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章 誰在殺害我們的親人

忍無可忍的米蘭暴走!隨手抄起一把槍,恨聲道:"死胖子,你今天成心找死是吧?"

"砰!"

一顆子彈打在田行健腳邊.

胖子嚇了一跳,飛快地跳起來,渾身都在抖動,如同一只對主人飛快搖著尾巴的狗,一張胖臉上立即擠滿了獻媚的笑容,:"開玩笑,開玩笑的.這絕對毫無疑問是美麗智慧的米蘭大小姐的傑作."

眼見米蘭似乎余怒未消,有再次發飆的趨勢,心知這外表文靜的女人其實是個火藥桶的胖子急忙轉移話題,道:"這機甲的材料到底是什麼金屬啊."

提到自己最得意的傑作,米蘭似乎消了些氣,把手里的槍一丟,拍手道:"教你個乖,這是我和博斯威爾教授一起發明的生物兩態金屬,實驗代號BM3633,還沒有正式起名字呢."

米蘭一邊朝著靠牆的巨型電腦走去,一邊示意胖子跟上,接著道:"這種金屬具有液體金屬的優點,卻沒有它的缺點.當然,價格同樣不比液體金屬便宜.在某些方面來說,甚至比液體金屬更稀有."

在電腦的觸摸式屏幕上點開一份文件,米蘭指著文件上的一種植物對胖子說道:"這種金屬只有通過這種噬金草才能得到原石.這種草只有米洛克星的北極才有.數量非常稀少.由于北極圈的土里含有天然放射物和超重金屬粒子,所以,基本上沒有生物能在那里生存.這種草是那里唯一的主人,它維持自身的養分中,金屬的比例非常重,不能被吸收的金屬會被它排出體外,這種排泄物,就是生物兩態金屬的原石."

"這種金屬的特質是博斯威爾教授發現的."米蘭纖細的手指上飛快地來回轉動著一支原子筆,小巧的鼻子得意地皺了起來,說道:"我利用噬金草和原石的排斥性,完成了這種合金!!"

胖子明白了:"也就是說,液體金屬就是噬金草的生物細胞使金屬呈液體狀態,而當這種生物細胞被強行隔離或者關閉時,這種類似于生物體液的金屬會恢複到固體狀態,噬金草雖然能改變金屬形態,但是這種金屬本來就是它不能吸收的排泄物,所以,就避免了生物細胞對金屬產生的吞噬現象.再混合記憶合金來加速這個改變過程,于是就產生了這種超級合金.是這樣吧?"

"回答正確."一個聲音從胖子身後傳來.胖子扭頭一看,正是博斯威爾教授.

老頭有些驚喜地拍了拍胖子的頭道:"你的理解力很不錯.能從米蘭的一句話中間推測出實驗思路.看來讓你只干機械維修是大材小用了."

老頭轉過頭去,對米蘭說道:"把這份機甲的制造理論和數據給他看看."又對胖子道:"記得最後一句話一定要看清楚,有什麼疑問米蘭會幫你解答."

受寵若驚的胖子很快看完了那份文件,不過,最後一句話讓他渾身發抖手足無措.

在這份記錄了機甲的各種數據,制造理論和實驗結果的文件最後,赫然寫著:本文件為勒雷聯邦S級絕密文件.

一個正在努力爭取死緩改無期的機械修理兵看到這種S級絕密文件的唯一下場是什麼,胖子已經不敢去想象了.

"兩年!"一個聲音在胖子耳邊響起,這聲音在胖子聽起來如同惡魔一般,正是利用了他的好奇心陷害他的博斯威爾.

這老頭冷著臉道:"你至少在這里工作兩年,等這份文件解密或者保密級別降到B級,這兩年你就安心的在這里呆著吧."

胖子有些茫然,心道:"我不是死緩麼?他說兩年是什麼意思?"

*************

殘酷的戰爭仍然在繼續.

加查林帝國加強了對米洛克星的地面攻勢.勒雷聯邦由于空中力量幾乎被完全摧毀,城市之間的主要聯系被帝國軍隊掐斷,各個城市的守衛部隊陷入了各自為戰的境地,雖然拼命防守,但是,五個城市還是不可避免地落入了侵略者的手中.

戰爭是政治的延續,政治是保障自己國民的發展需要.雖然核技術的發展在幾千年前就能輕易摧毀一個星球,但是,在宇宙戰爭公約的約束下,同時也為了實際的需要,交戰雙方都不會使用會給自己國民帶來無法承受後果的武器.

也正因為這樣,米洛克星球上的地面抵抗還能繼續.

可是,這種無望的抵抗還能持續多久?聯邦士兵們有些迷茫.如果聯邦不能在空中形成優勢,那麼地面部隊將會被逐一消滅,鮮血和犧牲換來的只是無謂的傷亡.

聯邦的電台每天都在呼籲抵抗,而抵抗從未停止.五個淪陷的城市中有三個成為了完全的廢墟,上千萬人口死于戰火.即便是這樣,這些城市的地下抵抗組織也開始出現,這些由失散的聯邦士兵自發組成的抵抗組織按照《敵後士兵守則》迅速地聚集在一起,用幾乎是破爛的武器不停騷擾著敵人,頑強而固執.

