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九章 機甲伏擊



三支能量炮在[怒火]顯形的同時就噴出了瘋狂的火舌,居高臨下的優勢讓[怒火]的火力壓制發揮的異常充分,幾十米的距離對于機甲來說太近了,能量炮彈如同三條彩帶當空飛舞,隨著[怒火]的移動上下起伏,完全籠罩了猝不及防的神話獸型機甲.

[天線]的電子攻擊早已在[怒火]發動之前就啟動了,這一區域的通訊信號被完全干擾,被控制的對象還有神話獸型機甲的機甲電腦,武器鎖定,雷達等系統.半個小時以內,[天線]就是這里的王!

九輛勇士先驅者則分左右形成了交叉火力,當[怒火]瘋狂傾瀉的能量彈迫使帝國機甲開始躲避時,先驅者的火力也封鎖了獸型機甲兩側的區域.

如此突然的打擊,造成了三輛帝國機甲在一瞬間被正面擊毀,雖然這些神話軍團的機甲長期生活在戰爭之中,作戰經驗非常豐富,但是,機甲畢竟是機甲,他們可以無視聯邦士兵手中的能量槍,卻不能無視反裝甲能量炮.只有三輛被擊毀已經是他們在這樣突然的襲擊下迅速規避所能得到的最好結果了.若非他們在長期戰爭中嚴格養成的潛意識規避動作,至少,被擊毀的機甲數量還得翻上一倍.

這些獸型機甲選擇的規避方向並非先驅者封鎖的兩側,而是正前方,失去了通訊協同的剩余六台獸型機甲在一瞬間就做出了選擇,他們集體向[怒火]撲去,這台聯邦的重火力機甲對他們的威脅太大了,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消滅或者迫使其退出戰斗.

至于其他的先驅者,他們倒不怎麼在乎,這樣的機甲神話軍團殺了不少,與神話軍團的專用獸型機甲[魔虎]相比,先驅者這種聯邦制式機甲根本就不入流,只要被[魔虎]貼近,先驅者的武器將失去作用,[魔虎]的前爪能輕易劃開先驅者胸前的機甲艙,把它的動力系統連帶操控者的血肉攪作一團.

第三分隊的士兵開始撤退,在機甲絞殺的戰場上,步兵永遠是炮灰,這里已經沒有需要他們的戰斗了,他們完成了任務,現在的目標就是盡量保存自己.

卡勒布彎著腰,手腳並用的向坡後鑽去,頭頂上穿梭的能量彈讓他盡量把頭伏低.撤退在最後的他還有一個任務,就是在那些獸型機甲攻擊至坡腰的時候,引爆埋藏在淺土中的聚變手雷.他的目光掃過了山坡後面的一處樹叢,一個奇異的景象讓他目瞪口呆.

那輛所有的聯邦士兵都覺得不可思議的破爛魔獸Ⅲ型機甲,正在做著與它悲慘外形完全不符合的事情,變形,隨著一團流光在機甲表面滑過,整個機甲如同被融化了一般,幾秒鍾後,一台和神話軍團那種獸型機甲一模一樣的機甲成型了,如果不是卡勒布親眼所見,他肯定不會相信,眼前的這台獸型機甲就是胖中尉田行健的那台破爛.

"這也太猥瑣了吧."卡勒布覺得自己很汗,他一直弄不明白那位連副為什麼駕駛一台比普通士兵還不如的機甲,現在他明白了,這個家伙根本就是個長期精通于各種鬼祟伎倆的猥瑣專家,怎麼壞這家伙怎麼來.

耳旁傳來了偵察班長托里克的喊聲:"炸彈!快!"

卡勒布如夢方醒,急忙啟動了手中的遙控裝置.一聲巨響,泥土沖天而起,山腰部分被炸出了一個坑,一台帝國獸型機甲被炸傷了機械腿,倒在一邊不能動彈,其他的獸型機甲倒沒有什麼損失,只是突擊的迅猛勢頭被打斷了.

