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六章 帝國總攻

對陣的兩台機甲中,一台是經典機型[神甲],這一種戰斗力非常強悍的私人機甲,一百二十年前由比納爾特帝國的皇家禦用機甲大師帕拉斯設計,這是他畢生設計的機甲中唯一一輛私人機甲,本是用于皇家子弟的私人練習機甲.正式披露投產到現在正好一百年,也就是說比納爾特帝國皇室使用這種機甲長達二十年之後還能作為一種產品投入大規模的生產,並且保持強大的競爭力,由此可見這種機甲的強大.

另一台則是剛剛瑪格麗特駕駛的[霍克],雖然名氣不如[神甲],但是[霍克]畢竟是八十多年前的產品,從各方面來說,並不弱于[神甲].

這兩台機甲的戰斗吸引了幾乎所有人的注意,他們是在一處山谷地圖中,茂密的樹林和複雜的地形被這兩台機甲利用得淋漓盡致,雙方速度都很快,一攻一守,主攻的[神甲]力量強悍出手簡單迅捷,看起來好象並沒有剛才田行健以快制快好看,但是田行健看了一眼就知道,這台[神甲]的實力絕對在自己之上,他的每一次進攻都直指[霍克]的要害,仿佛一個拿著手術刀的名醫,精確到了極點.

看起來不比田行健快,並不代表實際不比他快.

機甲的操控系統上千年來已經形成了由一根操控杆和命令鍵盤所組合的一套經典模式,無論什麼機甲,操控系統都按照這套經典模式來設計,一秒十動的手速大多數人經過訓練以後就能達到,一秒二十動就不那麼簡單了,也就是說,如果左右手的速度均衡的話,左手操縱杆變向十次,右手五指平均每指動兩下,沒有嚴格的訓練,除了胡亂發瘋以外,普通人基本上不可能用這樣的手速來准確操控機甲,更不用說,每秒三十動手速來准確操控機甲會有多麼恐怖了.

現在的[神甲]手速絕對有每秒三十動!

一動發布一個指令,三十動除開操縱杆的變向以外,剩下的二十動能發布二十個指令,這二十個指令是組合,機甲操控組合是每一個機甲師都必須學習的課程,需要背誦的操控組合口訣高達數千條,自己特殊的機甲動作也是通過指令組合來實現,例如,要讓機甲凌空躍起右腳飛踢,需要的指令有:操縱杆三動,兩變一提,保持軀體平衡和向方向.指令鍵盤雙腿蹬地一彎一躍,兩動,凌空之後右腿踢出,指令鍵盤一收一彈,兩動.總共加起來就是七動,如果手速在每秒十動,那麼這個動作可以在0.7秒完成,如果手上的動作達到每秒三十動,那麼這個動作可以在0.23秒完成.

這中間的差距有多大?0.23和0.7的差別就是,每一秒,別人可以比你多下十幾個指令!

當然,手速快慢並不意味著勝負,還得看機甲的反應,組合動作的合理性,指令操控的准確性,機甲本身物理動作所耗費的時間等等.

如果一台機甲的凌空飛踢需要兩秒種,那麼手速再快也只能等著,可是現在的機甲已經完全發展到了手速有多快反應就有多快的程度,一個凌空飛踢,從起跳到出腿,不會超過0.4秒.而且即便機甲動作慢于指令,機甲電腦也可以儲存指令,為連續性的動作做准備,或者把多余的時間用于其他指令,例如移動,手部防禦,連接性動作,爆發性動作能量儲備等等.

所以說,一個每秒三十動的機甲打一個每秒十動的機甲,如同大人打孩子一樣輕松愜意如同調戲.

田行健按照電腦中的教科書《鍛煉你的手速》在重力室里的訓練,加上他本身的天賦,基本上可以達到每秒二十七動的水平,拼命到手抽筋的話,也能達到每秒三十二動.

可是眼前的[神甲]已經在超過半個小時的時間內保持每秒三十動的水准了.

而那台[霍克]同樣讓胖子驚訝,在[神甲]急風暴雨般的進攻中,[霍克]始終屹立不倒,兩只機械臂如同一道光圈,將所有的進攻擋在外面,腳下的步伐詭異多變,往往能在間不容發之際避讓開[神甲]的殺招,胖子越看他的動作就越覺得熟悉,仿佛在那里見到過,往往心中一動,[霍克]就會反擊,隱藏在揮舞的雙手只下的機械腿會如同隨著田行健的心跳一般猛然彈出,直奔[神甲]的薄弱之處.

點開[神甲]的資料,機甲師的簡介上填著:加里特,比納爾特帝國陸軍少校.

這個名字田行健見過,在卡爾那本厚厚的《機甲戰士排行榜》上,加里特以進攻凶悍的特點排在了第一百八十二位,之所以記得他,是因為卡爾剛好翻到他的那一頁,而加里特凶狠的外表和他的技術特點相映成趣.

[霍克]機甲的操縱者有一個漢人的名字,叫張青,萊恩共和國勝利軍事學院機甲教官.看他的水平,胖子估計這個人也應該在《機甲戰士排行榜》上.

越看,田行健就越心驚膽戰,幸虧這里是網絡,如果是在現實中,遇見這樣的敵人,不死也得脫成皮啊.看來,自己在勒雷聯邦的一幫菜鳥當中還是有點坐井觀天的意思,和這樣的對手交手,才是真正的機甲格斗.

這場戰斗最終以雙方協議的平局收場,意猶未盡的田行健又觀看了幾場比試,發現幾個比自己差不了多少的對手,人類世界畢竟太大了,數以千億計的人口,怎麼可能不湧現出幾個高手?

因為系統的設置是每贏一場的人,只能和同樣贏一場的人比試,輸一和輸一比試,以次類推,所以,挑戰胖子的人也沒有那麼多了,只剩下十幾萬,胖子沒有接受戰斗,而是靜下心來觀看別人的操控技巧,以豐富自己的見識和經驗.

正看得津津有味,忽然模擬艙被人一把拉開,胖子一看,卻是大頭卡爾,這家伙滿頭大汗地沖胖子道:"到處找不到你,快去看戰報,前面打起來了."

雖然卡爾這句話有毛病,但是胖子不用問也知道,他說的是卡托以西的前線!

早在幾天前,田行健和卡爾分析戰況的時候,兩個人就分別做過一次推演,推演的過程雖然不同,但是結果都很相近,根據敵人的兵力調動和部署情報,卡爾預計六天之後加查林帝國會發動大規模攻擊,而胖子則推測四天時間是加查林發動總攻的底限,他們不會超過這個時間.

結果,今天是第四天,趕到作戰部的胖子一看戰報,加查林帝國的總攻正是從今天凌晨開始!

作戰部所有的人都面色凝重來去匆匆,這次帝國的行動其實並不突然,從情報上基本能看出了他們的部署,但是發動總攻的方式卻很奇特,前線加羅山,居然出現了神話軍團的影子,而戰斗則異常激烈,到現在為止,聯邦已經補充了一個裝甲師和兩個全機械化步兵師了.

側翼卻很平靜,攻擊的兵力投入很少,透露著一股陰謀的味道.

看著戰報,胖子忽然想起了名將集粹里的那張照片,普通的相貌,瘦削的體形,平靜而深邃的眼睛.

加查林帝國軍的總指揮,拉塞爾,上次你開了一個後門,這次,你又在想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