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白嫩的豆腐

這時候的加查林帝國軍前進基地里正是雞飛狗跳一遍狼籍.周圍的巡邏哨兵正飛快的向基地靠攏.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胖子的雙手就如同穿梭的激光,以每秒十動的手速操縱著機甲飛快地向北方狂奔.

他們的運氣不錯,只在離開叢林邊緣不遠的地方遇見一隊正在往基地趕去的巡邏隊,在這支由兩輛帝國單兵機甲和幾個士兵組成的巡邏隊發現他們之前,胖子飛快地轉過了身,做出一副正趕往基地的姿態.

巡邏隊被騙過了.他們以為這輛拼命往基地跑的機甲也是派出基地的巡邏兵,他們幾乎是沒有停頓的與胖子擦肩而過.其實,只要他們稍微檢查一下這輛行動有些發抖的機甲,就能揪出一個渾身戰抖的猥瑣胖子.

極力控制住自己顫抖的雙手,不露聲色越離越遠的胖子很快在一處小坡前轉折向北,十分鍾後,眼見四周空無一人,機甲探測雷達也沒有敵人機甲在附近的顯示,胖子放下了另外六條機械腿.二十分鍾後,他們終于跑過了近三十公里寬的平原,鑽進了北方山脈下連綿的叢林.

一口氣跑到叢林深處,機甲停了下來,胖子虛脫般躺在機艙里休息了好一會才走出機艙,艙外的林間草地上,兩位美麗的女兵正擁抱在一起.死里逃生的喜悅讓兩位女兵一邊流淚一邊歡呼.胖子毫不猶豫地沖了過去,這賤人帶著一臉憨憨的表情雀躍著蹦跳著,極其猥瑣地企圖摟住兩位女兵加入歡呼的行列.

兩道惡狠狠的目光讓胖子止住了腳步,他一點也不尷尬地轉過了身,雀躍著,歡呼著,仿佛他本來就只想這樣而已.

"撲哧."眼睛里還泛著淚花的兩只小白鴿忍不住笑起來."死胖子."她們笑罵道.

幾天的遭遇讓她們對眼前這個救了自己的猥瑣地胖子有種說不出來的親切感.患難與共的共同經曆讓她們知道,眼前這個胖子其實很厲害,還有些地方讓人覺得討厭得可愛.這家伙天馬行空的思維讓人不知道是好氣還是好笑.

天色慢慢亮起來

天邊出現了清晨的第一抹陽光,陽光在天際邊的云層上泛出鮮豔的紅色,如火,如血.

叢林中清新地空氣和不知名的鳥兒清脆地叫聲,讓人如臨仙境.

田行健睡著了,一夜的來回奔波讓他非常疲倦,長時間提心吊膽的心情在這個時刻完全放松了,他靠在一棵樹下,很快進入了夢鄉.

妮婭和美朵坐在他身旁,低聲地說著話,不時替胖子驅趕著飛舞地蚊蟲.

當胖子從夢中醒來的時候,兩個女兵已經不在身旁了.機甲還靜靜地站在原地,沒有移動過的痕跡.陽光從樹冠的縫隙灑落下來,叢林里的綠色變幻地異常清爽鮮活,一種童話世界的感覺.

胖子側了側耳朵,他在清脆的鳥啼蟲鳴中,捕捉到了一絲聲音.

泉水和嬉笑聲.

他站了起來,向發出聲響的地方走去.

踩著腳下厚厚地枯枝和落葉,彎腰鑽過幾條橫在樹木之間的藤蔓,滑下一道遍是青草和野花地小土坡,聲音越來越清晰.那是妮婭和美朵的聲音,伴隨著潑水聲,那麼歡快那麼動聽.

繞過遮擋在眼前的幾棵大樹,一窪美麗地小湖出現在田行健眼前.

這是一道多麼讓人心馳神迷的湖啊.

清澈到沒有一絲雜質,湖底泛出各種顏色,深藍,淺綠,金黃.幾根自然倒下的樹干靜靜地沉在水底,交錯著.許多五彩斑斕地魚圍著樹干游來游去.

