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第九十二章 能量體

陰森黑暗的通道之中驟然傳來了一陣暴風驟雨般的能量沖擊之聲。

面對一個活了百萬年以上的老鬼,任何人都不會掉以輕心。

龐大的精神力量和內勁早已在體內交融為一,化做了源源不斷的能量,從點燃的節點中激射而出。

雖然同樣是一擊之術,但卻並不是傾力一擊,而是將能量合理的分配,猶如點射般的激發,將面前那仿若無窮無盡的空間碎片一一擊潰。

菲諾德的眼中終于出現了一絲意外的表情,他側著有些僵直的腦袋,道:“一擊之術?你竟然是雙系大圓滿麼?真是奇怪……哦,原來是單系大圓滿啊。”

也不知道他說的奇怪二字是什麼意思,不過從他身上所傳來的壓力卻是驟然倍增。

大量的空間碎片從虛空中驟然出現,帶著恐怖的氣流向著方鳴巍的身體從四面八方劃來,在這一瞬間,似乎這片空間中再也沒有一處可容身之地了。

方鳴巍凝神聚氣,雖然對手的聲勢浩大,但是他卻沒有絲毫的畏懼之心,反而隱隱的有著一絲難得的興奮。

一擊之術在點射的運用之中,果然能夠利用能量的激蕩來中和空間碎片。他雙手屈指連彈,將所有向著自己沖擊而來的空間碎片盡數擊潰。

對于他而言,雖然對手極為強大。但是只要他動用手中地終極武器。那麼無論是如何強大地對手,也唯有落荒而逃的份兒。所以菲諾德既然想要殺他,那他當然想要利用這個人來試一試自己的最大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等地步。

洶湧澎湃的氣勢在方鳴巍地身周緩緩彙聚壯大,他的目光通過了無窮的黑暗緊緊的鎖住了前方的高大身影。

他能夠肯定。這個人的身材雖然碩壯無比,但他卻是一名精神系的大圓滿高手,而不是體術系大師,更不是什麼帝王級的高手。

因為這個人的氣勢再強也僅僅是激發了他隱藏在體內的好斗基因,而無法讓他興起不能抗衡地念頭。

此刻地方鳴巍已經徹底的拋下了對于菲諾德身份的忌憚,而是將他當做了一個普通的精神系大圓滿境界高手來對待了。

隨著體內二股力量的不斷爆發,方鳴巍的心中也象是充滿了一團隨時都要噴灑而出的熊熊火焰,燒灼著他渾身的肌肉隱隱發紅。

一步,他終于邁出了代表攻擊的第一步。

菲諾德臉上地神情終于凝重了起來,在一開始的能量探索中。雖然他也發覺了方鳴巍是一個精神系大圓滿的高手。但是彼此之間的修為差距卻是一目了然。所以他才會無所忌憚的想要擊殺此人,然而,他卻沒想到,眼前地這個人竟然是一位雙系高手,這種雙系同修地高手在同等級別的戰斗中,可是號稱絕對無敵地存在啊。

瞅著一步步逼近的方鳴巍,縱然是菲諾德都隱約的感到了一陣龐大的壓力逆沖而來。

他冷哼一聲,獰笑道:“好一個雙系同修,就讓你來見識一下精神系的至極力量吧。”

一道道銀光隨著他高聲的呼喝出現在虛空中。與剛才的空間碎片不同,這些銀光之中每一道都凝聚著極為龐大精神力量,任何一道銀光都是精神力量彙聚到了極點之後的外在表現,可以說,只要碰到其中一道。頓時就是一場劇烈的能量沖擊。

方鳴巍的臉上無喜無悲。仿佛已經將所有的感情盡數收斂,但是他的心頭卻是隱隱一跳。

這個老家伙在對敵之時果然有著豐富的經驗。雖然方鳴巍是雙系同修,但是他卻知道,單以精神力量的強度而言,自己確實是差了對方一籌。

數百萬年的時間畢竟不是白費的,菲諾德的精神力量已經強大的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所以當他使用純粹的精神力量攻擊之時,反而是最為麻煩的事情。

心中隱隱的暗自詛咒著,這個老家伙,既然已經達到了這樣的水准,為什麼還不去沖擊更高一層境界呢?

