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一章 渺茫的前途

將[魔虎]內的尸體清除掉,田行健立即鑽進了這台神話機甲小隊首領駕駛的機甲,很快,在控制台左側,找到了固定聯絡信號發生器,這是為了配合戰場天網系統所裝載的特定裝置,其作用是不斷與天網系統聯系,報告自己所在位置,並提示安全,一般來說,機甲在離開基地後就會啟動這個系統,當發生危險或者失蹤,天網系統能記錄其最後出現的坐標,為派遣搜索和救援提供幫助.

除了確認安全以外,信號發生器還能引導天網系統的導彈進行激光制導攻擊,當機甲發現目標並用激光對其鎖定之後,天網系統會對這一目標進行計算,並將精確的計算結果輸入導彈的制導系統,這樣的激光制導導彈可以在上萬公里以外發射,如果沒有受到空中攔截或導向干擾的話,它能精確的擊中任何目標.

在大規模的戰役中,當戰場上所有的機甲發送的信號都傳送到天網的系統時,天網能根據這些機甲的情況對敵人的兵力,前進方向,己方損失,戰局部署等做出計算,其結果非常接近實際,往往能給指揮部進行戰略部署或戰局推演提供非常有參考價值的情報和數據.

但是,電腦系統畢竟是設定好的程序,常常會出現系統被欺騙的事情,現在田行健就在准備欺騙加查林帝國的天網系統.

既然這支機甲小隊已經追上了自己,那麼,關掉信號發生器只會在幾十分鍾後讓天網系統判定這支小隊失蹤,從而引來更多的追兵.

一支靠雙腳行進的隊伍能在幾十分鍾之內跑多遠,用屁股想都知道.所以,田行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直接恢複信號,欺騙天網系統,順便還能利用它獲取一些好處.至少,欺騙成功以後,這個小隊所在的位置將會被定義為已搜索區域,天網是絕對不會做重複派兵搜索同一區域的事情,這樣的命令只能由手動下達,可是,若沒有進一步的情報或者機甲小隊的報告,誰會下達這樣的命令?

原本讓田行健一直頭疼的難題是怎麼欺騙天網.

由于信號的傳送很可能遭遇地磁,山區,或者機甲故障等因素而中斷,所以,天網系統對信號的認定是按小隊為單位的,一個小隊十台機甲,信號中斷不能超過一個小時,超過時間天網就會上報指揮部,指揮部會通過其他通訊與這個小隊進行聯絡查詢,如果連續三次共計十五分鍾的聯絡都失敗,搜索隊就會派出.

而另一種搜索隊也會派出的情況是這個小隊的信號降低到了百分之六十以下,這屬于不正常的信號,天網會將其數據修改成代表警惕的紅色,上報給指揮部,由指揮部負責查詢.

這兩種情況無論出現哪一種,都會是這支聯邦逃亡隊伍的末日.

只要有一個信號發生器,田行健就有把握通過這個信號器的改裝,讓一個信號分解或者重複,形成十個信號,用以欺騙天網.

現在,六台幸存的機甲中,信號發生器還能正常工作的還有五台,原本擔心分解信號過于相同會讓天網系統判定為異常,現在好了,五個信號發生器只要稍微改裝一下,每台分解成兩個信號,對信號特征作出稍微改變,再將其交叉互換,天網系統絕對不可能發現.

田行健迅速拆下幾台信號發生器,集中起來,找來了線路和電子零件,將信號剝離分解,十分種後,分別由五個原裝信號發生器帶動的分信器成功開始閃爍代表安全的綠色光芒,田行健將這些信號器分別安裝在五輛[魔虎]上,隨著[天線]的電子干擾強度一點點被控制著減退,模擬出一種地磁干擾的效果.信號發生器重新與天網的接受系統建立了連接.

隨後的幾分鍾時間如同幾個世紀那麼漫長,當信號發生器另一個代表天網認可的綠燈亮起,所有的聯邦戰士都歡呼起來.

這個機械修理兵出身的連副實在給他們帶來了太多驚喜,如果沒有他,光靠這些特種偵察兵,根本不可能做到現在的地步,他們只能靠機動力和火力硬闖出去,當然,步行的聯邦戰俘只能無奈的被犧牲掉.

聯邦機甲紛紛提起幾台[魔虎],帶上殘余的零件,連同兩駕被摧毀了駕駛系統的先驅者一道,開始追趕先期前進的隊伍.

半個小時以後,在北邊山脈的一處峽谷中,聯邦機甲順利的趕上了正憂心忡忡的先頭部隊,當看見他們所運來的幾台[魔虎],這些特種偵察兵被歡樂的人群包圍了,這場來之不易的勝利意味著在擺脫了追兵後,逃亡隊伍將得到更大的生存空間,對之後的戰斗,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田行健與皮特商量之後,決定就在峽谷駐紮下來,此時天色已晚,況且,要修複這些失去行動能力的機甲也需要時間.

六台魔虎有兩台是被拆掉了動力系統,只要重新裝上去就好了,這非常容易,還有一台是被破壞了頭部的感應系統,這個也簡單,做一個簡易感應器替換上就行了,材料也不缺,只是行動沒有原來那麼敏捷而已,但是行走和火力系統都沒有問題.

