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六章 低嶺叢林行動(一)

斯圖爾特好象是個閑不住的家伙,見胖子不說話,轉過頭去跟另一個特種兵聊天,聲音大的全機艙都能聽到

"奧尼爾,你現在在戰火里的排名多少了?"

胖子一聽到戰火兩個字,立即知道這幫家伙肯定每天在戰爭模擬網絡里混的,豎起耳朵聽那奧尼爾怎麼說.

奧尼爾道:"別提了,一萬以後一百萬以前的水平都差不多,咱們營里大多數排名都在八萬左右,我現在最高,一萬五千多!"

斯圖爾特哈哈笑道:"老子比你強,現在快進一萬二千了!"看奧尼爾的臉色不好看,斯圖爾特假惺惺地安慰道:"不錯了,畢竟是上億人參與的國際網絡,能排到一萬多證明咱們猛虎的技術還行."

中尉連長奧尼爾看來並不怎麼尊敬這個怪物般的營長,嗤之以鼻地道:"行個屁,好多高手還沒來呢,就這樣前一千名里也沒有一個是勒雷的!可惜S*M01314打了一場就不見了,不然,我估計這家伙能進前一千."

胖子一呆,心道:"怎麼提到我了?這幫家伙跟我交過手?"

一提到S*M01314機艙里立即如同被炸了窩,特種兵們七嘴八舌議論紛紛,有罵的有贊的,罵的尖酸刻薄,只聽得胖子渾身上下青一塊紫一塊,贊的則慷慨激昂獻詞如潮,聽得胖子眉花眼笑興高采烈.

斯圖爾特估計在S*M01314面前吃過虧,氣道:"那小子簡直就不是個人,媽的,以前在內網的時候,老子跟他打,結果他用工兵炸彈炸了整整一塊山下來,把老子活活壓死!這也就算了,進了國際網,這家伙至少搶了我二十個零件,我靠,查了好久沒查出這個人是誰,要被我給抓住……嘿嘿."

田行健心驚膽戰地看了看這怪物的體型,臉上的肉抽抽著轉過了頭,冤家路窄啊.

運輸艦在戰機的護航下開始向目的地飛去,機艙里熱鬧地象一個市場,田行健看著這些吹牛打屁的猛虎特種兵,一時也不知道這些沒怎麼上過戰場的家伙到底哪里來那麼大勁頭,好象是在進行一次旅游,沒看出有緊張的樣子,第一次上戰場也這麼牛,猛虎特種兵的確有那麼幾手東西.

一個多小時以後,運輸艦的系統廣播里傳來了艦長的聲音,運輸艦將在二十分鍾後進入目標區域,三十分鍾後到達空投點,請大家做好准備.

機艙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看著這些表面上若無其事的家伙紛紛起身上廁所,或者坐在那里心神不甯,胖子就心里偷笑:"老子還以為你們的神經都是鐵打的尿包都是合金的,原來一個兩個都在充好漢."

十分鍾後,大家開始陸續進入自己的機甲,等待空投,這幾分鍾是最難熬的,時間仿佛停滯了一般,機艙里面已經能聽到炮火的聲音,幾支聯邦隊伍已經穿插到了低嶺叢林的外圍,正在和加查林帝國軍交火,爆炸聲此起彼伏,火光把運輸艦的舷窗映得通紅.

田行健最後一個登上了機甲,隨著空投的綠色信號燈亮起,一個營的猛虎特種兵如同下餃子一般從幾個彈射口噴射而出,黃昏的天空中,如同被人猛地撒了一把豆子,數百輛身高數米的機甲密密麻麻地呼嘯著墜向地面,隨著助推器的功率加大,轟鳴聲中,天空中的聯邦機甲紛紛如同被吸入神燈的天神般迅速地向第一輛機甲的著落點聚集,一個接一個的降落後迅速散開呈警戒線布防.

"動作迅速,各斯其責,猛虎特種兵的訓練還是很嚴格啊."田行健在空中看著這些由于聯邦兵力緊張而臨時抽調來的特種兵,心里總算有了一點底.

隨著田行健最後一個降落,猛虎營長斯圖爾特一聲令下,近四百輛勇士領導者開啟了潛行模式,兩個班的機甲在隊伍前方尖兵位搜索前進,左右和身後各有一個班的機甲擴展出近一公里的位置為主力做警戒,猛虎特種營迅速而無聲地開始向目標前進.

田行健緊緊地盯著機甲電腦上的地圖,這條線將穿過低嶺叢林側翼的這處叢林,然後沿著山脊切入叢林深處的一個山坳,根據情報,約翰中校非常確定敵人的前線指揮部就隱藏在那里的某一個地方,這個山坳的范圍很大,具體的方位無法確定,只有通過特種兵的敵後搜索把它給找出來.

胖子咂了咂嘴,說起來好象挺容易,如果不是前線的勢態迫使帝國軍無暇他顧,如果不是目前的制空權掌握在聯邦手里,如果不是動用了一般不會動用的情報人員,要想知道人家的指揮部大概位置都非常難,尤其是一個帝國上將的指揮部!

即便這樣,這些臨時隱形指揮部也通常都隱藏在地下,而且會有無數的虛假指揮部分布在這里,搜索的難度也很大,要是再遇上從加羅山回來執行軟禁命令的神話軍團,那可就熱鬧了.

隊伍很快穿過了降落中心點所在的叢林,沿著緩坡向上跋涉,低嶺叢林是一片丘陵地帶,和高嶺叢林高大的山脈不一樣,這里的丘陵如同一個個巨大饅頭包,只有中心位置才有幾道高高拔起的山梁.

踏上山脊,濃密地叢林隱藏了隊伍的行跡,一輛接一輛的機甲在潛行模式中靜靜地走著,遠處不時傳來巨大的爆炸聲,槍炮聲密集成一片,胖子向左邊看去,地平線外的中心戰場已經是火光沖天,夜色已經完全降臨了,天空中的烏云在爆炸地閃光中忽隱忽現.

四面八方的聯邦部隊有指揮有計劃地穿插著,把遍布近十萬平方公里的各戰區帝國軍主力分割包圍,整個米洛克星球已經吹響了聯邦軍的反攻號角,敵後的被包圍城市幾乎同時發動了攻擊,帝國軍早已經捉襟見肘地兵力再也無法通過進攻來實現欺騙,魔術師的秘密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現在,沒有了統一的指揮,也沒有了後勤補給通訊協調,帝國軍只能作困獸猶斗垂死掙紮.

黑夜中,一顆豆大的雨點落在了機甲身上,發出一聲清脆地響聲,緊接著,爭先恐後地雨點密密麻麻地落了下來,幾秒鍾的時間,田行健眼前就成為了水的世界,瓢潑大雨傾瀉而下,樹葉被大雨打得劈啪做響,而地面,也逐漸泥濘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