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情竇初開的女人

那研究員半信半疑的道:"現在整個聯邦都鬧騰開了,說是一個特種兵連長一個人從敵人大後方救了兩百多戰俘回來,還聽說這次戰役的推演也是這個連長做的."

研究員頓了頓,心馳神往地贊道:"太厲害了,可是那個連長再三強調不能泄露姓名,全聯邦的人都在猜呢,猜來猜去也不知道是誰."

胖子心里得意的想,當然是老子做的,除了我還有誰有這本事?臉上卻一臉鄙夷地說道:"那家伙是個白癡,要真是我做的,干嘛不承認,到時候金錢美女全都有了,萬眾矚目,那感覺多爽!"

嘴里說著,心里暗叫倒黴,為自己罵自己白癡懊惱不已.

研究員還是不肯放棄,追問道:"怎麼你和那些戰俘乘一艘運輸艦回來?這我可是早晨去機場試驗區的時候親眼看見的."

第一個上膘的豬第一個挨刀,胖子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安全第一才是他的原則.

"我連那些人是誰都不知道,我去的可不是特種兵部隊,是一個破偵察營,這兩個的差距可大了."

靈機一動,胖子一指博斯威爾的實驗室門,一臉鬼祟地對研究員神秘道:"這次能調到作戰部,全靠老師幫忙走走後門."

照博斯威爾的脾氣,只要是和研究無關的事情誰也不敢去問他,這個欺師滅祖的黑鍋,推上去倒覺得得心應手之極.

研究員失望地道:"真的不是你啊."見田行健肯定的點點頭,研究員終于放棄了,一邊嘀咕著一邊搖著腦袋走了.

田行健在心里偷笑,反正我是打死也不承認,給個勳章發配到前線的英雄老子可不當,小心駛得萬年船!"

萬年船轉過頭來,卻看見米蘭的門不知道什麼時候開了,米蘭比他還得意地瞧著他,白皙的手捂著嘴直樂.

心知事情一但暴露後果嚴重的田行健毫無羞恥湊了上去,也不管米蘭的白眼,只圍著她打轉,口里不住哀求保密.

胖子心想,反正都不要臉了,老子今天拿出些手段,要讓這丫頭徹底暈菜,實在不行,今天就霸王硬上弓,暴力征服,再不然直接干掉,毀尸滅跡.

米蘭的身子扭來扭去,就是不正眼看胖子,在實驗室里走來走去的忙活,一副裝腔作勢的摸樣,不時笑出聲來,直氣得胖子牙直癢癢.

田行健沒轍了,苦笑道:"親愛的米蘭妹妹,你要我怎麼樣?獻藝還是獻身?"

米蘭臉一紅,拿眼恨著胖子,啐道:"死一邊去,誰是你親愛的,誰要你獻…獻那什麼,腳踏兩條船的淫賊!"一伸手把死氣白賴的胖子撥拉開道:"讓開,別擋著我做實驗."

一說到實驗,胖子趕緊又貼了上去,說道:"師妹,老師讓我來看看,說有幾項研究跟我的機甲有關."

賤人為了拉近距離,師妹兩個字里刻意地透著一種曖昧.

米蘭被他氣樂了,撲哧一笑,叉著腰問道:"你眼里還有老師?我這師妹什麼時候被你跟老師一樣賣了都不知道."

胖子屬于典型的給跟杆子就往上爬的人,湊到米蘭面前道:"剛才我也是被逼的沒辦法了,再說,就咱倆這關系,我舍得賣你麼?我甯肯被你給賣了!"

米蘭嗔道:"誰和你有什麼關系?還有你不舍得的麼?不說老師被你栽贓,就是剛才…你也舍得打我."也許是想到剛才的情景委實不堪,又或許是舍得舍不得地說起來曖昧,米蘭白皙的臉上又泛起紅暈.

再美麗理性的女人,也有情竇初開的時候.

實驗室里枯燥的實驗之余,與第一個接觸,並且在半年的時間里朝夕相處的同齡男性打打鬧鬧,難免會產生一種曖昧,自詡為心理學大師的胖子怎麼可能不知道.

可是在他的心里,還牽掛著帶一段或許應該叫做單戀的初戀,每當他的思維牽扯到感情上的時候,一個身影就會不知不覺的浮現在腦海里.

自己真的是為了減肥這個可笑的借口當兵麼?只怕內心深處,還是為了她罷.

如果這份感情被說出去,絕對是這個宇宙最大的笑話,自己會被冠上全宇宙最純情處男的稱號,放置在博物館里,供人參觀.

田行健怔怔地看著羞紅了雙頰的米蘭,仿佛終于不敢面對米蘭般垂下了頭.

看田行健耷拉著腦袋,一臉落寞地沉默著不說話,米蘭發現自己忽然莫名其妙的不忍心再作弄他,將中央電腦里的幾份文件調出來,哼了一聲道:"死胖子,自己看,這次便宜你了!"說完,轉身走出了實驗室,輕輕地帶上了門.

門一關上,胖子就笑了,他根本就是在演戲.

這是《逼真模仿》中那些感情騙子的經典演技:他們的臉上帶著一絲悲傷,眼神清澈而溫柔,里面藏著不堪回憶地痛楚和落寞.

這些表情,胖子曾經對著鏡子練習了好久.

沒心沒肺地哼著歌坐下來,點開米蘭留下的研究資料,田行健立即一個研究項目給吸引住了,這是一份關于生物兩態金屬瞬間變化的研究,其目的很明確,在一瞬間改變機甲的物理防禦!

想想看,當敵人的刀砍在機甲上的時候,落刀點忽然增加幾十厘米的機甲厚度,即使被砍傷了,也能通過極快速地兩態轉換,進行有效的修補.那在近身搏斗中,會是什麼概念?

第二份資料同樣讓田行健幸喜若狂.

這個研究是實驗室里幾項原本針對超重型機甲和太空艦艇研制的電子攻擊設備在普通機甲上運用的論證.這些設備,可比[天線]的電子攻擊技術尖端多了,其電子信號欺騙,模擬,控制,攻擊的手段變化多端,極其凶悍.

不過,這套系統最大的缺陷就是短時間內會消耗大量的能量,而且,這份資料只是個設想,還在論證當中.這讓胖子微微有些泄氣.

接下來還有一些直接針對[邏輯]細部改動的項目,雖然作用沒前兩項大,但是考慮的很周全,如果全部實施的話,[邏輯]的戰斗力會上升不少.

看了看主持這些研究的科研人員,在主任這一職務上,無一例外都填著米蘭的名字.胖子一下呆住了,實驗室里的科研程序他再清楚不過了,誰提出計劃,經過批准後,誰就是這項研究的主任,需要對計劃做出大量的工作,其他的科研人員只是輔助而已.

也就是說,自己走了這二十多天,米蘭一個人為了[邏輯]提出了幾乎是整年工作量的計劃來,可想而知,這些天在她心里,恐怕除了[邏輯],就沒有想過其他的研究課題.

看來,自己欠這個相處半年的師妹一個很大的情.田行健想,有機會一定要好好報答一下米蘭.

面對一個情竇初開的美麗女人,本著救死扶傷的精神把她XX了也能算做報答吧?

這賤人狼心狗肺地幻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