卡勒布自己也被沖擊波掀了一個筋斗.在他滾到坡底的時候,他的目光一直沒有從那輛變形機甲身上移開過,在漫天的塵土硝煙中,偽裝[魔虎]伏底了腰身,輕巧而迅疾地繞過山坡,鑽入了煙霧中.雖然看不到了,但是卡勒布可以想象,在慌亂的帝國機甲中,混進一只偽裝地一模一樣的機甲,會給這支神話機甲小隊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卡勒布覺得肚子有些抽筋,這個猥瑣狡猾的胖子實在很卑鄙,剛才這台偽裝[魔虎]潛行的時候,不象一個殺手,倒象一只渾身粘滿了雞毛,准備偷雞的狐狸,賊頭賊腦的樣子讓人發嚎.

神話軍團的五輛[魔虎]仿佛根本沒有受到損失一半戰力的影響,在短暫的失神以後,這支隊伍幾乎立即恢複了正常,行動更加敏捷果斷,一點也看不出來他們的通訊協同系統已經被切斷,所有的[魔虎]毫不遲疑地向聯邦機甲靠近,他們的行進路線千折百變,幾乎無從判斷他們下一個動作的行進方向,速度也極快,快到了聯邦士兵的眼前會出現這些機甲的殘影.

聯邦機甲下意識的瞄准射擊都落在了這幾只[魔虎]的身後.

[怒火]成為了這些獸型機甲的主要目標,在[怒火]兩側的九輛先驅者當然不會給這些機甲威脅到[怒火]的機會,他們迅速改變了射擊策略,將所有的火力開到最大,拼命向著自己的正前方傾泄.

一道密集的彈幕在聯邦機甲的正前方形成,任何敢于穿越這倒彈幕的機甲都將遭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可是五輛[魔虎]沒有停頓,第一輛猛的躍了起來,幾輛聯邦先驅者機甲幾乎是下意識的同時將射擊對准了這台高高躍起的機甲,他們犯了錯,空中的[魔虎]雖然被打傷了行動系統,但其後的四輛[魔虎]在彈幕產生空隙的一瞬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地鑽了進來,突進動作迅疾整齊,絕對是長期配合戰斗的結果

[怒火]被迫後撤,九輛先驅者不約而同地堵了上去,當先的兩台先驅者拼命地開炮也不能阻擋[魔虎]的突進,這四台[魔虎]就象在沖刺中貼近了羚羊的獵豹,精悍強健的身軀爆發出巨大的力量,他們猛地跳了起來,特殊構造的鋒利前抓拼命扒開了兩台先驅者的強化機艙外甲,就那麼使勁一攪,兩台先驅者的整個機艙變成了一片血肉模糊的大洞.

"不!"剩余的聯邦機甲眦目欲裂,兩個戰友在這麼優勢的情況下被敵人硬生生地突進來殺死,這讓所有的聯邦機甲都不能接受,他們發出了悲痛的怒吼,能量被全部調到火力上,瘋狂開火.

幾台[魔虎]在彈幕中不停閃避,身上的能量罩不時泛起被炮彈擊中的光芒,在如此凶猛的火力下,他們散開了,稍稍後退,以地形和倒在地上的先驅者機甲做掩護,准備著下一次撲擊.

"保持陣型!退!"托里克下達了命令,現在,聯邦機甲需要的是防禦,只有拉開距離,才能保證安全,這些獸型機甲絕對是天生的殺手,近身搏斗凶狠熟練,機甲技術簡潔有效,只要被他們近了身,先驅者絕對無法躲避這些機甲的擊殺.

[怒火]已經退到了安全的距離,重新調整的火力又猛烈起來,有了[怒火]的壓制,聯邦先驅者機甲紛紛執行了托里克的命令,他們在[怒火]前面形成了半圓防禦陣型.

"拖延時間,掩護連副!"聯邦機甲接到了托里克的命令,他們已經看到,在那四台[魔虎]的後面,已經偷偷混進了一只同樣的機甲,正對陰險地隱藏在暗處,對著四台[魔虎]虎視耽耽.

"他們完蛋了!"通訊頻道里,所有的聯邦士兵都這樣說.

托里克看著四台毫無察覺的[魔虎],嘴角泛起一絲譏笑,他們還不知道,最無恥最卑鄙最狡猾的機甲狩獵者,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