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九章 阿爾加法爾

"幾天前,勒雷聯邦軍事情報局接待了加查林帝國中最大的反*政*府抵抗組織'自由戰線’的特使.對于這個組織,我想大家都不會陌生,這是一個由加查林帝國中的所謂下等人為了推翻皇室而自發組織的一個軍事組織,在加查林國內,已經發動了幾次起義,非常活躍."

安蕾頓了頓,繼續說道:"其實聯邦從幾年前開始,就一直對這個組織進行一些軍事援助,這是軍方為了拖住加查林帝國軍事擴張行動而采取的小手段.不過,由于這個組織的成員都是一些在加查林國內受歧視的民族,對這些民族的限制,使他們不可能成為校級以上的軍官,所以我們一直不知道他們的首腦是誰,只知道他在軍方高層擁有很高的聲望,這在想象中幾乎是不可能存在的,沒有哪一個有著崇高聲望的將軍會帶領一些其他民族的人推翻自己民族的統治."

又是一片嘩然,只要稍微有一點邏輯思維,都能聯想到這個首領就是被稱為加查林帝國第一軍事家的拉塞爾,他可是個維博人啊,在加查林帝國軍方的地位無出其右,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

安蕾等大家靜了靜,繼續道:"他們的特使傳遞了一個消息,消息說,由于前段時間聯邦看穿了拉塞爾對卡托斯峽谷的意圖,他們有理由相信,聯邦軍中有某位將領擁有足夠的軍事判斷力,能配合他們的行動,所以,那位神秘的自由戰線首領將在一次大戰役中給聯邦軍一個機會,這個機會他會創造出來,能不能抓住,就看聯邦軍的本事了."

第六研究室主任帕特上校忍不住問道:"這次的加羅山戰役就是他們所說的機會?"

安蕾遲疑了一下,看了看田行健,回答道:"如果從剛才田中尉的分析來看,我想沒有別的理由可以解釋拉塞爾這樣冒險行動的原因,況且,這個符號也很明確."

帕特上校追問道:"如果我們不能判斷出他們的意圖怎麼辦?"

安蕾道:"沒有辦法,特使說他們的首領是他們唯一的希望,絕對不能暴露,不可能有任何把柄留在這個計劃中,所以,這個機會只能我們自己去把握,如果沒有足夠的軍事分析能力,那麼我們也不可能成為他們首領可以配合的搭檔,這樣的情況下,他們的首領將從純軍事角度毫不猶豫地摧毀我們,絕不留情."

第四研究室的主任卡杜爾也忍不住了,急著問道:"拉塞爾這樣做有什麼好處?"

這個問題問到了最關鍵的位置,安蕾點點頭,微微一笑道:"加查林帝國是一個軍事至上的國家,無論是和周遍哪個國家的沖突中,基本上沒有能完全威脅到他們的對手,唯一的對手只有勒雷聯邦.聯邦無論從科技還是經濟實力都高于加查林帝國,雖然作戰經驗不足,軍事實力看起來也不如加查林帝國,不過這些需要的只是時間而已.根據我們的分析,這次將是拉塞爾或者那位神秘首領唯一的機會,他需要一個強力的對手來消耗加查林帝國的軍事實力,而且在軍隊中有許多自由戰線的戰士,他們需要一個理由潛伏下來,脫離軍方的控制,剛才田中尉的分析很契合這些條件,我想,這次戰役,就是自由戰線最好的機會."

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個拉塞爾,如果他真的是那個自由戰線的領袖的話,大家都很懷疑帝國皇室到底能堅持到什麼時候,拉塞爾的軍事天才不用說了,身居高位,還隱藏在暗處,這樣的人實在太可怕了.

他不但從一開始就計劃好了整個戰役,連退路都想好了,派特使來提出的計劃根本就是聯邦無法拒絕的,這個計劃是否成功還得聯邦自己去爭取,人家只提供正面戰場上的一個機會,若是抓不住這個機會,死了也只能怪自己笨,拉塞爾將毫不猶豫的將整個米洛克星球攬入懷中,從而成為名將頭頂上的又一個光環,如果抓住了機會,那麼自由戰線將再度擴張,這些帶著裝備潛伏下來的戰士將是又一支強大的武裝抵抗力量,而加查林帝國的正規軍也會遭受嚴重的損失,對于最終推翻加查林皇室的統治有著極大的好處,一箭雙雕!

當聯邦的一幫高級指揮人員還處于震驚中的時候,在加查林帝國軍的隱蔽指揮部里,拉塞爾上將站在地圖前面,凝視著前線態勢,默不作聲.而他身旁的一個上尉正不停地看著表,一臉焦急.

拉塞爾頭也不回,仿佛後腦上長了眼睛一般對上尉道:"時間還早,如果聯邦那位將軍能看出這個機會,他絕對不可能放過,哈米德,你還是那麼急噪,這個性子該改改了."

哈米德上尉立即平靜了下來,靜靜地站在那里,一句話也沒說,任憑牆上的時鍾滴答滴答地走個不停,強忍著自己的欲望不去看,對他來說,拉塞爾是他心目中神一般的存在,他的話,就是神的旨意.

拉塞爾的個子不高,一頭褐色的頭發,長相普通,放在人群里肯定不會惹起任何人的注意,可是他的眼神卻不一樣,平時很平靜,深邃,發怒時,目光中有一種常人無法于之對峙的凌厲,這是一位真正的軍事天才,一位籠罩著戰神光環的將軍,也是一位站在暗處企圖推翻帝國皇室統治的反叛者!

見哈米德不說話,拉塞爾回過頭來,笑道:"看累了,給我倒一杯咖啡吧.我們聊聊."

拉塞爾的話就是命令,哈米德立即轉身為他倒上一杯咖啡遞給他,然後端端正正地坐了下來,一臉聆聽教誨地表情,嚴肅而虔誠.

拉塞爾微微一笑,眼前的這個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需要哈米德跪在地上吻自己的腳,他也會毫不猶豫地執行!

拉塞爾放下手中的咖啡道:"既然聯邦能看穿我針對卡托斯峽谷的計劃,那麼,這一個計劃他們也應該能夠看出來."

哈米德似乎對聯邦將軍們的軍事能力很不屑,癟嘴道:"尊敬地阿爾加法爾,我很難相信這幫聯邦將軍能再一次看穿您的計劃,這次會不會作得太隱蔽了?"

阿爾加法爾!一個典型的下等人肯太族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