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三章 那一個女孩

人類有史以來最精通心理學,最專業的騙子田行健開始演戲了.

他很專心的看著米蘭那張美麗的臉,歎了口氣道:"前線已經頂不住了,卡托如果一失守,加里帕蘭也會淪為戰區,作戰部無法判斷對手的行動,該想的都想了,可是所有的軍事參謀都猜測不出敵人的意圖,如果挺不過去的話,米洛克星就完了."

米蘭看他說得慎重,也有些著急,問道:"連你也看不出來敵人的意圖?"

田行健苦笑一下,搖頭道:"我算哪根蔥,看兩本書就能當將軍了?作戰部哪一個不是軍事學院的高才生,連實習生懂得都比我多,人家都看不出來,我怎麼可能看得出來?"

米蘭站了起來走到田行健身旁,看著他輕聲問道:"那現在怎麼辦?"

田行健的眼光柔和地在米蘭臉上移動,良久良久,仿佛要把她的樣子裝進自己的心里,深情地道:"給你父親打個電話吧,實驗室涉及太多機密,原本就不適合再留在加里帕蘭,博斯威爾老師還有…你,也要盡快撤到中央星域."

米蘭一把抓住田行健的衣服,急道:"那你呢?告訴我,你跟我們一起走麼?"

感情騙子心里道:"當然跟你們一起走."臉上卻一臉痛苦別離的決絕神情,眼光仿佛不忍看見米蘭焦急的目光般躲閃開去,說道:"我不能走,我是個士兵,這里有我的責任."

媽的,表演太投入了,這小妞眼睛里怎麼全是淚水?

米蘭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一頭紮進田行健的懷里,眼前這個早已是她芳心暗許的人兒,平日里兩個人在一起已經曖昧到不能再曖昧,這時在卑鄙下賤無恥的感情騙子精心營造的生離死別中,米蘭再也顧不得矜持,緊緊地摟住田行健哭道:"我不走!你在哪里我也在哪里!!"

胖子的心里那叫一個急哇,媽的傻妞,你怎麼不說你走我也必須走?最好你打我一頓,然後抓著我捆起來說必須走,不走切弟弟,那我就勉為其難跟著走了啊.

看見米蘭這樣,感情騙子也有些感動,他忽然發現,自己其實蠻喜歡這個純潔的女人,歎了口氣,胖子用強硬的語氣道:"不行!你必須走!立即給你父親打電話,爭取盡快讓他安排艦艇來接你,實驗室絕對不能落在加查林帝國的手里."

米蘭聽著心愛的男人那斬釘截鐵的語氣,淚眼婆娑地看著那張平凡但視死如歸的臉,感受著亂世的痛苦愛情,一時間心如刀絞,痛哭失聲.

終于,米蘭離開了田行健的胸膛,柔軟的雙手輕輕摟過他的脖子,哭泣著一字一頓地道:"我聽你的,我走!可是,如果你不活著來見我,我就來找你!"說完,一踮腳用滿是淚水的柔唇吻了胖子一下,哭泣著拉開門跑了.

賤人把戲演成這樣也沒轍了,人家不按自己的劇本來啊,路沒法跑,反而得充英雄,這算什麼事兒啊?

呆呆站了半晌,看看身旁的[邏輯],胖子歎口氣道:"伙計,看來,這次咱們弄不好要進深山當野人了."

演完鐵血柔情的感情騙子悻悻地回到作戰部,一面檢討著失敗的地方,一面向自己的研究室走去.

卡爾迎面過來,拉住了他,叫道:"你跑哪里去了,上面催演算數據呢!再做不完小心控告你玩忽職守!對了,太空第一混合艦隊和帝國艦隊打起來了,接觸的戰力分析戰報已經送來了,你趕緊看看,帝國軍又哪里來的那麼多艦隊?……"

田行健正聽卡爾喋喋不休,忽然,一道身影如同閃電般擊中了他,接下來,卡爾到底說了些什麼他一句也聽不見了,世界忽然安靜了下來,仿佛只有自己和迎面而來的那個身影.

田行健站在過道里,往日的苦辣酸甜統統湧上心頭,五味雜陳.

一個六歲失去父母的男孩,一個鄰居家美麗的小女孩,上學,放學.

童年時代,女孩總是保護著失去父母的男孩,不讓他受到欺負,一次又一次.

中學時代,懦弱無能的男孩終于失去了女孩的青睞,天生膽小的他,在面對幾個敲詐錢財的小混混時退縮了,他以為女孩會和他一起跑,可是女孩沒有.短短兩,三分鍾後,當他鼓起勇氣提著棍子再次回到那條小巷的時候,警察已經到了,他們帶走了女孩和那幾個小混混.

就在他拔腿飛奔的那一刻,巡邏的警察正好經過那里,只不過,心慌意亂的男孩沒有回頭,直到他跑出巷子.

女孩從此再也不理會男孩,她永遠也不能原諒他.

每當男孩遠遠望著那朵學院里的美麗校花,看著她的如花笑顏在眾星拱月中綻放,看著舞台上的她在掌聲中翩翩起舞,看著一個比一個優秀的少年殷勤的送上鮮花,男孩的心就隱隱作痛.

他總是變著花樣企圖引起女孩的注意,可是,都失敗了.

男孩從此破罐子破摔,他看起來越來越無聊,猥瑣,好色,下流,卑鄙,狡猾.這些人類最負面的東西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可是,男孩知道,他有一個絕對不敢再犯的錯誤,那就是自私,從那女孩頭也不回地跟著警察離去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不敢自私.

這個男孩當然就是田行健.

所以,在敵後的時候,他才會告訴拉希德,有些事情是一個男人必須去做的.

所以,他才會義無返顧地帶領一支沒有戰斗力和機動力的戰俘隊伍從敵後一步一步走出來,絕不放棄.

可是,這一切,那個女孩知道麼?

她還是那麼溫順而美麗,美麗到讓人心醉.也還是那麼柔和而乾淨,乾淨到潔白無暇.

她那仙女般白皙的皮膚和柔順的頭發,永遠是田行健心中的一個夢.

迎面而來的美麗身影正在和一位女參謀討論著什麼,她沒有看見那個曾經的男孩.

兩個人就這麼靜靜地交錯.

在充斥著戰爭的星球上.

在人來人往地學院大樓走廊中.

*********

聽大家的意見,全部在白天更新,晚上0點的固定更新取消,我拼多少發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