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七章 低嶺叢林行動(二)

沒有一點燈光,數百台機甲沙沙地走在大雨傾盆地叢林之中,從機甲的夜視儀上看去,眼前的環境都失真了,綠的紅的一團團的色彩晃得人眼花.

山脊開始延綿向下,[邏輯]足掌前六後三的九個防滑機械釘彈了出來,每一步都翻起不少泥土,在泥濘地泥土上踩出一道道深深的足印.

看見這麼破爛的機甲忽然沒了聲音,行走的時候比一只貓還輕盈安靜,跟在胖子後面的猛虎特種兵們都嘖嘖稱奇.

半個小時以後,隊伍終于進入了幾個高高突起的山脈之間,隊伍壓縮了陣型,幾輛[天線]同時打開了信號屏蔽.

在遠處炮火的襯托下,胖子覺得山坳里有一種不同尋常的安靜,他不知道的是,這時候的加查林帝國軍已經亂做了一團.而神話軍團,已經先他們一步進入了山坳!

這條惡狗的動作遠比預計的要快,在接到帝國皇室親自下達的命令之後,他們一面維持著參與加羅山戰區的進攻,不讓指揮部察覺異常,一面偷偷派出了兩個連的[魔虎]和一個排的[金剛]執行逮捕拉塞爾的任務.

即便如此小心翼翼,神話軍團的動向還是引起了拉塞爾的注意,這位帝國上將原本的計劃就是將這只皇室的忠實走狗用添油戰術一點一點的消耗掉,所以,他特別的交代哈米德一定要盯緊神話軍團.

神話軍團的異常情況出現半個小時以後,哈米德發現了神話軍團的前線進攻勢頭開始出現疲軟,也發現了一支神話小分隊正向低嶺叢林進發.

幾乎就在哈米德向拉塞爾彙報的同時,拉塞爾接到了一份自由戰線隱藏在帝國政治部內線的緊急報告.

這份報告讓拉塞爾足足有十分鍾沒有回過神來,他沒想到自己居然被勒雷聯邦出賣了,而且出賣得一點都不含糊,如此乾淨利落!

一個暴露身份的間諜,幾句話,就將自己的全盤戰局一切打算都化為了泡影,還沒有落下一點可以指責的話柄!

他用了好長時間才明白過來,兩個人之間並非只有朋友和敵人的關系!在某些時候,朋友可以成為敵人,而敵人也可以成為朋友!

軍事上自己可以把兩個國家都玩弄于指掌,迂回穿插隱藏意圖是自己的優勢,那是在地圖上的炮火中的橫掃八荒.

可政治上,自己還不是這些資深政客的個兒,指鹿為馬笑里藏刀那是人家的本事,是人心里的口舌中的縱橫四海!

自己在利用勒雷聯邦,聯邦何嘗又不在利用自己?互相之間說得再好聽如意算盤撥得再響,沒有真正的利益,人家聯邦也不是傻子,這些政治旋渦中的政治家誰比誰笨?只要有利益,無論什麼朋友,隨時都可能被出賣,這就是政治!

勒雷聯邦的政治很簡單,一切,都為了國家利益!

一個小小的抵抗組織,政治經驗還是太少了啊,如果能夠把政治意圖隱藏的再深一些,如果自己不是那麼急著想抓住這最後一個對手來消耗帝國軍的實力,如果自己一開始就和聯邦開誠布公地合作,也許這樣的情況就不會發生.

想明白了,拉塞爾哈哈大笑,他很欽佩勒雷聯邦的政治家們,這些家伙看地圖不行,腦子里打算盤個比個的精!

拉塞爾絕對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當報告在火光中燒成灰燼的時候,他已經放下了包袱,不再是一個渴望新秩序的自由戰線首領,也不再是一個帝國受人尊敬的上將.只要逃到聯邦,還有重新開始的可能,只不過沒了上將這個招牌,起點低一些罷了.

他毫不猶豫地接連下達了數道指令,親信衛兵首先扣押了加查林帝國軍前指的所有人員,包括兩個中將副手在內,立即槍決!同時把還蒙在鼓里的帝國部隊統統調上了前線,而隱藏在軍隊中的自由戰線戰士則開始秘密集合,做好集體向勒雷聯邦的控制區機動的准備.

皇室的命令同時也傳到了千里之外的米洛克總參謀部,一幫平時只負責推演和計劃的參謀正在震驚中無所適從,一份拉塞爾向全軍發出的通告擺在了他們的面前.

這份通告宣稱,神話軍團抵受不住勒雷聯邦的誘惑,已經在前線倒戈,而叛國者還包括拉塞爾的兩位中將副手,通告命令全軍發現以上人員立即就地擊斃.

參謀部手忙腳亂地發出了一份完全相反的通告,宣稱接到皇室手令,帝國上將拉塞爾已經叛國,他的職務就地解除,並命令所有帝國軍隊一旦發現拉塞爾的行蹤立即將其逮捕.

帝國軍完全亂了,沒有權限的參謀部居然直接下達逮捕上將的命令,而總指揮部居然說神話軍團反叛,再加上拉塞爾在加查林帝國軍方崇高的威望,一時間前線各部隊如同被一場迷霧結結實實地籠罩住,誰也不知道究竟該相信誰,正在受到全面攻擊的防線幾乎是在這麼一瞬間崩潰了.

潰散的帝國軍被迫各自為戰,穿插的聯邦軍隊將其不斷的分割再分割,整個米洛克星戰局亂成了一團理不開的麻!追擊的,潰散的,哪里都有!

當神話軍團的機甲進入山坳的時候,拉塞爾已經在一個警衛連的保護下,開始了他的逃亡.

在神話軍團的身後,聯邦的營救隊伍在田行健的帶領下也走進了這塊山脈圍成的坳地,這塊山坳太大了,而且植被特別濃密,全是原始的叢林,幾百輛機甲撒進去,連影子都看不見.

田行健要過了指揮權,走在隊伍的最前面,[邏輯]的全息雷達已經開到了最大的功率,這里如果遇見敵人的話,就是一場狹路相逢的遭遇戰,誰先潰敗,誰就完蛋,這樣的環境中沒有可能有第二次重新整隊的機會.

對于一個參謀要過指揮權,斯圖爾特有些不痛快,要不是出發前上面再三交代一定要聽從這個胖子的指揮,他一定讓這個又白又喧的胖子知道,特種兵干的活不是什麼人都能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