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九章~不發威當我是病貓~

人群中,赫然有那幾個特種老兵,他們正一臉不屑地看著一群如同大頭卡爾一類歪瓜劣棗缺乏營養般的維修營學員.

胖子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這是他最不願意看見的事情.

這些老兵都是槍林彈雨中拼殺下來的戰士,軍隊中萬里挑一選出來的精英,未來最有作戰經驗的基層指揮官!只要動了手,維修營這些學員肯定是斷手斷腳的下場,而這些精英的前途就廢了.

維修營的學員見教官來了,頓時一陣歡呼,紛紛把路讓開.胖子擠到幾個躺在地上的學員身邊,仔細地查看了一下,心里一顆大石頭落了地.

雖然幾個家伙躺在地上不住呻吟,跟難產似的,實際上只是一點皮外傷,有兩個也不知道是看見教官來了不好意思,還是躺在地上冷,怕受風濕,一骨碌爬起來動作矯健之極.

胖子有些喪氣,怎麼自己的學生里就沒個什麼英雄人物,以一挑百,拼命想被人打死的那種!

鬧半天,全是一幫狡猾猥瑣沒骨氣的東西,挨兩下就躺在地上裝死,身上屁傷沒有,還一副臨終前的樣子躺在感情泛濫的女生懷里直呻吟,那表情不知道是痛苦還是享受,那聲音不知道是叫疼還是叫春.

"媽的,臉被這幫家伙丟盡了,虧自己還心急火燎地跑過來怕他們吃虧!"胖子臉一板,站起身來怒道:"都起來,再裝死打成殘廢!"

無賴軍團的動作比閃電還快,剛才地上還橫七豎八東倒西歪,一瞬間就全部站了起來.

站在特種兵前面的凱瑟琳冷冷一哼道:"有什麼樣的教官就有什麼樣的兵!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我還沒使勁呢,就躺了一地!"

"是被女人給打的?"胖子抓狂了!維修營幾個男生難得地老臉一紅.

胖子扭頭一看,說話女生的樣子沒什麼印象.但以他閱胸無數的犀利眼光,立即認出了當初瞪著自己的那對36D大白兔.

大白兔啊大白兔,咱們真是冤家路窄啊!

賤人瞪著眼跟大白兔較勁,凱瑟琳見他惡狠狠地盯著自己地胸口咬牙切齒.不禁臉上一紅,怒道:"臭流氓你看什麼!不要臉!"

胖子回過神來,心道:"你用胸部瞪我,我便不能看你麼.好奇怪的道理!"不理這潑辣女生,轉頭問維修營的學員:"你們怎麼會打起來的?"

一提起這個話題.幾個挨打地學員紛紛嚷了起來:"他們太欺負人了,說咱們維修營全是一群歪瓜劣棗,什麼樣的蘿蔔喂什麼樣的豬,教官也是一個傻胖子."

"我靠!"胖子氣得七竅生煙,這幫特種營的菜鳥.也太欺負人了吧!老子算蘿蔔還是算豬?

仔細想想,學員之間難免有些雞毛蒜皮地小事,自己畢竟是教官,若是處理不好.這事鬧大了對誰都沒有好處,當下心平氣和地淡淡道:"一些小事情何必大動干戈,現在局勢那麼緊張,無論哪一個營,都有可能成為一個戰壕的兄弟,尤其是你們當中來深造地,更是隨時准備被抽調上加里略戰場,來學院的目的是什麼.我想大家都明白."

胖子的目光掃過幾個特種老兵,這些老兵也知道這中尉是在指點自己,不由得沒了剛才劍拔弩張的情緒.

"新生,是軍部優中選優挑選出來地,在各自的領域都是一等一地優秀,你們到這里,不是為了惹是生非,你們自己有什麼目標,就奔著目標去,當將軍也好當元帥也罷,沒必要把精力耗費在這些小事上."畢竟雙方還帶著對立情緒,這些話胖子說得雖然語重心長,但他的年齡也不大,一些特種營的學員雖然若有所思,更多地則是不屑一顧.

"算了,也沒什麼大事,口舌之爭,別這麼沒出息!都散了吧!"胖子揮揮手.

凱瑟琳一直看胖子不順眼,聽了這話,對身旁的幾個女生低聲道:"看見沒,我說這胖子不頂用吧,什麼樣的教官出什麼樣的學生,幸虧咱們教官不像他那熊樣兒."雖然表面上看是壓低了聲音說話,可偏偏***里面的人都能聽見.

特種營的學員轟然大笑,看著胖子和維修營學員的眼神更是充滿了鄙夷和不屑,仿佛站在對面的維修營全是一群傻瓜和垃圾.

維修營地學員們頓時面色鐵青,胖子一看就知道糟糕了,要是今天不給自己營里學員一個說法,以後別想這些學員再服自己管,畢竟他們也是為了自己出頭,受點欺負沒什麼,關鍵是不能受這委屈.

胖子向來得理不饒人的脾氣又犯了,斜著眼睛看看特種營的一幫學員,冷道:"很好啊,看來你們這些年的書都念到狗肚子里面去了,不懂什麼叫和睦相處,也不懂什麼叫尊師重道!"

畢竟是教官,特種營學員也不敢說話,只有凱瑟琳對胖子深惡痛絕,當下毫不顧忌地叫道:"你算什麼老師!"

胖子拿出一塊胸牌掛在脖子上,指著上面的字道:"機甲與武器設計制造系助理教授田行健,認識字吧?"

