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八章 戰情分析會(四)

在一片嘩然聲中,胖子的聲音非常清晰:"不調兵,則帝國軍將強攻加羅山,直到占領卡托的戰略目的達成!調兵,則會利用加羅山戰區將聯邦其他防線的兵力慢慢吸進來,磨碎,消耗,然後選擇最合適的防線突破,達到同樣的戰略目的!"

"這一切的原因,都在我們身上,因為我們一直在觀看拉塞爾這個魔術師的表演,一直在猜測他怎麼會把絕無可能套在一起的鋼圈給連接起來,忽然增加的兵力是一個沒有缺口的鋼圈,加羅山和周圍的其他防線就是另兩個套在一起全無破綻的連環鋼圈,我們的注意力都被他在加羅山發動的攻勢給吸引了,完全忽略了他的手,其實,只要把他的手給掰開,就會發現那個通過反攻路線偷偷集結兵力的缺口,這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游戲!"

"戰略數據被他做得天衣無縫,連神話軍團的投入都是他迷惑我們的花招,如果不是那個符號,我根本無法得出這樣的結論,他明確的告訴了我們,殺了我,不然你死.我不知道拉塞爾為什麼會這樣做,所以,這個倒推出來的結論也許只是他連環圈套中的又一個罷了!"

胖子說完,沮喪地坐了下來,這些推論是唯一能夠解釋現在戰局的理由,可是,他還是有很大的挫折感,他無法知道怎麼來破這一個局,面對甚至能左右你的思考和情緒的一代名將,一種無力感油然而生.

"那麼?"安蕾看著田行健輕輕地問道:"怎麼才能掰開這個魔術師的手,讓他的魔術失敗呢?"

"她跟我說話了……"胖子幼小的心靈簡直被填滿了幸福.一句話,兩句話,一百句話,結婚,XX,生小孩,過日子,亂七八糟的東西讓胖子猛地當機了,呆呆地看著安蕾那微微皺起的小鼻頭,剛才腦子里如同閃電劃過地靈光一現又出現了,胖子幾乎拼盡全力用腦子抓住了這個靈感!

他神情古怪地好半天才回過神來,瞟了一眼安蕾,沒出息地避開那雙清澈的眼睛道:"其實很簡單啊,你看這里……"擺出一副洞察先機運籌帷幄的姿勢,胖子指著加羅山防線右側上面的一個點道:"既然,他的符號告訴我們殺了他,那麼就意味著,我們有辦法反敗為勝,要同時對加羅山和其他的防線保持壓力,在聯邦調兵或者不調兵的情況出現以後,都能迅速向合適的目標發動攻擊,那麼,帝國軍的集結點肯定是在這里!低嶺叢林!如同表演套圈的魔術師,那手里鋼圈的那個缺口,始終要放在食指和拇指之間,才能方便隨時把其他的圈套進去."

胖子又瞟了安蕾一眼,咽了口唾沫,心里道:"要不是從小就想咬一口你可愛的鼻子,還真想不到這里."

他在地圖上標出幾個點道:"只有這里,不但能在雙方的各種偵察儀器已經在超強度電子戰後被摧毀的情況下隱藏兵力,而且,這個地點是加羅山戰區和右側的第三公路防線和米亞里峽谷防線的頂角,從這里發動攻擊,無論面向哪一條防線,都可以在六個小時以內到達.這就是拉塞爾隱藏在身後的右勾拳."

看著安蕾那認真傾聽自己說話的美麗臉龐,胖子有些快樂,那件事情發生十年之後,這是安蕾第一次主動和他說話,雖然這並不能說明什麼,但畢竟是一個好的開始.

他接著道:"既然在低嶺叢林集結,那麼,我們就可以主動出擊,把這只攥得緊緊地手掰開,第三公路防線部隊和米亞里防線部隊,都可以對這個區域形成夾擊,敵人身後的各城市,完全可以不用理會敵人的無重點攻擊,直接投入反攻,壓迫他們的戰略空間,積壓掉集結在低嶺叢林的預備兵力,讓這支拳頭如同水分一般在我軍的全面攻勢下蒸發掉,加羅山的局也就解開了,如果我的計算沒有錯誤的話,我軍在加羅山的兵力甚至還能投入全面進攻!"

震驚!會議室里的所有人都盯著胖子說不出話來,無論他的推演是否正確,但是這個思路本身就足夠大膽,足夠匪夷所思,完全解決了前面無法解決的問題,拉塞爾也是人,他不可能憑空變出增援部隊,所以,如果能夠知道拉塞爾給出信號的意圖,那麼,這一切都天衣無縫了!

可是,拉塞爾為什麼會這麼做?這是一個死結!

幾個一直保持沉默的將軍們笑了,他們互相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站起身來大力鼓掌,貝爾納多特贊道:"田中尉!我們這次是真正服氣了,能從蛛絲馬跡中解決我們拿著鑰匙都無法解決的問題,調你來作戰部當參謀,是我這輩子最英明的決定!"

"拿著鑰匙?"其他的人面面相覷,不明白貝爾納多特上將到底想說什麼,難道,他們知道拉塞爾的意圖?

看著大家疑惑的眼神,貝爾納多特笑道:"沒錯,剛才中尉一告訴我們這個皮爾斯符號,我們就知道,這個符號絕對是拉塞爾故意擺給我們看的!"

貝爾納多特一指安蕾道:"這位是情報局的聯絡官,安蕾少校,剛才,她給我們帶來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也正是因為這個消息,讓我們確定田中尉的推演完全正確,只有這樣的推演,才符合邏輯,也才能解釋現在的戰局."

一些研究室的主任一想到剛才自己手下的參謀還在戰情分析會上大談情報部門的錯誤,這不是指著和尚罵禿子是什麼?臉上頓時一紅.

"拉塞爾之所以親自到達前線,就是為了這一個計劃,可是,這個計劃並不是雙方約定的,我們一直把握不了拉塞爾的意圖,所以才會出現今天這樣的情況.安蕾少校,你把情報給大家說一下吧!"貝爾納多特轉頭對安蕾說道.

安蕾站起來應道:"是,將軍."她的氣質永遠不是那種英姿颯爽,永遠帶著一種溫婉,聯邦制服將她的身材襯托得很曼妙,沒有一點剛氣.

安蕾的聲音非常有女人味,清脆而柔和,讓人一聽就想讓她一直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