美朵和妮婭在這清澈地湖水中沐浴.

兩條曲線動人的身軀如同湖里的美人魚,一半浸泡在水里,另一半裸露在清晨微涼地空氣中,晶瑩地水珠一顆顆從嬌嫩地胴體上滾落,那能看見青色靜脈地肌膚,薄如蟬翼,如雪般,白生生地耀眼,細膩光滑如絲.

美麗地事物用著某種共性,她們聖潔地身體完全融入了這童話般地湖泊中.

胖子不忍褻瀆這麼讓人心醉的景色,他忽然一陣恍惚,仿佛在夢里,或者前世今生,已然經曆過一般,這一幕是那麼地熟悉,一種神秘地共鳴.

飛快地搖了搖頭,胖子為在兩個美麗胴體面前短暫的失神而羞愧.

"救命啊,老鼠!有老鼠!"這焚琴煮鶴地賤人一臉驚恐地沖了出去,隨著兩聲驚叫,胖子一個筋斗紮進了水中.

連滾帶爬地沖向那兩具誘惑無限的嬌軀,胖子臉上的肉在顫抖,雙眼放光,口水長流.兩個女兵只來得及下意識的護住身體羞人位置,速度極快地胖子已經沖了上來,這賤人一頭紮進了美朵的懷里,另一只手一把摟住了妮婭挺翹的香臀,一邊吃著千載難逢的豆腐,一邊如同受驚嚇地孩子般委屈的尖叫:"老鼠,有老鼠追我!"

"啪!"

"啪!"

兩記耳光一左一右幾乎同時落在了胖子臉上.

美朵和妮婭又羞又氣,也不顧春光外瀉,一陣拳打腳踢.

挨著兩女幾乎是飛舞拳頭,看著那溫潤如玉隨身體起伏蕩漾的乳峰,皮粗肉厚地胖子嘴里哎喲哎喲地叫著,心里樂開了花.

當三人再回到叢林里的時候,胖子提著幾條湖里抓來的魚走在前面,一臉的若無其事,仿佛剛才偷窺挨打的人完全與自己不相干,狠狠看著這無恥的賤人,兩個女兵紅著臉互相看了一眼,飛快的移開了目光,又羞又惱還有一點別的滋味.天啦,真不知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可惡的一個死胖子.

吃了些魚,三個人繼續上路,從機甲雷達的顯示上看,周圍沒有加查林帝國軍隊機甲活動的痕跡,畢竟這里以北延綿起伏地都是山脈,沒有如同古代地球般農業人口分布的移民星球中,這些地帶完全沒有人跡.

太空戰爭所依靠的物質和經濟離開了城市是不可能實現的,在星球的地面上打游擊那是找死,如果這個星球所有的城市都被完全控制了,沒有了物質供給,彈藥補充,人員補充和空中打擊,空中機動.光靠人腿或機甲在地面上跑,怎麼跑得過擁有超強空中偵察手段的航空部隊?在建立了系統防禦的城市周遍,這些游擊隊只要一靠近就是個死,不靠近城市不打擊敵人,移民星球又沒有農村,那游擊隊還有什麼用?所以,古代戰爭中的游擊戰只能輪為某些太空強盜的戰術.

小心翼翼地選擇著行進路線,田行健駕著機甲在叢林中蜿蜒前行,經過改造,這種本身越野能力就非常出色的單兵機甲擁有了更強的野外行進能力,一些以前兩條機械腿去不了的地方,在另外六條機械腿和噴氣推進裝置的輔助下已經完全不成問題.

向北越過幾條山脈後,確信已經足夠避開加查林帝國巨行運輸艦降落基地的田行健開始一路向東.

憑借著偵察兵訓練營里練就的本領和天生敏銳的感覺,兩周之後,田行健幾乎是一路游山玩水地帶著美朵和妮婭奇跡般穿越了數個交戰區域之間的縫隙行進了數千公里.