凱瑟琳一下子說不出話來,她還真沒想到這個卑鄙無恥的死胖子居然還是學院的助理教授.想了想,她忽然跳起來叫道:"假的!一定是假的!你冒充教授,就憑你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是學院教授!"

胖子最討厭這種指鹿為馬死不認賬的德行,微笑道:"小妹妹,你看我全身上下哪里是假的?"

也不等面紅耳赤地凱瑟琳說話,胖子忽然怒道:"你說假的就是假的!這學院是你家開的?"

"你今年多大了,就算沒幾十歲也有幾十斤吧!"

"紅口白牙指鹿為馬你知不知道無聊?"

"披頭散發耍橫撒潑你知不知道丟人?"

論起吵架的本事凱瑟琳哪里是身經百戰的胖子對手,一時間又急又氣,飛起一腳向胖子踢去.

胖子可沒和女人打架的習慣,吵架那是嘴巴過癮,打架就不成話了,總不能當街肉體過癮吧.當下一閃身躲了過去.

眼看凱瑟琳一腳踢空回身又要出手,忽然聽見一聲大喝:"住手!"

喊話的人正是特種營地教官,這位出賣了胖子的特種兵上尉一進來把眼睛一瞪,整個特種營的學員立即噤若寒蟬.連潑辣的凱瑟琳也悻悻地站在一邊不敢再動手.

看來這幫學員被這特種兵上尉給修理怕了.

胖子見了這家伙,氣不打一處來,以前自己當菜鳥地時候也被老兵笑,可沒聽自己教官這麼轉移仇恨目標的啊.這上尉純粹是不通世故."媽的,你的學員好帶了.把矛盾引我這里來了."胖子心里暗自憤憤.

那特種兵上尉進來也沒給胖子好臉色看,軍隊里,護短是傳統,自己地崽子惹了事,軍事主官通常不是賠禮道歉.而是兩邊漲紅了脖子先計較個輸贏再來分對錯,贏的一方即便無理,回去了只會被罵幾聲小王八蛋.而輸地一方,即使有理.回去了也會被一頓狠罵,然後突擊訓練,直到這幫小子再也不敢丟人為止.

各護各的兵,胖子和那上尉跟斗雞似的眼瞪眼,上尉冷冷道:"謝謝你啊,田中尉,咱們特種營的學員也讓你費心了,不過.下次要教訓人,還是還我來吧,我怕他們不服你啊!"

胖子見這家伙還不懂事,也不給面子,怒道:"說實話,你們特種營怎麼混蛋還真不干我的事.不過,既然惹上了維修營,那我就得管了,管不管得了拳頭說話,揍幾個特種兵我還行,跟打王八蛋似地,包准他們還不了手."

上尉沒想到這胖子這麼橫,張口閉口把帽子扣在特種兵身上,左一句右一句揍特種兵,居然還跟打王八蛋似的……一時間怒火攻心,正要反唇相譏,旁邊的凱瑟琳忽然沖胖子譏笑道:"就你那樣兒還想揍特種兵呢,別笑話人了,挨揍你倒有一身本錢."

上尉一聽,嘿,這小妞比我明白,胖子不過就是一維修營的教官,打起來他還真不是個兒,別地不說,幾個戰場上下來的老兵就夠他喝一壺.

維修營的女生們不樂意了,紛紛道:"咱們教官打你們這樣的,一支手打十個!"

"就是,一幫傻大個兒,除了一身橫肉我看就沒別的了."

胖子趕緊止住這幫女生的七嘴八舌,再說下去,估計天黑也沒個完.他看著凱瑟琳冷笑道:"別以為會兩手三腳貓功夫就可以耀武揚威,你還差得遠呢!"

凱瑟琳怒道:"就這三腳貓功夫收拾你也夠了!要不你試試看,看我不打得你滿地找牙!況且…"這丫頭話頭一轉,把注意力拉道特種兵上尉身上:"我不行,咱們教官那功夫,十個你也不夠瞧!"凱瑟琳畢竟聰明,知道無論勝負,跟教官叫板都沒什麼好處,干脆把自己的教官也捎帶上.

維修營的學員們鐵青著臉,要論打,他們只有歇菜地份,雖然胖子教官維修技術厲害,可人家也不是機甲武器啊,一時間全都默不作聲,頗有些憋屈.

特種營學員見自己教官不說話,仿佛受到鼓勵一般,紛紛鼓噪起來,各種各樣刻薄的話越說越來勁.

胖子視而不見般,只對凱瑟琳笑道:"我不和女人打架!"

特種營學員一聽這話頓時噓聲四起.

胖子微笑著走到訓練場邊,看著特種營的學員道:"這樣吧,我怎麼做,你們怎麼做,無論學員教官,能做到就算我輸!"

眾目睽睽之下,胖子一記凌厲至極的鞭腿,瞬間將一棵碗口粗的大樹踢成兩斷,輕松地反腿將大樹上截的樹冠踢出十余米遠後,接著如同閃電般的連環翻身凌空而起,一支腿猛地砸在樹旁的鋼鐵護欄上,手腕粗細的護欄如同被一根用盡全力的鐵棍砸過一般,深深地凹了進去,那腿和鋼鐵的巨大撞擊聲,讓人發麻,一直過了好久,護欄依然在嗡嗡顫抖!

全體目瞪口呆,整個訓練場里鴉雀無聲,只有扭曲地護攔嗡嗡作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