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八章 隱藏意圖

布拉特上將的報告很快轉到了加里帕蘭的前線指揮部,看到這份報告,貝爾納多特一面召開緊急會議商討戰情,一面將這份報告發到了作戰室,並下了命令,要求每個研究室都拿出推演和行動計劃出來.

作戰室的每一個參謀都在冥思苦想,不時在模擬地圖上勾畫一翻,推測著拉塞爾這位帝國名將的思路.

一些參謀在低聲的探討著,隨著分歧的加大,有些參謀甚至大聲爭吵起來,各執一詞互不相讓.

最平靜的還是在第六室負責演算的田行健,只有第六室不用做推演和計劃.

田行健正在發呆...對著拉塞爾的資料發呆.

他的嘴里咬牙切齒地喃喃自語道:"這家伙哪是人啊,根本就是一戰爭機器!"

情報部門對這位帝國名將的調查很細致,電腦里儲存的資料數量幾乎是帝國其他將領的兩倍,包含了拉塞爾的所有方面.

拉塞爾今年四十二歲,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里長大,出身不詳,性格孤僻不善交流,由于外貌特征與維博族相同,所以,六歲之後被送進了帝國軍事學院,一直到他二十歲正式以少尉的軍銜加入加查林帝國陸軍為止,他都是同年齡學員中最出色的軍事天才.

除了畢業的時候他請了一個月的旅游假以外,基本上沒有離開過軍事學院,這個人的自律已經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拉塞爾少年時代幾乎沒有出現青春期的躁動,成年後性格沉穩,能吃苦,在基層帶兵的時候非常善于打硬仗,頭腦冷靜靈活,判斷局勢異常准確,常常能夠帶領士兵出現在敵人最薄弱的環節,戰術狡黠多變,手法老到凶悍,經常能制造出讓人無法察覺地陷阱.

自從田行健從前指的情報了解到上次針對卡托斯峽谷定點空投的計劃就是拉塞爾所做的以後,胖子一直對這個人心懷畏懼,拉塞爾還在加利略星系就根據聯邦的進攻態勢布下了這麼一個局,舉重若輕,輕松寫意,如同一個高明的畫師,隨便在戰場上勾畫幾筆,雜亂無章間隱含殺機,待到整幅畫卷展現在敵人眼前的時候,已經無可挽回了.

自己不過是依靠一套奇妙的推演術結合對神話軍團偶然的懷疑才做出的判斷,即便如此,拉塞爾也輕易的用推演術的後門將聯邦的優勢完全化解,計劃失敗了還這麼牛,現在人家親自到米洛克星來指揮戰斗了,就憑自己這副白白的顏色,能干什麼?

胖子很沮喪,有一種看著人家當面行凶,卻完全無能為力的感覺.

賤人心里不住的想:"實在抵抗不了,老子大不了當俘虜,可是,上次破壞了人家的計劃,還弄得現在加查林帝國那個狗屁皇室下不了台,這帳怎麼算?一但知道了,這一身肉就算交代了."

作戰部的參謀送來演算的作戰計劃,胖子每一份都看的很仔細,基本上都是見招拆招的部署,這讓人失望,真等到人家圖窮匕現的時候,一切都晚了.

明明知道對手另有用意,可是卻怎麼也想不到,這樣的氣惱能讓人發狂.所以,現在的胖子只能盯著拉塞爾的照片咬牙切齒地意淫著將這個家伙直接干掉一了百了.

***********

勒雷聯邦第二零一全機械步兵師已經打瘋了,師直屬的兩個炮兵團在一個小時前的敵方火力反覆蓋中被摧毀,如果不是指揮部的炮兵進行壓制,現在二零一師已經集體陣亡了.

山坡下的加查林帝國步兵如同潮水一般,散開成沖鋒線,在機甲的掩護下,悍不畏死地發起了又一次沖鋒,這已經是二零一師全面接手陣地防禦以來的第四十六次了.

前面的沖鋒中,有好幾次帝國軍已經踏入了陣地,都是被拼命的聯邦士兵用肉搏和撲入敵叢中的聚變手雷趕了下去,步兵師僅有的一個機甲營在幾次反沖鋒中已經減員成了一個機甲連,下一次敵人再攻上陣地,不知道還能不能將他們打退.

這樣的戰爭,多長時間沒有出現過了?

步兵的肉搏仿佛是發生在遙遠古代地球的事情,在現在這空地立體的遠程打擊戰爭中,雙方已經打到肉搏的程度,幾乎讓人無法想象戰況到底有多麼激烈.

電子戰能摧毀的指揮協同系統已經完全摧毀,自行火炮的損失更大,拼命的覆蓋幾分鍾後,就會被敵人更猛烈的炮火摧毀,如此往複,到現在誰也沒有更多的火力支援了,針對機甲的導彈沒有了天網的協同,如同瞎子一般在雙方陣地上空亂飛,沒有步兵敢在這樣密集的火力中提供激光制導,那簡直和自殺一樣.

更慘烈的是天空中的戰機,開戰時雙方數千架戰機從各自的空域發射的對地導彈將整個陣地犁了個遍,然後就是互相的鎖定攻擊,短短幾個小時,在加羅山上空被擊落或凌空爆炸的戰機總計高達上千架.

剩下的戰機依舊絞作一團,電子攻擊讓這些戰機只能以原始的方式戰斗,沒有超遠距離的雷達鎖定,也沒有紅外線追蹤,有的只剩能量機關炮的怒吼和近距離憑感覺發射的導彈.他們如同一群遮天蔽日的禿鷲,在混暗的天空中凶猛撕殺,永不停歇.

"**!給我打!"眼見敵人步兵又一次沖到了火力打擊范圍內,二零一師的三團長古鐵雷斯怒吼著發出了命令,這個身高兩米,肌肉虯結的巨人舉起了一門需要兩個人才能操控的重型能量機關炮猛烈開火,一邊猛烈射擊一邊高聲狂叫.

高亢的喊殺聲帶出一片震耳欲聾地槍炮齊鳴,整個陣地立即彌漫在硝煙之中,駐守陣地的聯邦步兵手中混合武器,能量武器紛紛開火,密集如雨地火力將沖鋒中的加查林帝國士兵掃得人仰馬翻.

加查林進攻軍隊的勢頭被猛然遏制住了,幾條波浪起伏的散兵線如同被收割的稻子一般整齊的埋了下去,很快,隨著帝國機甲的大步向前,這些已經習慣了在槍林彈雨中沖鋒的加查林的步兵又一次紛紛從地上爬起來,跟在機甲後面向聯邦防禦陣地逼近.

這時候,聯邦陣地的士兵們聽到了空中傳來的刺耳尖嘯,這是敵人的混合炮彈即將落在陣地上的警告,經驗豐富的士兵們立即匍匐在了臨時挖掘的壕溝之中,隨著一連串巨大的爆炸聲,這些已經不能稱為戰壕的壕溝頓時被轟出數不清深坑.

"媽的,這個坑好!"兩個在近在咫尺的爆炸中幸存的聯邦士兵樂呵呵地跳進了新炸出來的彈坑,不用再挖工事了,這個彈坑能頂上一陣子.他們似乎完全不在乎身旁接連爆炸的炮彈,一個士兵乘這短暫的躲避時間掏出了一包煙,遞了一支給另一個,兩個人美滋滋地點了火深吸一口,感覺比神仙還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