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前進 榮譽15

當期的特訓學員在經過考核,被分配到了百幕大星域軍區.

田行健又在特訓隊呆了半年,系統掌握了機械維修知識後,被上校優先推薦給了他的老朋友亞特蘭帝斯星域軍區的後勤總參謀長.

然後,田行健就到了屬于亞特蘭帝斯星域的加里略星系第五裝甲師第三裝甲大隊後勤中隊第一小隊,成為了一名下士新兵.

一開始,田行健還有些得意.畢竟是從特訓隊出來的人,而且經曆了偵察營和機械維修營兩營特訓,並在上校的推薦下直接成為了下士,比其他從特訓隊畢業的新兵上等兵高了一個等級.

下到連隊以後,後勤中隊第一小隊的小隊長也不過同樣是下士而已.

好運到此為止……...

田行健報到三天後,加查林帝國全面入侵勒勒民主聯邦的亞特蘭帝斯星域,戰爭爆發了.

半年時間,加里略星系四個移民星相繼淪陷.

跟隨第五師殘部退守米洛克Ⅱ號星又被帝國軍的牛頓方面軍與尾隨而至的加里略方面軍一起包了餃子.

好不容易搭上第九師的艦艇,卻被統帥部一個命令丟到了米洛克星參加防禦.

帝國軍一周之內就實現了在米洛克星的登陸.

然後,這個在長官看來頗有些逃命本事的胖子就被派到這個前出陣地幫忙維修機甲.

再然後,帝國軍進攻了.

連口氣都沒喘勻淨過啊!

現在的田行健只能顧著逃命.

靠兩條人腿跟機甲賽跑,田行健又氣又怕.就算跑得再快,也不過每小時二十公里左右的速度,跟機甲比起來那就是典型的龜兔賽跑.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機甲由于體積的問題,不容易在叢林中行進.

而如何在叢林中生存並擺脫敵人卻是田行健的拿手科目之一.

況且,他只是一個後勤維修兵而已.誰有興趣專門來追捕他?

爬上一棵大樹,田行健仔細的觀察著戰場上的情況.

如果那十二輛百足蟑螂一般的聯邦陸戰機甲能夠脫離戰場,田行健不介意在暗處跟隨著他們一起撤退

一路順利當然是好事,若是遇見少量敵軍,至少有這股不算弱的力量可以依靠.

若是遇見了大量的敵人,田行健就會如同太陽旁邊的小星星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戰斗的焦點集中在了田行健剛剛離開的小山丘,兩輛聯邦榮譽15陸戰機甲已經搶先靠近了小丘,隨後而來的帝國一個中隊的聖鎧22單兵機甲如同一群發狂的蜜蜂,一部分排成散兵線,不停地向兩輛榮譽15發起沖擊.另一部分則開啟了高速推進火箭,向小丘迂回,全然不顧長時間的滯空而成為榮譽15的靶子.

聯邦軍岌岌可危,前方擺脫不了敵人的糾纏,後方制高點再被控制,這仗就沒法打了.只有控制住小丘陵,然後依靠這個防禦點才能讓大多數的機甲脫離戰斗.

耳機里一片沉默.

"媽的!拼了,咱們2119上.兄弟們幫我們照顧老娘."

一輛最靠近小丘陵的榮譽15在沒有掩護的情況下強行脫離了戰場,向丘陵頂部狂奔.

暴露的L9-2119立即成了眾矢之的,斷斷數百米路,防禦罩就被打成了象征極度危險的紅色.

"2119,你他媽給我回來."

"開火,開火"

"上吧,伙計們,我們不能讓2119死在我們前面."

"勒雷聯邦沒有懦夫."

"小伙子們,我們是勇士嗎?"

"我們是!"

而且!

"我們一直都是!!"

所有的聯邦榮譽15機甲都發出了高亢的怒吼.他們不約而同的沖出了陣地,機甲頂部的旋轉式能量機關炮將火力開到了極限,同時,能量防禦罩飛快地變成了淡紅色.

這意味著為了掩護2119,這些機甲毫不猶豫地把能量閥撥到了攻擊的頂端,他們完全放棄了耐以生存的防護罩

"哈哈,真他媽過癮,加查林的婊子們,挨揍吧."