有問題的是那三只被摧毀了行動系統的機甲,這些機甲損傷的位置都在機械腿上,這種[魔虎]機甲的獸型行動系統非常特殊,都是反關節機械腿,完全仿生設計,腿部驅動和造型都很實用.它的後腿爆發力非常大,而前爪不單是輔助動力和轉向系統,還是近身搏斗的武器.

由于機甲類型完全不同,聯邦人型機甲的工具箱里找不到可以和這類機甲匹配的零件,而[天線]和[怒火]都屬于多人機甲,體形大了很多,更沒有可以和[魔虎]相匹配的零件.

最終,三台機甲被重新組合,修複了其中兩台.前爪後爪經過了田行健的加工,勉強能湊成八只.剩下的一台被分解開,機甲主體與兩台機艙被破壞的先驅者一同被切割後改造定型,重新焊接成一個能容納六個人的大機艙,再組裝上動力系統和操控系統,四支先驅者機械腿作為主行動工具,四條機械臂也被放在了機甲下部,成為輔助行動系統和攀爬工具.一個形狀奇怪的組合機甲成型了,這個機甲拆掉了所有的武器,只保留了行動功能,將完全用于乘坐,以補充隊伍機動力的不足.

凌晨兩點,[魔虎]的機甲電腦里收到了加查林帝國天網系統的情報提示,情報說,在坐標1213.2230以東,發現了聯邦戰機大規模活動的消息,提示帝國地面部隊保持警惕,預防聯邦空中力量的打擊.

這個消息讓大家的精神再次為之一振,那個坐標已經距離這里不足三十公里,只要順利拿下二十公里以外的那個帝國後勤基地,在空軍的接應下,這支隊伍完全有可能順利逃出敵人的控制區域.

本來還有一個好消息,[天線]與拉希德的聯系終于恢複了,阿爾伯特密碼通訊機之間的點對點通訊系統是目前隊伍與聯邦獲取聯系的唯一通道.

但是,其後的消息讓特種偵察班的士兵們震驚.在問到這兩天為什麼不能聯系上時,拉希德回複說,當特種偵察一連回到駐地並上報了這次行動的情況後,上級忽然下達了指名要求特種偵察一連執行的任務,這個任務將偵察一連空投到了六百公里以外的敵控區深處,攻擊一個空軍基地,這個任務差點毀掉了整個一連.包括一台新補充的[天線]兩台[怒火]和一排長巴拉克在內的三十台勇士先驅者陣亡,其他回活著回到基地的人個個帶傷.

如果不是特種偵察營營長納達爾親自率隊接應,指揮部又出動了一個飛行大隊的裝甲戰機和兩艘中型運輸艦,一連差點全軍覆沒.

當回到基地後,拉希德才發現,就在他們離開基地執行任務後三個小時,指揮部下達了要求一連就地休整,並保持與敵後副連長田行健的聯系,隨時做好接應回歸戰俘准備的命令

而先前的命令指揮部根本就不知道,當得知一連被派出任務後,指揮部上下震驚,立即發出命令招回執行空投任務的運輸艦,可是空投已經完成,指揮部只能一邊追查命令下達者,一邊派出部隊接應一連,終于在一連幾乎全軍覆沒的情況下把他們搶了回來.而命令出處追查的線索到作戰參謀部的一個中校軍事參謀處就斷了,這個涉嫌偽造命令和通敵的中校畏罪自殺.

這個消息讓田行健和二排一班的所有戰士又驚又怒,自從戰役開始,聯邦內部就不斷出現敵人的間諜,叛變通敵者遍布整個軍部上下,光是"雷霆"戰役之前,就有遍布軍隊作戰部,後勤,裝備,科研各部門的將級軍官級以及政府機構部級以上官員共十六名被逮捕,一百多名校級軍事參謀被審查,其中,確認參與盜竊出賣軍事機密的軍事參謀高達三十九人.這些人中,一部分是加查林帝國派遣人員滲透進來的,通過賄賂等手段逐步升遷,戰前已經位居高位,而有些則是開戰之後,被威逼利誘收買的,更有可恥的,見開戰後聯邦節節敗退,干脆主動聯系加查林帝國軍部,依靠出賣情報來給自己留條後路.

兩支造價高達上千億勒元的太空艦隊被完全摧毀,兩個星系五個移民星球徹底淪喪,總計數億人飽受戰火流離失所,城市被毀滅,反抗或持不同政見者被槍殺,近八十個資源星球被占領,還有上百萬地面抵抗部隊戰死或被俘,這些,統統都是因為這些人的卑鄙出賣.這些卑鄙的賣國者,還有多少隱藏在暗處?還有多少人會因為他們的出賣而死去?

現在,為了掩蓋戰俘營的事情,這些隱藏在軍部中的敵人又跳出來一個,只是一個中校,就能通過嚴格審查的命令程序偽造命令,讓一個特種偵察連隊集體送死,在這個命令制造下達的過程中,有多少人在為他開綠燈?有多少人玩忽職守?又有多少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兩面討好?

田行健有些害怕,隊伍的前進路線,隊伍的情況,自己的戰局推演,這些能到真正的聯邦軍人手里麼?在重重上報的過程中,經手的人有多少是叛國者,又有多少仍然尸位素餐玩忽職守?

聯邦,這個光榮國家的軍隊和政府已經千瘡百孔,這場戰爭,能勝利麼?

************

抓緊時間碼的過渡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