難道他有著什麼特殊的方法能夠抵禦來自于冥冥中的誘惑麼?

一旦想到這里,縱然是方鳴巍本人都忍不住有些心動了。

對于大圓滿高手來說,實力越是強大,所受到的誘惑就越大,帕特里克為了抵禦沖擊的誘惑,甚至于不惜將精神意識分裂,創造出新的分身,才能勉強維持住目前的情況。

而波茲大師和布里奇斯如果不是因為身上壓著整個帝國的重任,那麼他們早就去沖擊最高的境界了。

雖然每一個大圓滿境界的高手都知道這條道路是九死一生,但是還沒有人能夠逃過這個大圓滿高手的宿命。

正如吸食毒品的人都知道繼續吸食肯定是只有死路一條,但是毒癮一旦發作,他也是甯肯死亡也不願放棄繼續吸食的。

不過今天,讓方鳴巍看到了一個意外,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就擺在面前。

菲諾德,這個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超級高手,竟然依舊保持在大圓滿的境界之下。

若是能夠將他抵禦冥冥中那種誘惑力的方法學到手,豈不是等于說自己也能掌握這種方法了麼?

一念及此,方鳴巍的眼中頓時暴射出了激動的光芒,那平靜的心理也如同扔進了一塊大石頭般泛起了陣陣漣漪。

晃眼間,多道銀光在空間中閃爍著向他射來,方鳴巍的眼角微微一挑。從他地身上也同樣射出了上百道銀光。

一般地精神系高手在凝聚了本身強大的精神力量之後。就能向著敵人發射出強大的精神沖擊。

而來自于菲諾德和方鳴巍身上的銀光,就是這種強大力量地體現。

這些銀光中的任意一條,都相當于一名精神系大師使用精神力量的傾力攻擊。

若是一名普通的精神系大師能夠將精神力量凝練成銀光,並且發出十七、八道的。那麼肯定會精神萎靡,再難繼續攻擊了。

但是在他們二人的身上,這種銀蛇般的光芒卻是驟然出現千百條,而且從他們那輕松自若的表情來看,似乎能夠毫無休止的永遠發射下去。

菲諾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冰冷地嘲諷和隱晦地不解。

若是單以精神力量而論,這個人遠不如自己強大,他唯一能夠依仗的,就是雙系同修的力量,可是為什麼他卻要以己之短攻敵之長呢?

微微的搖晃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腦袋,菲諾德不得不承認。經過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沉睡。他的腦子確實是有些不太好使了。

雙方的精神能量在瞬間激烈的對撞了起來,無數銀蛇般地光線源源不斷的從他們二人的身上爆發了出來,每一次的對撞對于他們二人來說,都是一種極大的負擔,就好像是二個飛速奔馳地人在跑道上以全力撞在了一起似地,令人渾身上下都有著一種眩暈般的感覺。

在開始地時候,菲諾德並沒有將這種感覺放在心上,因為在他的感應之中,方鳴巍身上所爆發出來的能量遠不如他。那麼他有著絕對的信心可以在對撞中堅持到最後。

但是接連半個小時之後,菲諾德的心中便開始打起鼓來。

他雖然從無數年的沉睡中醒來,但是智力並沒有衰退多少,一旦出現了反常的變化,他還是能夠迅速的把握到其中的關鍵所在。

隨著精神力量相互撞擊給他帶來的傷害加重。菲諾德的腦袋開始輕微的搖晃了起來。可是一眼望去,他面前的方鳴巍卻是穩如泰山。一點兒也沒有竭力不支的感覺。

他的心中暗暗吃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強大的精神感應能力頓時全力散開,片刻之後,讓他更為驚駭的事情發生了。

在他的感應之下,竟然發現了方鳴巍的精神力量並沒有半點枯竭的跡象,反而是越戰越猛,銀色的白條數量甚至于比起一開始還要多出很多。

這一次菲諾德頓時是頭大了,想不到以這種最保守的損耗戰術竟然也無法取得上方,眼前的這個人究竟是什麼人啊?