"帝國小跳蚤,讓我來給你們上上課."

"這枚導彈問候你媽媽,這一枚問候你爸爸."

帝國軍被聯邦軍突然加強的火力打懵了.

十二輛猛沖而出的紅色的機甲如同十二個跳出地獄地殺神,周身泛著紅光,揮舞著奪命的鐮刀,傾瀉而出的導彈象密集的流行雨.

"L9-2108,1點方向敵人密集區域,開火!"

"L9-2117,前進!"

"L9-2121,前進!"

"L9-2119,繼續前進!伙計們,快到了."

"L9-2110,前進!"

"L9-2111,去你媽的2119,那地方是我的."

"L9-2106,給我沖上去,別落在那幫兔崽子後面."

"L9-2133,前進."

"L9-2129,兄弟們,我們上."

"L9-2101,前進"

爬在樹上的田行健渾身不可抑制地顫抖著,皮膚上瞬間擠滿了雞皮疙瘩,這樣的表現到底是激動還是害怕,田行健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永遠也忘不了眼前的這一幕,一輛防禦罩降到紅色的榮譽15瘋狂的向山丘開近,另外兩輛放棄了防禦能量的機甲拼命的阻截著蜂擁而上的帝國機甲.還有九輛同樣放棄了防禦能量的機甲一面潑灑著透支的火力,一面向山丘靠攏,吸引著敵人的炮火.

"前進!榮譽15"

十二輛榮譽15陸戰機甲用高亢的炮火與燃燒的鮮血吹奏著一曲嘹亮到天際的沖鋒號.

榮譽15陸戰機甲的突然反撲讓帝國軍隊措手不及,雖然在數量上占據優勢,但是畢竟全是單兵機甲,這種機甲除了靈活性以外,面對中型機甲根本沒一點優勢.

一枚直接命中的導彈或者兩發能量炮,就能輕易摧毀一輛聖鎧22,

眼看著一輛輛聖鎧22在聯邦軍瘋狂的火力覆蓋下爆成一團團火球,帝國軍本來依靠數量而形成的火力優勢正在逐步喪失.

現在雙方的機甲數量比例已經到了5:1.也就是說,還有攻擊能力的帝國單兵機甲只剩六十幾輛了,而且經過長時間的戰斗,聖鎧22所能攜帶的五枚輕型導彈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戰場儲備火力降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步.

沒有了導彈,依靠兩挺機載機槍只能給聯邦的榮譽15撓癢癢.

榮譽15以命搏命的打法讓帝國軍心驚膽戰.

損失在迅速加大,一輛接一輛慌了手腳的帝國單兵機甲被擊中.

恐慌不可抑制地在帝國軍中蔓延.

在聯邦軍火力覆蓋范圍內的帝國軍連頭也不敢抬,紛紛尋找彈坑或障礙躲避.

戰爭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或許你的人很強悍,又或許你的戰術更高明,武器更先進,甚至天時地利人和全占齊了,在你看來這仗即便故意想輸都難.

可是你卻輸了.

因為你輸給了一樣誰也無法控制的東西.

運氣!

當一個特定的時間在特定的位置遇上了這個東西,那結果很可能與開始的預計完全相反.

這時候的聯邦軍運氣無疑很好.

這幫將防禦罩降到最低點,幾乎裸體上陣的戰士不但沒有一輛裝甲被敵人摧毀,反而歪打誤撞的占據了勝勢.

在古代地球戰爭時期,就經常出現一個士兵追著一群士兵跑的戰例.

士氣和運氣

沒有破釜沉舟的士氣就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瘋狂的舉動,而沒有運氣,哪怕逃跑的士兵轉過身來隨便給上那麼一槍,就能打死這個追著一群人跑的白癡.

古代中國有位哲人說過一句話:"人心散了,隊伍不好帶了."

現在,這句話深刻得讓帝國軍指揮官嘴里發苦.

手下的士兵已經無法收攏,大部分人都陷入各自為戰的境地.

在眼看著一輛接一輛機甲被聯邦軍擊毀爆炸的壓力下,帝國軍開始慢慢的動搖,然後發展成零星的潰散.

最終,這種潰散猛然變成了恐慌的潰逃.