當機甲中儲備的一大塊壓縮固體能量塊陸續消耗乾淨的時候,三人已經到達了米洛克星首都加里帕蘭所在地三湖平原的外圍.

*************

由于兵力不足,加查林帝國並沒有對防禦最強的加里帕蘭展開進攻,只在三湖盆地外數百公里駐紮了警備兵力.

前面就是聯邦的防區了,為了不被聯邦士兵擊斃,穿著帝國軍服的胖子又一次沒打招呼就開始脫衣服,不過這次他留了一條褲衩.

兩位女兵對這無恥的賤人已經完全失去了信心,雖然她們努力做出無動于衷的樣子,可是胖子卻猥瑣地遮遮掩掩,一副仿佛把肉亮出來讓她們看見很吃虧的心疼嘴臉.這讓美朵和妮婭覺得很崩潰,很頭疼,很想殺人.

駐紮在盆地外的勒雷聯邦陸軍第一零九裝甲師的一支巡邏小分隊很快發現了這三個由一個只穿著褲衩的白胖子所帶領的奇怪組合.

雖然脫掉了衣服,但是胖子穿的褲衩也是加查林帝國軍統一的.褲衩上有著加查林帝國黑色怒熊的徽記.

在聯邦巡邏兵警戒著迎上來的時候,只拿著維修兵機械臂的胖子沒有注意到,在他身後,兩位受夠了這個無恥賤人的女兵偷偷的陰了他一把.

遠遠的,為避免誤傷的胖子就高高舉起了雙手,拿著他那只改裝槍的妮婭適時的擺出了押送的姿勢.

在虎視眈眈的聯邦士兵槍口面前,胖子舉著手渾身發抖,一口大氣也不敢喘,生怕哪個動作讓人產生誤會給自己一槍,那可冤枉死了.

帶隊的小隊長在美朵的一番耳語之後,命令士兵將帝國軍俘虜田行健押回軍營.

莫名其妙的田行健剛放下手來要解釋,一把自動能量步槍就頂上了他的後背,嚇得他趕緊把手舉起來.

任憑他怎麼不住回頭擠眉弄眼,兩個笑逐言開的女兵就是不理他,只和那聯邦小隊長不住聊天.

路走道一半,胖子明白了,甯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報應,這下被玩了.

到了軍營,終于用戰場記錄儀證明了自己的胖子被人派運輸艦連同兩位女兵一同送往加里帕蘭市區的前線指揮部.

對這個二十一次逃跑的孬兵,一零九師的戰友們很殘忍地沒有給胖子一身衣服,讓他就這樣穿著褲衩上了運輸艦.

幾十分鍾後,微型運輸艦降落在加里帕蘭市區一所大學的操場上.這里是聯邦加里帕蘭軍事學院,勒雷聯邦三大軍事學院之一,因為戰爭,已經被征用,學院里的學員全部轉為預備役軍官,一部分被分配到陸軍裝甲師,另一部分加入了牛頓星系地方太空艦隊,經曆一番慘敗後,已經隨所屬艦隊撤回了勒雷中央星域.

一下運輸艦,胖子就樂了.跟約好了似的,除了他以外,還有好幾十個穿著褲衩的光豬壯士.胖子正納悶呢,一個少校軍官一眼就看見他,沖上來一腳將他踢進了光豬壯士的隊伍,罵道:"傻里吧唧的看什麼呢?集合快一分鍾了你才到!"

看著罵罵咧咧的少校,田行健正要解釋,另一個穿著白袍的老人跑了過來,一把抓住胖子手上套著的機械臂對那少校說:"搞錯了搞錯了.他不是參加選拔的人."說完,拉著胖子就走.見接自己的人來了,胖子也就不言語了,扭頭看了看,美朵和妮婭已經被幾個穿著醫護裝的女兵接走了.胖子歎了口氣,跟著老頭向一棟大樓走去.

他不知道,在他所乘坐的運輸艦機艙門口,一個走出來的醫護兵帶著迷惑的神情地看著下面等待著的另外幾個醫護兵說道:"沒人呀,我都找遍了.不是說有一胖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