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崩潰的女兵



胖子心里那叫一個委屈啊.

哭得淚入雨下.

這日子沒法過了.

打起來不讓走,讓走的時候又走不了.臨到頭給人通風報信指了條生路還被拋棄在這里.

哭歸哭,田行健可不是傻子,他揀起槍掉頭就往叢林深處跑.敏捷的動作像只肥胖的兔子.

只要這些帝國機甲不進叢林,胖子有百分之八十的機會躲逃回去.

如果這些機甲跟著聯邦機甲追下去那就更好了.

胖子能以最快的速度跑過空曠地帶,只要讓他紮進蘇澎滿江那並不怎麼湍急的江水,憑借著身上的脂肪和武裝泅渡全營第一的成績,胖子能輕松回到駐紮的營地.

吃上那麼幾大快烤肉,喝上一杯熱巧克力或者茶,運氣好得話說不定還能找到一點酒.

田行健很快搖搖頭把這些愚蠢的想法甩出腦子.

在這又累又餓又傷心的時候想這些東西無疑讓胖子感覺很崩潰.

必須先找個藏身的地方,如果那些重型機甲到達戰場以後並不向北追擊,而是就地收弄潰散的單兵機甲,那這片林地無意將成為他們的駐紮地.

胖子幾乎能想象自己被抓住然後剝成白羊吊在樹被人用鞭子猛抽肥肉的樣子.

實在太悲慘了.

他微微辯明了方向,一路狂奔.

要增加存活下來的幾率,他必須去拿幾樣工具.

聯邦裝甲部隊原先的駐地就在這林中不遠處.胖子很快抵達了營地.

一陣翻箱搗櫃,他找到了幾枚單兵手雷,一大塊壓縮固體能量塊.還有一把被換下來的能量機關炮.

最重要的是一支機械維修兵所使用的自動機械臂.有了它,胖子就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利用所能見到的任何零件組裝千奇百怪的交通工具.

之前的二十次逃跑中,有十五次他都是這樣跑掉的.這次的物質看起來比前幾次要充足的多.

但這些東西的重量可不是胖子一個人能拿走得.

他用維修使用的機械臂迅速挖了個洞,分批將除手雷以外的東西全都埋了下去.然後胖子毫不猶豫地放了一把火,爬起來就跑.

當大火依照田行健所排定的次序引發彈藥殉爆的時候.這個可憐而孤獨的機械維修兵已經到了林地中央的一個臭泥塘.

只花了幾分鍾,他就把自己完全埋了進去.只留下一根空心管通到泥塘邊的草從中

要躲過紅外線和生物雷達的監測,光靠身上這件反探測戰斗服可不夠.

胖子把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降到了一個危險的水平.

這是他在偵察訓練營中那位狗熊教官所傳授的千奇百怪的技巧之一.

田行健對這些奇怪的技巧有著非比尋常的天賦,他一直覺得如果能這樣就呆到戰爭結束,他不介意把自己埋得更深一點.

林外的帝國機甲小隊如同胖子所預料的一樣.

他們並沒有繼續追擊,而是聯絡了潰散在四周的單兵機甲,開始守攏部隊.

按照他們的作戰計劃,這里將成為他們進攻新羅馬市的一個前進基地.

這意味著胖子要想等他們離開後再從泥塘里爬出來的話,還不如直接給自己再刻上一個墓碑.

可憐的田行健並不知道這一點.一放松,倦意就如同潮水般襲來,他很快在泥塘里睡著了.

這時的勒雷聯邦的統帥部已經亂作一團.

電話聲此起彼伏,中央電腦處理著上萬條前線信息,作戰參謀們面若死灰,把一個個即使戰爭信息輸入虛擬沙盤.

懸浮在大廳正上方的米洛克星已經千瘡百孔.

象征著帝國軍的紅色在這個虛擬的星球圖象上蔓延著,速度快得驚人.

六十多個移民城市已經有四十多個被包圍.

其中十六個已經被攻陷,還有一個城市徹底成為了灰黑色,那是被完全摧毀的標志.

而聯邦的地面防禦部隊在空中力量喪失殆盡的情況下陷入各自為戰的境地.

一大塊一大塊象征著聯邦兵力的虛擬圖標被紅色的帝國軍分割開來,並迅速的消失著.

統帥辦公室內,負責指揮的米哈依洛維奇上將正在向親臨統帥部的總統彙報戰情.

