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七章 胖子的王道

沉默了一會兒,米奇回頭看見遠處***通明的大廳里,米蘭正一臉關心地望著這邊,他歎了口氣道:"中尉,能陪我走走麼?"

媽的,你是中將我是中尉,可以說不麼?田行健憨憨地點了點頭,陪著米奇中將一起沿著花園的碎石小路散步.

"中尉,你的名字是叫田行健吧?"米奇從米蘭那里聽到了這個早已經在統帥部大名鼎鼎的名字.

"是的,將軍."

"漢人?"米奇和田行健拐上了另一條小路.

"是的,將軍."

米奇擺了擺手,笑道:"別叫我將軍,這是私人談話,我也是漢人,既然你和米蘭是朋友,你可以按照傳統的習慣稱呼我作伯父."

田行健一臉如釋重負地樣子,他最怕和一個將軍做正式談話.順著杆子往上爬,滿口蜂蜜:"呵呵,伯父."

"你和米蘭是怎麼認識的?"米奇中將以一種隨意的口氣問道

"我也是博斯威爾老師的學生,和米蘭算是師兄妹."胖子避重就輕.

"哦?"米奇很驚訝,扭過頭看著眼前這個看起來貌不驚人的胖子,有些不能置信:"博斯威爾教授收學生的要求很高啊."

田行健笑了笑,也不答話,憨憨地臉上一副反正我很厲害的樣子.

"在臨來的時候,我已經在統帥部聽說過你的事了."米奇中將拍了拍田行健的肩膀,贊道:"很不錯,能把兩百多個人一路帶出來,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行動中的戰術欺騙和幾次伏擊都做得非常好,首都軍事學院甚至已經准備把這些戰例寫進教科書."

田行健有些受寵若驚,撓撓頭道:"這可太榮幸了,其實我也就是瞎搞."

米奇搖頭道:"不要妄自菲薄,統帥部研究了你們特種偵察兵的戰場記錄儀,你的戰術欺騙和信號欺騙手法很老練,伏擊的地點和時間掌握上也很精確,作戰計劃大膽,別出心裁,能夠充分利用手中的資源,作為一個特種偵察兵連長,一個人的潛伏,偽裝也許很容易,可是能把這些運用到兩百多個人的一支隊伍身上,就不簡單了."

別人聽誇獎高興,胖子卻越聽越心驚膽戰,把老子說那麼好,下次再有類似的行動,弄不好就是第一人選,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才能繼續妄自菲薄,只是連聲道:"運氣,運氣."

兩人走到一個噴水池前停了下來,夜晚的山頂顯得很迷人,米奇中將笑了笑道:"這次來,一是想看看女兒,二是想見見你.沒想到我們的見面居然是以這種方式,更沒想到,你和米蘭還是朋友."

想到自己剛才的舉動,田行健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聽米奇繼續道:"米蘭在加里帕蘭,我很擔心,戰爭里一個女孩子很容易受到傷害."

米奇轉過身,很認真地對田行健道:"我能拜托你一件事麼?"

媽的,第一次見面就給人家添麻煩,會不會不太禮貌?胖子心里腹誹,嘴里卻連聲道:"當然,當然."

"中尉,幫我照顧好米蘭,我不想她受到什麼傷害."米奇中將的話里有一種不容拒絕的味道.

胖子幾乎是下意識的立正,大聲道:"是,將軍."話音一落,胖子差點給自己兩記耳光,這米奇故意最後用命令式的口吻說話,讓自己不知不覺就以一個中尉對中將的態度服從了命令.

幾聲呼喚傳來,兩人回頭看去,不遠處的路燈下,三個窈窕的身影正向這邊走來,米奇古怪地蔑了一眼田行健,輕聲道:"個人生活的問題上,恐怕你得多花點心思了,聯邦是一夫一妻制國家,若是不懂拒絕,會害人害己."

胖子很誠懇地點頭稱是,心里鄙夷道:"老古董懂什麼?三飛才是王道."

米蘭當先跑了過來,紅著臉一把拉住米奇的手,往酒店走去,嘴里低聲埋怨.

早已經和田行健擺明態度的美朵和妮婭則一左一右地挽住了他的胳膊,一面掐著肉,一面追問這個情敵的父親到底給胖子說了些什麼.

胖子半眯著眼睛,一臉猥瑣地用胳膊來回揉動,悄悄感受著兩個女兵彈力十足的酥胸,淫蕩地說道:"我拜托中將幫我在斯邁酒店要了一個房間,總統套房啊,那張床大的很,晚上咱們就不回基地了,大家在大床上玩肉搏游戲,我一個打你們兩個,要不,你們兩個打我一個也行."

這胖子敢跟一個中將提這樣的要求才真是見了鬼了,美朵和妮婭的臉同時一紅,狠狠擰了田行健一把,啐道:"呸!想得美,要玩你自己跟自己玩去!"

她們拉著手跑掉了,只留下胖子一個人在花園里郁悶,這些女人,自己跟自己玩哪里有三個人一起好玩?

美朵和妮婭終于沒有跟胖子上床玩游戲,人家兩處*女,你叫怎麼放下臉面玩3P?賤人在這方面純粹一傻逼,第二天,她們跟隨隊伍踏上了回首都的專機,臨行前,幽怨地兩個女兵把胖子渾身上下掐了個遍,這家伙,木頭腦袋,多掐掐興許能開竅.

接下來的兩天,田行健每天都到實驗室里配合米蘭一起研究那幾個項目,米蘭雖然安靜了許多,生氣的時候卻依然喜歡習慣性地扭住胖子的耳朵,只不過那神態,不像奴隸主,倒頗似一個看管丈夫的小媳婦.

那看著胖子時仿佛有一汪清水的眼睛,讓胖子心虛,害怕自己一時管不住老二,犯了錯誤,到時候米奇中將估計會殺伐果斷地把自己變成太監.兩個人之間就這麼在一種奇妙曖昧地氛圍里作著研究.

休假第三天,貝爾納多特終于派人帶胖子去前線總指揮辦公室.

辦公室還是老樣子,幾個將軍看猴子似的盯著田行健,眼里全是希奇古怪的味道.

例行敬禮完畢,貝爾納多特將軍滿面笑容的迎了上來,拉著田行健的手道:"田中尉,你可給我上了一課啊,真是人不可貌相,英雄放到哪里都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