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四章 男人真是下半身動物?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拉塞爾會落到這個地步,不過田行健對這樣的殺戮藝術家沒什麼好感,只不過,軟禁這樣的人物,在米洛克星球只有一支隊伍能夠執行,那就是加查林皇室的直屬特種兵部隊,神話軍團,一條凶猛而忠實地惡狗!

要去又一次面對神話軍團,田行健心里有些不安,面對這樣危險的敵人,說不怕那是假的.他看了看安蕾,她的眼神似乎很複雜,田行健在心里歎了口氣,他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實驗室,[邏輯]是自己活著回來見她的最大保障.

看著田行健走出辦公室的背影,看著他消失在走廊拐角,安蕾的心終于亂了,將軍們在說些什麼她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這麼危險的任務怎麼會選中了他?

在安蕾的心目中,這還是一個自己從小保護著的小男孩,他和戰爭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她從來沒有想象過見到他身處漫天戰火中的情形.

安蕾一直以為自己會很平靜,事實上在看見田行健的那一瞬間,她也很努力的做到了,可是,隨後而來的沖擊一個接一個,這個被深深埋藏在心底,在漫長的時間流逝中幾乎快要忘卻的男孩不但成長為一個異常優秀的軍事參謀,還是一位紫徽自由勳章的獲得者,更讓人驚訝的是,他還是特種兵,一位從敵後曆經艱險將二百七十名戰俘一步步帶出來的聯邦英雄!

安蕾覺得自己再也無法保持平靜了,以前的種種都浮現在腦海中,那個青梅竹馬的人兒,終于成長為了一個真正的男人!

安蕾有些恨自己,她不稀罕這個人的什麼勳章功績,她恨自己為什麼在失望中離他那麼遠,沒有和他共同經曆他所經曆的一切!他到底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經曆了多少磨難?

她的心無法抑制地隱隱作痛,原來自己可以對一個人心疼到這樣的程度,這個討厭的傻子,終究還是自己最在乎的人啊!

更讓安蕾不能接受的是,忽然間,這個讓她平靜的心再度泛起波瀾的人要從身邊離開,去執行一個危險到極點的任務,那種慌亂讓她無法自持,在幾位將軍詫異地眼神中,安蕾拉開門沖了出去.

田行健走出了前指大門,身後一陣急促地高跟鞋聲讓他猛地回過了頭,一個女參謀急匆匆地從他身邊跑過,將手中的文件交給門口一輛飛行車上的士兵道:"趕緊送去!"

飛行車呼嘯著沖了出去.

田行健苦笑著搖了搖頭,順著前指大樓向實驗室走去,當安蕾走出前指大門的時候,他的身影已經拐過了牆角.

安蕾稍微想了一下,走向了相反的方向,當她終于迷失在學院碩大繁雜的校區大樓之間時,一種莫名地委屈襲上心頭,忍不住蹲下身子哭了.

[邏輯]的初步改造幾天前就已經完成,米蘭正在做著最後的工作,剛才在電話里,她的父親告訴她實驗室已經確定將在三天後撤到首都軍事學院,她想在自己離開以前,為田行健做一點事情.

所有最好的材料都被米蘭近乎奢侈地用在了[邏輯]身上,雖然還有幾項研究沒有實現,但是生物兩態金屬的瞬間變形已經經過了嚴格的檢測,而安裝在[邏輯]身上的電子攻擊設備雖然不是當初研究的那一套,但是功能同樣比[天線]更具有侵略性!

雖然離子光刀還沒有最終成型,但是早已經設計好的一把機甲用超遠距離能量狙擊炮被制造了出來,這門炮可以在幾公里外擊穿普通機甲的坐艙蓋!

胖子輕輕地走進了米蘭的實驗室,他的心情很複雜,見到安蕾以後,他的整個心都被安蕾的一顰一笑所占據,而自己對米蘭,對美朵,對妮婭,那些曖昧地情緒顯然很不負責.

好男人田行健一走到米蘭的身邊,再一次看到米蘭領口里的美麗風光,思維立即被下半身所左右了.

媽的,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胖子一邊在心里罵著自己,一邊掂起腳尖伸長了脖子瘋狂地偷看!

好白啊!

嘖嘖!又白又嫩!真想咬一口!

胖子的口水滴在了米蘭的領口里面!慘了!

很顯然,當胖子的樣子落入抬起頭來的米蘭眼中時,他遭遇了戰爭以來最危險的一次追殺.

迫不得已,胖子干脆一把將米蘭抱住,用自己的身體把她壓在桌子上無法動彈.

一接觸到田行健的身體,米蘭就沒了力氣,整個身子軟軟的,火熱柔媚,豐滿的胸部積壓著田行健的胸口,摩擦中凸起兩顆硬硬的小點.

女人的思維實際上很奇怪,只要她喜歡的人,再怎麼樣都無所謂,對這個芳心暗許的男人,米蘭一接觸到他的氣息,便實在興不起抵抗的念頭.

輕輕用柔軟的雙手摟住胖子的脖子,聽見這個呆頭呆腦的家伙還在語無倫次地試圖解釋自己的猥瑣行徑.米蘭不禁白了他一眼,心里暗暗嗔道:"難怪妮婭恨得他牙癢癢,這個呆子喲!"

羞澀地把頭埋在胖子的懷里,米蘭輕輕道:"死人,怎麼又過來了,我剛才已經給父親打了電話了,他說三天後會有一艘運輸艦來接我們."

唉,演《鐵血柔情》的後果!胖子一邊體會著懷里柔軟嬌媚的身軀,心曠神怡.一邊罵自己簡直不是個東西,媽的,男人怎麼會見一個喜歡一個,這他媽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老子這麼傳統的好男人也不例外?

尤其當一個女人完全把她的心靈毫無保留地交給自己的時候,胖子只覺得有一種責任,他應該保護她們,不讓她們再受到傷害,可是,安蕾怎麼辦?

難道自己真的和她有緣無分麼?

如果她早那麼一點出現,在營救美朵和妮婭之前,在自己無聊的跟米蘭產生曖昧之前,如果她一直陪在自己身邊,也許,自己真的會做一個好男人,永遠守著她,永遠不可能跟別的女人產生哪怕那麼一丁點的曖昧.

胖子最後得出了結論,**!我他媽就是一胖子,既不是柳下惠,最可氣的是,又不是三宮六院的皇帝!這不要了人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