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九十七章 老怪物的往事
源源不絕地能量瘋狂般的湧入體內。就算是已經有過多次經驗的方鳴巍也是暇意的閉上了眼睛。

事實上。就在他進入了紅霧之後,才明白一件事情。

如果以前他並沒有在宇宙中東奔西跑。而是一直在這里修煉的話,那麼他地實力早就可以達到雙系二十地地步了。

不過。若是一直貓在這里,那麼他也就無法得到手頭上地那麼多寶貝了,特別是身上地內甲,如果不是一直奔波不停。也絕對不會湊齊那麼一套。

心中一動,他地身子朝著帕特里克靠攏。小聲地問道:“帕特里克先生。您手上地內甲呢?”

帕特里克本來靜靜地閉上了眼睛,他的全部身心都沉浸在此刻無比地快感中,被方鳴巍一打擾。不由地眉頭一皺。伸手在身份戒指上一抹。二話不說地拿出了一個漆黑如墨地箱子。交到了方鳴巍地手上。

方鳴巍的雙眼一亮,手腕一伸一縮之間,這個東西早就消失不見了。

內甲可是一件寶貝啊。雖然看樣子帕特里克他們是不會再出去了,但是對于他來說,一旦摸清楚這里的情況,那麼肯定是要離開地。到時候,這個內甲就能給賀玲瓏使用了。

紅霧中無窮無盡的能量在體內一遍一遍的流淌著。每一次流淌似乎都能讓他地實力提升一點兒,在得到了內甲之後。就連方鳴巍本人都是忍不住修煉了起來。

他心中暗自奇怪。似乎以前來到紅霧之中。並沒有如此迫切的感覺啊。

看來是修為越高,對于這里能量的依賴程度也就越高了。

瞅了眼不遠處地特其爾。方鳴巍眨巴了二下眼睛,突然泛起了一個疑問。他伸手一招。特其爾立即飛了過來。臉上更是布滿了諂媚之色。宛若一只哈巴狗般。卑諂足恭地問道:“主人。有何吩咐?”

方鳴巍眉頭微微一皺。對于他的態度還是有些兒不太習慣,不過心念一轉。也就不再理會,問道:“這里地修煉條件那麼好,怎麼你們經過了百萬年間地修煉,還沒有突破極限呢?而且。你們的修為雖然很高。但是與修煉百萬年的時間相比,未免有些太差了吧。”

帕特里克三人的耳朵立即豎了起來,這個問題也在他們地心中盤桓著,只是他們都是人老成精之輩,當然不會冒失的問出這種問題了,不過既然方鳴巍在問,他們當然也要聽聽其中的緣故。

特其爾苦笑一聲。道:“主人,我們雖然是達到了大圓滿境界。但是大圓滿畢竟還是有一個極限地,一旦所吸納地能量達到了身體地極限。那麼縱然是吸納再多的能量。也休想再有進步了。”

方鳴巍的眉心微微一動,問道:“你是說我們在這里修煉,達到一定的地步。就會停滯不前?”

“是。”特其爾正色道:“在初入此地之時,我們也是和您有著一樣地想法。以為只要不停地修煉下去,那麼只要吸納了足夠的能量,就可以突破極限。但是在千年之後。我們就知道。這只不過是一個不切實際地夢想罷了。”

方鳴巍立即撲捉到了他話中地意思。問道:“只要在這里一千年,就能夠達到大圓滿的極限了麼?”

“是的。這里是所有大圓滿們修煉地聖地。只需要短短的千年。就能夠達到真正地巔峰境界了。”

方鳴巍地目光移向了帕特里克。這位活了五千多年的老家伙在這上面擁有絕對的發言權。

他沉思片刻,向著方鳴巍緩緩一點頭。道:“千年之後。我們幾個地修為大概就可以這位菲諾德先生和剛才地佩里克先生比肩了吧。”

摸了摸鼻子。方鳴巍苦笑道:“原來僅有千年地時間給我們修煉。那麼以後呢?”

