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阿里之死

田行健怔怔地歎了一口氣,他認出了這個人,幾個小時前,在基地的大門前,白色的探照燈光下,他所看見的那張憨厚而討好的臉,基地的守衛,三十多歲的加查林帝國少尉阿里.

那張臉如今已經變得一片蒼白,看不見憤怒,也看不見悲哀,有的只是麻木.一種深沉到骨子里的麻木.田行健知道,阿里已經沒有去路,他已經走到了絕境,這在當初他放行的時候就已經注定,無論如何,他不會在今天後繼續存活,這是他最後的攻擊,一個士兵對導致自己死亡的敵人的攻擊.

"投降吧,少尉,你可以選擇活下去."一個特種偵察兵忍不住喊道.

射擊並沒有停止,阿里依然維持著先前的動作,機械的士兵步,標准的行進間射擊.

一發點射的能量機槍子彈穿透了阿里的胸口,他被機槍子彈強大的沖擊力掀倒在地,手中的能量槍無力地滑落,蒼白的面孔上,沒有任何表情,連痛苦的抽搐都沒有帶給這張臉任何變動,終于,鮮血猛的從嘴角噴出,幾秒鍾後,他停止了掙紮,靜靜的死去.

開槍的是托里克,他收起了伸出機槍口的能量機槍,冷冷地說道:"如果我在加查林帝國,我也和他一樣.下等人!犯了這種錯誤,投降的話,我的家人會被送上絞架.在那個國家,投降,也只是上等人的權利."他的勇士先驅者緩緩轉過身,向基地走去:"所以,我死也不讓這個該死的國家成為我們的統治者!"

場面一片死寂,只有不遠處燃燒的基地不時發出噼啪的聲響,爆出一團火花,阿里的尸體靜靜的躺在聯邦機甲們的前方,在黑黃的土地上,蒼白得刺眼.

他為什麼要攻擊一輛[魔虎]?為什麼不選擇勇士先驅者?誰也不知道.

也許,是因為[魔虎]對他的欺騙,也許,這是一個下等人對上等人最後的最蒼白無力的憤怒.

仿佛老天感覺氣氛太過壓抑,天空中的云層忽然散開了,上午明亮的太陽光線直直的落在大地上.

幾輛反射著金色陽光的中型運輸艦緩緩掠過熊熊燃燒的基地,下餃子一般把成百上千的機甲從機艙內拋灑下來,數不清的高速戰機在遙遠的云端游弋,這個場面讓所有的人熱淚盈眶,田行健躲在[邏輯]的機艙里,淚水橫流:"媽媽的,老子終于又活下來了."

落下的機甲中,兩輛勇士領導者當先跑了過來,是營長納達爾和連長拉希德,在他們身後跟著歡呼雀躍的特種偵察連士兵,其他陸續降落的特種兵迅速散開,占據有利地形後,一部分以班為單位擴散開來設立警戒哨,一部分用機甲攜帶的便攜式合金板組合臨時防禦陣地.

跳下機甲,胖子被拉希德一個熊抱差點把胃給勒出來,拉希德個子矮,兩條健壯的胳膊一把抱住的只是胖子的腰,但這個擁抱,是最真誠的擁抱.

納達爾笑著走上來,一把把拉希德給丟開,說道:"行啊胖子!你他媽現在比我還牛!老子還以為你死定了,得,這次你又給特種偵察營長臉了!"

胖子一臉風騷,貌似謙虛的厚著臉皮吹牛道:"哪里哪里,實在是運氣,我其實都沒怎麼出手,對手弱嘛."

"胖子!"隨著一聲尖叫,兩個女人一左一右樹袋熊一樣掛上了胖子的胳膊,腰側的兩塊軟肉被同時掐住.逃亡隊伍花了四個小時,准時的趕到了目的地,正好在遠處看見胖子發狂,把這一幫人嚇得發抖,這胖子魔障了?

美朵和妮婭不這麼想,她們興高采烈,在女人的心里,自己的男人就是應該英雄無敵,看到胖子威風八面牛氣沖天,再一想到無論多麼英雄,對敵人多麼凶狠,這樣的胖子同樣隨自己的心意捏扁搓圓,她們就忍不住開心.

這就是女人的心理-.-!!!

所以,當戰斗一結束,兩個典型的女人就跑了過來,這時候掐一掐胖子,是比做什麼都過癮的事情.

蜂擁而上的醫護兵把胖子解救了下來,這幫從來不理會傷員情緒的士兵直接把列為被營救對象的美朵和妮婭給扯上了運輸艦,其他的聯邦戰俘也一個不漏,如同在進行一次大規模的綁架.

半個小時後,幾艘運輸艦在反引力裝置的轟鳴聲中,升上了天空,望著窗外越來越小的基地廢墟,所有的聯邦戰俘都難忍心情激蕩縱聲歡呼,這次是真正的逃出生天了,總計兩百八十多名被關押在戰俘營的聯邦士兵,在田行健的帶領下,只犧牲了十二個,加上兩個陣亡的特種偵察兵,以十四人的代價,在半個多月的時間里,穿越數百公里,成功被營救出來,這是當初想也不敢想的美妙結局.要知道,這些被俘的聯邦士兵當時不但精神萎靡,身體也虛弱到幾乎走不動路.

看著胖子那張憨憨地人畜無害的臉,看著他努力做出老實巴交的樣子,看著他不時瞄向一些漂亮女兵胸部的猥瑣目光,所有的戰俘都想笑,他們完全不能把這個家伙和剛才提著[金剛]猛摔的戰士聯系起來.

一個漂亮的醫護女兵彎下腰給胖子身邊的士兵測量血壓,胸前的波濤洶湧讓胖子癡呆的嘴角流出一絲亮晶晶的口水.

這個賤人,真的是帶領大家創造了奇跡的所謂英雄麼?一些在歡呼過後准備向英雄致敬的被救士兵強迫自己轉過了臉,他們的嘴巴肚子全身都在抽筋,這個英雄,實在是聯邦最猥瑣的英雄.

在戰機的護航下,中型運輸艦很快脫離了反引力裝置啟動初期的緩慢速度,開始了快速的爬升,十幾分鍾後,這支運輸隊將脫離大氣層,進入太空航行.

眼睛看著面前女醫護兵的胸部,胖子的腦子里卻想的並不是這些香豔的東西,第一次接觸[魔虎]時,對方十台機甲的動作,剛才與[金剛]生死搏斗的場景,如同電影一般在他的腦海里反複播放,那些簡單有效的操作,那些逼真的假動作,那些在肉眼難辨的炮火中精確的躲閃技巧,還有那把緊緊追著自己,宛轉如意的離子光刀,一幅幅畫面仿佛打開了一扇扇通向更遼闊領域的大門,讓胖子覺得受益非淺.

幾番生死相搏,雖然都靠自己不為人熟悉的非規范技巧化險為夷,但是,這中間有很大的運氣成分在內,況且,一開始就中了陰招的敵人是在不公平的條件下作戰,如果沒有[天線]干擾敵人的機甲電腦操控系統,如果沒有偽裝偷襲,只是正面較量又沒有[邏輯]的話,自己肯定會輸,毫無疑問.

漂亮的女醫護兵給胖子身旁的士兵測完了血壓,一抬頭,看見胖子猥瑣癡呆的樣子,順著他的目光,終于發現自己的衣領敞開了一個大口子,里面顫巍巍白花花的寶貝全被這個猥瑣的胖子給看去了,又羞又惱,一個巴掌打在胖子的臉上,氣沖沖地推著電子血壓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