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妮婭的表白

這個妮婭,自從把她再次救出來,似乎變得有虐待傾向了.

為了把妮婭的注意力從自己腰部快要破碎的軟肉上移開,胖子幾乎是絞盡腦汁,最後,實在沒有辦法的胖子只好把妮婭的手拉住,一面猥瑣的撫摩著,一面問道:"現在該告訴我你們是怎麼被抓到這里來的了"

妮婭的手被胖子抓住,見他摸地猥瑣,臉上不由得一紅,白了他一眼,卻沒有把手抽出來,任他拉著,說道:"我和美朵本來搭乘中型運輸艦准備回新羅馬,這你是知道的.運輸艦要到新羅馬,必須通過敵人的控制區域,我們在重新進入大氣層的時候被敵人的戰機盯上了,護航的戰機寡不敵眾終于被一一擊毀,不過卻爭取到了一些時間,同行的三艘運輸艦跑掉兩艘,我們乘坐的這艘被打傷了反引力系統,沒辦法再出大氣層,只能迫降.被敵人的地面部隊俘虜以後,我們就被押解到那個戰俘營了."

胖子沒想到妮婭居然任由自己拉著手吃豆腐,一點反抗的精神也沒有,一時不由得有些發呆,手心里仿佛捏了個滾燙的山芋,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

妮婭似乎是想起了在戰俘營所經曆的痛苦,忽然安靜了下來,過了好一會才聽她輕輕地說道:"戰俘營里每天都會有人被抓去做實驗,有些實驗是當著我們的面做的,死了就往旁邊一丟.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會是誰,什麼時候會輪到自己.開始大伙兒還商量著怎麼逃跑,接連幾次都沒有成功,反而死了不少人,後來敵人的看管更嚴密了,大家也就死了心,就這麼一天一天的過,心里想著還能不能看見第二天的太陽."

這種痛苦的回憶終于讓妮婭不堪忍受,眼淚靜靜地湧了出來,一顆顆掉在車廂地面的鐵板上,啪噠作響.

"每次吃飯,我都一點一點的讓食物在嘴里回味,總覺得那會是自己最後一頓飯了.沒事的時候我就用手觸摸著土地,觸摸著鐵絲網,衣服,頭發,身體….."說到身體的時候,妮婭的臉有些泛紅,她咬著嘴唇偷偷把臉別開,不讓胖子看見.

"我喜歡這種感覺,手指上的觸覺讓我知道自己還活著,我想在死之前把每一種感覺都牢牢記住,我想,死了以後,就再也看不見,再也聽不著,也摸不到了."妮婭無聲的眼淚終于變成了嗚嗚大哭,連同一旁早已泣不成聲的美朵,兩個哭泣的女人一同把頭埋進了胖子的胸膛.

"我不想死,我好害怕變成丑陋的尸體,被堆在一起,讓那些蟲子在我的身上飛來飛去,我好怕,我一想到這些就恨不得化成一縷青煙,就這麼從世界上消失掉,至少,那樣我不會讓人看見我不漂亮的樣子."

胖子有些崩潰,面對這個視美麗如生命的女人,他覺得自己實在無法去理解她的思維,也許,女人的可愛就是來源于這些偏執的不可理喻的地方.

看著妮婭哭得梨花帶雨的樣子,胖子也不禁有些心疼,他摟住妮婭,安慰道:"好了好了,再哭就不漂亮了,現在不是安全了麼."

妮婭在他懷里抹了抹眼淚,接著道:"那時候,我就開始回憶,回憶我這麼些年快樂的事情,我一直在想,要是上次我們一起逃的時候,一直躲在深山里過日子,該有多麼好.我不停地想啊想,心里說……"

胖子沒發現妮婭藏在他懷里的臉正紅得發燙,他順口問道:"心里說什麼?"

妮婭的聲音無限嬌羞,她輕輕地咬著嘴唇說道:"我在心里對自己說,要你再能來救我,我就嫁給你,死也要嫁給你."

胖子石化了,懷里的美朵輕輕地顫抖了一下,就沒了動靜,依然靜靜地伏在他懷里,抽泣的聲音越來越低,漸不可聞.

氣氛變得有些尷尬有些曖昧,胖子痛苦的想:"上帝,桃花運分開來好不好?別他媽一次把我給撐死."

正在胡思亂想,又聽妮婭道:"我好喜歡掐你時的那種觸覺,手指上的感覺讓我覺得安全,讓我知道你在我身邊,能每天掐你一下,死了也值了."胖子嚇了一跳,叫道:"不行!你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癖好,堅決不行!"

