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章 誰還敢來?

米蘭一聽,又好氣又好笑,擰了胖子一把.

米爾斯冷冷地道:"給臉不要臉是吧?聽話呢,讓你走出去,不聽話呢,讓你爬出去,你信不信?"

若放在以前,從未打過架的胖子估計也就忍了,現在的胖子怕死,可一點也不怕事,戰場上血雨腥風下來,眼前的這個家伙對自己來說根本沒有威脅,欺軟不碰硬多好,再說了,泥人也有三分火氣,當下一臉憨憨地搖頭道:"不信!"

吵鬧聲早已經驚動了酒店的經理,這個中年人一看見自家的少東正在跟人吵架,不禁暗暗叫苦,今天邀請的客人很重要,可是這位少爺卻是個驢子脾氣,打著不走哄著倒退的那種,思來想去,要想盡快平靜下來,不驚動里面的客人,恐怕還得在那個中尉身上打主意.

這時候也不用米爾斯打招呼,這位經理主動站了出來,嚴肅地沖著田行健道:"我是酒店的經理,這位先生,請你們立即出去!"

見這什麼經理不分青紅皂白趕自己走,胖子怒火更盛,站了起來喝道:"放你媽的屁,老子今天在這里呆定了!"

一旦沖動憤怒,胖子就覺得身體被腎上腺素分泌刺激得發抖,這是自小的生理毛病,他也分不清楚自己是恐懼還是激動.

米爾斯看見胖子中尉渾身顫抖,以為他害怕了,不由得哈哈大笑,譏諷道:"既然嘴硬就別害怕啊,怎麼我看你抖得跟雷劈了似的."轉身對那經理道:"叫人給我把這兩個垃圾丟出去!"

聽到田行健聲音提高,經理滿頭大汗,雖然中間的玻璃牆隔音,可鬧大了也掩蓋不了,他心知爭吵無益,一聽米爾斯的命令,趕緊揮手示意早站在旁邊虎視眈眈的保安上前驅趕.

田行健強忍怒火,用身體護住米蘭冷笑道:"我勸你們別干傻事,真惹火了我可別怪我發瘋!"這家伙,被人連凡羞辱,已經有點精神分裂了.

那些保安哪里會理會他的威脅,十幾個彪形大漢蜂擁而上,當先兩個一左一右沖上來,想把田行健抓住架出去.這種工作他們是駕輕就熟,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掉麻煩,免得影響里面的客人.

可是,他們怎麼可能面對一個氣冒煙的特種兵?胖子反手一記耳光,狠狠地抽在當先沖上來的保安臉上,那保安如同一條破沙袋,咚地一聲,滿口鮮血的載倒在地.

接著,凌空轉體一記鞭腿,第二個沖到面前的保安被他一腳抽在身上,猛地飛出去,直撞倒幾張桌子才停下來,蜷縮著身子躺在地上連一聲呻吟發不出來.

兩個動作一秒鍾,快如閃電.所有的人目瞪口呆,沖在後面的保安更是嚇得魂飛魄散,紛紛止步,前後擁擠在一起,倒成一地葫蘆,要知道,沖在前面的兩個可是身手最好的正副隊長啊,那中尉一秒鍾就給解決了,這幾副顏色沖上去還有得剩麼?

有一個倒黴蛋被後面一推,沒收住腳,沖上來被田行健一個拳頭砸在鼻子上,滿面桃花開,腦子里鈸啊磬啊響做一團,捂著臉淚水長流.

胖子惡狠狠地道:"誰***還敢來?"

真正地耀武揚威!良久,沒人敢回答.

那幫年輕人和經理心中又驚又怕,噤若寒蟬.米爾斯的女友更是花容失色,驚恐地躲在瑟瑟發抖的米爾斯身後,他們終于知道惹了一個不該惹的怪物.

小廳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來,看到胖子的動作只感覺到一個詞:震撼!這個陸軍中尉一發火,如同盛怒的暴龍!動起手來渾身殺氣,兩個身手最好的保安一照面就被打得不知死活.

那一耳光那一腳,重得可怕.抽在兩個保安身上的聲音,讓人心驚膽戰.那種恐怖的速度和力量根本無法抵擋,只要稍微想象自己挨上那麼一下,所有的人都感覺背心發涼.

米蘭也是第一次見到胖子發火,她從來不知道,這個表面看起來溫和無害的家伙居然有這麼恐怖的力量,平時仿佛怎麼欺負都行的那張臉,憤怒的時候卻凌厲得讓人不敢逼視,這個胖子,真的就是自己可以隨意欺負,唯唯喏喏的那個胖子麼?聯想到田行健打自己屁股那幾巴掌,米蘭的臉又紅了,只覺得耳根發燒.

用手背貼著滾燙的臉蛋,試圖把溫度降下來的米蘭縮在田行健的背後,有一種心滿意足的感覺,這張寬闊的背如同一堵厚厚的城牆,顯得那麼結實,那麼安全.

這時候,一個五十來歲的男人心急火燎地擠進圍觀的人群,怒氣沖沖的問道:"誰在搗亂?"一眼看見那經理,伸手抓住經理的領子喝道:"你在干什麼?不知道今天有客人麼?"

話音未落,這人又一眼看見站在一旁的米爾斯,也不等那經理說話,一記耳光朝米爾斯打過去,怒道:"混蛋東西,叫你在家里呆著,你跑這里來鬧事!"

毫無疑問,這人正是斯邁大酒店的老板,米爾斯的父親.

米爾斯雖挨了一巴掌,卻仿佛遇見了救星,一臉委屈地把剛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出來,田行健和米蘭成了兩個恥笑英雄的惡毒垃圾,他卻成了打抱不平的有為青年.

明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個什麼德行,米爾斯的父親哪能不清楚這家伙背地里的心思,眼睛一瞪,怒道:"一會兒回家再跟你算帳!"轉過頭來看著那經理道:"米爾斯說的是真的?"

經理哪里敢說不是,況且至少表面看起來好象也正是這樣,當下點頭如搗蒜地道:"是的,約瑟夫先生."

約瑟夫轉過頭來,對田行健冷冷道:"你是自己滾還是要我叫人丟你出去?"

去你媽的,和他那個狗屁兒子一個德行,田行健氣極反笑,聳聳肩道:"不怎麼想走路,還是你叫人丟吧."

約瑟夫還真沒見過這麼狂妄的陸軍中尉,要知道,他平時打交道的,都是將軍級別的人物,即使這些將軍,也從來沒有在他面前這麼無禮.

約瑟夫向身邊的兩個保鏢一使眼色,決定給這個討厭的中尉一點教訓,他的保鏢都是特種部隊的退役士兵,可不是那些保安可比擬的.

這個可惡的胖子,必須為他的狂妄付出代價.

*******

提前放出下一章,今天第四更,還有票票不投的家伙被胖子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