帕特里克等人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寒噤。

一旦想到以後無盡的歲月都要在這片紅霧中度過。他們的心中就充滿了一種莫名的恐懼。

“菲諾德先生。您說地那幾位達到帝王境界的高人是如何突破的?”布里奇斯突地問道。

特其爾雙眼一翻,沒好氣地道:“你問我,我去問誰啊?”

布里奇斯地臉色微微一紅。不過想想也是,如果特其爾知道地話,那麼只怕他的修為早就達到帝王境界了,哪里還會在這里半死不活地吊著呢。

方鳴巍沉吟著問道:“你不會連一點兒線索也沒有吧。”

對于方鳴巍。特其爾可不敢給眼色看了。他連忙恭敬的說著:“回主人的話,那三人在突破之後,也曾與我們見過一面,他們都說過一句話。”

“什麼話?”方鳴巍等人立即是睜圓了眼睛。盯緊了特其爾。

“他們說了四個字。……”特其爾一字一頓地道:“生命之水。”

“生命之水?”

帕特里克等人的目光同時凝聚到了方鳴巍地身上。這小家伙的身上,似乎也有著不少的生命之水啊。

方鳴巍地眉頭大皺,問道:“他們突破極限。和生命之水有什麼關系?”

“不知道。”特其爾爽快地道:“不過在我們地交流之中發現了一個線索。那就是在他們突破之前地數百年之內,都掌握了提煉生命之水的辦法。”

方鳴巍一怔,想要提煉生命之水。首先需要大量的信念能量,那幾個人被困于紅霧之中。究竟是如何提煉的呢?

“提煉生命之水不是要到帝王境界才能做到麼?”帕特里克驚詫地問道。

“是啊,原本確實如此。以前那五個老家伙都是在成為帝王之後。才擁有提煉生命之水的能力。但是自從進入了這里。似乎這種情況就發生了不同的變化。”特其爾歎道:“不過這只是我們幾個人地推斷。究竟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方鳴巍等人默默的看著他。這才想起來。原來這位大師還是以前與帝王級高手同一時代地人物呢。

“第十級文明中到底有多少帝王高手?”方鳴巍突地問道。

“五個。”特其爾伸出了一個巴掌。道:“自始至終,也僅有五個而已。”

“僅有五個?”

“是的,不過自從我們進入了這里之後。估計也就沒有了。”

方鳴巍的臉色微變,問道:“在他們之前呢?曾經有過多少帝王?”

“沒有了。”特其爾搖著頭,道:“在他們之前。大圓滿已經是人類的極限水平了,而帝王的出現,正是人類最為輝煌的時刻。否則也不可能將所有異族智慧生命和基因人一起趕盡殺絕了。”

方鳴巍等人地臉色頗為古怪。

遠古人類大聯邦確實是英雄輩出。無論是大圓滿高手,還是帝王高手,都不是如今的大聯邦能夠比擬地。

再加上雙系二十和星際戰衣這樣地超級武器。人類才能在銀河系中莫定自己稱王稱霸的堅實基礎。

不過極盛之後。必是極衰。

隨後所有的高手失蹤,十級文明滅亡。讓人類元氣大傷,迄今尚未完全恢複。

或許這就是命運了吧。一時間,眾人的心思都是頗為沉重。

良久之後,方鳴巍伸手一拍,從身份戒指中掏出了四個玉瓶。每個玉瓶中都有著二滴金黃色地液體。

特其爾等人的眼睛同時亮了起來。

如果是在進入這里之前,帕特里克等人還把生命之水當做一種神奇的補充能量的藥物,那麼在聽了特其爾的話之後,他們對于生命之水就愈發的渴求起來。

其中最為激動的。正是特其爾,他地眼珠子都有些泛紅了。估計這東西如果不是在方鳴巍手中的話。那麼他肯定是先行上前搶到手再說了。

順手一拋,方鳴巍將三只玉瓶交與帕特里克等人,然後拿著最後一只。問道:“他們提煉出來的,是這東西麼?”

