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五章 別把胖子逼火了

因為基地忽然發生爆炸而驚慌失措的帝國士兵正准備集合隊伍,忽然,混亂中有人喊道:"敵襲!敵襲!"話音未落,能量炮彈和機甲導彈已在慌亂的人群中遍地開花,沒有機甲保護的帝國士兵在猛烈的炮火中如同被收割的稻子一般紛紛倒地,殘肢斷臂帶著鮮血被爆炸的沖擊波掀得老高,撒出漫天血雨.

幾秒鍾的失神後,人群轟然四散,在這樣的炮火襲擊中,人體是那麼脆弱,血腥的場景讓大多數人選擇了立即逃跑,跑出這個每秒鍾都在收割人命的地獄.還有一些仿佛已經被嚇傻了的士兵呆呆的站在原地,驚惶的看著四周轟散的人群,漫天的血雨灑落在他們的臉上卻渾然不覺,在人群的中心,一個年紀只有十幾歲的士兵站在那里,稚嫩的臉上血水流淌,眼中滿是驚惶恐懼,渾身瑟瑟發抖.奔逃的人群中有人不住的喊著他的名字,可是這個小兵的臉上只有迷茫,似乎誰也不認識,喊著他名字的人正准備去拉他,一發導彈偏巧直接落在了這個小兵的身上,一聲巨響過後,只剩下硝煙中如同冰雹般劈啪落下的血肉.

人群中的幾輛帝國機甲成為了聯邦火力優先打擊的目標,前後不過一分種,三輛[三頭犬]和兩輛[聖鎧22]被能量炮的集中火力相繼摧毀,僅剩的一台[三頭犬]和三輛[聖鎧22]也被炮火所覆蓋,只能依靠機動力拼命躲閃,被擊毀也只是遲早的問題.

田行健帶領的五只潛行中的[魔虎]幾乎准備停下來看戲了,這時候,胖子的第六感在他剛剛放松的時候發出了警告,凝神看去,基地內沖天的火焰中,緩緩走出了兩台散發著危險信號的人型機甲.

這是田行健二十二次逃亡的豐富經曆中從未見過的帝國機甲,短粗的機械腿上有兩條履帶,八米高的身軀上厚重的外掛裝甲顯示了它的防禦能力,扁平的頭部兩側有兩支口徑巨大的能量炮管,猙獰醒目.寬闊的肩膀上開了幾個直徑不大的小孔,兩支機械臂特別長,與粗短的腿部組合在一起,怎麼看都像一只大猩猩.機械手上提著一把三米長的合金刀,刀上閃閃的藍光提示,這是一把造價昂貴的離子光刀.

合金離子光刀的意思就是,只要被他們近身用刀砍中,除非機甲合金特別硬還特別厚,外面還加有一層超厚的複合外掛裝甲,否則,統統會被如同豆腐般切開,能量罩對這樣的非能量武器沒有任何防禦作用.

田行健啟動了[邏輯]的掃描功能,拼命將功率開到最大,他已經看清楚了這兩台機甲胸口的標志,那個代表了神話軍團的凶惡天神.冷汗出現在了他的額頭,如果不能以最快的速度分析出這兩台機甲的結構,後果將不堪設想.沒想到在基地內居然出現了這個怪物,田行健直懊惱怎麼沒多放一點炸彈,把這兩台機甲直接干掉.他知道這兩台是什麼機甲,因為拉希德傳送來的神話軍團資料里有一小段的關于這種機甲的介紹:

[金剛],神話軍團專用人型單兵機甲,體型和自重介于中型和重型機甲之間,新型超硬合金制造,速度快,力量大,攻擊強悍,近身搏斗沒有任何聯邦機甲可以與之抗衡,遠程攻擊火力相當于一輛重型機甲.

關于這種機甲的資料就這麼簡單,可是,這麼幾個字的資料是用了數十輛勇士先驅者和兩輛[怒火]的犧牲為代價得到的.雖然這些機甲並非全是被[金剛]所摧毀,但是,在那場戰斗中,[金剛]起了決定性的作用,一個擁有一輛[金剛]的不滿員神話特種連正面擊潰了一個滿員的聯邦特種兵營.