"到目前為止,聯邦已經完全喪失了五個移民星球的控制,駐紮在加里略星系的第十一和第十二太空部隊基本全軍覆沒.能逃出來的只有一艘'獵戶座’級戰列艦,幾艘輕型巡洋艦和一艘因為值班輪換而幸免遇難的泰坦級航母.駐紮在牛頓星系的米洛克地方艦隊由于與敵人的力量對比過于懸殊,在損失了百分之五十的戰艦後,經統帥部同意,已經撤出了亞特蘭帝斯星域."

米哈依洛維奇上將的聲音有些沙啞,從加查林帝國的不宣而戰到現在已經半年了,由于聯邦長期以來對戰爭的准備嚴重不足,以至于到現在都無法組織起足夠的防禦力量,更無論反擊了.擁有三大星域八個星系的勒雷聯邦面臨著有時以來最嚴峻的考驗.

面對有著充分軍事准備的加查林帝國,勒雷聯邦的軍事力量一直處于弱勢,而主導政府和議會的鴿派對擁有侵略曆史和血統的加查林皇室更是過于放松警惕,軍部幾次要求增加預算的提案都被否決.

經費短缺,艦艇老舊,訓練不足.

更讓米哈依洛維奇無奈的是,軍隊中大量充斥的學院派指揮官根本就沒有經受過戰火的洗禮,勒雷聯邦已經和平的太久了.這個三百年前誕生的英雄國度里,老一輩在獨立戰爭中光彩奪目的將星們已經成為了曆史教科書里的人名和軍事學院草地上的雕塑.

現在勒雷聯邦需要的是時間,全民總動員令已經下達.工廠和船塢也開足了馬力趕造新的機甲和戰艦.一批批新兵正源源不斷的走進軍營接受訓練,而時間,會給勒雷帶來勝利的曙光嗎?

"由第四,第六,第七太空艦隊組成的太空第一混合集團軍已經在勒雷中央星域集結完畢,由于空間跳躍點已經被加查林帝國的太空艦隊封鎖,強行跳躍增援牛頓星系已經不可能,所以,統帥部已經下達了封鎖勒雷與亞特蘭帝斯星域之間的跳躍點,第一混合集團軍就地防禦的命令."

看看抱著茶杯皺著眉頭的總統沒有任何表示,米哈依洛維奇繼續道:"由百幕大星域抽調的第一,第二,第八太空艦隊正在後方集結,艦艇的維護和彈藥人員的補充需要一段時間.第三,第九太空艦隊已經奉命出發,繞道公共星域,尋找新的通往亞特蘭帝斯星域的跳躍點.第五第十太空艦隊仍然負責拱衛首都主星的安全."

"各地方艦隊已經開始全面改組,在補充了艦艇和人員以後預期可以擴充五到六個混編艦隊."

總統漢密爾頓終于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揮手,道:"說說你的困難,需要我做些什麼?只要是軍部需要的,我都會無條件支持."

頓了頓,總統接著道:"現在國內的局勢很不安定,五個移民星球,近三百個城市,數億人口,說丟就丟了,民眾要求反攻的呼聲很高.在野黨也推波助瀾,如果,米洛克星再丟掉,我們就會完全被動,戰略反攻也沒有了前進基地."

見米哈依洛維奇張口要說話,總統擺了擺手止住了他,站起來踱到窗口,背對著上將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我們沒有退路,如果不能保住米洛克星,我就會成為聯邦曆史上第一個引咎辭職的總統,而你,也會成為第一個被撤職的將軍.沒有犧牲,就沒有勝利.就算是賭,我們也只能至之死地而後生,搏上這麼一把."

轉過身,總統示意秘書將一份文件遞給米哈依洛維奇,接著道:"這是三個月內聯邦全民總動員所能積蓄的全部力量,我相信,只要撐過這三個月,我們就能進入戰略均勢,依靠我們比加查林帝國高出近一倍的資源和生產能力,我們能在一年內全面反攻."

"沒有犧牲,就沒有勝利."米哈依洛維奇反複的咀嚼著這句話.

"哪怕只有一個城市,一支武裝力量,我們都要抵抗到底,米洛克星絕對不能完全落入加查林的手中,民眾需要勝利,我們就給他們勝利,輿論需要英雄,我們就給他們英雄."總統的目光遠比語氣平靜:"搶攻跳躍點,迅速增兵米洛克,統一地面抵抗力量,塑造聯邦英雄,爭取局部勝利.我說的,你明白麼?"

米哈依洛維奇沉重的點了點頭,他忽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再是一個純粹的軍人,對于政治上的需要,他考慮的比軍事上更多.