妮婭一點也沒理會胖子的嚴詞拒絕,她自顧自地說:"所以,我一定要嫁給你,誰叫你來救我了?你答應呢,以後每天起床的時候我就輕輕的掐你那麼一下,你不答應,我就一直跟在你身邊,掐到你答應為止."

胖子被妮婭那句"每天起床的時候"搞得心曠神怡,正一腦春情,忽然腰上一疼,卻是美朵一把掐住了那塊痛苦到要自殺的軟肉.

肉碎了……

"這日子沒法活了."胖子極度哀怨.

"報告連副,連長發來消息了."[天線]機甲長米勒向田行健行了個禮,彙報到.

"哦?"田行健覺得有些神奇,他一直沒有要求[天線]和外面聯絡,是怕通訊被截獲,從而暴露己方的位置.接過電子文件,順口問道:"怎麼聯絡的?"

米勒知道這個連副在擔心什麼,解釋道:"[天線]上有阿爾伯特加密信號機,用阿爾伯特密碼聯系的."

"阿爾伯特?"胖子吃了一驚,這項加密點對點通訊裝置是由以古科學家愛因斯坦為名的軍方實驗室發明的,研制出來不過一年而已,只有戰艦才在使用這東西.一台幾乎有一個大衣櫃大小的通訊裝置,怎麼看[天線]也裝不下啊,什麼時候制造的技術就已經這麼成熟了?

顧不得看手中的報告,他決定親自見識一下裝在[天線]上的阿爾伯特密碼通訊系統.

一個小小的箱子被拿在手中,翻來覆去看了好久,胖子終于確定這個東西就是原本一個衣櫃大的密碼通訊機.

"媽的,日新月異啊."胖子覺得自己在實驗室里學到的東西好象才過了幾天就落伍了,看來還是小看了聯邦的科研和制造能力.這台加密通訊裝置雖然有只能兩點定向通訊的限制,但是,由于其信號無法被人截獲,並且信息加密極其複雜,無法被暴力破截,所以還是有很高的使用價值,現在能縮小到這種程度,簡直就是敵後單兵的最佳伴侶.

仔細了看了看手中的電子文件,通訊報告顯示,拉希德在空中打擊的支援下,已經率隊脫離了敵人的追蹤,並且順手牽羊搞掉了一個敵人的後勤基地.除此之外,需要向田行健通報的消息還有兩條,一條是聯邦軍在幾個小時前發動了"雷霆"戰役,太空方面,幾大太空艦隊已經贏得了米洛克星及空間跳躍通道的控制權,帝國艦隊已經敗退.而由太空艦隊的航母戰斗群和陸基航空部隊裝甲戰機群所組成的大氣層內空中突擊力量向西打開了一條寬兩百公里,縱深上千公里的空中通道.地面上,由二十個陸軍裝甲師和十一個航空陸戰隊裝甲師所組成的六支集團軍一舉擊潰了這個通道負責防禦的加查林帝國守軍,戰斗進展非常順利,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幾天以後,聯邦控制區將迎面擴張至胖子所在的區域.

這是個好消息,畢竟依靠在地下當老鼠打洞是不可能到達上千公里以外的聯邦控制區的,且不說河流,湖泊,山區等地形無法通過,就算一路平原,能量也支撐不到那個時候.

第二條消息就不那麼好了,由特種部隊組成的後方襲擾先遣隊成效很大,但是,一支神秘的帝國軍隊的出現,讓聯邦特種部隊受到很大損失.據悉,這只參與圍剿聯邦敵後襲擾先遣隊的帝國軍隊應該是大名鼎鼎且臭名昭著的加查林帝國特種軍團——神話軍團.這是一支以軍團為建制的特種部隊,參與了加查林帝國幾乎所有的戰爭,數百年來這支軍團一直生活在戰爭中,在加查林國內,功勳赫赫.其作戰時間之長,強度之大,人類戰爭史上沒有哪一支軍隊能與其相提並論.

在神話軍團的打擊下,已經有二十多個聯邦特種兵營全員戰死,十多個特種兵團被擊潰分散.

這個消息讓田行健的心中為之一緊,從空投到現在不到二十個小時,這麼多的特種兵就算一點不抵抗,也夠殺上幾個小時了.

這支特種軍團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怪物?

"神話軍團."胖子喃喃的念道,他忽然有種預感,這個以戰爭為職業的凶猛殘忍的怪獸將是他最大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