這是一種即將萌發的星星之火還是是灰燼上即將熄滅的飄搖回光….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亞特蘭帝斯星域與勒雷中央星域的交界處……突破這里,牛頓星系才能重新回到聯邦的手里.

蟲洞是人類征服宇宙跨越空間和時間距離的唯一途徑.人類利用星域間的天然蟲洞制造了空間躍遷通道.將上萬光年的距離縮短到了幾乎是一眨眼的工夫.星際戰艦在進行空間跳躍的時候是沒有辦法展開能量防禦罩的.沒有能量防禦罩的戰艦,被敵人三艘戰艦主炮一次齊射就會完全摧毀.

亞特蘭帝斯與勒雷的交界其實是兩個相距數萬光年的巨大空間區域.這兩個區域就是蟲洞的兩邊入口.

帝國軍現在把守著亞特蘭帝斯星域的入口,加查林帝國太空艦隊就駐紮在這里,幾支艦隊分別守衛著這個巨大空間的一個部分.他們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發現這個空間內出現的任何不屬于帝國的飛行物,並將其分割包圍或摧毀.

聯邦的優勢是——沒有人會知道在哪一刻這些複仇的戰艦回突然出現在帝國軍的面前.沒有戰艦的主炮能在兩分鍾內充能完畢,也沒有人會知道躍遷而出的聯邦戰艦會出現在特定空間的哪一個位置.躍遷結束後,只需要三分鍾,戰艦就能打開能量防禦罩.

即使是這樣,對勒雷聯邦來說,這仍然是一場注定必須以犧牲作為開幕的戰斗.

那麼,誰先去?

去成為敵人攻擊的目標,去用鮮血將通道出口扼守住,為後面的艦隊承受犧牲.

這個尖銳的問題讓牛頓星系地方艦隊的戰士們冷笑,他們對提出這個問題的人嗤之以鼻.

這群勒雷人說:"我們去!我們失去的東西,我們去拿回來!!!"

他們的眼睛發紅,沒有人敢跟他們搶.

兩個月前,在損失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戰艦後,這支負責駐守牛頓星系,並幾乎完全由米洛克雙星的本地士兵所組成的地方艦隊屈辱地撤退到了勒雷中央星域.

他們很痛苦.

他們的家園,親人在飽受戰火,而他們卻無能為力.

在勒雷中央星域度過的每一天都是折磨和煎熬,這種痛徹心扉的屈辱讓人發狂.他們不停的訓練,每天只睡三個小時.

其實連三個小時都沒有!他們每天都被噩夢驚醒,或者在失聲痛哭中醒來….再也無法入睡…

新公元2060年3月

勒雷聯邦集結了占全國兵力總數一半以上的艦隊,開始了對跳躍點的強攻.......

當重新補充了兵力和戰艦的牛頓星系地方艦隊義無返顧地陸續消失在一片扭曲的光影後.

聯邦總統漢密爾頓發布了戰爭爆發以來的第三次全國電視講話.

他站在代表自由和團結的獨立紀念碑前,在他身後的電視熒屏上,播放著各個星球淪陷時記者們冒死拍攝的畫面,這些畫面被送回了首都,制作成了一部專題:《誰在殺害我們的親人》

專題用通篇的黑白畫面制作,只還原了一種顏色,鮮血的顏色.在整部專題中,所有的鮮血都是本來的顏色,淒慘而鮮豔.

巨大的爆炸在城市最繁華的地段響起,撕心裂肺的哭聲中,一位父親緊緊抱著一個死去的小男孩,他把頭埋在小男孩的額頭上,不住的親吻著他.眼淚混著鼻涕流在小男孩的臉上.

更多的慘劇在發生,記者離開了.

當幾個小時以後記者再經過那里時,那位父親還在那里,他呆呆的抱著孩子坐在奔逃來去的人群中間,面如死灰的盯著鏡頭看,攝影師移動,他的目光也跟著移動,仿佛在鏡頭在牽引他呆滯的眼神.終于,攝影師一步步退著離開了,鏡頭越拉越遠,當那位父親在畫面中變得很小的時候,人們依然能看見他盯著鏡頭的眼神,那是一種絕望的空洞.

..............

一位正在流血的士兵對攝影師微笑,他說:"我們沒有懼怕,我們在抵抗.如果能看見的話…媽媽,我愛你."三分鍾後,他在無法抑制的痛苦中死去.

..............

"狗娘養的!來吧."一位正在射擊的下士怒吼著,他和他的小隊一次次打退了敵人的進攻.他的身後是機場,敵人的空降步兵已經逼近,戰機正在抓緊時間轉移,他們必須堅守下去,沒有後退的地方.鏡頭掃過了這位下士的同伴,再轉回來的時候一顆子彈擊穿了這位下士的頭部,他猛地栽倒在泥土上,噴霧般的鮮血染紅了整個鏡頭.旁邊的士兵沖上來,徒勞的按住他的傷口,大聲哭喊著:"救人啊!醫護兵!"

..............

這樣的畫面還有很多......

所有看過這部專題的人們都哭了.他們永遠記得這些畫面.

總統說:"我們必須記住這些畫面,而這樣的畫面正在米洛克星繼續上演,我們沒有權利拋棄他們."

總統最後說:"血債!…血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