"希望,我們所做的選擇都是正確的."

望著大步離開的總統背影,上將心中默默的想.

*************

田行健悄悄從泥塘里鑽了出來,在臭泥塘里埋上半天一夜畢竟不是那麼好受.

在泥塘里田行健就知道,這次糗大了.

帝國機甲,運輸車輛,士兵在叢林中來回不停的穿梭調動.帝國軍似乎要在這里駐紮到戰爭結束,他們甚至在林間的空地上開辟了一小塊供超小型運輸艦降落的機場.

源源不斷的兵力在這里集結,物質堆積如山.

用腳指頭想胖子也知道,聯邦軍肯定退守到了第二道防線,說不定蘇江大橋已經被聯邦軍爆破了.

雖然是在泥塘里,但是胖子有本事光靠聽聲音就分辨出帝國軍在這里到底駐紮了一支什麼樣的部隊,這支部隊的規模有多大.這也是他躲藏在泥塘里唯一的消遣.

田行健一動不動的"觀察"著這支萬惡的帝國軍.

在這一天一夜里,這只帝國軍受到了聯邦空軍兩次打擊,不過估計是他們隱蔽的比較好,物質和兵力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失.

但隨著帝國航空部隊逐步加強了空中的阻擊,這個叢林再也沒有發生讓田行健感覺高興的事情.

把自己偽裝成一塊草叢中碩大的泥團,胖子的大腦不停打著轉

"***,再這樣下去老子不是被人發現打死就是餓死."

如果不是從小接受的愛國主義教育,對嚴刑拷打的恐懼和對首都星家里別墅飛行車的不舍,胖子幾乎想直接走過去被帝國軍俘虜了算.

"說什麼也要從這里逃出去."胖子心里狠狠的想:"如果一直保持這樣的狀況,估計還沒跑出這片樹林我就得被打成碎片."

思前想後,胖子沒轍了,看來,不冒風險就能順利逃跑的好事是輪不到自己了.

作為偵察兵,一般處于這種境況下會采取諸如:暗殺敵軍長官,爆破,偽裝,為空軍的制導導彈鎖定目標,水源下毒等制造混亂並亂中求生的方法,但這些對胖子來說,太危險了,他幾乎不願意去想.

暗殺長官?長官死了胖子也死了.

爆破?物質炸了自己也沒命了.

偽裝成敵軍,當在看電影嗎?帝國話胖子會兩句,口令也偷聽到了,可萬一找不到合適的衣服怎麼辦?胖子平時買衣服還得去專門賣大號服裝的店呢.

為空軍制導?聯邦那幾架破飛機現在還幸存?好吧,就算是王牌飛行員,但是要突破帝國航空部隊的封鎖談何容易?

水源下毒?胖子現在只是機械維護兵,不是什麼東西都有一點的百寶囊特種兵,毒呢?

胖子覺得自己的腦子都要炸了,左右為難.

"媽的!拼了!"一旦被逼到了絕境,胖子的光棍氣質又冒了出來.

田行健也不知道是自己運氣好還是倒黴.

他的決心剛下,正在給自己鼓勁呢,一個個子高大健碩帝國士兵押著兩個聯邦俘虜進了叢林.正好打胖子旁邊經過.

千載難逢的機會啊,眼見周圍沒人,胖子一沖動,來不及細想就一躍而起,兩手一錯,一聲輕響,那帝國士兵的腦袋被硬生生轉了一圈,整個人便如被小孩把脖子扭成麻花的破布娃娃一般倒了下來,第一次殺人,胖子可沒這麼簡單,反手一把匕首插進了這個倒黴士兵的咽喉,一個膝撞,狠狠頂上了帝國士兵的下陰.

把尸體放倒的時候胖子兀自不放心的給了這倒了血黴的士兵腦袋一槍托,幾乎同時,胖子就把尸體扯進了草叢.

前後不到五秒鍾.

胖子的兩腿不停打顫,心跳得幾乎快蹦了出來.

殺人了,這他媽是真的玩命啊.

這幾下兔起鶻落,兩個俘虜目瞪口呆.

兩個女性俘虜

一位飛行員,一位醫護兵.

如花似玉,美麗動人.

胖子現在根本顧不上這兩個發呆的女兵,這賤人毫無羞恥的迅速把自己扒個精光,換上了帝國士兵的衣服.

兩個聯邦女兵覺得自己快崩潰了.

這又白又胖的家伙到底是個什麼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