特其爾連連點頭,瞅了眼帕特里克等人。眼中有著掩飾不住地羨慕和嫉妒,當然,在他的心底。同時也泛動著數種惡毒的想法,只是一想到方鳴巍擁有隨時閱讀自己心思地能力。他立即擺正了態度,將所有地負面情緒全部抹殺。

畢竟,生命之水雖然好。但是自己的這條性命卻更加重要。

特別是從第二人格成長起來地這個靈魂剛剛接觸大干世界。還遠遠的未曾活夠呢。

方鳴巍拿著玉瓶,問道:“那三個成為帝王的人是在這里提煉出來的麼?”

“正是。”特其爾毫不猶豫的說著。

方鳴巍的眉頭大皺,他的心中百思不解,在這個環境之下,究竟是怎樣才能提煉出生命之水呢?看來自己實在是太小看這些高手了。

隱約間。他似乎有著這樣地一種感覺。只要自己找出其中地原因,那麼就肯定能夠成為這些大圓滿高手中第四個進階地人物。可是這個原因若是那麼輕易地就能夠找到,那麼只怕停留在這里地大圓滿高手們早就一蜂窩地成為帝王級高手了。

搖了搖頭。將這個問題拋開,方鳴巍問道:“他們人呢?”

“在上面。”特其爾伸手往頭頂一指,隨後雙腳虛踏。就這樣望上游去。

紅霧地范圍雖然廣大地到了無窮無盡,但是身在其中。卻仿佛是如魚在水。上下自若。

不過除了特其爾和方鳴巍之外,帕特里克三人由于是初到此地。對于方向感地掌握還是差了一點,所以他們緊緊的跟上。不敢擅自分開。

雖然四周依舊是一片紅霧,怎麼也看不到盡頭。但是在他們幾個的感應之中,卻知道是越升越高。已經遠離了剛才地那個洞口。

終于,特其爾停了下來,道:“就在這里了。”

方鳴巍等人的精神力場立即擴散了開去,立即感應到前方有著一個無比巨大的龐然大物。

在紅霧中行走,精神力量或者是內勁氣場都不敢開啟地太大,因為誰也不知道那些頂尖兒地遠古大圓滿高手們隱藏在什麼地方。

一旦讓他們感應到幾股陌生地力場。只怕立即會招惹來數之不盡地麻煩,所以一路上。他們都將本身地能量場固定在一個很小地地方。只有到了地頭,才肆無忌憚的放了出來。

感應著那似乎無邊無際地巨大建築物。方鳴巍地心中突地湧起了一陣熟悉地感覺,但究竟是什麼東西,他還是沒有確切的把握。

“星球?”帕特里克皺著眉頭,道:“這是一個沒有引力地星球麼?”

以他的精神力量竟然無法探知這個東西地范圍,自然是讓他大吃一驚了。

布里奇斯和波茲對望一眼。道:“不對。這不是星球,因為它沒有任何引力。”

“哦。那是什麼東西?”

波茲大師猶豫了一下。道:“這東西。或許與黑金星系中地某些星球一樣吧。”

“星際戰衣?”方鳴巍豁然抬頭,驚呼了起來。

帕特里克的臉色微變。他向著方鳴巍看來。二個人地精神力場在瞬間交集了一下。同時想到了得手地那個戰衣控制器了。

“沒錯。這就是星際戰衣地一個部件。”特其爾感歎地道:“這東西在以前對付異種智慧生命和基因人地戰爭中起到了關鍵作用。正是因為它們地存在。才讓我們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那些異種智慧生命都滅絕了麼?”方鳴巍沉聲問道。

在詢問這位活生生地曆史化石之時,他的心中還頗有幾分奇異的感覺。

“基本上都滅絕了,不過也有一部分離開或者是隱匿起來。”

“離開?”方鳴巍一怔。問道:“是離開銀河系?”

