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三章 特種偵察營

運輸艦降落在卡托市的軍用機場,艙門打開,田行健跳了下來,乘客只有他一個人.這艘運輸艦是負責物質補給的,裝載著一些機甲零件和武器彈藥,田行健的機甲和行李也同在這艘運輸艦上.

機場上空漂浮著數以百記的各類艦艇,大多數都是運輸艦,也有一些負責空中警戒的戰機.遠處有一個太空艦艇的維修船塢,船塢有四個泊岸,架設著密密麻麻地工字鋼架,四艘正在維修的巨大戰艦靜靜地懸浮在泊岸之中,數千工作人員如同螞蟻一般,正在加緊搶修這些閃著黑色金屬光芒的艦艇.

地面上的運輸車輛和負責裝載的機甲來回穿梭著,將一艘艘張著大口的運輸艦里堆積如山的物質轉運出來,這些物質將通過聯邦龐大而有效的後勤部門分配到前線或其它急需這些物資的單位.

哨子聲此起彼付,上百個穿著白色信號服的信號兵正揮舞著手中紅綠兩色的三角小旗指揮著艦艇的升降和運輸車輛的通行.

這宏大的場景讓田行健震撼,當一個擁有三個星域的國家充分動員起來以後,它所爆發的力量是巨大的.這種力量並沒有因為它和平時的蟄伏而消失,當它在受到威脅的時候,這種力量會如同火山噴發一般無法控制的,也無法阻擋.即使有比它更強大的力量與之抗衡,最終的結果也必將是玉石俱焚.

這種力量是聯邦公民每一個人的力量,也許一個人在這浩瀚的宇宙中只是一粒微小的塵埃,可是千千萬萬的人聚集在一起,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奮斗的時候,這種力量就變得不可估量,而時間,會讓這些在時間長河中生命猶如曇花一現的人們將他們所奉獻出來的熱情累計到一起.這種累計成就了人類的文明,也征服了浩瀚的宇宙.

而自己,也存在于其中,這種存在終將被人所忘卻,可是卻是人類文明大海中永不消失的一朵浪花.當死亡真正來臨的時候,恐懼有用嗎?

既然不能回避,那麼,直面波瀾壯闊的人生也許是最正確的選擇.

田行健不知道在面臨戰爭,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候,有多少人會有相同或類似的想法,他們會做出怎樣的選擇,但是,現實在告訴他自己,這些人在戰斗,在義無返顧的投入一場隨時可能為之失去生命的衛國戰爭,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或許,他們也和自己一樣害怕,害怕成為宇宙中漂浮的塵埃,害怕成為土地上隨風揚起的灰沙.可是他們依然堅守著自己的位置,在所不惜.

而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聯邦,這個生育養育自己的國度,難道沒有值得自己去捍衛的東西麼?

這種東西是什麼?是記憶中一直暗戀著的那個美麗女孩的回眸一笑,還是童年時從上面跌下來痛哭流涕的那已經鏽跡斑斑的秋千,或者是電視上那位痛苦死去的年輕戰士的可憐母親……

逃已經逃夠了,長達半年的二十一次逃亡,那種絕望的滋味已經不願意再去品嘗了,忘掉生死的選擇吧,這是一道無解的命題,命運最後會給出答案,在此之前,自己應該做的是真正的去融入這個偉大的時代.

三個小時以後,胖子駕駛著他那輛被命名為"邏輯"的破爛機甲,來到了航空陸戰隊第16師的師部.

這是一處位于卡托市西南方向的軍事基地,基地外四周遍布著反探測干擾器,若是空中衛星對這里進行拍攝,得到的只會是漆黑一片的照片.

田行健將自己的電子士兵身份牌交給大門外站崗的警衛,一分鍾後,他被允許進入基地.

穿過停滿了各種制式機甲的幾排警衛營房,這輛仿佛隨時都會散架的機甲吸引了沿途所有人的目光,不少女兵看著這個東西都捂著嘴訝然失笑.

胖子面不改色,故意讓機甲邁著仿佛挪不動腿的艱難步伐向前走,看見漂亮的女兵這個家伙就跳下來色眯眯地假裝問路.

離師直屬偵察營最多還有一百米距離了,胖子忽然看見路邊一個身材曼妙的漂亮女兵,他嘻皮笑臉地湊了上去,繼續他問路搭訕的那一招.可這美女卻沒有前邊遇見的那幾個和氣,冷著臉一副愛理不理樣子.

胖子心道:"行,不理人是吧?老子今天跟你耗上了."

這家伙本來就是一無賴的性子,猥瑣下流卑鄙無恥的典范.成天最喜歡干的事情就是沒事找事,臉皮既厚且不厭其煩,除了米蘭那種暴力女郎,這世界上還沒有胖子不占點便宜就能脫身的女人.