四散奔逃躲避的機甲如同被餓狼撲散的羊群.

只能撤退.

田行健的嘴里也在發苦.

他真的很想痛哭一場.這日子沒法過了.

在他身後,已經隱約出現了帝國迂回裝甲小隊的影子.最多十分鍾,那只裝甲小隊就能繞過這片叢林抵達戰場.

在這兵荒馬亂的戰場.

田行健想:"逃回去,我就申請退伍!"

苦命的胖子田行健揮汗如雨地奔跑著.

一年的偵察兵訓練並沒有讓他的體重減少那麼一點,半年的戰爭經曆也只不過讓這個胖子沒有繼續增加體重而已.

"早知道不能減肥我干嘛要來吃這苦?"

田行健覺得自己的人生簡直是一出悲劇.

要是守著父母去世時留給自己的別墅,飛行車,再找一份簡單的工作,娶一個漂亮的老婆,下班後找些狐朋狗友喝喝酒,這才是他夢想中的生活.

"我是臨時後勤支隊機械維護兵下士田行健,請求通話."

田行健呼啦著舌頭,一面朝戰場狂奔,一面大聲呼叫.

"前幾天來維修機甲的那個胖子?你怎麼還在這里?"

這是裝甲小隊的區域頻道,能接通這個封閉頻道,就證明這個人在附近.

陸戰機甲兵很奇怪,仗打了兩天一夜了,這個幾天前到這里來維修機甲的胖子居然還呆在這里.

田行健哭笑不得地想:"我倒是想跑,可手臂上的戰場記錄儀能讓我隨便逃跑麼?"

胖子不知道

戰場記錄儀通常並不限制後勤部隊脫離戰場,它的主要功能是記錄戰績並限制作戰士兵離開作戰半徑.

但是對于出現異常數據的士兵,戰場記錄儀會修改指令.

二十次以上的脫離戰斗並一槍不發,沒有擊斃任何敵人,並始終隱身于戰斗之外,甚至沒有一個敵人能發現並向其射擊.

這不是異常數據是什麼?

田行健的戰斗數據已經進入了聯邦戰斗指揮中心電腦的紅色警戒名單.

"胖子,自己逃吧."L9-2101機甲長道

"怎麼逃啊!?"

田行健哀號聲無比幽怨.

"除了這麼一小片叢林,四周全是平地.帝國重型機甲也上來了."

帝國軍"猛獸"2型重型機甲戰斗部高十二米,重八十噸,全合金制造.裝有全方位雷達,重型發生能量防禦罩,翻越行走時采用八條反關節機械腿,時速每小時120公里,臥姿有十六個巨大的機械輪,公路行進可以達到時速每小時280公里.能攜帶中型導彈20枚,並配有4枚防空導彈,兩門能量機關炮和一門三百六十度旋轉式"火蛇"重機槍.

這樣的家伙要在叢林外發現並擊斃一個時速20公里,身穿後勤兵馬甲,手提一把改裝破槍的胖子跟玩似的.

"沒時間了,大伙兒跟著前面的單兵機甲追吧.先向北再向西再向南,沿著蘇澎滿江走.東面的中央防線已經被突破了,後面被人堵著呢."

田行健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高速奔跑讓他的肺部感覺開始充血.每吸一口氣都熱辣辣的,這麼幾句話足足讓他吞了五口唾沫才說完.

"胖子,真的假的?"

機甲兵們半信半疑.

"**!老子是特訓隊的偵察兵!"

機甲兵全體沉默,並立即開始執行田行健的計劃.

在戰場上,偵察兵是戰斗人員最願意相信的人.甚至作戰計劃也要經過偵察兵的確認才能執行.在瞬息萬變的戰斗中,偵察兵也往往成為了戰斗人員的依賴對象.

如何在戰場中分析形勢並選擇正確的撤退方向,這是偵察兵的必修課.

所以,沒有時間爭論的機甲兵立即毫無保留的相信了田行健,加速向北推進.

等胖子跑到叢林邊緣的時候,望著以時速150公里滾滾而去的聯邦機甲,

"完了!"

田行健將手里的槍往地上狠狠一扔.哭道:"你們***倒是帶上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