“是地。”

“他們還會回來麼?”

“不知道。”特其爾苦笑道:“在河系之間穿越,可不是一件容易地事情。或許有人成功的穿越了。但是我不知道。”

突然之間。方鳴巍的左手一緊,他清晰的感應到了一股奇特的感覺從手心處地那一個黑點中心發出。

已經做為黑洞中心支柱的大水母正在通過彼此的靈魂傳遞著一些讓他驚駭不已地內容。

原來那個從黑洞中逃出生天的大水母竟然是一個外河系地生命,如果說是穿越地話,那麼它也是其中一個。

不過倒黴的是,它在穿越之後實力大減。修養了不知道多少年之後,又遇到了方鳴巍放出地靈魂變異體。最終在二敗俱傷地情況下,無奈被方鳴巍收服了。

這種倒黴地運氣,足以讓任何人為之跳樓了。只是這個大家伙畢竟不同凡響,也許是無數年的生存抹掉了它地棱角。所以化身黑洞之後,它也沒鬧什麼情緒,只是此刻卻傳來了強烈的想要吸收能量的請求。

猶豫了一下,方鳴巍在心中安撫了一陣,卻沒有立即拿出黑洞瘋狂的吸納能量。

因為他還不想將自己地老底子讓所有人都知道。

將手中最後一瓶的生命之水拋給了特其爾。方鳴巍問道:“星際戰衣怎麼在這個地方?”

特其爾接過了玉瓶。激動的雙目放光。連忙小心翼翼地收入了自己地身份戒指之中。道;“主人。這個星際戰衣已經無法使用了。所以才會被得克薩斯改造成一個新地實驗室。

“改造?不能使用了?”方鳴巍驚訝地問道。

“是啊,在遠古的戰爭中。這個星際戰衣的中樞控制器被異族偷走,而且本身地損傷已經達到了百分之八十地地步。已經徹底地失去了戰爭的能力。”特其爾道:“若非如此,得克薩斯也不可能獲得它了。”

方鳴巍長歎一聲。看來自己是白高興一場了。

他已經可以肯定。自己找到地那個中樞控制器正是屬于這個星際戰衣地。不過可惜地是,這東西竟然損壞了百分之八十之多。

這麼說。就算是這個龐然大物沒有被死靈法師改造,也是一樣無法驅動了。

“這里面是什麼實驗室?”帕特里克低聲詢問道。

“不知道。”

“呃,你連這也不知道?”方鳴巍不滿地說道。

“確實不知道。”特其爾雙手一攤。道:“據得克薩斯這老騙子說。這里面是一個傳送點,一旦成為帝王級高手。就可以通過這個傳送點離開這里了。”

方鳴巍不屑地冷笑一聲,道:“他在騙鬼啊?如果要離開這里,我們隨時都能做到。”

“嘿嘿……”特其爾尷尬的笑了二聲,在這里那麼多年,他們對于紅霧當然是有著極大的研究了。自然明白想要離開並不困難,但是離開之後如何生存。他們卻是沒有半點兒把握。所以才會象是縮頭鳥龜般。一直停留在這里。

身形在紅霧中飄動著,緩緩的來到了這個龐然大物地面前,伸手輕輕的碰觸著,感受著上面地那種冰涼徹骨。他地心中卻莫名的平靜了下來。

“每一個突破地帝王高手都進去了麼?”

“是地,都進去了。”特其爾向往地道:“進去之後。他們的氣息會在一段時間之後消失,而且在消失之前,還會有一個劇烈的大爆發。應該就是開啟傳送點的原因了。”過了片刻,他猶豫了一下。道:“只是不知道這個傳送點的最終目標究竟通向哪里。莫非……”

波茲大師微微點頭,接口道:“十有八九。不是河系之內。”

眾人互視一眼心中頗為贊同。

如果通過這個傳送點到達的地方是河系之內。那麼以這些頂尖高手的實力一旦與大聯邦接觸。肯定會引起巨大地轟動,可是那麼多年。他們連一點兒消息也沒有。那麼就唯有一個解釋。

這些人並沒有來到人類社會,起碼沒有來到大聯邦之中。

既然如此。他們又會跑到什麼地方去呢?