殊不知,方鳴巍在一邊也是打的暗中乍舌不已。

沒錯,雖然每一次的精神力量對撞,都會對本體造成一定的沖擊。如果是方鳴巍本人在承受這種沖擊的話,那麼他早就堅持不住了。

可是,雖然方鳴巍的實力不濟,但擋不住他腦海中的靈魂多啊。

在一開始出手之時,方鳴巍就使用了大師級的靈魂依附在了那些銀蛇亂舞的白光之上,每一次對撞下來的傷害,都被那些大師級的靈魂們承受了。

在前一百道光芒之中,每一道大師級的靈魂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甚至于連第二次出擊也無法承受了。

見勢不妙的方鳴巍立即加大了靈魂的依附量,在每一道由精神能量彙聚而成的光芒中凝聚了上千道的靈魂。

這幾年在方鳴巍的不斷努力下,他腦海中數億的靈魂已經有四分之三達到了准大師或以上的標准,無論是質量上,還是數量上都達到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

白色的精神能量帶雖多,但是比起靈魂的總數來說,簡直就是九牛一毛,不值一哂。

而且當每一次沖撞的結果是由上千個靈魂一起承擔之時,基本上也不會對靈魂造成什麼傷害了。

所以在激烈的對撞之後,菲諾德已經是有些頭暈眼花,但方鳴巍依舊是毫無損傷,樂的在一旁看熱鬧。

當然。如果全憑本人地實力。那麼在精神力量地數量上,方鳴巍也是有所不及的。不過在他的身上,可是有著能夠為人體補充能量的獸寶和生命之水。

有了這二樣東西在手,除非是能夠在短時間內將他擊斃。否則想要靠添油戰術對付他地話,那絕對是癡心妄想了。

菲諾德確實厲害,縱然是帕特里克和波茲大師的精神力量強度也同樣的遠遠不及。但是無論他多麼厲害,也絕對想不到在方鳴巍的身上竟然有著能夠代替本體受傷的靈魂和補充能量的生命之水。

再過半響,這個大塊頭終于忍耐不住,他驟然發出了一道巨吼,渾身上下電光四濺。

那些銀光出現的速度愈發的快捷起來,但是與剛才不同,這些銀光並沒有朝方鳴巍逆襲而來,只不過是在他身側半米之處不斷的閃爍著。

方鳴巍也停止了攻擊。靜靜的看著他地動作。不知道他又要拿出什麼稀奇古怪地戰斗方法了。

事實上,與純粹的精神能力者戰斗,對于方鳴巍來說,還真是大姑娘上轎第一次呢。

漸漸的,在菲諾德的身側出現了一個凝聚著上千萬銀光組成的虛幻人形。

雖然僅僅是一種虛幻的組合,但畢竟已經形成了一個人形。

方鳴巍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這算什麼東西?

在這個由光點組成的人形中,方鳴巍甚至于還感到了一絲與眾不同的氣息。

如果他沒有弄錯,這應該就是從菲諾德身上分離地部份意識了。

這種方法與帕特里克的分身術還真有幾種相似之處。但是也僅是相似而已。

其實,在這個銀蛇人形中的精神意識並不多,數量並不會比方鳴巍利用基因人制造的分身多出多少。但是,當無數的銀蛇組合在一起之後,它所蘊含地能量卻達到了一個異常龐大地地步。令人在吃驚之余。更是感到了一陣心驚肉跳。

