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逃亡開始

行動計劃既然已經確定,長期培養的紀律讓聯邦士兵們立即停止了一切爭論,兩位少校作戰參謀,兩位上尉軍官和上校皮特依照軍銜高低,自動成為了這支臨時部隊的指揮官,兩百多名聯邦士兵被分成了五個隊,其中三,四,五,後三個隊由陸軍裝甲師的士兵組成,他們擁有豐富的機甲操作經驗.第二隊是完全的陸基航空兵,這些飛行員雖然接觸過機甲,但他們的水平僅限于能讓機甲動起來而已,不過,因為飛行員特殊的訓練要求,他們都接受過敵後生存的訓練,在徒步行進和武器的使用上倒沒有太大的問題,至少是一群合格的步兵.第一隊是由上校親自指揮的總預備隊,由所有士兵中的佼佼者組成,身體條件和戰斗素質也相對更好.

田行健仍然帶領特種偵察連二排一班十輛勇士先驅者,以及一輛[天線],一輛[怒火].並擔任整個混合突擊隊的總指揮,武器和食物被平均分配到了每一個人的手里,這是一次艱難的征途,大家都默默的整理好自己的行裝.在皮特的安排下,所有的人都聚集在車廂里,召開行動前的會議.

想讓一支隊伍目標明確,行動果斷,聽從指揮,士氣高昂,戰前的動員和行動計劃是必須的.

田行健站在車廂中間,開始了他真正參與戰爭的第一次講話,對于他來說,這是一次真正的考驗,他的對面,是一支匆忙組合在一起的隊伍,是兩百名在幾天前剛剛被營救出來的,已經幾乎失去了神志的行尸走肉.他必須把這幫亂糟糟的聯邦人從戰俘的身份重新變回成一個合格的聯邦士兵.

"親愛的聯邦戰友們,我想,我們已經做好了逃跑的准備."

這句話引來了一陣笑聲,通常,聯邦軍戰前動員的第一句話是:我們已經做好了勝利的准備.

這個胖子毫不嚴肅地把這句話給纂改了.

"是的,我並不覺得羞恥,逃跑!今天,我要告訴大家的,並不是什麼為了全人類為了聯邦之類的廢話,我想講講我的心里話,一個膽小鬼的心里話!"

"知道麼?從敵人入侵以來,我已經跑了二十一次了,這次,我將帶著大家經曆我第二十二次極限狂奔.這是一段充滿了刺激,危險,血腥的旅途,我們將成為一群原始人,在荒山野嶺之中用手中的幾把爛槍對抗機甲和戰機.覺得恐怖麼?心髒不好的觀眾可以離開,但是在這場電影結束之前,外面是萬丈深淵,沒有路可以走.不過,既然不能撕毀電影票,你可以選擇撕毀自己,把槍對准腦袋,手指一扣,在你感覺到痛楚以前,你就已經死了.這麼做的好處是,你們不必再經曆一次戰俘營."

一片死寂

"如果沒有離開的人,那麼,我們都將共同參與這場游戲,我們站在懸崖上,沒有可以依靠的人,唯一可以依靠的,是我們自己和身邊的同伴,這是一場名叫生死速度的游戲,這個游戲里,意志不堅定的,將被淘汰.不遵守命令的,將被淘汰,放棄自己的,將被淘汰,甚至運氣不好的,也將被淘汰.我不知道我們之間最終贏得這個游戲的有多少人,但我敢肯定,絕對不可能是所有人.機會是均等的,每個人都有生存的權利,這個權利在我們中間不分高低貴賤完全平等.要想逃出去,我們必須團結起來,必須把身邊的人當做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也許,在懸崖上你拉了一把的人,在後面的旅途中,會為你檔住一顆奔向你頭部的子彈."

整個車廂鴉雀無聲,只有田行健的聲音在回蕩

"我剛才說了,我是一個膽小鬼,這是真的,我很難有機會當著這麼多人來一同直面我的內心.我痛恨戰爭,因為,我熱愛生命,當然,你們可以理解為貪生怕死.我從六歲起,就失去了父母,他們死于飛船失事.我一個人生活,幸好,父母的遺產讓我可以不用去賣藝.我害怕死亡,從我失去我的父母開始,每天晚上,我都會把所有的電燈打開,只有光明才能驅散恐懼,這種恐懼,陪伴了我十六年.直到現在.並非我勇敢了,而是,我和你們一樣,無法逃避.我不願意做逃兵,被可恥的槍決.所以,我來了.我不願意丟下我的朋友,所以,我留下了.我不願意把我的生命輸給我的對手,所以,我現在站在這里跟你們說話.每個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沒人可以剝奪,生命,永遠屬于我們自己.但是,有些東西比生命還珍貴,親情,愛情,友情.我常常在想,如果我的父母能夠活過來,我情願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換."

