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不想當英雄

周智森搖了搖頭,道:"沒有!這個現在已經不重要了,剛才我們接到消息,敵人重新集結的太空艦隊已經對我們的艦隊發起了攻擊,支援地面作戰的航母戰斗群被迫離開,去跟我們的艦隊會合.而敵人利用航母離開,陸基戰機又出動打擊他們的集結兵力這段真空時間,搶占了巴佛利山口,直接威脅到我們的後勤通路,前指已經命令前出兵力回撤,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戰局又會回到之前的對峙狀態,因為現在的戰線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恐怕過不了多久會有一場大仗.對了,搶占巴佛利山口的,就是神話軍團,我們一個飛行大隊加兩個師的兵力都沒有阻止他們強攻得手,無論是從這點來說,還是敵人的整個反應來看,你的推演都是正確的."

看著田行健緊鎖的眉頭,周智森笑道:"不過,我們總算引爆了這顆炸彈,沒有讓它在最要害的位置爆炸,現在只是傷手傷腳的結果,已經是勝利了,至少前出部隊不會出現被分割包圍的危險."

田行健皺著眉頭想了好一會兒道:"我一直覺得推演不全面,隱約中對方在哪里設計了一個後門或者加速通道,沒想到,原來敵人早把後門開到了這里,即使計劃失敗,他們也有把握讓聯邦占不了便宜."

周智森習慣性的擺擺手,笑道:"你不過是個特種偵察兵的副連長,能做到這個程度,已經很可貴了,如果沒有及時看到你的推演,也許聯邦會遭受不可預料的損失.況且你的對手經驗比你豐富上千倍,很快你就會和他打交道了.這次無論從哪一方面說,你都是聯邦當之無愧的英雄,應該受到嘉獎和保護,前線你不適合再去了,前指已經決定調你進作戰計劃部任軍事參謀,這兩位參謀,就是專門來帶你去加里帕蘭的."

坐在田行健身邊的上校參謀笑著從提包里拿出一份任命書,伸出手來,道:"正式認識一下,我是作戰部第二研究室主任康普頓.田中尉,以後我們就是作戰部的同僚了,歡迎你."

胖子茫然的跟他握了握手,接過了任命書,打開一看,里面寫的很簡單:任命航空陸戰隊第十六裝甲師直屬特種偵察營一連副連長田行健中尉為聯邦米洛克地面抵抗軍前線指揮部下屬作戰計劃部作戰參謀,撤消田行健中尉原職,任命傳達之日起,即時生效.後面是年月日和前指的印章.

胖子把任命書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被送來偵察連還不到一個月,任務出了一次,馬上就被調到作戰部當參謀,這實在有點離奇.

他心中暗忖:"上次當了英雄,結果被發配到前線,美其名曰傳授經驗,差點掛掉.這次當了英雄,又把我調回去,來來回回的折騰,當老子是萬能的麼?說應該受到保護,估計是怕萬一新英雄不小心嗝屁了,宣傳上不好交代,那下次當英雄,又調哪里去?告訴我英雄應該臨危授命,全聯邦人民都看著你,哪里危險你去哪里!"

一推演到這非常大的可能性,自己覺得邏輯思維超人的胖子立即決定,從此裝死,再也不當英雄了,這英雄誰愛當誰當去,反正老子在作戰部養老了.

離開的時候,胖子用非常誠懇的嘴臉的對師長周智森提了一個要求,就是不參與關于宣傳的任何活動,並且請前線指揮部能考慮將自己的名字保密,立功受獎什麼的沒有也沒關系,理由是,自己並不想成為英雄,更不想成為記者們追逐的對象.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作為聯邦士兵的責任而已.

周智森很奇怪的看著胖子,對他提出的要求感覺很迷惑也很滿意,說道:"如果需要,配合宣傳也是你的任務.不過,既然你提出了這個要求,我去給前指說說看."笑了笑,拍著胖子的肩膀道:"很好!看來你很明白東方文化,成功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弗去."

沒文化的賤人出了門還一腦子霧水,什麼居,什麼去?

由于米洛克星球的外太空,雙方的艦隊正在激戰,所以,中型運輸艦沒有脫離大氣層,而是在戰機的保護下,穿過臨時開辟的空中通道,飛到了卡托市的軍事機場.

最高統帥部和總統辦公室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宣傳的好機會,他們舉辦了一次熱烈而感人的歡迎儀式,幾乎留在米洛克星的記者們全都出動了,軍方甚至提供了專用軍事網絡,來為這場全聯邦直播的歡迎儀式提供信號傳輸.

從運輸艦的維護門溜走的胖子當然沒能看到歡迎現場的情景,他正在看第二天的聯邦《自由報》,上面寫道:

機場里早已經圍滿了得到消息的士兵和民眾,在數不清的戰機護送下,運輸艦緩緩降落了.一些已經被接到了機場的米洛克當地士兵的家屬開始忍不住失聲痛哭.在他們的感染下,好多人的都流下了眼淚.這些聯邦的戰士們,已經經曆了太多痛苦,現在,他們回來了!

當被營救回來的戰俘中軍銜最高的皮特上校第一個出現在機艙門口的時候,人群爆發出響徹寰宇的歡呼,他們流著眼淚呼叫每一個被俘虜的聯邦戰士的名字,場面是那麼的熱烈那麼感人.

臨時搭建的信息牌上,顯示著所有被營救士兵的資料,每一個出現在艙門的士兵,都得到了如同凱旋英雄般的歡迎.

是的,他們是聯邦的英雄!這些聯邦士兵,是在為了米洛克星,為了聯邦的自由,聯邦的榮耀而戰斗.

他們是當之無愧的英雄!

排成方陣等待戰友回歸的士兵們靜靜的站在那里,堅強如他們,也紅了眼睛.

他們對記者說,他們為生在這樣榮耀的國度,為聯邦軍部不遺余力營救戰俘的行動而驕傲而自豪.他們相信,在未來的戰斗中,聯邦不會拋棄任何一個她所鍾愛的孩子,而全體將士,將為抵抗侵略奮戰到底.

田行健歎了口氣,放下了手里的報紙.望著飛往加里帕蘭的運輸艦窗外怔怔出神.

在聯邦,這些被俘去做實驗的士兵能夠活著被救回來,是比獲得一場大戰役的勝利還重要的事情,這個國度,對于生命和自由的珍視是一種傳統,大多數的民眾愛好和平,珍愛生命,也尊重身邊的每一個人.

田行健仿佛又看到了阿里那張憨厚而討好的臉,在恍惚中,隨著一聲槍響,那張臉變得蒼白而麻木.

耳畔,回蕩著托里克的聲音:所以,我死也不讓這個該死的國家成為我們的統治者!

*****

每日三更,推薦,請點右鍵後,鼠標上移三厘米,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