方鳴巍微微的閉上了雙目,輕輕地彈出了一道銀蛇向它襲去。

這一道強大的精神力量驟然擊中了那個銀蛇的人形。但是出乎方鳴巍意料之外的。這道精神力量的沖擊並沒有對它造成任何沖擊,反而被它徹底的分化吸收了。

當察覺到了這一點之後,方鳴巍的臉色不由地變了一下。

他已經明白,想要消滅這個銀蛇人形,已經不再是自己的精神力量能夠做到的事情了。

除非是利用超過了這個人形一倍以上力量的精神力量進行打擊,否則所有攻擊它的精神力量非但不會對它造成損傷,反而會成為它的滋補品。

體內的能量高速的運轉著,方鳴巍的右手隱隱發紅,那是超級強大的能量在瞬間凝聚的特殊表現。

豁然一掌發出,那達到了十九級巔峰的一擊之術在這一刻毫無保留的擊發了出來。

菲諾德的臉色終于第一次有了改變,他的身子如同波浪般的消失在原地,間不容發的躲開了這道恐怖的能量氣浪。

不過在他身邊的銀蛇人形怪物可就沒有那麼好運了,那足以毀天滅地的能量正是以它為目標而發出的,巨大的能量將它瞬間打散擊碎。

然而,方鳴巍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因為他傾盡全力的一擊只不過是擊碎了區區數根銀蛇般的精神能量帶,而無數能量帶在數秒之內又組成了一個嶄新的戰斗人形。

遠處重新出現了菲諾德的身形,他哈哈笑道:“不愧是雙系大師,一擊之術果然非同凡響,可惜的是,純粹的能量體是無法被這種程度的能量擊潰的。”他的聲音中充滿了嘲弄,用著惋惜的口吻道:“如果你的修為達到了雙系大圓滿的境界,或許還能將我的寶貝打碎,但是現在麼……”

伴隨著陰森的冷笑之聲,重新凝聚起來的銀蛇人形開始蠢蠢欲動了。

方鳴巍的眉頭微微一挑,他的左手向前,然而伸到一半的時候,心中突地泛起了一個詭異的念頭。

眼珠子一轉。左手隨即握緊。方鳴巍地嘴角突地劃過了一絲微笑,他地雙腳用力,驟然間如同閃電般的向後飛去。

他並沒有使用瞬移之術,因為在這種絕頂高手的面前。是否使用瞬移已經沒有多大的關系了,菲諾德肯定不會被這點兒地小伎倆所迷惑。

這位身高二米以上的大漢在成功的塑造了一個精神力量組成的幫手之後,額頭上已經飄下了一道冷汗。

雖然這種幫手有著極為強大的作用,但是所耗費的精力和能量卻絕對不小。

看到了方鳴巍的後退,他獰笑一聲,大手一揮,帶著他一絲精神意識的銀蛇人形頓時如影隨形的追了上去。

至于他本人,則是輕松的坐了下來。對于這個銀蛇地人形他可是擁有絕對地自信,因為這東西就是他昔日用來對付雙系高手才精心研制出來的高級戰法。此刻對付一個體術修為並沒有達到大圓滿境界的高手來說,應該說是十拿九穩之事了。

那麼他無需擔心。只要在這里靜靜的坐等就可以了。

突然。他的雙目圓睜,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目光。就在剛才,他發覺自己與意識分身之間的聯系被人掐斷了。那是一種非常神奇的感應,他清楚的記得意識最後傳來地信息中,就象是鑽進了一個漆黑的,仿佛深不見底的洞口般,隨即就完全的消散了。

怔怔的望著遠處看不見地地方,就連他地精神意識也被對方的能量而隔斷。

黝黑地極暗之處,仿佛巨獸的大嘴一般。讓人望之生畏。終于,他的心中,對于這個不知名的小家伙泛起了一陣驚栗般的感覺。

方鳴巍的身形在黑暗的通道中飛速的後退著。

然而眼前銀蛇閃爍著的人形卻是如同那附骨之蛆,根本就無法將其擺脫。

每當這東西靠近之時,方鳴巍都會使用一擊之術。但是平日里屢試屢靈的一擊之術卻在此刻失去了必殺的力量。

在強大能量的侵襲打擊之下。銀蛇般的人形都會向著退出一段距離,但是隨後又會再次出擊。將雙方的距離重新拉近。

無論方鳴巍的動作達到了怎麼樣的快捷,但是比起這個由純粹精神力量構成的人形來,都要差之甚遠。

如果不是因為一擊之術那強大的不可忽視的力量,只怕早就被它追上了。

不過無論情形看上去如何危機,方鳴巍的臉上都沒有絲毫的驚慌之色。此刻在他的腦海中,有著一個異常大膽的計劃。

一縷縷的精神力量向著左手中心一點湧去。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吸收了那道空間門的能量之後,手上的黑洞似乎就容易掌控的多了。若非如此,他心中的打算就根本無法進行了。