[金剛]並不是堅不可摧,它的可怕之處在于他的操控者是神話軍團精選出來的特種戰士,擁有最好的機甲操控技術和最豐富的戰斗經驗.一支駕駛[魔虎]的班級小隊都能帶給田行健讓人震撼的操控技巧,那麼,由此可以推想出這些駕駛[金剛]的神話戰士是怎樣的水平.

[魔虎]是猛獸,[金剛]就是惡魔.

田行健真的很想大喊一聲[撤退],可是,如果失去了現在的優勢,等敵人重新集合,依托基地廢墟進行防禦,那就完蛋了,十點鍾馬上就要到達這里的逃亡隊伍肯定無法順利登上運輸艦.況且,就算現在跑,能不能擺脫這兩台[金剛]也是未知數,在不安全撤退過程中被追上一個個殺死的戰例是偵察訓練營中反複講解的,這個錯誤可不能犯.

"逃既不能逃,打又打不過,怎麼辦啊!"胖子想抱著誰痛哭一場,曆盡艱辛,眼看著就要成功了,出來這麼兩只猩猩.

現在唯一可以利用的,是[邏輯]和五只潛行中尚未投入戰斗的[魔虎].

"媽的!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有[天線]的電子攻擊,加上[魔虎]的偷襲,[怒火]的火力,老子拼命纏上一個,拖上幾分鍾,總能干掉一個吧!拼了!"心里不住給自己打氣的田行健害怕到了極限後光棍氣質湧現,又開始精神分裂了,也許是並沒有親眼目睹[金剛]的威力,也許是對幾乎到手的勝利的渴求,胖子嘴里念叨著諸如富貴險中求,人死吊朝天,不死萬萬年之類的話,下達了新的作戰命令.

剩余的一輛[三頭犬]被忽然集中的火力摧毀了,這是除了[金剛]以外,唯一可能改變局勢的因素,必須先行消滅,另外三輛[聖鎧22]中,一輛被擊毀,另一輛喪失了行動能力,只剩下一輛還在凶猛的炮火中苦苦掙紮.

神話軍團的[金剛]零七九號和零五一號不緊不慢的走著,之所以不著急,一是因為這些神話戰士連自己的命都不怎麼在乎,更不會在乎其他非神話軍團戰友的命.二是他們和聯邦機甲的距離還比較遠,不能過早的暴露[金剛]速度快的優勢,要等靠近後突然進行突擊,這一招在他們以前的戰斗中屢試不爽.

讓[金剛]惱怒的是,那些狡猾的聯邦機甲仿佛知道自己的打算一般,忽然集體向後撤退,貌似一群被打慌的兔子,一邊跑,還一邊向自己開火,不過,那慌亂奔跑中的射擊准頭,估計再把[金剛]放大十倍他們也夠戧.

正當兩輛[金剛]放棄偽裝,准備全力突擊的時候,一輛破爛的聯邦[魔獸Ⅲ]型機甲慌不擇路躥出了右邊的叢林,在它的身後追著五只神話軍團的[魔虎],兩輛[金剛]同時一樂,嘿,這樣的機甲也能空降到敵後,聯邦看來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也許是看見了前方的兩台[金剛],逃跑的破爛機甲動作緩了一緩,顯得有些遲疑,但是,身後的五只[魔虎]正在以極快的速度逼近,恐慌中,這台機甲選擇了從[金剛]左測五十米的地域繞過去.

[金剛]零七九號想也不想,幾個跨步,迅速堵住了破爛機甲的去路,機甲的操控者似乎已經絕望了,他瘋狂的揮舞著機械臂,發出熬熬的嚎叫,向[金剛]撲了過來,如同小孩打架似的王八拳讓[金剛]零七九號笑得肚子抽筋.

一擺手中的離子光刀,零七九號准備來一個力劈華山,如同砍甘蔗一般,把這輛破爛機甲從頭到腳砍成兩半,這是這只[金剛]最喜歡的殺人方法,那種掌握著摧毀一切的強悍暴力的滋味讓人心曠神怡.

