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七章~誰是勝利者(續)~

"邏輯"一把抓住了完全沒有力氣的霍普金斯,搖了個昏天黑地,胖子憨憨地操縱著"邏輯"的機械手,如同拿繡花針一般撚起霍普金斯手里的J-2011狙擊搶,遠遠地丟了開去.

"媽的,你不是很厲害麼!再厲害給我看啊!"胖子得理不饒人的惡毒毛病又犯了,雖然自己剛才是故意裝出體力不支的樣子,不過說實話,在狙擊中還真沒有把握能贏霍普金斯,好幾次都是冒著被擊中的危險才板回局面,頗有些狼狽.

"追得老子跳崖!現在高興了吧!"胖子用機械手捏了捏霍普金斯.另一只機械手拉住了他的褲子.

"說!姓名,性別,年齡,職業,婚否!不然老子脫褲子了!"胖子在機艙里又蹦又跳地調戲霍普金斯,這賤人完全沒有棋逢對手,英雄惜英雄的概念.誰落在他手里,比死還不如.

霍普金斯哭了,從天堂墮落地獄就在這一瞬間,他沒想到,這個猥瑣的胖子早已經設計好了陷阱,他根本就是故意讓自己把他往那里趕!小時候霍普金斯也哭過,他從來不畏懼死亡,他也從來不害怕強勁的對手,每一次哭,都是他感覺特別委屈的時候,成年以後,霍普金斯流了無數的血,更多的則是在瘋狂的笑聲中品嘗獵物的鮮血!這一次,是他人生中最委屈的時刻.

霍普金斯有著偏執而瘋狂的思想和信仰,他自律,克己.唯一的興趣和愛好就是殺人!生命在他的眼中已經不是生命了,而是狙擊槍口下的一個個靶子!他自信,只要狙擊槍在自己的手上,他就把自己當做無所不能的天神!絕對不允許有任何人超越自己,也絕對不允許有任何程度的失敗!

這樣的一個人,被一個猥瑣的胖子玩弄以後,還捏在手里調戲,能不委屈麼!

哭過之後,霍普金斯自殺了,他用右手中指的戒指上彈出的毒針刺死了自己,臉上依稀還有淚痕,死,成了他必然的選擇.在將毒針刺入自己的身體時,他對胖子說出了人生的最後一句話:"***你賴皮!"

含冤而死.

"賴皮?!"胖子非常生氣,叫道:"你說過不許用機甲麼?你說過麼?!"

霍普金斯的毒發作很快,他的臉上已經開始泛綠.

胖子怔怔地看著霍普金斯,他不明白為什麼這些人自殺就這麼容易,跟玩似的!難道他們真的不在乎生命麼,不在乎別人的,也不在乎自己的!

胖子有些茫然,這是他人生中所經曆的最危險的一次戰斗,隨時都有可能把命葬送在對手的槍下,對手是狙擊中的絕頂高手,是在無限殺戮中用一個個鮮活的生命為對象鍛煉出來的冷血戰士.胖子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支撐著活過這段時間的,他只是拼命的躲閃,開槍,奔跑!每一秒都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在博斗,在爭取!

到最後,一起參與這場死亡游戲的對手忽然說,你賴皮不玩了!然後自己殺死自己,出局,這樣的結果胖子已經看了許多次,到現在依然無法接受!

他歎了一口氣,終于癱軟在了機艙里,這幾十分鍾的對決已經消耗了他全身的力氣,他只想好好睡一覺.

進入夢鄉之前,胖子最後看了一眼依然被"邏輯"握在手里的霍普金斯那已經失去生命特征的臉,帶著一絲迷惑睡著了.

這樣的人,在未來的戰爭中還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