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一章 軍事和政治(二)

第一混合艦隊的巡洋艦和戰機混合集群終于在損失了百分之四十的戰斗力後,將敵人的戰列艦本陣擊潰,這是一場慘烈的戰斗,雙方都在拼命的攻擊敵人的本陣,最終,加查林帝國艦隊的一艘航母在攻擊中被摧毀,航母爆炸綻放地絢麗煙花徹底瓦解了帝國艦隊的斗志,因為受到航母爆炸波及的,還有那艘隱藏在陣群中毫不起眼地旗艦!

沒有了統一的指揮,一些戰列艦趁著指揮信號還沒有從旗艦轉移到副艦的空隙中開始了撤退,這些戰列艦已經千創百孔了,艦艇上的帝國官兵完全被聯邦戰機和巡洋艦不要命的打法震懾!這些下等民族士兵占據了全員百分之六十的戰艦上,士氣在迅速地降低,當看見旗艦出現問題以後,一艘戰列艦甚至沒有等艦長下令,負責航向的上尉就趁著躲避炮火的時機,將艦艇轉了向,並且再也沒有回頭.

與此同時,駐守空間跳躍點空域的聯邦第一,第二,第八艦隊所組成的第二混合艦隊終于迎來了他們的敵人,這是一支由六支帝國艦隊組成的混合編隊,六艘航母的出現讓聯邦第二混合艦隊所有官兵倒吸了一口冷氣,敵人兩個小時前就已經出現在了距離本方艦隊三萬公里的區域,正在以每小時上數千公里的速度高速推進,兩個小時以後,敵人的先頭部隊將與第二艦隊接觸.

艦隊指揮官切爾中將在此之前已經接到了聯邦第一艦隊的消息,當知道第一艦隊已經被另一支帝國艦隊纏住的時候,切爾知道,這次只能靠自己了,聯邦的第三混合艦隊還在中央星域組建,沒有一星期的時間,絕對無法通過空間跳躍點趕赴牛頓星系.

加查林帝國是想畢其功于一役,這時候會出現這麼多的敵人,只能說明帝國軍趁著聯邦第三和第九太空艦隊通過公共星域返回勒雷中央星域補給的時機,將駐守在加利略星系的太空艦隊一半以上的兵力調派到了牛頓星系,沒有了聯邦兩支艦隊的牽制,他們便無所顧忌.而聯邦由第三和第九太空艦隊這時候,應該正在公共星系向首都的航行中.

擺在切爾中將面前的只有三條路,一條是全員戰死!另一條是在帝國艦隊還在上萬公里以外的時候全軍撤退,第三條路就是撤回聯邦中央星域.

最可靠的就是撤退到中央星域,但這同時也是最恥辱的選擇!一切的努力都白費了,無論是依然留在牛頓星系的第一混合艦隊還是米洛克星球的地面抵抗部隊,都不會再得到補給.再想打通這條空間跳躍通道,需要付出的,將是比以前更慘烈十倍的犧牲作為代價.

第一條路呢?雖然聯邦艦隊在最近的戰斗中已經提升了很高的戰斗力,可是,雙方的力量懸殊太大了,迎面而來的可是六支帝國艦隊組成的混合艦隊啊!殊死搏斗能爭取到的最大成果,將是己方全滅,而對方將損失百分之四十的戰斗力.

從選擇上看,似乎只剩下第二條路了,可是切爾知道,這一條路恰恰是最不可能選擇的,艦隊已經出現在了對方的雷達中,沒有足夠的時間不可能從對方的雷達上消失,就牛頓星系的環境來說,也沒有幾個能夠隱藏兵力的地方,失去補給,艦隊就成為了一條流浪在荒漠中的羊,敵人會一點一點的追上來,把整個艦隊一口一口的吃掉!

而且,第二混合艦隊沒有拖延一點時間就跑,這支帝國艦隊會立刻分兵,屆時,不但空間跳躍點拱手讓人,剛剛占據一點優勢的第一混合艦隊絕對無法逃過敵人的圍攻!

戰?還是逃?

沒人知道當時的切爾中將的心里到底在想什麼,也沒人知道如果當初他下達了撤退回勒雷中央星域的命令,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反正第二艦隊在指揮官的命令下擺出了一個防禦陣型,也被命令啟動了空間跳躍的助動裝置儲備能源.

每一分鍾都是煎熬!加查林帝國的艦隊還有不到兩萬公里了,旗艦的官兵們望著他們那皺著眉頭沉默不語的指揮官,心情複雜.

這時候,旗艦指揮室里負責雷達觀測的一位少校失聲叫了起來,在雷達上,敵人的艦隊減緩了速度,在他們的側翼,出現了一支艦隊.


這支艦隊正在以實際的方式幫助第二艦隊的指揮官做出決定,他們拖住了敵人的高速突進步伐,如同一支撲火的飛蛾,英勇的沖向了敵人.

他們並不愚蠢,在距離敵人火力的控制范圍以外,這支艦隊如同戲弄對手般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艦隊集體轉向,向敵人艦隊的後翼迂回!

聯絡的信號顯示,這支艦隊不是憑空冒出來的天兵神將,而是當初以極大的犧牲沖擊跳躍點的牛頓地方艦隊.

一支聯邦編制中的二流艦隊!

他們干的事情讓第二混合艦隊的所有官兵心神激蕩.

這支在空間跳躍點戰役中基本被打殘的艦隊主力只剩下了百分之三十,剩下的艦艇也個個帶傷.因為整體計劃的需要,他們一開始並沒有得到太多的補充,只是在其他主力艦隊被補充完畢以後,聯邦才將一些其他星系的地方部隊抽調了過來,組合成了新的牛頓地方艦隊.

現在這支艦隊正在給第二混合艦隊上課,這是一堂以熱血和生命為道具的演示課,題目叫犧牲!

牛頓地方艦隊犧牲的是生命,爭取的是時間!

第一艦隊正處于勝勢,現在需要的是時間,加查林帝國軍已經傾巢而出,在這個星系內,他們不可能還有其他的兵力存在,現在需要的,就是時間.

牛頓地方艦隊正在爭取時間,為第二混合艦隊,也為了第一艦隊能夠及時在戰斗之後趕來.

這樣的時間需要爭取多久?誰也不知道,第一艦隊很可能會在敵人的優勢兵力下遭遇失敗,失敗就意味著牛頓地方艦隊的犧牲將毫無價值,第二混合艦隊絕對不是眼前那支龐大的帝國艦隊的對手.

可以不作出這樣的犧牲麼?答案當然是不行.即使最終失敗,聯邦軍人也要為了那哪怕是萬分之一的機會而奮戰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