可是,破爛機甲距離金剛只有不到十米的地方,終于被身後高速突進的[魔虎]給撲倒了,一群如同餓狼般的獸型機甲用爪子在[魔獸Ⅲ]的背上開了幾個大洞,機甲內的電路被攪得亂七八糟,冒著電花火光,慘不忍睹,只抽搐了幾下,便癱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眼見自己的玩具被人給搶走了,[金剛]零七九號微微有些惱怒,心里暗罵道:"這幫狼崽子."不過,既然通訊被干擾,他也沒提前給這些[魔虎]打招呼,想想也就算了,反正還有一幫聯邦機甲正在不遠處不知死活的向著這邊開火.

兩輛[金剛]示意[魔虎]們加入隊伍,他們准備依靠神話專用機甲特有的高速度,直接殺進聯邦機甲的陣型中,五只[魔虎]的加入,讓兩輛[金剛]有信心不放跑一個聯邦機甲.

覺得已經到達安全距離的聯邦機甲擺出了一個隨時可以逃跑的防禦陣型,火力也漸漸密集和准確起來,[金剛]零五一號一揮手,發出了全體突進的信號,他的[金剛]開始加速,兩條粗短的機械腿全力奔跑所展示的速度完全和它們的形狀不符合,兩條分開的履帶飛速的轉動著,這帝國新開發的混合式動力,將履帶行進和人型機械腿結合起來,又穩又快.只一瞬間,[金剛]零五一號就前進了上百米,在他眼前的聯邦機甲慌亂作一團,火力對自己的威脅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零五一沒有注意到,這幫已經對如何陰人深有默契的聯邦機甲,將火力全部集中到了零七九號的身上,迫使零七九不能立即啟動,而是在原地耽擱了那麼幾秒.

跟隨在零五一身旁,讓他在潛意識里覺得所有神話機甲正在集體沖鋒的,只有五只[魔虎]而已.

[金剛]零七九號很生氣,幾乎是暴跳如雷,那幫聯邦蒼蠅居然拼命用火力堵截自己,再強的防禦也經不住這樣密集的火力打擊啊,眼看著五只[魔虎]和零五一已經沖了上去,自己卻不得不在猛烈的炮火中閃避.

裝死大神田行健動了,雖然,機甲的掃描只完成了百分只八十五,但這是唯一的機會,聯邦機甲的火力能爭取到的只有這麼一瞬間.死狗般躺在地上,渾身冒著電光火花的破爛機甲悄悄從右後側向十多米外的[金剛]撲去,猛然開啟的助推器噴射出強大的反作用力,如同一枚貼著地面飛行的導彈,十多米的距離對機甲來說,幾乎就在眼前,[金剛]零七九號只覺得身體一晃,一雙破爛的機械手已經死死扣住了自己持刀的機械臂.

[金剛]零七九號一驚,立即反應過來,是那台裝死的破爛[魔獸]在偷襲.機艙內的神話戰士冷笑一聲,以極快的速度操縱機甲猛的一翻身,騰空而起,兩條粗壯的短腿連環踢出,直奔破爛機甲的前胸.

"媽的,反應好快!"田行健暗罵一聲,操縱杆一提,右手瞬間輸入指令,[邏輯]順著金剛手臂的揮動,一借力,閃身躲過了兩條機械腿,有如掛在樹枝上的猿猴,蕩來蕩去,就是擰著[金剛]的機械臂不松手.

零七九那里見過這樣無賴的打法,這破爛機甲跟個狗皮膏藥似的,讓人惱怒!眼見時間已經快來不及趕上另一邊的戰斗了,零七九一翻腕,離子光刀以一種詭異的弧線劃向手肘下方的[邏輯].

這突如其來的一刀讓田行健嚇出了一身冷汗,幾乎在零點一秒之內,他迅速放棄了對[金剛]手臂的控制,借著回蕩的力量,縱身撲入了[金剛]機甲的懷中.[邏輯]如同一條破爛的麻袋,虛不受力的貼上了[金剛]的身體,兩條腿以極其猥瑣曖昧的姿勢盤上了金剛的腰間.