身形依舊在飛快的退後著,突然間,他雙腳穩穩站定,左手抬起,那一點黑色在瞬間漲大了百倍,將疾沖而來的銀蛇人形直接吞噬了進去。

他的動作快到了極點,在黑洞出現的那一刻,身上立即騰起了強大的能量護罩,雙系力場將一切精神意識的窺探盡數的阻擋在外。

這就是菲諾德驟然間失去了對銀蛇人形聯系的最大原因。

在雙系力場之內,方鳴巍並沒有立即收起黑洞,而是將形成了一道大網的精神力量從黑洞中緩緩的拉了出來。

在黑洞之中,龐大的吸力一點點的將飛舞著的銀蛇全部消化解體,那構成了人形的巨大能量全部被黑洞吞噬的干乾淨淨。

不過,菲諾德附在其上的那一點精神意識卻沒有受到任何傷害,而是被方鳴巍進入黑洞中的能量網包攏了起來。

好不容易將他的那一點精神意識拉出了黑洞,方鳴巍還真有著幾分脫力之感。

與黑洞爭搶東西,特別是已經落入了它口中的食物,簡直就是難如登天。如果這個黑洞的主人不是自己的話,那麼別說是方鳴巍了,就算是真正的帝王級高手前來,也是一樣的無能為力。

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看著右手上那不斷跳躍地一道銀蛇光芒。

就是在這道銀蛇光芒之上依附著菲諾德分裂出去的精神意識。正是以此為中心,才能夠吸引那麼多的精神力量,最終形成了一個強大的戰爭武器。

方鳴巍可以肯定,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擁有黑洞地他之外,無論是誰對上了全部由精神能量組成的銀蛇人形都會感到異常的吃力。

就算是帕特里克和布里奇斯他們,只怕也要吃上大虧不可。

手中的銀蛇光芒似乎感受到了外界那強大的囚禁力量,頓時慢慢的沉寂了下去,並且有著逐漸消散的跡象。

方鳴巍的臉色微變,如果就這樣讓它消失了,那麼如此幸苦的將其捕捉,豈不是要白費力氣了麼。

一道道強大的信念能量從方鳴巍地手中蜂擁而出,片刻之後,就在銀蛇人形地外面重塑了一道密不透風的能量牆壁。將這個銀蛇人形徹底的與這個世界隔離了起來。

由于這股完全來自于方鳴巍本人。所以除了他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休想再聯系到這個能夠阻絕一切力量的信念能量。

