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八章 學員沖突

田行健覺得戰爭真是太讓人痛恨了,上午得去維修訓練營指導菜鳥,下午得遭受拉塞爾的折磨,稍微有一點空都得未雨綢繆地進行各種自我迫害.

要是不打仗,誰有工夫做這些破事兒?連安蕾洗澡都好多天沒精神偷窺了,怕的就是自己一不小心氣血兩虧就此倒斃.

把腿反過來搭在自己肩膀兩端,胖子用屁股坐在腦袋上抱成一團肉球,滾過去滾過來地歎氣,每次練瑜珈的時候看著自己健美地身材被擠壓成各種形狀,他就覺得特別心疼!

學員的軍訓已經進行了一個星期了,田行健和漢克少校的合作很融洽,漢克是在機械維修方面混了十年的老兵,一步步靠技術升到少校的,可謂見多識廣.但是在看了胖子的維修技術後,也不得不感到震驚和欽佩,公開承認,胖子是他十年來見過的最厲害的機修高手,這一下火上澆油,維修營的學員簡直把胖子供起來鼎禮膜拜.

要知道,通過胖子的言傳身教,別的不說,光是BG-17制式能量步槍的拆裝,只要不是手腳特別笨拙的學員,基本上都達到了拆七裝十的水平.即使是在一線部隊,這也算頂尖的了.

一些性格比較好的男生尤其喜歡和胖子吹牛打屁,胖子畢竟在戰場上混了那麼長時間,說起戰爭里的事情那簡直隨手拈來,聽得這幫小子兩眼發光.

女生們也有事沒事地喜歡往胖子身上湊,畢竟正是崇拜英雄的年齡,聽胖子把自己吹得厲害,一個個很努力地眨著眼睛,拼命作出天真的樣子發出一次又一次的驚歎和歡呼.

在胖子看來,這是再厲害不過的挑逗,好象她們都在說,來追我啊,一追就到手!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

這樣的好事哪里輪的上胖子,安蕾來訓練營找過胖子兩次以後立即被全營男生奉為天人,對胖子也更加崇拜,仙女般清新美麗的女人居然都被他給勾搭上,這憨胖子教官太他媽地厲害了!

女同學則徹底自卑了,從此斷絕了與胖子勾搭成奸的念頭,讓胖子痛惜不已.

胖子其實比這些學員大不了幾歲,同齡人之間的話題很多,漢克也是個老好人,只要訓練跟上,平日里再怎麼開他的玩笑也無所謂,所以,在學院數十個普通訓練營和十幾個特殊訓練營中,維修營的學員與教官的關系最好.

這本來是件好事,結果因為維修營的學員實在太維護胖子了,終于鬧出事情來.

加里帕蘭新招收的這一期學員的成份很複雜,數萬人里自然什麼樣的人都有,有家境條件特別好的,也有被稱為天才的,還有上過新聞的明星指揮官,槍林彈雨里闖過來的老兵,年輕難免氣盛,學校里向來的風氣是攀比,各種各樣地排行榜在無聊人士的推動下紛紛出爐,美女排行榜,技擊排行榜,運動排行榜,機甲排行榜,甚至還有富豪榜.

這些東西誰都經曆過,真過了那個年齡回頭看看也就一笑了之,誰也不會把這些虛名當真,畢竟是年少輕狂的產物.

可是當時畢竟看不透,上了榜的人或得意洋洋,或不屑一顧,恰好沒上榜的人或咬牙切齒,或也不屑一顧,假裝自己更在排行榜之上.

這些風云人物里面,最虛榮的或者最有實力的恰恰都在特種訓練營!可以說,特種營是加里帕蘭學院的精華彙粹,各個系的尖子都有,而這些尖子進了學院以後,最丟臉的事情莫過于軍訓剛開始的那段訓練.

他們想起來自己都臉紅,那些把自己捆紮成S*M公主的,更是想用帶子把自己勒死.

自己丟臉沒什麼,問題是維修營的那個胖子實在可惡,如果不是當時維修營的隊列訓練正好結束,搶救及時,這胖子能笑死在那里,成為學院最轟動的新聞.

凱瑟琳也在特種訓練營,她覺得自己逞強非要來參加男子特種營的訓練根本就是有生以來作的最愚蠢的決定,偏偏還遇上了那個死胖子!

上次死胖子東倒西歪地在女生堆里擠來擠去,兩個胳膊肘有意無意吃豆腐的帳還沒算,沒想到現在又成了冤家對頭,是可忍,孰不可忍,這樣猥瑣的淫蕩胖子就應該拿來人道毀滅.

這樣的想法在特種營里空前高漲,大家一拍即合,大有英雄惜英雄,終逢知己地感覺.

所以,平時訓練間隙休息的時候,老有人站在離胖子不遠的地方大聲說話,話里話外的內容無非是挑釁或損人而已,胖子也不想跟這幫沒見過世面的小子一般見識,只憨憨地充耳不聞,全當放屁.

他覺得無所謂,可在學員們聽來,這些話就有些刺耳了,一些與胖子特別要好的學員更是義憤填膺.

這天胖子正癱瘓在椅子上休息,忽然,大白兔同學跑了過來抓住他一陣猛搖,差點把胖子的奶給搖出來,胖子怕被大白兔同學亂晃地銅錘打死,趕緊站起來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大白兔同學打小養成了說話前先喘氣的習慣,岔腰挺胸一陣喘氣,等她的氣勻淨了,胖子快喘不上氣了.

臨死之前,胖子終于聽明白了大白兔的話,維修營和特種營打起來了!

這還得了!胖子拔腿就往營房外跑,一到訓練場,維修營和特種營兩邊正劍拔弩張地對峙著.

在地上還躺了幾個維修營的學員,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為什麼會打起來,胖子自然清楚,一時間又是感動又是生氣,這幫維修營里的男生沒什麼力氣,基本上是屬于頭腦發達四肢簡單的人物,但都不是什麼好鳥,一肚子蔫壞,頗對胖子的胃口,教官學員之間早已經是狼狽為奸一丘之貉.

這時候居然為了自己跟一幫特種兵學員打起來,胖子立即產生了一種護短的思想!

誰他媽敢欺負老子的兵!胖子推開人群擠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