胖子是鐵了心狗皮膏藥貼到底了.

[金剛]零七九號氣得眼冒金星,雙手一合,握住翻腕回來的離子光刀對著自己的腹部就捅,動作決絕剛烈迅捷無匹,仿佛要將掛在胸口的破爛機甲連同自己一起刺個對穿.

"要了親命了!"幾乎喘不過氣來的胖子手腳抽筋,操縱杆一團亂搖,抽風似手指在鍵盤上又拍又打,[邏輯]如同一只滑下大樹的猿猴,在千鈞一發之際溜了下來,一屁股坐在地上,[邏輯]的後背被離子光刀的刀尖拉出一道火花,一條深深的傷痕出現在背上,模擬外掛裝甲被劃作兩半,勉強躲過了要害部位.

離子光刀在距離[金剛]胸口機艙幾乎只有十厘米的距離停了下來,神話士兵的操控技巧讓奢望他自捅一刀的胖子目瞪口呆.

幾乎沒有時間間隔,[金剛]的手腕再一翻,刀一轉向,對著[邏輯]的頭頂就刺.

看著坐在地上的[邏輯],機艙里的神話戰士殘忍的獰笑,看你這一下怎麼躲!

"去你媽的,不要老子活,老子也不是好欺負的!"被步步進逼的胖子徹底崩潰了,自從偷襲開始,就這麼短短的幾十秒鍾時間,已經在死亡邊緣來回幾次了.被逼上絕路的胖子咬牙切齒眼冒凶光,[邏輯]雙臂一緊,勒住如同樹懶般依然抱住的[金剛]雙腿,頭部拼命一撞,狠狠地將[金剛]給頂倒在地上,接著,突然爆發的[邏輯]雙臂抓著[金剛]的腳踝一使勁,將它整個身子給掄了起來.

"告訴你!老子這是第八代機甲!專門負責裝卸工作的超級魔獸!"胖子在機艙里跳著腳紅著脖子大喊大叫,[邏輯]狠狠地掄著重達幾十噸的[金剛]砸向地面,轟地一聲巨響,漫天塵土飛揚,幾十噸重的合金在巨大的力量下,把地面摜出一個大坑.

"論力氣!老子的[邏輯]比你***猩猩強多了!"胖子暴跳如雷不依不饒,掄起來又是一下,只砸得大地一陣顫抖,[金剛]手里的光刀飛出老遠!而機艙里的神話戰士在第一下就被掄暈了,哪里還有反抗的余地.

胖子不管!

今天老子要過癮!欺負老子,殺得老子差點尿褲子!掄死你個***!

漫天塵土中,一輛破爛機甲發狂的掄著一輛可憐的[金剛]如同風車般轉來轉去,打鐵般砸來砸去,狀若瘋虎,歇斯底里!

終于,已經面目全非奄奄一息的[金剛]在數十次猛烈摔打中徹底散了架,呆呆地看著[邏輯]手里的兩條機械腿殘肢,胖子愣了好一會兒才清醒過來.

遠處,已經靠偷襲和圍攻結束戰斗的一眾聯邦機甲集體抓狂,一群人打了半天才弄掉一個,這種機甲有多難打只有打過的人才知道,那麼多人圍攻,還傷了兩個.沒想到胖子連副一發瘋就直接變態,一個破爛機甲硬生生拆了一輛[金剛],這個連副,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金剛]零五一號死得比零七九更冤,當胖子抓住零七九的時候,他已經沖出了一百多米的距離,[金剛]的超高速度讓他越跑越快,他感覺自己是一只猛虎,而前方的聯邦機甲只是一群綿羊,腎上腺素的分泌讓他興奮.殺戮,是所有神話軍團特種兵的天職.他們就是為殺戮而存在的戰士!

