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八章 第二枚勳章

貝爾納多特笑著對田行健道:"中尉,拉塞爾將軍非常欽佩你在軍事上的才華,總統和米哈依洛維奇將軍也想見見我們的聯邦英雄,所以,請你過來跟大家聊聊.另外……"

貝爾納多特和米哈依洛維奇上將對視一眼,笑道:"鑒于你為聯邦做的貢獻,我們希望在作出對你的嘉獎決定之前,聽聽你的意見,看看你有什麼要求."

田行健一時有些恍惚,安蕾的話又浮現在腦海.

"告訴我,你為什麼來當兵?"

曾經以為自己知道自己為什麼來當兵,可是現在呢?嘉獎,升職?這些是自己想要的麼?

真要升了軍銜,到了少校以上級別,按照聯邦的規定,若非身體和年齡問題,否則,在戰爭期間是不允許退役的!

他又想起了加里帕蘭熱鬧的街頭,他真的很想把退役兩個字脫口而出,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他忽然想起了安爸,那個對自己失望的父親般的男人.

看著上將詢問的眼神,田行健微微搖了搖頭道:"我還有一個問題沒有弄明白,這個問題困饒了我很久,嘉獎和升職我都不要,如果一定要給的話,我希望隨便給個什麼勳章,再給我一段時間的假期,我想回首都看一個人."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盡管這個中尉這樣奇怪的請求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可是,這世界真正有不喜愛權勢,名譽,金錢,地位的人麼?

尤其是這麼一個功勞比聯邦所有人都大的軍事天才!他絕對是軍事天才,聯邦的未來之星!

若說第一次看透拉塞爾的計劃是巧合,第二次呢?

敵後行動,無論是帶著兩百多名聯邦士兵千里跋涉逃出生天,還是從神話軍團手中成功營救拉塞爾,又有幾個聯邦士兵做的到?

這位軍事天才,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總能感覺到他的內心里充滿了矛盾.他已經得到了一枚紫色自由勳章,聯邦還有什麼勳章比這一枚更榮耀?

假期也能作為嘉獎麼?別惹人發笑了,別說一段時間,就算放他一年兩年都沒有問題!

貝爾納多特和總統,米哈依洛維奇三個人對視一眼,一時間有些遲疑.

聯邦實在太需要英雄了,從開戰開始,總統辦公室和最高統帥部就定下了塑造聯邦英雄的策略,而眼前的這個人,絕對是英雄的最佳人選!

可是,偏偏他就是不願意,不配合!他好象很反感成為英雄,成為萬眾矚目的英雄,他和戰爭,和這些榮耀不相干,這樣的人怎麼可能配合好宣傳,勉強拉出去,也會被指責位冒牌的假貨!

總統在苦笑,這樣的一個家伙,說是軍事天才吧,說是英雄吧,聽貝爾納多特說起他怕死討饒的笑話,也讓人啼笑皆非.若非這一點,貝爾納多特也不會把他發配到前線,他也不會立下這麼多不可思議的功勞.

宣傳部已經花了很大的力氣,對但凡有些成績和功勞的青年才俊大肆宣傳,可是這些人離聯邦英雄的距離還很遠,更有些只是曇花一現,運氣不好的,甚至已經在戰場上送了命!

無論如何,不能放棄,無論他有什麼問題,都要解決掉!神秘的連長,神秘的軍事天才,已經調高了民眾的興趣,不用宣傳,只需要把他的名字公布出去,就能引起一場轟動!

總統和兩位上將也顧不得其他的,站起來在窗邊低聲討論了半天,終于下了決定,田行健,將作為軍部重點培養對象!給予這位聯邦的未來之星一個特殊的地位,作為紫色自由勳章雙勳章獲得者,他將可以參加任何級別作戰會議,並可調閱任何權限的機密文件!只要他主動查閱了某一份絕密文件,那麼,在不在軍隊干也由不得他了,這仿佛是個笑話地一招,還是從博斯威爾那里學到的.

田行健不知道自己被這些政客們算計了,他接受了又一枚紫色自由勳章,對于能夠調閱機密文件和參加高級別軍事會議,胖子完全沒興趣,倒覺得如果兩枚勳章可以在退役以後拿兩份國家補助的話,也許更實在.

除此之外,他還得到了一個月的假期.

當田行健敬禮准備離開的時候,在一旁沉默了很久的拉塞爾忽然道:"等等!"

拉塞爾看著田行健道:"我知道你有什麼疑惑!我能給你答案,但是,我有一個要求,你要作我的學生!我將毫無保留地把我的軍事知識傳授給你!你有這個能力成為聯邦最優秀的軍事家!甚至!比我更優秀!"

將軍們簡直欣喜若狂,拉塞爾是誰,名將啊!這是聯邦到現在為止才能在國際上排得上號的軍事家!之所以給拉塞爾三大軍事學院聯合首席教授的名譽,就是希望能有這層關系讓他把他所知道的教授給聯邦的軍事學員們!

現在,他居然自己就提出來了,這簡直讓人喜出望外.

田行健看著拉塞爾,越看越不順眼,以前第一次看見他照片時那種成為天生朋友的感覺已經記不清了.

胖子微笑道:"你很優秀麼?我對你的那些東西不感興趣,我想學的,你教不了我!至于我的問題,答案我要自己找!"

胖子轉身拉開門離去,留下了張口結舌的拉塞爾,和一屋子懊惱不已的將軍.

回到宿舍,用水洗了洗臉,田行健頹然地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那里面的人仿佛是另一個陌生人,正一臉冷笑地看著自己.

從將軍堆里走出來,又一次得到了自己不想要的東西.

在這一刻,田行健迷失了,自己參了軍,不但參了軍還打了仗,甚至得到兩枚紫徽自由勳章,這能代表自己已經有足夠的勇氣了麼?

當安蕾問自己為什麼參軍的時候,自己和現在同樣迷茫,為什麼?為了尋找自己所失去的,失去的什麼,安蕾,勇氣?

勇氣,自己找到了麼?

鏡子里的那個人在冷冷的看著自己.兩枚勳章,就能面對安爸的在天之靈麼?

什麼是勇氣?

田行健痛苦地把頭埋進了水池.

他准備回到首都,去看看安爸,在他的墳前,也許能夠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