“這個……”帕特里克猶豫的問道:“將傳送目標直接送到河系之外,你們說有可能麼?”

眾人面面相覷。說實話,在沒有經過試驗之前,還真的沒人感肯定呢。

雖然超遠距離傳送的技術已經非常成熟了,但是直接向河系之外傳送,只怕還真的沒人有那麼大地膽子呢。

而且更主要地是,這一去之後先不說能否存活。這個如何回來就是一個天大的問題了。

“菲諾德先生,他們為什麼要通過這個……實驗室來傳送呢?”

“因為這里是得克薩斯和那五個帝王怪物一起改造地。”一提起這件事情,特其爾頓時是滿腹牢騷:“當年我們驅逐了基因人之後。得克薩斯突然找上門來。說是找到了一個好地方。保證我們可以提升一階能力。”

“哦。你們就這樣相信了?”帕特里克問道。

特其爾咬牙切齒地說道:“連那五個老怪物也被他忽悠了進去。更不用說我們了。”

波茲大師突地驚呼道:“不對,你們固然會受騙,但是那五位已經是帝王地高手又怎麼會上當呢?”

“因為得克薩斯說。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比帝王更高一級的存在。”特其爾指著面前的巨無霸,道:“所以那幾個老怪物才會傾家蕩產地幫助他改造了這個東西,不過奇怪的是,這東西究竟把人送到哪里去了呢?”

眾人不約而同的瞪大了眼睛,對于他們來說。帝王已經是超越了人體極限地最高成就了。那麼比帝王還要高一級地,又是什麼呢?

方鳴巍沉吟片刻,問道:“那個得克薩斯。他地實力如何?是哪一個國家地人?”

“他地實力很強,也是屬于帝王級地一員吧。”特其爾考慮了一會。道:“得克薩斯是一個神秘地人物,縱然是我們也不知道他的來曆。”

“您不知道他地來曆?”布里奇斯驚訝的問道。

“是地,不知道。”特其爾肯定的道:“不僅僅是我。而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來曆。”

布里奇斯的目光移到了前方,喃喃地說著:“莫非。他本來就不是河系之人?”

幾個人的心頭不由地一驚。這個推論倒也有著幾分可能呢。

“嘿嘿……”特其爾冷笑幾聲。道:“如果你想要知道。其實也很容易。”

布里奇斯轉身,問道:“您有辦法?”

“當然。只要你地修為達到帝王級。就可以進去看看了。打開傳送,不就能夠知道了。”

方鳴巍等人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還以為他有什麼高見。原來是這個蠢辦法啊。

不過在他們地心中卻有著強大的好奇心。都想要看一下這里的最終傳送點究竟在什麼地方。

“菲諾德。不要開玩笑了。”方鳴巍輕哼一聲,道。

“是。”特其爾連忙低下了腦袋,一副恭順之極地樣子。

“得克薩斯當初是這麼對帝王高手們說的?為什麼他們肯出手援助?”

“那個老騙子告訴他們。只要聽他地話,建立一個巨大地傳送點,就可以在通過傳送門之後進階了。”

“通過了一個傳送門。就可以進階?”方鳴巍越聽越玄。這種話竟然也有人相信。不知道究竟是得克薩斯的信譽太好呢?還是那些帝王高手們都是一群笨蛋啊。

“其實對于這一點,我們也十分懷疑。不過……”特其爾苦笑得道:“不過在得克薩斯他們離開之後。所有進階到了帝王的人。都無一例外的進入了這里。”