"我從來不敢想象那種踐踏生命的景象,當我終于到了戰俘營的時候,我震撼了,也憤怒了.這種憤怒是不可言喻的,我幾乎吐出了我的苦膽,我一邊吐,一邊想,我絕對不做尸堆上的那一具尸體,誰想殺死我,必須付出最昂貴的代價.我能夠想象,你們在那樣的環境里受到了怎樣的折磨和侮辱,你們的心里,將會留下怎樣的傷痕,和平,已經遠離了這個平靜了三百多年的國度,現在,我們逃無可逃."

"既然無路可逃,那我們就不逃,既然敵人要戰爭,那我們就給予他們戰爭帶給他們死亡.我們甯可死去,也要在搏斗中死去,絕對不去做等待被屠宰的羔羊."

"所以,我的第二十二次逃亡,將不再叫逃亡,它有一個好聽的名字:為了生存而戰斗!"

一些人開始笑起來.

"如果,我終于不可避免的死去,請在我的墓碑上寫上:一個勇于在絕境中生存的膽小鬼,他一生都在為了生存而戰斗,他是膽小鬼的榜樣."

所有的人都笑了,一種生死置之度外,全無負擔的笑,輕松而愉快.這個墓碑上的銘刻不單是田行健的,也同樣是這里所有人的.

田行健也在笑,他最後說道:"走吧,親愛的聯邦英雄們,沒有回頭路,沒有選擇,抓緊手里的槍,打死任何一個檔在你面前的敵人,游戲開始了."

蜈蚣再次啟動了,這條全身已經被地道里的泥土弄得看不清楚形狀的東西斜著向上,在弄碎地面堅硬的基層之後,它進入了公路隧道,這條隧道將在隊伍撤離以後被爆破,以堵截由西而來的追兵.

隊伍的行動整齊而迅速,很快,這支由不同兵種組成的臨時混編突擊隊就做好了出發的准備.大家都在靜靜地等待著.

[天線]啟動了,三分鍾後,與聯邦前指的通訊接通,隨著文件的傳輸完畢,田行健一聲令下,隊伍在隧道的巨大爆炸聲中,踏上了無路可退的征程.

這是一支從噩夢中清醒過來的隊伍,每個人都很輕松,他們說:"走吧,伙計,我們來自地獄,我們將一路走向天堂."

很快,他們離開了公路,鑽進了山區的茂密樹林之中.

行進一開始並不順利.

米洛克星的原始叢林潮濕而沉悶,樹林密度非常大,密不透風.地面上鋪滿了各種植物的落葉,一種葉片為鋸齒型的雜草給大家帶來了不少麻煩.只要一不小心,這種遍地都有的雜草就能在腿上劃開一條口子.

田行健命令[怒火]走在最前面,這台隊伍中最大的機甲擁有四條有力的機械腿和兩條輔助機械腿,還有四條機械臂,看起來象一只大螃蟹.

[怒火]很好的執行了開路的命令,這只螃蟹的所過之處,一些小點的樹木和植物被清除掉,成為一條可供步兵通行的臨時道路.兩條機械臂不停的清除著沿途的雜草,隊伍的行進速度提高了不少.

托里克帶著一個班的勇士先驅者走在隊伍兩側,負責保護整個隊伍以及行走在隊伍中間的[天線].

[天線]的全息掃描緊張的搜索著天空,帝國軍不可能對自己心腹地帶的聯絡信號置之不理,很快,天空中就會飛來無人偵察機和戰機,[天線]必須在敵人發現己方之前做出警告,以爭取時間隱蔽,否則,幾顆燃燒導彈就能干掉這里一半的人.

聯邦前線指揮部已經回信,同意了派遣部隊穿插接應的要求,並要求這支逃亡隊伍盡量靠近聯邦的空軍控制區域,爭取得到空中支援.由于之前拉希德的報告中已經提及了戰俘營的情況,並提供了戰場記錄儀中的記錄實況,引起了包括統帥部和總統辦公室在內的聯邦高層的高度重視,指示米洛克抵抗軍前指一定要想方設法把這支隊伍接應出去,戰俘營的事情曝光,聯邦將在國際輿論上打一場漂亮的勝仗,爭取到更多的同情與援助,甚至可能引出一些大國對加查林帝國軍事行動的直接干涉.

至于田行健提交的戰局推演,前指的作戰參謀部只簽署了一份接收的文件,並沒有對其做出具體的評價和答複,這個消息讓逃亡隊伍里所有的人都很失望,無論這個隊伍里對這份推演的看法是否一致,但是,這是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傳遞的消息,每一個人都希望能給聯邦帶來幫助.

半個小時過去了,離開隧道不過六,七公里的路程,這已經是這支隊伍在山地行軍的極限速度了,[天線]終于舉起了機械臂,這意味著敵人,已經出現了.

"全體隱蔽"

幾乎在田行健下達命令的同時,排成一條長蛇的隊伍立即四散開來,鑽入了茂密的叢林,而機甲,則以[天線]為中心,尋找枝葉茂密的大樹作掩護,利用[天線]的反金屬掃描系統進行偽裝.

幾分鍾後,天空中傳來了戰機的轟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