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六章 戰情分析會(二)

柯倫反駁道:"前線的局勢只是敵人將所有兵力投入到加羅山戰區的煙霧而已,拉塞爾作為一位有著無數戰爭經驗的軍事指揮家不可能犯這樣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錯誤,這很明顯是一個圈套.現在的幾條防線,只有加羅山能夠展開這麼大的進攻態勢,要是其他防線一抽調兵力,只需要三個裝甲師,或者只需要神話軍團,就能突破防線,達到同樣的戰略目的!"

第五研究室的一位中校參謀點了點頭,贊同道:"柯倫中校說的很有道理,敵人不可能用這麼大的代價突破加羅山,而且他們的兵力不足以支撐這樣的攻勢到加羅山戰役結束,最好的辦法,是調開聯邦其他防線的兵力,畢竟地形限制了兵力投入,這些防線在目前的情況下是無法突破的.如果把加羅山當成消耗我軍兵力的磨盤,把周圍的防禦兵力一點點磨掉,那麼,加查林帝國就有機會奪取其中的一條防線,同樣直插卡托,最重要的是,加羅山的戰略優勢在兵力消耗殆盡的情況下,將無法對突入到身後的敵軍做出反應!"

柯倫點頭道:"如果非要說敵人兵力增加,無論情報部門是否失職,這些增加的兵力總得有個出處,被圍困城市的報告中,一點也看不出來敵人兵力減少的情況,太空艦隊的封鎖也讓敵人無法從其他星球增援米洛克,所以,我非常確定,敵人的攻勢不會超過下午四點!"

阿齊博而特指著模擬地圖上標注的聯邦損失兵力數據問道:"那你怎麼解釋我軍的傷亡?從推演里看,敵人如果沒有增援兵力,根本無法堅持這樣的攻勢到上午十點!"

第七研究室的一位參謀也站了起來道:"是啊,這已經是擺在面前的事實了,如果還視而不見,等敵人真正的突破了加羅山,誰來負責?"

支持阿齊博爾特的第三研究室那位參謀也抓住這個問題道:"對啊,如果你們能解決這個疑點,我們就承認敵人是在虛張聲勢!"

顯然,這個問題是柯倫所沒有考慮周詳的,他和第五研究室的參謀對望一眼,都有些躊躇.

這時候,第一研究室的上校參謀韋克利站了起來道:"這個煙霧中,最關鍵的問題是,神話軍團參與了對加羅山的正面攻擊,這支隊伍的戰斗力眾所周知,他們的出現造成了我軍前線士兵巨大的傷亡,我想,這也許就是推演中敵軍兵力數據增多的原因,實際上,不是兵力增多,而是增強!"

這番解釋看起來好象很合乎邏輯,立即得到了柯倫和五室參謀的贊同.

阿齊博爾特卻不服氣,搖頭道:"神話軍團的戰斗報告我看了,在加羅山的正面攻勢中,他們一共派出了不到一個團的兵力,其中最大的一次攻擊是派出一個營爭奪D1高地,其他的幾個高地所出現的神話軍團都沒有超過一個連!這麼點兵力,就算是天兵天將也不可能將我軍傷亡數據提高到這種程度."

一時間,雙方各執一詞,爭論不休.無論是柯倫一方還是阿齊博爾特一方,好象都有充足的理由證明自己的觀點.

貝爾納多特和幾位將軍相對苦笑,這個戰情擴大會議幾乎再現了剛才總指揮部戰情研討會的一幕,基本上,這兩種意見已經被幾位將軍爭論了無數次,和現在一樣,沒有任何人放棄自己的觀點,可誰也說服不了誰,這樣的爭論不可能有結果.

田行健終于把目光從安蕾的身上移開,他在幾個研究室參謀的爭論中想到的,仍然是那一個詭異的皮爾斯符號!

拉塞爾,這位人類社會排的上號的著名軍事家,從一開始就布下了這個連環圈套,最關鍵的地方捏在他的手里,如同一個表演套圈的魔術師…

套圈…魔術…

田行健覺得自己好象隱隱想到了什麼,如同一道閃電在黑幕中忽然劃過,又再消失不見…

見爭論的焦點依然集中在這兩方面,貝爾納多特失望地揮了揮手,讓各研究室派來參加擴大會議的參謀們先離開,現在,他必須和幾位將軍拿出決策了,哪怕這個決策是錯誤的!

田行健也站了起來,正隨著離開會議室的人群往外走,忽然聽見貝爾納多特上將喊道:"田行健中尉,你留下來一下."

田行健一聽自己的名字被叫了出來,第一反應就是往安蕾看去.

安蕾明顯愣了一下,抬頭向門口看來,當她的眼神和田行健觸碰在一起的時候,無法察覺地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可是神態上卻沒有絲毫的波動,仿佛眼前只是一個毫不相干的人.

田行健苦笑著留了下來,心若死灰.

安蕾若無其事地拿起了剛才在慌亂中從手中落下的筆,低下頭繼續寫著記錄…

參謀們離開了,偌大的會議室一下子顯得空空蕩蕩,只有幾位將軍和各研究室的主任依然皺著眉頭思考著.

貝爾納多特笑了一笑道:"田中尉,請你留下來是想聽聽你對前線局勢的看法,雖然第六研究室是負責演算任務,但是我想,你也許能給我們提供一個新的思路."

胖子的腦子了亂成了一團,只是機械的站在那里,囁嚅著不知道怎麼組織自己的語言,在安蕾的面前,一切都不再受他自己的控制了,眼前的這個女人,是他心里最深的傷痕.

安蕾抬起頭看著田行健,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仿佛也只是在等待著一個中尉參謀的彙報而已.

帕特見田行健久久不說話,鼓勵道:"田中尉,前指對你的意見非常重視,貝爾納多特將軍特意要求我讓你列席會議,你有什麼想法,不妨說出來給大家參考一下."

想法?難道要我告訴你們拉塞爾不知道出于什麼目的在找死,還寫了個符號告訴我們,就是不知道怎麼才能讓他真正的死掉,難道要我告訴你們這家伙是在變一個魔術,一個類似于套圈的魔術,可是我也不知道魔術是怎麼變的?

不管幾位將軍怎麼失望,田行健依舊沉默著,當他看到安蕾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一絲微微失望的神色時,胖子終于橫了心,反正我是一個你眼里懦弱的笨蛋,那我就再笨一次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