漸漸的,在信念能量中的那一點意識開始變異了,它不斷的吸收著周圍的信念能量,就像是小嫩芽般迅速的成長起來。

方鳴巍默默地為其補充著信念能量,為它提供著生長的土壤和充足的營養。

同時,方鳴巍還取出了一個玉瓶,灌入了一滴生命之水,在這種超級良藥的補充下。他所消耗的能量很快地就恢複如初了。

菲諾德並沒有追上來,在失去了這個強大地銀蛇人形之後,他終于認識到了對手的強大,再也不敢主動進擊了。

將手中地那個包裹著銀蛇能量帶的東西塞入了身份戒指,方鳴巍抬頭向著前方飄去。

他的身體仿佛沒有絲毫的重量般。在這條黑色的通道中飄蕩著。但是那猶如幽靈般身軀卻快的不可思議。

突地,方鳴巍的眼中劃過了一道冷然之色。他的速度愈發的快捷了三分。

在與菲諾德交手之前,他已經命令身周數百的機器蟲分別散開,並且依附在通道的每一個陰暗角落。

此刻,這些機械中正在靜靜的觀察著菲諾德,將他的所有動作全部如實的反饋到方鳴巍的精神意識之中。

看來這家伙確實是老糊塗了,竟然會疏忽了這麼多的機械蟲。

不過方鳴巍並不奇怪,若是換作是他,從不知道多少年的沉睡中醒來,肯定也是頭腦不清的。如果一開始就能發揮出全部的實力,那才叫有鬼呢。

在機械蟲的監視之下,菲諾德的雙手虛空亂抓,並且在他的手上逐漸的形成了一個虛幻的人影。而更讓方鳴巍驚異不定的是,這個人影的外貌竟然與方鳴巍本人長的一模一樣。

這又是什麼東西?難道是某種特殊的技能麼?

對于這個老怪物的能力,方鳴巍可是真的十分忌憚。

菲諾德做好了這一切之後,似乎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的臉上有著一絲得意的笑容,靜靜的坐下等待著。

方鳴巍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主動出擊了。

若是其他人,方鳴巍倒不介意與他比試一下耐心。但是面對這個老怪物麼,一旦想到他竟然可以在這個環境下生存數百萬年,方鳴巍頓時失去了與他比較耐力的信心。

操控著強大的雙系氣場在距離菲諾德精神力量的前方三米處停了下來,他的目光盯著菲諾德手中的虛幻人影,心中隱約的有些不妙的預感。

“你來了……”菲諾德嘿嘿笑道:“能夠將我的寶貝擊潰,真是不簡單啊!”他的聲音充滿了疑惑和不解:“你能夠告訴我,你是怎樣做到的麼?以你的實力,應該是無能為力才是啊。”

方鳴巍遲疑一下,道:“我可以告訴你,不過在這之前,你必須回答我幾個問題。”

“可以。”菲諾德毫不猶豫的說道:“你盡管說。”

方鳴巍一怔。想不到他竟然會那麼大方。

“這里究竟是什麼地方?”

“這里是死地。呃,對于我們來說,這里也是唯一地活地。”

“對不起,您說地我一點兒也不明白。”

“嘿嘿。這里是得克薩斯布置的一塊死地,目的是為了將我們這些頂尖高手一網打盡,所有來到了這里的人,都永遠別想出去了。”

一縷黑線出現在方鳴巍地額頭之上,如果不是靈覺告訴他菲諾德沒有撒謊的話,他甚至于有著將這個二米高的人當球踢的打算。

“永遠也出不去了?”

“是的,那個基因人的始祖,簡直就是所有帝王和大圓滿的天敵。”菲諾德恨恨的說著。

方鳴巍的心中雖然有了一絲慌亂,若是真的出不去了,那又如何是好?但是隱隱地。他卻有著另類地感覺。那就是這里根本就困不住他。

因為他是死靈的傳承者,如果說在這里真的有一條通道的話,那麼他是唯一有可能出去的人了。

定了定神,方鳴巍問道:“既然這里是死地,你們為什麼要進來呢?”

菲諾德頓時象是泄了氣的皮球般,道:“因為貪婪,因為原罪,所以我們都上當了。”

“上當?”

“是的。”不知道是否因為多年沒有向人敘說的原因,菲諾德一旦打開了話匣子。頓時有著止不住的感覺:“得克薩斯那個混蛋,竟然敢詛咒發誓這里有著能夠讓我們所有人都進階一級地秘密,所以五大帝國的所有帝王和大圓滿境界的高手都來了……”

方鳴巍的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道:“得克薩斯既然是基因人地始祖,難道你們還要相信他?”

菲諾德頓時沉默了。良久之後。他沉聲道:“得克薩斯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他一生中並沒有騙過人。”

“哦。天啊。”方鳴巍長噓一聲,道:“從來就不騙人地老實人一旦騙起人來竟然有著那麼大的威力,三十多名超級高手啊,竟然全部被他騙來了。”

嘖嘖地稱贊了幾聲,方鳴巍對于交給自己傳承的那位基因人始祖欽佩的五體投地。

只憑他的一句話,就有那麼多的高手傻愣愣的跳下了為他們挖好的陷阱,這等威望和能力,就算不是絕後,也絕對是空前的了。

菲諾德的臉色微紅,道:“布里奇斯,他並沒有撒謊,這里確實隱藏著能夠讓我們進階的巨大秘密,但是這個秘密卻是我無法參透的。”

方鳴巍的雙目中頓時亮起了無數的小星星,天底下竟然有這樣的好事?這也實在是太拽了吧。

“菲諾德先生,這究竟是什麼秘密?”