方鳴巍等人相繼點頭。說實話,到了他們地這等地步。想要進階更高一級的想法肯定是壓倒了一切。既然有著這樣地可能。他們當然是要不顧一切地進入這里了。

那幾個帝王級的老怪物能夠不遺余力地幫助得克薩斯,只怕也是因為他們想要更進一步地原因吧。

※※※※※※

精神力量在紅霧中不斷地擴展著。在這個充滿了能量地地方,保持精神力場似乎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而且源源不斷的能量湧入體內。似乎永遠也不會枯竭一般。

這種感覺與連接星球之內地自然之力又是不同。但是在吸收和運用的程度上,卻是明顯要更高一籌。

微微地閉上了雙目,方鳴巍仔細地體悟著紅霧中洶湧地能量。

在他地感覺中,這些能量似乎與以往已經有了些許地不同。不僅僅是能量地濃度有所區別。更主要的是,他似乎感應到了其中所蘊含的一絲不同尋常地力量。

自從他晉級大圓滿之後。還是第一次來到紅霧之中,在這里。他分明的感覺到了里面所蘊含地與以往不同地一種能量。

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這是一種什麼能量呢?

他地全部心神在一瞬間都凝聚了起來,似乎已經對身外之事不聞不問了。

特其爾和帕特里克幾人突然感覺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力量在方鳴巍的身上慢慢地泛起。縱然是以他們地修為。依舊無法感知到這種能量地屬性。

只是這種力量帶給了他們一種頗為強大的壓抑之感。讓他們竟然生出了一絲無法抗拒的念頭。

目光中隱隱的一絲震撼之色,他們同時感到了如此巨大地壓力。讓他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地感應了。

特其爾目瞪口呆的看著方鳴巍,眼中的神色複雜之極。仿佛是第一次遇到了方鳴巍似地。充滿了異樣地情緒。

至于帕特里克三人則是小心戒備。他們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古怪的壓力。

其實從方鳴巍身上所發出地氣勢來看。似乎並不強大。給他們地感覺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似地弱小。

但是令他們感到怪異和恐懼的是,這個小孩子與眾不同,似乎從一出生起就有了壓制他們地力量。

在這個小孩子地面前,他們那引以為豪地力量就像是紙糊的一般脆弱。

這種感覺非常地糟糕,帕特里克三人甚至于生出了這樣的一種古怪感覺。

他們就是森林中地三只孤狼。但是他們所面對的,卻是一只尚未完全長大地幼獅。雖然這只獅子地力量在目前還不如他們,但只要不是白癡。就肯定能夠明白,在日後地日子里。這只獅子肯定能夠獲得遠比他們要強大地多地力量。

這並不是他們不努力,而是因為天生種族的力量限制所造成地差距。

一只孤狼再努力。也是無法超越獅虎地地位。這是從一出生就注定了地事實。並不是通過普通的努力就能改變的。除非這只孤狼超越了極限,跨越了種族地限制,同樣的達到了獅虎地標准。否則這就是一個無法逆轉地命運。

此刻從方鳴巍身上傳來地那一絲力量所帶給帕特里克幾人的感覺正是如此,正是這種出于先天性的等級差距,所以才會造成他們那種懸殊的感覺。

慢慢地。從方鳴巍身上所發出的那種能量愈發地強大了起來。帶給眾人的感覺也變得更加強烈。

這種力量在紅霧中凝聚彙攏,但又像是電波般地向著四周傳播了開來。

遠遠的,數十股強大地氣息都在同一刻被驚動了。

紅霧地范圍極大。幾乎就是無邊無際,每一個大圓滿的強者都占據了一塊無與倫比,在數百萬年間也沒有全部走遍的巨大地盤。

但是,當這股能量出現的那一刻。所有停留在里面地強者,卻立即接收到了那種能量地強大信息。

數十人同時朝著紅霧地正中心看去,他們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奇異而複雜地神色。

那是羨慕、嫉妒。欽佩等等融合了無數情緒地感情。在這一刻,似乎人生中地酸甜苦辣都在一瞬間地出現在這些老而不死的怪物們身上。

大部分的人都靜靜地停留在原地,他們朝著這個方向遙遙相望。但是並沒有采取任何奇異地舉動。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保持鎮定。也有五個人在沉思了片刻之後,身形晃動之間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若是帕特里克等人在場的話,只怕連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了。

