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二章 軍事和政治(三)

第二混合艦隊關閉了空間跳躍推進器的能量儲備,其實,在指揮官下達這個命令的時候,大部分的戰艦已經這麼做了,他們不能看著牛頓艦隊孤軍奮斗,不能白白丟棄了這個由牛頓艦隊浴血奮戰經過犧牲換取來的空間跳躍點,他們說,既然地方艦隊把這里交給了我們,除非我們死,否則,絕不恥辱地丟棄他們的信任."

牛頓混合艦隊分成了兩個箭頭,他們沒有航空母艦,戰列艦也只有幾艘而已,大多數都是輕型巡洋艦和一部分基本上已經被淘汰的驅逐艦.

加查林帝國的巡洋艦分出了一個部分,准備將這些騷擾的聯邦艦隊擋在外面,將他們驅逐開,保持主力的陣型,沖擊駐守跳躍點的聯邦第二混合艦隊.

牛頓地方艦隊從開戰以來一刻也沒有停止的訓練顯現了作用,他們的艦隊在一聲令下之後如同炸窩般四散開來,負責驅逐的加查林帝國戰艦在這一瞬間失去了協同,當他們分配好各自的目標時,局勢已經不是剛開始的樣子了,這些狡猾的聯邦戰艦忽分忽合,用眼花繚亂的穿插吸引著帝國戰艦的火力,主炮在艦首,鎖定敵人的穿插讓帝國艦隊亂了套.

*************************

太空艦隊的戰報在第一時間被傳回了前指,這時候的地面戰斗已經全面展開,在幾支被包圍城市的防禦部隊投入反攻並相繼突圍之後,戰局終于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雙方以低嶺高地為中心,互相穿插,每一寸土地都在發生戰斗,而隨著第三公路和米亞里峽谷防線的聯邦防禦部隊的主動出擊,帝國軍在加羅山戰區的攻勢終于以可以察覺的速度逐步減弱,現在無論低嶺叢林的帝國軍隊怎麼做,都無法改變整個戰略上的劣勢,四面受敵.

貝爾納多特將軍在看到戰報以後,宣布道:"現在,我們基本上可以提前慶祝勝利了,敵人的地面部隊已經被我軍團團圍住,正在成監制地被消滅,而敵人的太空艦隊也落入了我們的掌控之中,第一混合艦隊已經占據了絕對的勝勢,第二混合艦隊已經做好了對敵人迎頭痛擊地准備,現在,只需要牛頓地方艦隊能夠拖住敵人的前進步伐,等第一混合艦隊結束戰斗,早已經回到勒雷中央星系的第三,第九艦隊從空間跳躍點忽然出現,加查林帝國的艦隊將遭受毀滅性的打擊!大家做好准備,各研究室的作戰計劃要更加仔細,絕對不能在最後關頭出現問題!散會!"

作戰會議結束了,貝爾納多特和幾位將軍很惱人地拉走了安蕾,回想著安蕾臨走時候看過來那清澈柔和的目光,胖子在原地站了半天,終于決定不放過這個機會,夢中情人既然已經出現,即便死纏爛打,也要把握住,戰爭時期,誰會知道下一秒鍾出現的事情?

機要秘書尤娜把田行健給擋在了辦公室外面,她面無表情的告訴胖子,幾位將軍正在處理一件非常緊急的事情,實在沒有空召見一位中尉.

死女人!鐵了心要進辦公室的胖子飛快地跑回了宿舍,把那枚紫徽自由勳章給找了出來,再回到貝爾納多特

的辦公室時,正好遇見安蕾從另一件辦公室拿著一份文件走過來,兩人一對眼,田行健尷尬地笑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安蕾倒落落大方地道:"現在我有一點事情,一會跟你聊,好麼?"

田行健喜出望外,連連點頭到:"好好,我在外面等你!"安蕾淡淡地嫣然一笑,轉身進了貝爾納多特的辦公室.

胖子又歡喜又緊張,來來回回地在辦公室門口徘徊,度日如年,只轉得尤娜一陣頭暈,忍不住怒道:"田中尉,這里可不是你追女人的地方!早聽說你無恥,沒想到居然無恥之尤其!別妨礙我的工作,出去!"

田行健一愣道:"我怎麼無恥了?"

尤娜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很漂亮,不過一張臉老是冷冰冰的跟誰欠她幾百萬似的,這是她擔任貝爾納多特的首席機要秘書的緣故,估計也是平日里聽別人說這個作戰部唯一的中尉參謀的壞話多了,這時候戰情正緊張,無論是幾位將軍還是自己,連同下面作戰部的參謀,都忙得團團轉,這個胖子居然敢在一個少校軍銜的機要秘書面前轉來轉去等著泡妞,是可忍孰不可忍,一番話沖口而出.

現在聽這胖子一問,到一時愣住了,剛才在會議室里,雖然不知道里面說些什麼,倒看見這胖子也在里面,機要秘書有幾個眼力差的?況且只聽說這胖子無恥下流卑鄙,反正不好的詞就是安裝在他身上的,平日里看著這人的猥瑣樣子倒也貼切,無風不起浪嘛,私底下也頗鄙視這家伙,可真要說人家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無恥事情,倒一件也沒有.

見尤娜囁嚅著說不出來,田行健也不和她一般見識,這時候要走是不可能的,干脆把勳章拿出來往胸口一別,在尤娜瞠目結舌不可思議的震驚眼神中,敲響了貝爾納多特的門.

"進來!"辦公室里傳來了上將的聲音,田行健進了辦公室一看,幾個將軍和安蕾圍在辦公桌前商量著什麼,見田行健進來,安蕾不由得啼笑皆非,這個人,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還和以前一樣,只要他想,哪里都死皮賴臉地闖進去.

安蕾正又急又惱地給胖子使眼色,卻發現包括貝爾納多特在內的幾位將軍們一看見田行健,立即站了起來舉手敬禮.

安蕾差點暈過去,認真的看了一眼那個還是一臉無賴樣子的家伙,這才發現在他的胸口,別了一枚紫徽自由勳章!

"天啦!"安蕾捂住了自己驚訝的嘴唇,這枚勳章怎麼可能佩帶在這個傻子的身上?

貝爾納多特上將笑著招了招手道:"田中尉,你來的正好,有一趟任務我們正想找你呢."

胖子一邊大義凜然地道:"是,將軍."一邊偷偷地挪動到了安蕾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