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一章 又當修理兵

笑了笑,康普頓對田行健道:"中尉,既然你算的數據和計劃有出入,那你給他們說一說,也好讓他們服氣,這事我就不管了."

狠狠瞪了那少校一眼,康普頓轉身走了.

二室的人見主任一走,立即又騷動起來,紛紛叫道:"對啊!把事情說清楚!"

"說不清楚,等著磕頭認錯吧!"

以為主任暗地里縱容自己的一幫人面含嘲諷,等著看這中尉如何出丑.

田行健將電腦里的新羅馬地圖調出來,看著這些人問道:"是不是我說對了你們就磕頭認錯?"

那少校和柯倫對視一眼,又聽身後其他參謀鼓動,當下斷然道:"那當然!"

"很好!"田行健也不想跟這幫家伙再做糾纏,指著電腦顯示屏的模擬地圖道:"E點和H點防線的垂直線兩百公里外這個敵人基地,看到了麼?"

二室的幾個參謀圍上來一看,立即變了臉色,這是一個駐紮著一個帝國裝甲師的臨時基地,情報顯示這個師正在做休整,可是這里到新羅馬的側面防線只有200公里平原,這支部隊兩個小時以內就能投入戰斗,一個全機械化加強步兵團想擋住這支裝甲師一個小時純屬做夢!

胖子抱著膀子在一旁看著這幾個臉色發青的參謀嘿嘿冷笑道:"這樣的計劃不是垃圾什麼是垃圾,老子用老二想的計劃都比你們的好!"

柯倫低著頭羞愧難當,那少校兀自不服氣地道:"光挑毛病有什麼了不起?不抽調側翼兵力,正面敵我接近三倍的兵力差距,怎麼防禦?"

胖子冷笑道:"說你是個豬腦子你還真是,老子只管演算,那些是你們解決的問題,胸罩破了你脫了褲子圍胸口上就不露肉了?況且,你脫的還那麼乾淨,連條內褲也不留,傻逼!"

說著,拿起一支筆在作戰地圖上畫了一條線,丟給那少校道:"正面十公里能同時展開三個師進攻兩個占據高地的裝甲師?你以為這些機甲和耗子一樣大小?右翼步兵防禦不建立在一公里後的高地上,在平原上呈什麼英雄?敵人的進攻就算突破了,T點的防禦部隊在三分鍾內就能建立R點後的支撐防線,把炮口轉個向就行了,這你都看不到,什麼**鳥參謀!"

見他們說不出話來,胖子一揮手道:"我也不要你們磕頭,今天老子把你們當個屁放了,以後做計劃敢這樣當兒戲,我拿來擦了鼻涕給你們丟回去,沒有把握過老子這關就想清楚了再來,現在都他媽給我滾蛋!"

二室參謀縱然又羞又惱,可聽到不用磕頭頓時如釋重負,拉著那少校和面紅耳赤的柯倫落荒而逃.

門口看熱鬧的其他研究室參謀們一個個也一臉尷尬地散了,這回長了見識了,平時瞧不起六室的人,呼來喝去,卻沒想到自己的計劃終究要通過六室演算,要是給挑出錯來揩了鼻涕,這臉面可就丟盡了.

六室的參謀們只覺得吐氣揚眉,這些天受的冤枉氣一下子都還回去了,從來死沉沉的氛圍頓時熱鬧起來,擁著田行健不住鬧騰,老成的還只是微笑,一些不那麼矜持的干脆哈哈大笑擊掌相慶.

帕特也笑,不管這些小人得志的家伙們,丟下一句晚上六室聚餐後哼著調走了,這老好人也是個蔫壞.

六室的人問胖子:"胖子,你是怎麼看出柯倫計劃問題來的?"

胖子傻乎乎地揮了揮手道:"媽的,老子一開始覺得他這計劃好,背熟了去前指混印象,結果被一通罵,有這機會老子還不罵回來?前指怎麼罵我的,我就怎麼罵他!"

六室集體汗如雨下,暗自慶幸.