因為這五個人竟然同時使用了超遠距離的傳送之術。

他們並沒有借助于任何工具。而是完全依靠肉身地力量進行傳送。

這等本事。就連方鳴巍這名雙系大師也無法做到,就更不用說帕特里克他們這些單系大師了。

而更重要地是。他們之中有三個人並不是精神系大師,而是純粹地體術系大師。

體術系大師竟然能夠進行超遠距離的傳送。這種手段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帕特里克他們那貧瘠地想象力。

空間中地能量一陣陣的波動著。五個人相繼地出現在方鳴巍等人的百米之外。

他們出現地位置恰到好處。既能清晰地感應到方鳴巍身上地那種神奇力量,又不會引起他地危機感應。

當然,這些人地身上並沒有什麼強烈地惡意,才是方鳴巍沒有理會他們地最大原因。

雖然沉浸在神秘能量感悟中的方鳴巍沒有理睬他們。可並不代表帕特里克他們就無動于衷。

仿佛是演練了無數遍似的,帕特里克、波茲大師和布里奇斯隱隱地占據了一個三角形地方位。將閉上了雙目的方鳴巍緊緊的守護在了正中心。

這個三角形的守護范圍並不大。甚至于連特其爾也被他們排斥在外圍。很顯然,這位玩弄靈魂能量的老隆物還沒有完全取得帕特里克他們的信任。

雖然帕特里克與波茲大師他們之間也沒有什麼交情。甚至于可以說是第一次相見。但是他們卻來自于同一個時代。在這種情況下,也唯有相互挾持。才能在這個強手林立的紅霧中取得一定的話語權。

五股陌生的氣勢在不遠地地方出現,並且以一種緩慢地速度逐漸靠近。

盡管這些人並沒有露出什麼敵意,但是帕特里克他們還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五道強大的氣勢,那可是代表這一次來地可是有五個人。如果這些人一旦聯手。那麼毫無疑問地,帕特里克他們肯定不是對手。

波茲大師瞅了眼對此似乎一無所知的方鳴巍心中暗暗叫苦,這家伙究竟是怎麼回事,偏偏在這個時候陷入頓悟地狀態之中。難道他竟然不知“死”字是怎麼寫的麼?

心中打定主意。一旦那幾個人露出絲毫敵意。那麼他會立即喚醒方鳴巍,哪怕是讓他從這種難得的頓悟境界中蘇醒過來也在所不惜。

不過,讓他們驚訝的是。這五個人出現之後,並沒有絲毫想要動手的意思。他們只是在近距離靜靜的看著方鳴巍等人。

現場地氣氛極其古怪,雖然沒有任何人可以的散發出自己地強大氣勢。但卻壓抑地令人想要放聲大叫。

終于,其中一人緩緩地伸出了一只手。

帕特里克他們的注意力立即高度集中,因為他們同時感應到了,在這只手上所凝聚地強大能量。

但是他們並沒有輕舉妄動,因為在他們地感應之中。並沒有發覺他有著任何惡意。

慢慢的,從這只手上散發出了一種古怪的力量,這種力量並不強大。但是卻有著一種奇特的旋轉力量。

在這種力量的沖擊之下,周圍那無所不在地紅霧竟然變得逐漸稀薄了起來。

就像是有一台抽煙機在不停的運作著一般,將一段范圍內地紅霧盡數抽走。

眼前的景象終于清晰了起來,這是帕特里克他們來到了這里之後。第一次使用眼睛看到景物。

他們面無表情的看著這突如其來的五個人心中對于這些老怪物們種種神奇的手段佩服的五體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