滿腦子的殺戮,滿腦子的熱血沸騰,正慷慨激昂時,原本稀疏的火力忽然全部朝他湧了過來,雖然[金剛]的防禦力很強,但是,對方可是有專門提供遠程火力支持的[怒火],其他幾輛勇士先驅者也有不弱于普通中型機甲的火力.所以,零五一選擇了變線行進,他在冷笑,只要自己帶著五只[魔虎]一靠近,這些聯邦機甲就是垃圾,近身搏斗是神話軍團的殺手锏.雖然,現在許多國家都開始大量裝備近身搏斗機甲,可是,真正的專家還是幾百年來從未下過戰場的神話軍團!別人都以為[魔虎]是神話軍團的專用機甲,其實,[魔虎]是帝國准備逐步淘汰的產品,真正的近身搏斗機甲,是[金剛].

一顆導彈呼嘯著飛了過來,由于火力太過密集,[金剛]已經來不及調整步伐,零五一冷笑了一聲,一枚替身彈從金剛肩膀上的小孔射出,在空中打著轉,飛來的導彈如同被磁鐵給吸住了一般,猛的紮進替身彈旋轉的旋渦,凌空爆炸,這樣遠距離爆炸的殘片和沖擊波,對[金剛]來說,簡直微不足道.

零五一的冷笑越來越熱烈,他完全可以想象這些聯邦機甲機艙里一個個目瞪口呆的臉.雖然[金剛]並不是神話中最好的機甲,可是,它卻是神話專用機甲中的制式機甲!是正逐步替代[魔虎]的機甲,不但擁有比[魔虎]更快的速度,更強的防禦,更強的搏斗能力!它還擁有更強大的遠程火力!

左手拇指狠狠壓住操縱杆頂端的能量炮按鈕,頭頂兩側的能量炮頓時發出了凶猛地吼叫!比普通能量炮口徑更大,速度更快,威力更猛!兩台卒不及防的勇士先驅者拼命躲閃,但是,擦身而過的能量炮彈依然削去了它們半邊肩膀.

"哈哈哈哈!聯邦傻瓜們,傻眼了吧!"[金剛]機艙里的零五一縱聲狂笑,聯邦機甲倉皇的表現讓他得意,他要這些聯邦機甲即使變成了鬼魂,也忘不了[金剛]的恐怖.

得意的笑聲只持續了兩秒鍾就嘎然而止,五只[魔虎]忽然撲上,將[金剛]狠狠的撲倒在地上,鋒利的前爪拼命的攻擊著機甲的機械腿,這是沒有機甲結構分析的聯邦士兵們唯一能夠攻擊的位置,[金剛]的其他部位防禦裝甲太厚了.當零五一狂吼著操縱[金剛]揮舞離子光刀逼開鬣狗般的[魔虎]時,他才發現,即便是快被淘汰的機甲,[魔虎]特制的前爪依然能夠證明它的威力,一條機械腿在瘋狂的攻擊中傷了液壓系統,再也無法支撐[金剛]龐大的身軀.

隨著[魔虎]的散開,閃爍著死亡光芒的炮火覆蓋了這輛半跪在地上的[金剛].

戰斗結束了,天空中,已經傳來了運輸艦的轟鳴聲,聯邦機甲們紛紛聚攏到田行健身旁,周圍,似乎也沒有更多的敵人了.

正當大家仰望天際的時候,一顆能量子彈擊中了一輛[魔虎],發出叮的一聲清響,接著,又是一顆.子彈打在能量罩上,蕩漾起一圈藍色的漣漪,聯邦機甲立即收縮成一個防禦圈.可是,並沒有想象中的大規模火力.

只是一顆顆子彈執拗的從樹林中射來,一顆,又一顆.終于,一帝國士兵端著能量步槍從叢林中走了出來,他一邊迫近,一邊對著同一輛[魔虎]射擊,明明知道這樣的槍不可能對[魔虎]造成任何傷害,也明明知道這里任何一輛機甲可以輕易將他送上天,可是,他依然一步一步的向他所確認的敵人用士兵步逼近,射擊,堅定而固執.

***********

昨天晚上上傳的時候才發現因為忘了交費,ADSL被停了,郁悶了一晚上,今天早晨去開通了,現在補上,給晚上等的朋友說一聲,實在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