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行進路線

田行健回頭看去,卻是被營救出來的戰俘營中聯邦士兵的最高長官,陸基航空兵上校皮特,這位典型的紳士型軍官雖然沒能帶領大家逃出來,但是他對戰俘營里所有士兵的關心獲得了大家的信任和愛戴.

"當然,請坐,上校."田行健笑了笑,說道.

"謝謝,請原諒我的冒昧,

這位上校非常清楚自己的位置,一點也沒有因為軍銜高就指手畫腳,被特種偵察連從戰俘營里營救出來以後,他就一直配合管理被俘聯邦士兵的工作,並且相當出色.

對于這樣的人,田行健一直樂于與其交流,況且,現在眾人都在議論紛紛,要安撫大家的情緒,也必須與皮特上校同心協力.您知道,畢竟您是這支臨時部隊的指揮官,我只是想問問到底遇見了什麼麻煩,我想,也許我能幫上一點忙."皮特坐了下來,婉轉地問道.

田行健一點也沒隱瞞,把事情完全的說了出來,並且將推演結果和計算過程遞給了皮特.

一開始皮特還有些詫異,在他看來,一位特種偵察兵副連長在這地洞里依靠機甲電腦進行數據龐大的戰局推演並如此鄭重其事實在有些讓人不能理解.但是,當他認真的看了推演,並且親自進行計算後,他沉默了良久,終于抬起頭來,說道:"中尉,我不得不承認,雖然我不是很明白你怎麼得出這個推演結論,但是,從數據上看,這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非常大,您是我所見過的最不可思議的特種兵.也許,聯邦軍部不把您放到作戰指揮部是個錯誤,您完全能勝任作戰參謀這一職位."

田行健苦笑道:"很榮幸得到您的贊譽,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把這個推演送到前線指揮部,我不希望預測的事情發生,否則,聯邦將遭受難以承受的損失,而我們,恐怕也只能在這里呆上一輩子."

"還有…"田行健苦著臉著說:"我們能不能互相不用'您’這個稱呼,長官."

皮特哈哈一笑,說道:"好吧,中尉,如果你願意叫我皮特而不是長官的話,我很樂意不對你使用敬語."他站了起來,接著說道:"除了我以外,我們中間還有兩位非常優秀的軍事參謀,這份推演我想應該也給他們看看,畢竟,無論做出什麼決定,責任,都不應該由你一個人承擔."

這句話可說進了田行健的心里,他非常慶幸在這支逃亡隊伍里有這麼一位善解人意的長官,盡管這位長官的性子有些過分的溫文爾雅,也過于紳士了一點,不過,總的來說,這是一個值得信任的好人.

兩位軍事參謀的意見很不一致,一個是堅決的贊同推演結果,另一個則完全持相反意見.

反對意見很尖銳,這位名叫皮爾斯的少校參謀不能相信一次空投就能拿下卡托斯峽谷下的陸軍基地和峽谷左側山頂的空軍基地.況且,這里還在卡托市內幾個軍用機場的巡邏范圍之內,太空艦隊的優勢也不會輕易丟失,在卡托市頂上太空空間的航母戰斗群能隨時增援,一支特種兵怎麼可能拿下這樣防禦體系完善的兩個基地?不可能.皮爾斯笑著說,哪怕這支特種部隊是一整個師也不行.

另一位名叫卡勒布的作戰參謀則認同田行健的推演,並就皮爾斯提出的問題逐一反駁,兩個人爭得面紅耳赤.

這一番爭論,倒引來了所有人的旁聽,不管懂不懂推演,都各抒己見,一時間地道里比作戰參謀部還熱鬧.

不管大家怎麼爭論,但是都同意一點,那就是隨著各城市帝國軍的主動撤退,敵人的兵力損失並不大,他們隨時可能集結起來,聯邦的攻勢要在短時間內抵達這個地洞所在的區域將很困難.

走,還是留,眾說紛紜.

無論這個推演是否准確,這個問題已經擺在了大家的面前,而將情報傳遞給前指,無論怎麼傳送,都勢必會暴露這支隊伍的位置.派人傳送,只要一被發現,那麼這個人所出現的區域必然會引來帝國搜索部隊,在搜索未果的情況下,軍事衛星就會進行定點偵察,地洞將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使用[天線],也是同樣的問題,信號的傳送會暴露自己的位置,而且,如果推演被敵人截獲,那麼他們很可能提前行動.

一個陸軍裝甲師中尉叫道:"說多了是口水,把推演給前指發過去,信不信隨便他們,咱們自己想辦法走,反正都是死里逃生的人,再來一次老子也不怕."

吵吵嚷嚷的地洞忽然安靜了下來,面臨生死抉擇,大家的表情都有些慎重.

皮特看著一旁默不作聲的田行健,問道:"中尉,大家的命都是你們救的,現在,大家都把命再交給你,你說說,如果我們自己走的話,有沒有把握?"

田行健搖頭道:"沒有!這里離聯邦目前的控制區長達四百公里,這個距離,除非咱們全是機甲行動,否則,沒有可能抵達的."

一片歎息.

這樣的回答本來就在眾人的意料之內,不過聽這位大變魔術的特種偵察兵中尉親自說出來,大伙兒還是有些失望.

"不過…"田行健終于決定說出一直以來的打算,盡管這個打算對于一個從來沒有指揮經驗的逃兵和一群只有輕武器的逃亡戰俘來說很難達成,但是,當所有的路已經走不通以後,那麼,無論剩下的路多麼難走,也必須走下去.

"我們可以先攻擊這里,獲取我們需要的裝備."田行健將電子地圖打開,指了個坐標展示給大家.

"這不是前幾天拉希德連長攻擊過的後勤基地麼?"一個特種偵察連士兵認出了這個坐標,疑惑地說.

田行健點頭道:"就是這個,作為後勤基地,這個位置非常重要,帝國軍的補給會從這里通過,這個基地很可能會重建,即使不重建,這里也可以截獲大量的物質.如果我們的猜測成立的話,為了集結兵力的裝備補充,這些物質里面肯定會包含機甲,即使沒有機甲,有零件也行.同時,我們在給前指傳遞情報的時候,同時要求他們向這里穿插,盡量縮短我們之間的距離,而且,這個位置能獲取到空軍的支援,雖然運輸艦艇無法降落,但是高速度的裝甲戰機可以對我們進行配合."

喝了一大口美朵遞過來的水,田行健接著道:"對于我們的行進路線,我做了次推演,因為我們連的其他人幾天前從攻擊了這里,並且由這里返回了聯邦控制區域,所以,對這個位置的情報最詳細,推演的結果也一樣,這里的成功率最高.現在由于神話軍團的參與,聯邦在敵後的特種部隊損失很大,許多特種部隊都撤回到了聯邦控制區休整,我們這次仍然從這條路行進,縱然不能攻其不備,但肯定能出其不意."

田行健的話音一落,又是一番爭論.

終于,皮特擺了擺手,讓討論的眾人安靜下來,向田行健問道:"我相信你的推演,你告訴我們,成功的幾率有多大?"

田行健道:"百分之三十!"

"夠了!"皮特果斷地得出了結論:"收拾裝備,劃分隊伍,准備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