這事過後,第六研究室的參謀們搖身一變成了香饃饃,尤其是之後審出幾份離譜的計劃被六室的參謀丟了回去以後,請客吃飯的,托人求情的絡繹不絕,畢竟軍事參謀們的面子還是要緊,得罪了六室,每份作戰計劃被人家拿著放大鏡一項項推敲,就算沒問題也能給找出問題來啊.

知道沖突事件的只是一小部分人,但這些接觸過胖子的人再也沒敢挑戰他的權威,雖然得不到大家的認同,但在一些人心里,作戰部水平最高的恐怕就是第六室那個冷冷清清房間里長期發呆的胖子中尉了.

也有思維敏銳的猜測中尉就是做出那份經典推演的連長牛人,可遭到了康普頓的斷然否認,詢問前指里的朋友,得到的也是否定的答案,不過這些否認更使這個守在電腦前演算的中尉愈發神秘起來.

偏偏這胖子天生一張欠揍的臉,絲毫沒有高手的風范,只要沒得罪他,從來都是一副唯唯喏喏地猥瑣模樣,不服氣的大有人在,以那少校為首,人前背後惡語中傷,胖子成了蠻橫粗俗不懂裝懂瞎貓碰上死耗子的代表,名聲基本上蕩然無存.

尤其一些女機要秘書或女參謀,聽人說多了,沒來由的愈來愈厭惡這個看人色迷迷的死胖子.

《漫天戰火》終于如期開機了,特地請了一天假的胖子守在模擬艙里,雙眼發光,再過幾分鍾,全宇宙的機甲高手將湧入這個虛擬世界里對抗,胖子一想到能和這些高手較量就興奮得尿頻尿急渾身發抖.

一進游戲,胖子就傻眼了,新兵訓練營!一個手提大刀的教官和以前那個狗熊教官簡直一個模子倒出來的.

被回爐的胖子差點哭一場,無奈地參加訓練營,通過各種考試以後,得到了一份個人智力,力量,速度,耐力的指標,看看成績,還不錯.

領了一個七百年前的ET機甲出了訓練營,胖子狂喜,在網絡里可沒人知道自己是誰,爆發戶一般嚎叫,高手們我來了!

高手有個屁用,胖子眼前,滿世界的ET機甲,沒一個理會胖子的,怎麼過招啊?這樣的機甲,操控技術再好也沒用.

田行健郁悶了半天,只有靜下心來,仔細研究游戲的系統設置,從新兵訓練營領取的ET機甲可以不斷升級,升級需要的零件都只能自己做任務或者打強盜獲得,當零件湊齊以後,就能到機甲改裝所申請升級,升級的機甲都是曆代赫赫有名的各類私人機甲,最低級到最高級,應有盡有.

可是胖子通通看不上眼,他直接選擇了機械維修兵的職業,除了因為這是老本行以外,系統還設置這個職業可以制造自己的機甲,只要零件組合起來,合乎規律的就會自然生成一輛好機甲,胡亂組合的,得到的只是廢品,零件也會報廢.

這樣的合成成功幾率非常低,即便成功,相對于那些專業研究出來的機甲來說也幾乎沒什麼優勢.

由于游戲的真實性,所以,智能游戲中樞對于機甲制造的判定合乎現實邏輯,沒有精通的專業知識,沒有熟練的改裝手藝,想造一輛機甲出來難如登天.

機械維修工這個職業在許多人眼里都是節約維護費用的輔助,而在胖子眼里,就是發家制富的本錢,這個游戲畢竟是根據他所參與的戰爭模擬網絡開發的,對于這些數據,胖子比所有人都清楚,只要有合適的零件,他就能制造出更好的機甲.

唯一遺憾的是,生物兩態金屬屬于絕對機密,不可能把數據放進游戲里,能利用的,只是公開的現成的材料和零件.

做完一系列任務以後,胖子成功轉職為機械修理兵,並得到了一個自動機械維修臂,看著手上這個熟悉的家伙,胖子眯著眼睛得意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