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章 軍事和政治(一)

拉塞爾搖了搖頭道:"戰爭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不可預料的事情太多,聯邦在米洛克星球的抵抗比以前更堅決,戰術也更靈活,我相信,這些缺乏實戰指揮經驗的聯邦將領已經逐漸成長起來了,況且,我不但派了普爾夏利夫去聯邦提醒他們,而且,我還在戰場上給了他們那麼明確的信號,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能知道整個計劃.只能做到這樣了,如果太明顯的話,那我們將暴露自己."

哈米德有些擔憂地道:"如果聯邦真的看到了這個計劃,對正義的自由戰線來說,當然是一場偉大的勝利,這得歸功于您,尊敬的阿爾加法爾,可是這麼大的失利,即使是您,恐怕對加查林那個該死的皇室也並不好交代啊,對您的名譽,對自由戰線長遠的發展來說,一定會有不好的影響,一想到這一點,我就很焦慮."

拉塞爾笑著擺擺手道:"哈米德,你只看到了地面戰場,但是你沒注意到,在外太空,還有一場戰斗,那就是我給帝國皇室的交代!"

哈米德遲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問道:"您是說…"

拉塞爾的目光越過了他,仿佛穿透了整個房間一直看到宇宙中正在慘烈搏殺的戰斗,看著兩支太空艦隊之間瘋狂傾泄的能量光彈,看著如同黃蜂般絞在一起的戰機,看著以生命為代價阻擋敵人炮火的戰列艦盾牌,看著以尊嚴為矛,刺入敵人戰列艦本陣的巡洋艦集群,他的聲音在為這場戰斗做注解:"自從我知道我的身份那一天開始,我就決心要消滅肮髒的等級制度,神保佑我,雖然我是一個混血兒,卻沒有留下肯太族的痕跡,只給了我一個維博族的外貌."

"阿爾加法爾,這個名字是我的父母留給我的唯一遺產,無論我是肯太族還是維博族,我只知道,我的父母因相愛而死!因保護我而死!加查林帝國皇室,將是我一生的敵人!"

"可是這個敵人太強大了,強大到我即使以現在的身份,也不能一舉推翻他!"

"所以我為它找到了一個對手,一個有能力殺死它的對手,在自由戰線足夠強大以前,我會像逗蛐蛐一樣,一直撥弄著它們,讓它們不斷地自相殘殺,而我,將在它們的戰斗中,贏取雙方投入的賭資."

"我會讓這場戰爭很快結束麼?不會!加查林帝國在地面戰爭的失利會通過太空中的戰斗挽回局面,聯邦第二混合艦隊不可能抵擋住一支由六支帝國艦隊組成的強大攻擊力,他們唯一的選擇是退回到勒雷中央星域,這時候,我就可以通過軍部繼續增加對米洛克星地面戰斗的投入,源源不斷的帝國士兵將彙集到這里,為了最後一舉占領整個牛頓星系而努力!"

"帝國的增援完成了,那麼,勒雷聯邦的太空艦隊應該也准備好了,無論是通過公共星域進攻加利略星系還是又一次強攻牛頓星系,雙方都會在我的指揮棒下重新開始新的戰斗,誰也不會贏得戰爭,他們會這麼一直撕咬著,直到我們建立新秩序的那一天到來!"

哈米德崇拜地看著拉塞爾,看著這個相貌平凡的男人靜靜地坐在那里,他覺得很幸運,隱忍了三十多年,從今以後的十年時間,將是他生命中最輝煌的一段,他跟隨著這個人,帶領肯太族和一些其他的下等民族,重新建立一個新的世界!

哈米德虔誠地伏下了頭.

************************

加里帕蘭軍事學院的前指會議室里,同樣鴉雀無聲,在經過長時間的考慮之後,貝爾納多特和幾位將軍達成了一致意見,首先下達的命令是位于低嶺叢林周圍呈扇形的敵後被包圍城市全面反攻.

這些城市的反攻將是一個信號,一個試探,如果分析正確的話,至少會有兩個城市的兵力突破包圍圈.

作戰命令已經下達了三個小時,會議室里的人包括田行健在內,都有些忐忑不安,在陰謀陽謀漫天飛舞的戰爭中,他們由衷地感覺到一種脖子被別人掐住的惶恐,拉塞爾,這個加查林帝國的軍事天才,實在太可怕了.

田行健回想起了那本軍事家圖集,拉塞爾的排名並不十分靠前,那些超越了拉塞爾的,甚至排在首頁的軍事家們,又是一種怎樣恐怖的存在?

那種預感沒有錯,這些人是天生的亂世梟雄,他們不會在乎生命,他們存在的意義只是將殺戮演變為一種藝術,然後把這種藝術用鮮血展現給觀眾.這些人,將把這個世界撕成碎片!

門外傳來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貝爾納多特上將的機要秘書尤娜拿著一份文件走進了寂靜地會議室,她的一臉喜色已經宣告了結果,貝爾納多特幾乎是一把搶過了戰報,掃了幾眼後,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各位!我們成功了!"

會議室里爆發出一陣歡呼,一位將軍沖上去搶過戰報仔細的觀看著,另外幾位則大步走到田行健面前,拍著他的肩膀道:"好胖子!又立功了,這場仗打完,我們非得請你喝一杯!"

好胖子?田行健啼笑皆非地連連點頭.

安蕾靜靜地坐在那里,看著被幾位將軍包圍著的那個人,心里除了震驚,還有一絲甜蜜,除了自己的父親,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個傻子在她的生命里占據著多麼重要的地位.

那件事情發生以後,父親告訴她,田行健不可能永遠受到她的保護,他必須經曆,經曆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所應該經曆的一切,而不是在一個女人的保護下成為一個廢物!

每當她看見這個人干著傻事意圖引起自己的注意,她就感覺自己比他更難堪,更難受,也更失望.為什麼,他永遠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為什麼他永遠那麼傻?

在接到軍校的錄取通知書以後,她痛快地哭了一場,以她自己的性格,更願意成為一個舞蹈家或者一個教師,為什麼報考軍校,連她自己也不知道,或許,是為了替少年時那個逃跑的男孩完善人生吧,又或許,這是一種無聲的責備,也是告別.

自從進入軍隊以後,安蕾幾乎快要忘記這個人了,少年時情竇初開的記憶已經逐漸遠去,以他的性格,絕對不會和自己的人生軌跡再有任何交集,可是,沒想到他居然出現在了米洛克星,成為了一個軍事參謀,而且,是一個異常優秀的軍事參謀!

他為什麼會參軍?他到底做了些什麼?沒有讀過軍校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里成為一個優秀的軍事參謀?安蕾心里有一大堆的問號,她簡直迫不及待地想把那個人從將軍堆里拉出來,問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