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章 勇氣的答案

先去街道托管部消了自己家的托管,胖子拿回了家里的鑰匙.

出租車很快到了九一九號街口,提著包下車往東走了兩百米,便到了小區門口了.

田行健站在小區門口有些感慨,這是一個中型聚居區,自己在這里出生,在這里長大,再回來難免心情複雜.

剛走進小區大門,迎面而來一個老頭,老頭看了胖子一眼,一開始沒注意,剛扭過頭去覺得不對又把頭轉過來仔細的盯著胖子看.

終于,老頭恍然大悟,指著胖子激動地說不出話來,眼見這老頭就要心肌梗塞呼吸停頓,忽然,如同一尊複活的雕塑,老頭飛快地往小區里跑去,一邊跑一邊叫:"胖子回來啦,胖子回來啦!"

胖子熱淚盈眶,這些,都是看著自己張大的老鄰居老街坊啊,從小待自己如同親生兒子一樣……

最後聽見老頭淒厲的叫聲:"家里有閨女的!千萬別洗澡!"

然後就聽見無數聲關門的聲音,整個小區…清淨了,白茫茫地一片,鬼影子都沒有,只有一片樹葉在關門聲中悠悠地從胖子眼前飄落.

胖子淚流滿面,名聲被搞臭了啊………

田行健打小住在這里,跟一只小黃鼠狼住在雞窩里似的,死皮賴臉卑鄙無恥,誰家有漂亮閨女他一清二楚,只要人家一洗澡,這賤人一准兒去偷看,防范再嚴密也沒用,這家伙什麼花招都有,平日里又愛擺弄些機械電子的玩意兒,掏牆打洞,竊聽偷窺.十八般武器輪番上陣花樣百出.

小區里的街坊,就差把浴室改成密室了.

誰會把這樣的小王八蛋當自己兒子看,抓住偷窺現行了打起來倒是跟打兒子似的.

唯一有女兒還敢跟這小王八蛋打交道的,就只有安爸了,不過,安蕾一家後來還是搬走了,花了點錢買了一條街外的房子,搬了家,總算離危險遠了些.胖子一直挺遺憾,安蕾洗澡的時候看起來多動人,她要還住這里,誰有工夫看別人家的女孩子?

擰著行李悻悻地回到家,一屁股坐在客廳沙發上,胖子越想越氣憤,叫道:"媽的!很稀罕麼!一幫沒見識的白癡!你們家的那些個沒發育的有什麼好看?再好看有安蕾洗澡好看?"

"田蜜蜜!你…"廚房門開了,羞得滿臉通紅的安蕾走出來,身上系著圍裙,手里提了一把菜刀.

正跳著腳叫囂著安蕾洗澡比誰都好看的胖子回頭一看,頓時魂飛魄散.

畢竟只隔了一條街,這房子安家也有鑰匙,胖子不聲不響地去當了兵,直到安蕾的父親快去世的時候,才發現這房子空著.平日里安蕾的媽媽總會抽時間過來,幫他打掃一下,畢竟托管處沒那麼盡心.

安蕾從軍校畢業後,分配到了首都情報局,這次是安蕾在米洛克新認識的好朋友尤娜給她打了電話,這才知道田行健要回來.

為什麼回來,安蕾自然比誰都清楚,心里一高興,找母親要了鑰匙想給這死胖子做頓飯,畢竟打仗受苦,恐怕家里的飯菜胖子有些日子沒有享受過了.

誰知道正在廚房里做飯,就聽見外面胖子氣急敗壞的聲音,只羞得安蕾面紅耳赤,來不及把刀放下,就打開門沖了出來.

萬幸安蕾性子柔和,雖然又羞又惱,卻始終沒有揮刀亂砍,胖子方能逃過一劫.

吃完飯,安蕾的臉上紅暈還沒有消退,正收拾碗筷,卻看見胖子一臉鬼祟地擺弄著一些儀器,情報局出身的安蕾哪能不認識這些玩意兒,雖然簡陋些,卻是裝上微型能量塊就能用的竊聽偷窺的器械.

安蕾啼笑皆非,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家伙,腦子里到底裝了些什麼,他居然能成為聯邦英雄,這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

下午,安蕾開車帶田行健來到了安爸的墓前.

田行健看著墓碑上安全這個名字,終于明白,這位如同父親般的人真的離開了.

這個事實真正擺在自己眼前的時候,田行健覺得還是無法接受,他在這個人的墓碑前跪了下來,仔細地凝望著墓碑上的照片.

記憶中的安爸是一個沒什麼脾氣的好人,他是一個公司職員,一輩子過得安安穩穩,胖子小時候一直覺得他應該叫安穩.

安爸的膽子也不大,這一點爺兒倆倒很像,不過,無論在誰的眼里,安爸都是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提起安全,街坊鄰居再挑剔的,也都得說個好.

童年時候,失去父母的田行健幾乎是在安家長大的,安爸對兩個小孩的關心已經到了無法形容的地步,所以小區里經常能看見一個有些發福的中年胖子追在兩個小孩身後氣喘籲籲地喊:"小心點,別跑快了,安全第一."

胖子打小就沒出息,他怕任何沒有見過的東西,怕狗,怕老鼠,怕卡車的喇叭,怕打雷,怕坐運輸艦,就膽子來說,他連安蕾也不如.

每次安爸教育胖子說男孩子膽子要大的時候,安媽總會取笑他,說安爸到現在還怕打雷,一打雷就用被子蒙腦袋.安爸就會惱羞成怒地說,去去,別搗亂,我這教育小孩子呢.安媽就笑,說你哪天不蒙腦袋了再來教育孩子.

這些往事如同電影一般在田行健的腦海里放過,看著照片上微笑著的中年男人,他淚如雨下.

記憶深處,小時候安爸的話終于浮現在了腦海.

"小健,你看,一個男人的勇氣,不在于他是否有恐懼,一個膽大包天,卻不願意承擔責任的男人,就不配做一個男人."

"所以,男人的勇氣是責任!對朋友,親人的責任."

"這種責任,是面對恐懼的時候,也無法放棄的責任,當一個男人承擔起這些責任面對恐懼而不放棄的時候,那就是勇士,擁有真正勇氣的戰士!"

"老安,孩子看電影呢,你很煩哦!"這是安媽的聲音.

"是啊,爸爸,我都聽不清楚電影里說什麼了!"這是安蕾的聲音.

"你們兩個!這麼有教育意義的電影,應該給小健好好講講道理,別搗亂!"

"阿健,你天生膽子小,這是天性,但是膽小也能成為勇士!現在不明白不要緊,終究你會有明白的那一天!"

"嗯!"當時候的自己被電影中勇士的戰斗所吸引,心不在焉.

眼淚,在回憶中如同開了閘的洪水,止也止不住.

田行健終于明白,膽小不是錯,男人的勇氣不在于能爬多高,不在于能有多麼不怕死,有多麼好勇斗狠.而是面對未知的恐懼依然肩負責任.

賺錢養家,是一種責任,保家衛國,也是一種責任.

當責任感大于恐懼,人就會無所畏懼的直面所有威脅,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一個勇士!

安爸,就是這麼一個平凡膽小卻將責任看得比生命還重的勇士.

在這一刻,膽小鬼田行健終于找到了早已經得到的答案!

照片上的中年男人微笑著,平凡,卻有一種男人的威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