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八章 一次又一次

[天線]啟動了電磁干擾,攻擊區域遍布方圓半徑5公里,在半個小時以內,如果不被直接摧毀的話,[天線]就是這里絕對的主宰,任何信號都不能逃出它的囚籠.即便是帝國軍有更強大的電子對抗武器,要想從劣勢中掙紮出來反壓一頭,最快也是半小時以後的事情.

一輛[怒火]和六輛勇士先驅者留下來保護[天線],其他單兵機甲已經進入了突擊線,電磁干擾一啟動,如同奔騰的萬馬,機甲發起了集體突襲.

戰場上裝甲作戰單位的沖鋒有著非常恐怖的勢頭,數十台單兵機甲的沖鋒可以說是驚天動地,這種打草驚蛇的行動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基地里拉響了警報,警衛機甲發動的聲音清晰可辯,五百米外,沖鋒的聯邦機甲就發射了第一批導彈,胖子每次看到導彈的齊射都會很感歎,太象科教片里顯微鏡下**的場面了,尤其是精子導彈進攻卵子城堡那一段,真好看.他一直很奇怪那些科教片是怎麼拍出來的,最後才知道是電腦利用真實圖象進行的模擬,太騙人了,胖子很遺憾.

導彈准確的擊中了大門和圍牆,隨著爆炸聲的響起,大門和鋼鐵制成的臨時圍牆被掀得老高,塵土飛揚,整個圍牆被炸出近百米的豁口,里面正好是警戒營的機甲停放區,穿著褲衩的帝國士兵正拼命爬上機甲.

胖子怎麼可能讓他們的機甲發動起來?他第一個撲了上去,破爛機甲以一種奇怪的姿勢向前沖,如同一只發情的狒狒.

視力可及的地方被迅速摧毀,這樣的突襲通常都不會遇太大的頂抗,畢竟能量機關炮和導彈的威力足以在對方剛剛清醒的時候就讓他們又躺下.

兩排營房被迅速清除,停放區域內的機甲沒有一個活人能登上去.胖子打架從來有個守則,能不給對方機會就不給,求也不給,一拍到死.不過膽小的他從來只是在心里想想,進軍隊以前這家伙一次都沒打過,盡管每次和人發生沖突的時候他都在心里咬牙切齒拼命鼓搗自己,最終還是瀉了氣,息事甯人.

我他媽天生就是個和平主義者,太慈悲了.不忍心見人流血.要不我肯定這樣……那樣……場面極端血腥暴力殘忍…….胖子對朋友臭吹.

這次不是打架,而是真正戰場上的生死撕殺,也許是逃亡的路上已經殺過人了,過了心里上的這一關,也許是在戰爭中,人類的心理都有不同程度的變異,反正胖子現在一點也沒有把眼前的敵人當成活生生的人,當邏輯的機關炮掃在這些只穿了褲衩的帝國士兵身上,將他們變成一團飛濺開的血肉,胖子沒有一點惡心和害怕的感覺,反而興奮勁頭上來了,一個人駕駛著破爛機甲就開始向基地內挺進.

炮火開始延伸,導彈和火炮向基地內蔓延,一些離得較遠的帝國機甲終于出來了,一些是附近巡邏的機甲,另一些是在聯邦機甲延伸的炮火中幸存下來的.聯邦軍的火力開始受到壓制,當所有的聯邦機甲剛剛有條不紊地切入基地大門,並分做兩個箭頭向縱深突擊的時候,胖子已經一個人與迎面趕來的帝國機甲撞個正著.

二十比一.胖子迅速分辨了形勢.

一枚導彈飛了過來,正好命中邏輯的胸口部位,破爛機甲立即就倒在了地上.巨大的爆炸將邏輯整個胸口炸出一個大洞,里面被破壞的電路暴露在空氣中,滋滋閃著火花,全身冒著黑煙.

帝國士兵們覺得太奇怪了,這台破爛玩意是什麼,一炮死的東西也敢沖第一個,聯邦啥時候窮成這樣了?

不過,偷襲的聯邦軍已經攻入基地了,負責門口防禦的警衛連在那麼密集的炮火中不可能還有抵抗力量,所以,沒時間考慮的帝國機甲紛紛越過這台被擊毀的聯邦機甲向前跑去,有輛機甲兀自不放心的順手用能量炮給了地上這堆破爛一下,沒有反應…還差點把一架直接踩過破爛的機體向大門沖去的帝國機甲給報廢.

這一幕讓特種偵察連的士兵震驚.

"不會吧?下午才來的連副就怎麼陣亡了?"

"胖子,胖子!"

"他停狡猾的啊,怎麼一打起來就瘋了?"

"機甲肯定是報廢了,不知道人還活著沒有."

"胸口那麼大一洞,肯定死了."

"全體突擊,把連副的機甲搶回來."

"報仇,報仇!"

特種偵察連的區域通訊頻道里亂做一團,誰也沒想到,這個剛剛見面的胖子這麼快就被敵人給打死了.這胖子吃了火藥了?一個人就往里面沖.

正當他們以為田行健已經犧牲了的時候,在那二十多輛帝國機甲身後,破爛到沒法看的魔獸Ⅲ型居然又爬了起來.

偵察連的士兵們熱淚盈眶,這是英雄的一幕,只見那破爛魔獸如同剛剛從地獄里重新爬起來的戰士,兩顆導彈近距離的擊中了從他身邊跑過的帝國機甲,接著,魔獸的機械臂抓住另一台帝國單兵機甲,一拳把駕駛艙搗得稀爛.

這是多麼悲壯的一幕啊,在重新站起來的魔獸Ⅲ後面,蜂擁而來的帝國機甲起碼有四五十架.

四十比一?

幾發能量炮彈擊中了破爛的魔獸Ⅲ.

機甲在火焰中再次悲壯地倒下了.

"胖子!"

"打!!給我狠狠的打!"

"沖啊!給連副報仇啊!"

群情激憤的聯邦士兵開始了他們的沖鋒,兩台負責火力支援的[怒火]發出了憤怒吼聲,六條能量炮管發射出數以百記的炮彈,如同一條在黑夜中飛舞的彩帶,所過之處灰飛湮滅.兩個導彈發射器幾乎是毫不停頓的發射著高爆導彈,巨大的爆炸聲直沖云霄.

兩道單兵機甲箭頭迅速的穿插,將數十台趕到的帝國機甲分割開來,沒有了通訊指揮,雷達和武器鎖定系統也失靈,全靠手動操作的帝國機甲怎麼可能是這些訓練有素並且占據了主動的聯邦特種偵察兵的對手?

破爛的魔獸機甲又一次站起來了………

好幾個一連的士兵都哭了…

"這不是找死麼?"他們想:"連副太勇猛了!太無畏了!"

在蜂擁的帝國機甲中,魔獸倒下了……

特種偵察連的士兵們開始覺得詭異….

魔獸又站起來了……

魔獸倒下了……

魔獸又…..

一次又一次…在猛烈的炮火中拼命向前沖的帝國機甲一輛接一輛被他們中間的破爛機甲偷襲.

嘗到甜頭的胖子樂此不疲,他的破爛機甲裝死表演技巧在戰斗中漸趨純熟.

"胖子!你***在搞什麼?!"

頻道里傳來拉希德的嚎叫.

所有聯邦士兵臉上的淚都干了…他們覺得自己好象被那個猥瑣的胖子給耍了.

"卑鄙!"

頻道里傳來異口同聲的怒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