情的犀牛般沖過終點,所有人都張口結舌,萬萬沒想到這胖子這麼厲害.

中年人更是呆若木雞,他沒想到阿三會輸,更可氣的是自己居然上趕著輸給人家一台"颶風".一台機甲他不在乎,不過畢竟自認為是風流倜儻瀟灑絕倫地上流人士,面子可在乎的緊.胖子笑嘻嘻地走回來,一台"颶風"機甲就這麼輕易到手了,他實在很想再跑兩次.

可惜中年人也沒准備再當兩次冤大頭,他生著悶氣招來一個維修中心的工作人員道:"給他提一台"颶風"把賬記我頭上."胖子一本正經地對中年人道:"看見了吧,真正速度快的是胖子機甲!你們以後地改裝就往這方面努力!"

一聽胖子這話,旁邊明白的觀眾就笑,陌生老頭忍不住了,大聲道:"這位先生跟大伙兒說笑呢,機甲的改裝涉及很多方面,並不只是機甲體型和自重的影響.如果有不明白的,本中心長期有機甲講座,歡迎大家有空來聽聽."說完,他苦笑著對胖子低聲道:"大師先生,您就別作弄我們了,要真是改成胖子機甲,這速度上不去我們的招牌非被這些鑽牛角尖的家伙砸了不可."

胖子一愣,問道:"你叫我什麼?"

陌生老頭笑道:"大師!您絕對是機甲改裝的大師!剛才我跟您後面聽好一會兒了,每輛機甲你說地東西都是重點,您的見解簡直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瞧,我這都錄下來了."說著,拿出一個微型錄音裝置,按了一下回放,里面的聲音正是胖子和米蘭討論這些機甲優劣的話.

"你是……"胖子有些奇怪,這人沒事跟著自己錄音干什麼.那陌生老頭笑道:"我叫赫斯科特,是這家維修中心的老板."

胖子嚇一跳.沒想到這一鬧把人家老板也鬧出來了,擺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笑道:"喲,無敵的老板,真是失敬啊.我沒給您添麻煩吧?"

赫斯科特也知道自己這中心起的名字有些得罪高手,笑道:"這中心的名字是跟人賭氣起地,讓您見笑了."

胖子想想,畢竟人家剛才力挺自己.這份人情可做得厚道,當下擺擺手道:"呵呵.開個玩笑,不過……你們陳列的那些改裝機甲雖然很不錯,畢竟也算不上無敵.有人吵架,爭論的這些道理其實很簡單,你們工作人員出來一個兩個說一說也就完了.可是我看他們全都無所謂的樣子置之不理,好象有些不大對頭."

米爾斯和他幾個朋友也湊了上來,他們越聽越愣,胖子中尉什麼時候又成機甲改裝大師了.不過仔細想一下,人家從敵後救那麼多人出來,沒兩下散手可能麼!聽說這老頭是老板,米爾斯道:"正好,我地機甲在這里改裝了快一個月了,怎麼還沒出來?"

赫斯科特遲疑了一下,看了看四周道:"這樣吧,有些話在這里說也不合適.干脆咱們到我辦公室去."

胖子和米蘭本來就想多了解一下私人機甲,當下答應了,一幫人跟著赫斯科特一起到了他的辦公室.關上門,赫斯科特這才苦笑著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現在民間的機械師越來越少,就我這個中心來說,如果不是團隊還行,根本就玩不轉.好不容易有一個兩個技術過硬地,沒多長時間就被那些超級企業給挖走了,人家那里的人才培養系統正規,工資又給地高,誰願意留在民間改裝店里干啊.這兩天,工作根本跟不上了."

胖子奇道:"我看你這里生意不錯啊!"

赫斯科特一邊親自給他們倒茶,一邊道:"我這是矮子里面充高子,大家伙兒沒地方去,就只能跑我這里來了."他歎了口氣接著道:"過兩天我這里又要走幾個人,眼看著就沒了頂梁柱了.東區又准備開一家維修中心,規模比我這里還大,說是有機甲制造企業在身後撐腰,別說老師傅,就是新出道的機械師也都往那邊去了."

米爾斯的一個朋友反應快,撲哧一笑道:"你不是打主意讓這位高手到你這里來當你的頂梁柱吧?"

赫斯科特見有人說中自己的心思,老臉一紅道:"咳咳……這個,我也不知道大師本來在哪里高就,如果可以地話……噢,招了幾天都招不到人,我現在也是心慌意亂,讓大家見笑了."

胖子和米蘭相視一笑,暗道:"這老家伙倒會打算盤."

米爾斯搖手道:"這個念頭你還是打消吧,知道他是………不說了,說出來嚇死你."看他一臉得意的表情,仿佛自己知道胖子的身份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赫斯科特開了幾十年地維修中心,哪里會不懂做生意,當即換了想法,笑著拿出一張卡片遞給胖子道:"這是我們中心的貴賓卡,您在這里的消費我全包了.大師要是有興趣,隨時來這里喝喝茶,幫忙指點一下也行!"

胖子有些發蒙,直到現在他才知道在這些民間維修店和機甲玩家的眼里,一個高明的機械師是什麼樣的地位,自己不過和米蘭討論了一下,就差點被人家當祖宗一樣供起來,這待遇也太懸乎了吧.正不知所措,米蘭已經一把接過了赫斯科特手里的卡片,笑眯眯地道:"好啊!只要您這個老板不嫌麻煩,我們就隨時來打攪你一下,也談不上指點不指點,大家一起研究嘛."

胖子明白米蘭的想法,實驗室里地圖紙資料雖然齊全,但畢竟主攻方向是軍用機甲,"邏輯"以後的改造思路還得結合私人機甲的經驗,有什麼地方比這樣一個專門進行私人機甲維修的中心更適合研究?不但可以接觸到不同類型的機甲,可以觀察不同的改裝思路,甚至這些機甲的內部構造和其他系統部件實物也是想看就看,這機會的確很難得.

赫斯科特見米蘭答應了,笑得合不攏嘴,沖米爾斯道:"您的機甲我這就打電話到車間里去問問,一定讓他們優先弄出來!"他拿起電話正准備問米爾斯的機甲維修編號,忽然,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個工作人員氣喘籲籲地跑進來叫道:"赫斯科特先生,有人搗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