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二章 大頭卡爾

辛辛苦苦打半天強盜,做了無數任務,得到的都是一些破破爛爛的零件,有很多還是重複的,急于和高手過招並體驗虐人快感的胖子早就不耐煩了,這麼打下去,要弄一個和現代水平差不多的機甲得到猴年馬月啊?賤人開始動歪腦筋了.

先改裝機甲,ET開始在田行健的手下慢慢變形,去掉多余的東西,胖子把改造重點放在了速度上面,不用太快,比老掉牙的ET快上一倍就行了,手中的零件也盡夠用,主要是傳動系統的改造,發動機沒辦法動,沒那麼多合適的零件啊.

傳動系統的變化,讓ET成了一個速度快攻擊力幾乎沒有的怪物.于是游戲里機甲聚集的強盜基地出現了一個另類的強盜,這個叫S*M01314的家伙仗著自己速度快,一見到強盜機甲被打倒,立即沖上來一通搶,雙手動作極快,一陣風掠過,十個零件里至少有三個都被這卑鄙的機甲給搶走,一時間,胖子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後來,大家學聰明了,結隊打零件的一見到這機甲立即派人專門防禦,可是這個S*M01314簡直卑鄙無恥到了極點,猥瑣神功無孔不入,人多不好下手就找那些落單的,要不就偷偷潛伏在暗處,這家伙的偽裝和潛伏能力又強,基本上防不勝防.而且隨著游戲的進程,他的速度越來越快,一直保持著比目前最好的機甲快一倍的速度.

在世界性的游戲里,各方勢力基本是依照國家來劃分的,勒雷聯邦的人早已經習慣了S*M01314的嘴臉,見怪不怪,這家伙不會因為是一個國家的人就放一馬,能搶的絕不落空,聯邦的人也任由他搶,畢竟是戰爭模擬網絡里的名人,號稱不敗大神的S*M01314,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其他國家可沒那麼好說話了,來這里的基本上不是軍事學員就是士兵,各國的高級軍官,甚至于將軍也多的很,什麼時候受過這種窩囊氣?眼看到手的好零件被S*M01314飄過,那憤怒簡直無法言喻.

他們成立了反S*M聯盟,這個聯盟的名字看起來讓人很想笑,可是沒人敢笑話一個由上千萬玩家組合起來的聯盟,他們既可以反S*M,當然也可以S*M你.

胖子已經無所謂了,他的ET已經完全改裝了,是按照胖子自己的理念設計制造的仿[魔獸],他把自己關進了系統工作室,這輛虛擬機甲的制造一點也不比現實中輕松,每一個部件,每一處線條,胖子都精心打造,[邏輯]還停在實驗室里,這台虛擬的機甲將是另一輛[邏輯],他將駕駛這台機甲在網絡中與全宇宙的機甲高手對決,他不想有那麼一天再遇見神話軍團的時候,自己還是一個任人宰割的菜鳥.

戰爭還在繼續,卡托的局勢越來越嚴峻,前出部隊的被迫回收在防線上形成了犬牙交錯的局勢,雙方的軍隊在卡托以西你咬我,我咬你,卷作一團.

加查林帝國軍隊的集結終于完成,在聯邦前出兵力回撤的時候猛的撲了上來,聯邦斷後部隊打的很艱苦,雙方投入了最大的決心,一個拼命要追,一個甯死不退,由于聯邦目前的空軍還占一定優勢,所以戰局勢均力敵.

終于,聯邦軍隊撤退到卡托斯峽谷之後,依托峽谷和兩側山脈的高度,由上而下形成了新的防線並穩固下來,幾個高地被雙方來回爭奪,戰斗非常慘烈,一些高地的泥土岩石被炮火整整削去了十多米,除了殘骸和彈片,上面什麼都沒有.

在經手的作戰計劃數據演算中,田行健能夠通過前線部隊番號的變化看出戰況的慘烈程度,迄今為止,聯邦已經在峽谷右側突前的加羅山陸續投入了十個裝甲師和十六個機械化步兵師,要知道加羅山能容納的兵力不過兩個裝甲師加四個機械化步兵師而已,也就是說,有八個裝甲師十二個機械化步兵師在戰斗中被打殘或全體陣亡.

這樣的戰爭,在田行健看起來已經很殘酷了,尤其是最近幾天,在對卡托斯峽谷一側加羅山的幾個戰略要地的爭奪上,雙方幾乎每天都要損失一兩個裝甲團加一個全機械化步兵師的兵力,這里已經成了地獄的代名詞,血流成河.

可這樣程度的戰爭在大頭卡爾嘴里,卻是理所當然,用他的話來說,這種程度的戰爭,在同樣處于戰爭中的幾個大國之間,簡直就是家常便飯,好象這些國家一天不死上個幾萬人,就跟沒打仗似的.

卡爾是六室的實習生,個子不高,身體比較單薄,窄窄的肩膀上頂了一個碩大的腦袋,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鏡,讓他看起來很滑稽.

自從見到柯倫計劃胖子發飚以後,卡爾就成了胖子的崇拜者.

一開始,胖子感覺這個在研究室里一聲不吭的家伙很木訥,誰知道,兩個人熟悉以後,胖子恨不得把這家伙的嘴給封起來,他完全是一個白天少說半句話,晚上做夢都要說出來的人.

胖子很懷疑,如果這個大頭怪被敵人抓住了,很可能不用審訊,只要把他一個人關在房間里,放上一個錄音器,就能得到所有的情報.

不過這家伙是個瘋狂的軍事怪才,胖子經常被他的作戰計劃所震驚,從這方面來說,他已經形成了自己的軍事思想,他的計劃比所有人都瘋狂!但是,當仔細研究以後,會發現這種瘋狂其實是建立在非常合理的戰術安排上的.只不過,在某一個環節,他在走鋼絲,一旦被敵人識破,就萬劫不複,若是成功,那麼能得到的勝利果實也足以讓人瘋狂.

在戰局推演上,卡爾作為鋼鐵軍事學院的學生,所見所聞絕對比半吊子水平的田行健要多得多,在學院里,他就接觸過無數戰例.

這些戰役是人類戰爭史上的經典,戰場上血流成河,戰死士兵家屬悲痛欲絕,仿佛都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情,在這些軍事學院的教官和學院眼里,就只是一堆冰冷的數據而已.

他們在進入軍事學院的第一天,就知道一個道理,慈不掌兵!一個偉大的將領,可以是聰明,可以是冷酷,可以是果斷,可以是勇猛,但絕對不可以是一個在戰場上善良仁慈的人.

所以,看見田行健在看戰報的時候一副不落忍的樣子,卡爾就會冷笑著指責胖子將來會因此喪失正確的判斷力,而胖子則對冷血的大頭怪報以拳頭,以證明自己對敵人的冷酷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