加之胖子平生最厭惡這般對人一臉不屑自覺高人一等的家伙,在他眼里無論是誰,但凡裝B,一律打倒.

那冷漠女兵被這家伙拉著扯著胡攪蠻纏追根到底弄到最後實在躲不開,咬著牙詳細畫了一張地圖講解了半天,抬頭見眼前這討厭的胖子一副終于明白了的樣子,正松口氣,卻聽那胖子又問:"還是不明白,到底怎麼走啊?你這畫的是地圖嗎?"

一旁圍觀的幾個士兵笑得前仰後合,心里紛紛笑罵這胖子實在不是個人.

眼見那女兵怒火沖天,胖子才不緊不慢的澆上一盆涼水,道:"少尉,記得以後見到長官要行禮,這次算了,我就不追究了."

說罷轉身跳上破爛機甲揚長而去,一股仿佛古董柴油發動機才有的黑煙自機甲尾部噴出,又黑又濃,一團團嫋繞不散.

這位名叫愛麗絲的女兵原本自小嬌生慣養目中無人.何曾見過這麼猥瑣無恥的胖子受過這般作弄欺負?而自己職位比對方低,打不能打罵不能罵,一股委屈直沖鼻腔,差點忍不住哭出聲來,心里又氣又恨:"死胖子,我跟你勢不兩立!"

胖子還沒到自己的連隊就惹惱了全師最高傲的三號美女愛麗絲的消息,飛快傳遍了整個營區.大家都在猜測這個胖子到底是什麼來頭,一些被愛麗絲當面奚落過或看她不順眼的士兵議論紛紛幸災樂禍,而愛麗絲的擁躉們則義憤填膺,發誓要讓這個羞辱他們心中女神的胖子好看.

來到偵察營營部,跳下機甲的胖子被衛兵告知營長納達爾正在召開戰時情報通報會議.

等待了一小會兒,會議結束了,身材高大,面容瘦削的納達爾皺著眉頭走了出來,他准備看看這個被前線指揮部硬塞過來的中尉連副到底是個什麼德行.

"聯邦航空陸戰隊第16裝甲師直屬偵察營一連副連長田行健奉命前來報到,請指示."胖子的軍禮標准有力.

"媽的,一個胖子來干偵察兵,還是個貪生怕死的胖子."早已經從前線指揮部的好友那里了解到一些情況的納達爾努力的控制著自己對眼前這個胖子的鄙夷.

"稍息,中尉.請跟我來."納達爾轉身帶胖子進了辦公室.

"請坐吧,中尉,那邊有椅子."納達爾用手指了指.

"謝謝長官."胖子依然一副標准軍人的姿態,坐下的時候後背直挺,雙手放在兩腿膝蓋上,目不斜視.

納達爾繞過辦公桌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從桌上的煙匣里拿出一支煙塞在嘴里點著,深深吸了一口,自言自語般問道:"聽說你以前是個機械維修兵?"

"是的,長官."胖子覺得有點心虛,加強訓練的敏銳第六感顯示這位直屬上司的語氣似乎不那麼友善.

"聽說你進過特訓隊?第一項特訓是偵察兵?"納達爾斜著眼睛透過嫋嫋煙霧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著胖子.

"是的,長官."胖子在心里暗罵:"***,明明我的檔案里寫的明明白白,這家伙非得左一句聽說右一句聽說的陰陽怪氣."

納達爾微微一笑,依舊不緊不慢地問道:"既然接受了特訓,成績好象也還不錯,怎麼又成了機械維修兵?"

"**,總不能告訴你我怕死,不想進偵察連吧?"胖子在心里叫苦,嘴里卻毫不停頓:"完全是個人興趣,長官."

"興趣?"納達爾狠狠滅掉手中只抽了一半的煙頭,大聲怒道:"中尉,戰爭不會顧及每個人的興趣,如果都按照自己的興趣做選擇,我他媽現在是個木匠."

"終于爆發了."胖子在心里哀嚎.他從椅子上觸電似的跳起來,抬頭立正,大聲道:

"是的,長官.對不起,長官."

情緒激動的納達爾跳了起來,吼道:"我不知道為什麼前線指揮部會把你這個胖子塞到我這里來,我只知道你檔案里那些莫名其妙得來的功勞都是狗屁,除了會夾著尾巴逃跑的技術比較高明以外,我不認為你憑你那身肥肉就有資格到我這里來領導一個連!胖子,我不管你以前干過什麼,或者你還很得意在特訓隊里玩那些小孩游戲所取得的成績,但是我要告訴你,我這里沒有吃閑飯長膘的人,記住,我只說一遍,記住這個營的全稱,不是狗屁的偵察營,而是航空陸戰隊第16裝甲師師直屬特種偵察營."

"全聯邦唯一的特種偵察營!記住了?滾蛋!"

胖子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