神情古怪的看著方鳴巍,菲諾德哭笑不得的說道:“你以為我會告訴你麼?”

“基本上不太可能。”

“想要我告訴你,其實也可以,不過你先告訴我,你是怎樣將我的寶貝擊潰的?”菲諾德凝神問道,似乎這個問題對他而言極其重要。

方鳴巍猶豫了一下,道:“好吧,我有一件特殊的武器,這件武器具有一種特殊的功能,就是可以無限制的吸收精神力量。”

菲諾德怔怔半響,苦笑道:“想不到在這個世上,竟然發明出了這種強大的武器,真是不可思議啊。”

對于這句話,方鳴巍確實是非常贊同,精神力量是一種神奇的能量,雖然有著某些物品或儀器可以進行識別,但是想要無限制的吸收,那麼除了黑洞之外,還真的找不出第二件呢。

這番半真半假的話,頓時將菲諾德徹底的欺瞞了過去。

看著方鳴巍,菲諾德的眼中露出了一種貪婪之色,他冷聲道:“布里奇斯先生,在告訴您有關于進階真相之前,請允許我向您介紹一種特殊的能力。”

方鳴巍微微點頭,冷靜的看著他的表演。

菲諾德舉起了手中那個由部份精神能量組成的虛幻人影,道:“您知道這是什麼嗎?”

“能量體。”方鳴巍緩緩的道:“和你剛才弄出來的那個銀色人形差不多。”

“哦,不不不……”菲諾德連連搖頭,道:“這二個實在是差的太遠了。”

方鳴巍的雙目微亮,靜靜的等待著他的解釋。

“我的寶貝是龐大的精神能量結合體,它所擁有的能量已經達到了近乎于小范圍內飽和的程度,在大圓滿境界的高手中,除了我之外,還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將精神力量凝練到這樣的地步。”菲諾德自豪的說著,隨後一揚手中的虛幻人影,道:“不過這東西不同,它是由你剛才發出來的精神能量組成。”

方鳴巍頓時恍然大悟,怪不得他感到對方手中的能量體如此的熟悉了,原來這根本就是從剛才精神能量對轟之時的殘存能量中凝聚而成的。

菲諾德嘴角一翹,問道:“布里奇斯先生,您相信在人死後會有靈魂產生麼?”方鳴巍的心中大力的一跳,他的臉色微變,事實上,他不但相信,而且還擁有著掌控靈魂的能力。

定了定心神,他問道:“你為什麼問這個?”

“因為有一個人曾經告訴過我,在大圓滿高手的能量對轟中,每一次的對撞,都會對人的靈魂造成一定程度的打擊,而且在這些殘余的能量之中,更加包含著一些細微的破碎靈魂。”菲諾德笑眯眯的說著。

“破碎的靈魂?”方鳴巍大惑不解的問道:“靈魂破碎,豈不是要死了?”

“不,靈魂的力量是最難琢磨的力量,而且只要主體無損,破碎一點也是十分正常的。”菲諾德失笑道:“就象我們正常人劃破了手指頭,留一點血,你說會死麼?”

方鳴巍緩緩點頭,這種觀點他還是第一次接觸呢。突然之間,方鳴巍的神情一緊,問道:“你是說,在你手中的能量里面,有我的靈魂?”

“是的,你很聰明,在這里有你的靈魂,而且更主要的是,我還知道你的名字。”菲諾德的笑容逐漸的猙獰起來:“在你臨死之前,我給你一個忠告,不要輕易的將名字告訴陌生人。”

方鳴巍的臉上的肌肉頓時緩緩的抽搐起來,他眼中的神色更是變得極其古怪!